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人发威,百鬼夜行

    消失久矣的肥母鸡陡然一出现,将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忙问这阴阳界是何物?
    肥母鸡见到我们身后几道淡薄的身影急速追来,也不与我们废话,直接说道:“下了那河床,我们边走边聊……”我们毫不犹豫,翻身下了河床,朝着红色铁栅栏处跑去。
    虎皮猫大人拍打着翅膀在旁边解释:“泰山此地颇为奇殊,自古香火供奉,乃诏告天下之地,囊括了三界从南天门往上,经天街,到玉皇顶,为天界;南天门至阴阳界为人界;阴阳界以下,西溪水入黑龙潭后继续下行,形成一条河,名字叫‘奈河’,为地狱鬼界,周时姜子牙封神镇灵,那武成王黄飞虎被封为东岳泰山大齐仁圣大帝之职,执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这阴阳界,便是隔绝人间阴阳之地!”
    听虎皮猫大人如此说,我不由得大声叫道:“擦,敢情你这是想把我们往那幽冥地府带去?”
    虎皮猫大人回过头来,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我,眼中充满了鄙视,和一种智商上浓浓的优越感:“小毒物,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亏你还是修行者,传说便是传说,此处或许真的有沟通阴阳的通道,但是这几千年过去了,你还以为真的存在?大人带你们前来,主要是因为此处奇特,依托天然大阵而变化多端,藏住你们这几个小家伙,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不然你们怎么逃过这些家伙的追杀?”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达了河床之上,走在了红漆铁栅栏的北侧,此处地势平缓,凉风习习,倒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当我们跑到中间的时候,一道娇俏的身影出现在虹桥之上,盯着我们跑动中的身影,尖声厉喝道:“两个小贼,将东西给老娘我交出来,不然打断你们三条腿!”
    我们回过头去,但见头顶上,正是那个身材劲爆的邪灵教右使洛飞雨。
    这个小娘们是邪灵教翘楚之辈,我们犯不着与她硬拼,当下虎皮猫大人一声吩咐,我们纷纷翻过了那道铁栅栏,脚刚一踏地,便见洛飞雨修长的美腿勾着这桥栏,身形如若乳燕,朝着我们这边滑翔而来。
    而在她的身后,那个修闭口禅的老僧人也带着四五个精锐的僧徒匆匆赶到,当前鲁智深般模样的一名大汉狂吼道:“邪道妖人,把东西留下来!”
    这家伙的嗓门可比修为要吓人,我的脚都由不得一下哆嗦,脚底打滑,心中暗叫一声:“苦也”!
    一切似乎都乱了套,洛飞雨并不知道她找的人仅仅只是偷了三件赝品出来,还以为我们将那泰山三宝里面的精华部分,给卷了包袱,而老僧人直以为我们都是邪教妖人,非要将我的肥虫子给消灭正法如此便宜一贪,倒弄得我们处处树敌,左右不是人。
    好在我和杂毛小道行动之初便裹了一块面巾,多少也遮住了些脸皮,没有露出面目。
    跨过了铁栅栏,走了几步,过了那石英带,我们来到了河床阴阳界的阴面,但见此处下瞰悬崖莫测,山风猎猎,胆颤心惊,有不可名状的阴寒,从脚底缓慢爬上来,让人心中恐惧不安。
    而此时那个洛右使却已然从我们的头顶飞跃而过,一剑西来,十分凌厉。
    这个邪教妖女,定然是打小就泡在药罐子里面长大的,凶悍得比那母老虎还吓人,孤身杀来却也不惧,秀女剑尖处不断高频率地颤动,估计我若中了此剑,只怕大片血肉就要被撕裂下来。
    想到此女当日一个人,生生扛住日喀则十名喇嘛高手以及顶级飞尸,之后还能够逃脱生天的实力,我的心中就不由得胆寒,往后一退,但见杂毛小道从我的身后抽出那把鬼剑,淡蓝的剑身上面撒下一片金色光辉,正好将洛飞雨这凌厉的一击给果断化解,将其引导入另一边去。
    虎皮猫大人很早就到达了这石英带的南面,俯身在上面研究着,并不理会我们。
    洛飞雨一剑未中,身子差一点儿掉落崖底,却并没有心惊,脚尖点地,身子旋转若风车,又复冲了过来;杂毛小道上前迎击,我正想上前帮忙,便见一道灰色身影蔽遮头顶,想也不想便挥手拍去,正中了一根坚硬异常的东西。
    巨大的力量让我忍不住地后退数步,这才发现竟然是那个年老垂垂的僧人。
    这个老僧人竟然也从对面飞跃而下,朝着我这里扑来。
    我不知道他为何非要我体内沉睡的肥虫子,事关生死,他既然坚决如此,那我再退让,却也有些没了脸皮,于是也管不得太多,咬牙朝着这老僧人攻去。我习的武艺颇杂,有的是十二法门固体中练习技,有的是跟旁人学习的套路招法,也有的是在集训营中系统培训,所以形成了天马行空、风格怪异的打斗手法,时而凌厉,时而和缓,在数招之内,却也能够和这个老和尚斗个旗鼓相当。
    然而追兵除了这个老和尚,还有三个秃瓢和两个挽着发髻的道人,他们横空飞跃不得,纷纷翻身下了河床,口中大嚷道:“贼子,修伤了我莲竹师叔祖!”
