第六章 闭口禅,阴阳界

    拿到这半点灵气皆无的赝品,我的心里面满是懊恼,不过想来也是,倘若那泰山三宝真的有大脑袋老李在孟家扒蹄那儿所说的那般神奇,又怎么是三个蟊贼所能够偷到的呢?
    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被我们得了手?
    一切来得都太容易了,反而让我觉得有一些虚假,恍若空中,如今一看,反而是落下了心,觉得本该如此才对。然而就在我心情复杂的时候,杂毛小道的这一声叫唤,让我愣了一下,扭头过去,但见一个眉毛长长的僧人出现在我们的来路上。
    这个老僧人的年纪颇大了,脸上的皱纹重重叠叠,嘴唇上和颔下的胡须结在了一起,雪白,脏兮兮的,上面还有些绿色菜汤沾着,而他的衣服也是好久没有洗了,脏兮兮的像那烂抹布,整个人如同垃圾堆里翻出来一般,端的是一个邋遢和尚。
    然而我们瞧着这个老和尚,心里面却没由来地心慌,毕竟能够在这莽莽山林中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们身旁的他,实力已经足够让我们所尊重了。
    这老僧人年龄虽然老迈,无处不散发着衰老的气息,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如同婴儿一般明亮。
    他直勾勾地盯着我们,然后伸出左手来。
    我们瞧见他的左手像鸡爪一样枯瘦,似乎张不开来,紧紧握着什么似的。
    这是一种残疾,不过在他的身上,却并没有半点违和感,天然和谐。这老和尚拦在了我们的面前,将手伸出来,却并没有说话。我一时愣住了,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意思,杂毛小道却明了了,将我们手上的这两个包裹,三件赝品平放于地。
    他吸了一口气,然后恭声说道:“适才见到有歹人偷取庙内的贡品,我们便出手将其夺过来了;而后见敌人厉害,又追得凶猛,所以才慌不择路,一路奔逃至此,幸不辱命,得保周全。如今见大师你乃庙内的人物,自然还是由您来保管接收吧。”他伸了一个懒腰,哈哈笑道:“如此长夜漫漫,我们兄弟俩还待登山探顶,一览那霞光腾现的美景……”
    他这个人最擅长诡辩,明明是我们起了歹意夺宝走人,此刻反而说成了见义勇为,恨不得岱庙给我们颁发一个“见义勇为好青年”的奖章,然而这老僧人见我们将东西放下,转身欲走的时候,身形却倏然移动,又拦在了我们前方。
    这老僧人移动身子的速度极为快速,我甚至都感觉有一点儿捕捉不到的感觉。
    见他口中不言,再次伸出如同鸟爪的左手过来讨要,杂毛小道不由得恼怒起来,口中嚷道:“这位大师,我们只不过适逢其会,将这东西从贼人手中抢下来而已,现如今也交还给你了,为何还要苦苦相逼,难道你真以为我们哥俩个儿是那软柿子,可任你随意拿捏不成?”
    老僧人听了杂毛小道的话语,依然还是不说话,只是将左手前伸,拦在我们的面前。
    我本以为这位大师是个哑巴,然而在星光照耀下,却看到他脏兮兮的僧袍内里挂着一个黑色的檀木牌,上面篆刻着“禁语”二字,侧面居然刻下了七道大年轮,不由得心生敬仰,原来我们面前这老僧人,竟然是一位修闭口禅的大师,而且一闭便有七十年。
    何为闭口禅?佛家认为,一切众生之生死轮回,皆由于身、口、意三业所致,若消除此三业,可速得解脱;而这闭口禅,则是“止语”或“禁语”,即禁止自己说话,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口业。
    “闭口禅”的来历、缘由,多知无益,欲多知更无益,口业少造了,意业反增加,欲得反失也,佛教存在的意义除了度己,还在度人,倘若自己将与人沟通的语言给停住了,终究走得不远。然而作为一种修行法门来说,这闭口禅可就是真正厉害了。
    要知道,佛家讲究克制,修身、修性,世界是一个大宇宙,人体是一个小宇宙,只要顿悟,人人皆可成为觉者,可以成佛,通过这种对意志的反复锤炼,使得修行这种入世法门的僧人,都能够在修行的路上走得更远。
    尤其让人震惊的是,我们面前的这位老僧人,他一闭口,便有七十多年。
    七十多年啊,那是多少个日日夜夜,常人一天不说话都要崩溃了,这个老僧人并非哑巴,却能够坚持七十多年,这样的老怪物若是将蓄积这么多年的意志,用真言的形式一举激发出来,我很难以想象,那可是怎样的一副恐怖场面?
    我能够看到那檀木牌,杂毛小道自然也瞧得分明,他收敛起了笑容,拱手好言说道:“大师,东西在此,我们放下来,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遇见这样的狠人,他的话语倒也变得简洁明了,没有再耍花花场子,只求逃遁离开。然而这邋遢老僧人并不理会,一张脸上面无表情,将手伸出来,放在我们面前。瞧他这副样子,我不由得心头恼恨起来,这老和尚不去抓此行的主凶洛飞雨,反倒是与我和杂毛小道这两个酱油党纠缠不休,实在可恶。
    然而我们却也不想跟这样的高手白白打一架,不清不楚的,于是耐着性子问您到底要什么?
    老僧人用鸟爪一样的左手,点了点我的心下绛宫金阙之地。
    我的神情严肃起来,这里别的没有,唯有待着正在沉眠的金蚕蛊。杂毛小道见我脸色难看,附在我耳朵旁问怎么了,他要什么就给呗,洛飞雨在后边跟着呢,我们犯不着跟他打一架,反倒便宜了洛飞雨那臭娘们估计还忌恨着上次在藏边山腹中被我们哥俩摆的那一道,倘若知道我们的身份,只怕我们很难走脱了。
    我苦笑,说这老和尚要的是我的肥虫子,你说我能给么?
    “什么?”杂毛小道眼睛瞪得滚圆,气急败坏地骂道:“老和尚,我们好话说了一万遍,就是想着避免内耗,一致对外,可你还给脸不要脸,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们哥俩儿好欺负?”
    老僧人夷然不动,根本不理会这些。
    杂毛小道气呼呼地嚷道:“小毒物,我们走我们的,这老和尚但凡敢拦着我们,咱就……”
    他朝前疾走好几步,结果一道身影闪现,老僧人居然又拦在了他的前面来。杂毛小道话语都还未说完,顿时间一阵羞恼:“肥虫子自然是不能够给的,沙钵大的拳头倒是有一双!”因为心急邪灵教洛右使接下来可能的报复,我们需要赶紧离开,当下也顾不得翻脸,杂毛小道挥拳就朝着面前老僧人击去。
    不过他出手倒也是知道轻重的,只敢击打那老僧人的肩膀,怕把这个垂垂老朽的和尚给不小心弄趴了。
    然而杂毛小道的担心很明显用错了地方,他的右拳与老和尚鸟爪一般僵直的左手相交,仿佛撞上了最坚硬的钢铁,顿时就一声痛叫,收回了手,看着拳骨之上,红肿一片。
    杂毛小道一声惨叫着往后退开,那老僧人正待移动身子前进,突然发现脚下有青黑色的藤蔓游动,将双腿给紧紧缠住,不让走脱,小妖朵朵在我们旁边叫道:“楞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跑?”
    山林之中,果然还是小妖朵朵的主场,我们相视一笑,朝着南路就是一阵狂奔,飞快地往前边儿逃开,小妖蓄积气力,将一大篷青木乙罡灌注入了这土地之中后,飞身在我们身后赶来,大声叫道:“陆左,杂毛叔叔,这老和尚看似并不厉害,我们合力,或许能够将他擒杀,为何我们还要跑呢?”
    这小狐媚子的称呼向来就混乱,一会儿叫我哥哥,一会儿又直呼其名,而叫杂毛小道却是学了我。
    她这也是妖精本性,不知人间事,我耐着性子跟她解释:即便我们杀了那老和尚,又能有什么好处?一来我们理亏,二来造了这杀孽,我们手头污秽不说,后面还有一堆报仇的家伙,烦不胜烦。所以呢,这些事情能和解就和解,不能和解就躲开便是。
    倘若老和尚发起狠来,将他那精修七十年的闭口禅给破了,那威力爆发起来,可就让人头疼了。
    小妖的青木乙罡并不能够将修闭口禅的老僧人拖上多久,这个我们也有自知之明,于是快步前冲,很快就来到了另一边的石道,沿路行走,快步疾奔,总感觉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而且人数众多。
    肠子都悔青的我和杂毛小道翻过了一道百丈崖,这悬崖之上,有铁青色山石形成的河床,洁净广大,最为惹眼的是一条宽约一米的白色石英带横贯河床,横亘在悬崖之上,因被长年流水的冲刷,表面光滑如镜,色调鲜明,十分醒目。
    那河床上方有一座拱形石桥,长虹卧波,石英带旁边则是红色的铁栅栏,将这河床分隔了南北,西溪之水天上来,冲刷河床。
    我看得有趣,正自驻足,头顶上落下一道肥硕的黑影,惊声尖叫道:“对,就是这里,阴阳界!”

猜你喜欢: 《魔王不孤独》 《曼联传奇》 《隔着时光爱你》 《铁火君王》 《风水禁术》 《妖孽列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