    “妖人,敢跟我莲竹师叔祖拼斗,端真是不要命了!”
    “小贼!你……”
    我与这个闷葫芦一般的莲竹老和尚拼斗三五回合,顿时感觉气血翻涌,不由得心中大骇,暗感自己倒是小觑了天下豪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和尚,气力大若蛮牛,浑身如同金刚法身,毛孔紧闭,不垢不净,如同那宝瓶印一般,即便是以我全力驱动腹中力量,予以还击,也根本占不了上风。
    不过我这边惊讶,莲竹老和尚那一双清澈若婴儿般的眼睛也是惊诧莫名,似乎感觉年纪如同我这般的后生,竟能生生扛住他的降服,实在是太过于奇特。
    战斗依然还在继续,我与莲竹老和尚的交手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每一掌、每一击都凶险不一,我的反应当时也是迅疾到了巅峰,如电闪烁,而他浑身的骨髓血脉都在雷鸣一般响动,似乎也是用上了全力,这气势威猛,他身后的那些小字辈都不敢上前,唯恐被触碰波及到,一个不小心就跌落山崖,坠落到那黑龙潭中去如此还是,倘若不入,更惨!
    如此高强度的战斗让我精疲力竭,更加让我痛苦的是这场战斗根本就是可以避免的,倘若我们不凑这个热闹,说不定还能安安心心地躺在宾馆舒适的大床上,坐着美梦呢。
    这样的对比和反差,让我格外痛苦,不过与这等高手的交战又让我受益匪浅,每一秒的神经都在紧紧绷着,所有的情况,自己的、对手的、环境的……一切都化作了下意识的一个反应,攻击和防守连绵不绝,就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好在这个莲竹老和尚并没有要我性命的意思,反倒像是给我喂招一般,虽凌厉但并不凶悍,故而我这边还能勉力应付,然而杂毛小道却应付不了洛飞雨暴风骤雨的攻击,那女人时不时地将手中飞剑射出,让人避无可避,相差就在一线之间,生死边缘。
    就在战斗进入白热化,杂毛小道屡屡惊呼惨叫的时候,一直在旁边的虎皮猫大人突然大笑:“嘎嘎,你这个死婆子,还真的以为能够封住我?大人我终于记起来了,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对,阴阳两隔,以石英地煞为限,上引天空星辰此间土地,神之最灵,昇天达地,出幽入冥……阴阳界,开!”
    随着肥母鸡将翅膀扇动,这一丝微风仿佛是牵动风暴的蝴蝶翅膀,而且引发的速度极为快,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天地都在发颤,以那石英带为界限,河床在裂开,一边朝北边离去,一边往南方靠拢。
    而那中间裂开的缝隙中,喷薄而出的黑雾将整个天地都阻隔住了,对面隐隐有光,恍若人世间最美的景象,而我们的脚下则是黑雾弥漫,潮气翻涌,无数嘈杂的声音在耳朵边充斥,细细听,有老人的哀号,有女人的抽泣,有孩子呜呜呜哇的嚎哭……
    所有的悲伤和怨恨,都充斥在了整个空间里来,天地黑暗,边缘处有红光闪耀,如同末日的挣扎,瞧着这整体形象,还真的同那幽冥地府一般模样。
    肥母鸡一咒成阵,颇为恣意,身临天空,肆意地大声喊叫道:“力量,哈哈,力量,这就是操纵阴阳的力量,臣服吧,孩子们,在我虎皮猫大人如狱的神威面前,请不要反抗了吧!嘎嘎嘎……”
    瞧见这天地陡变,邪灵教洛右使脸色也变得焦急,她放开了杂毛小道,暗掐咒决,一剑指空,那秀女剑倏然腾空,朝着虎皮猫大人戳去。
    肥母鸡睁开眼睛,里面有一团火焰小兽在挣扎,它缓缓说道:“大咪咪,你外公当年将我暗算,今日我破你飞剑,一饮一啄,莫非天定?”此话一落,那倏然如箭而飞的秀女剑立刻一凝滞,从空间中陡然生出了许多无面鬼魂,将这柄剑给逐一蚕食着。
    大地在颤动,我和杂毛小道退到一块儿来,和身旁两个朵朵一同抬头,感觉此刻的虎皮猫大人,分外陌生。

猜你喜欢: 《极品仙劫》 《我的异世不可能这么坑》 《我可能是怪物》 《情感书店》 《烽火繁花》 《重生之暮雨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