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得与失

    瞧见这剑,我的眼睛不由瞪得滚圆这把长不过两尺的青锋剑刃寒霜,寒光凛冽,可不就是邪灵教美女右使被虎皮猫大人毁掉的秀女剑么?这怎么回事,它不是已经被毁了么,怎么会突然在出现这里?
    瞧着我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虎皮猫大人嘎嘎地笑,说傻波伊,都说了是幻术,当时大人我只是将大咪咪的意识与这把飞剑的剑灵给分离开来,让她以为飞剑已然损毁,然后便可以将好东西卷包了,嘎嘎,聪明吧?
    我吓一跳,说不是吧,这样说来,那条鸣蛇的灵体也给你收起来了咯?
    说到这里虎皮猫大人就生气,嘎嘎的叫着,说小毒物,你也不管管你家小妖,太霸道了,看中了就抢,要不是看在她是我大姨子的份上,大人我才懒得理这小狐媚子呢,呸呸呸你也别惦记了,鸣蛇幻灵给你家小妖占了,说是要用来加强缚妖索,让那根捆人的破绳子有自主的灵体,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法器。
    瞧这情形,应该是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也不多问,在沙发上坐定,然后问拿这飞剑,有什么用呢?
    舞弄这东西是需要特定诀咒的,而且剑灵也需要认主养灵才对事实上,夺人飞剑是一件很鸡肋的事情,毁之可惜,用之无解,这一点我们早从李腾飞的除魔那里就已经有过了教训。
    杂毛小道笑了,将这柄涂满朱砂的飞剑拿起来,借着窗外的自然光,将上面那一个个玄妙莫测的符文展示给我看:“小毒物,很多时候,这飞剑的重点并不在于它的本身,而在于它承载了多少的知识储备每一柄飞剑都是多年以前留下来的活化石,那些失传的飞剑符箓文化才是真正的精髓部分,如何驱动、如何沟通、如何养剑、如何制敌……在这些美妙的符文背后,隐藏着一个个失落的宝库!”
    这个家伙说到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之时,话语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激动,至于粗通符箓、天赋不佳的我,意识沉浸入这些奇妙的花纹中去,仔细感受了一下里面的奥妙运转之后,顿时感觉一阵头大,有一种高考面对复杂的电路图那种无奈痛苦。
    于是我背靠沙发饮了一杯水,然后伸伸腰说道:“现在怎么搞,那三个蟊贼偷出来的是赝品,但是总会有真品在,只不过不知道在哪儿罢了,要不然我们再返回泰安,重去那岱庙,一探究竟?”
    虎皮猫大人嗑着桌子上散落的恰恰原味瓜子,一边吐壳一边说道:“拉倒吧你,叫你小子不要回头,你偏回头,知不知道你已经被那个老妖婆给记挂住了?现在的你,就如黑夜里面的一只萤火虫,但凡进入那一带,都有可能触动她的神经末梢,倘若醒来,分分钟,把你拍得连自家老妈都不认识……”
    还有这等事儿?我睁开双眼,表示不能理解,但见虎皮猫大人严肃的神情,不由得信了七分,说那可怎么办?
    杂毛小道捏着鼻子想了一会儿,拍了一下大腿,说找大师兄呗。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我们不由得豁然开朗起来。
    对啊,寻找龙涎液之事我们也曾经委托过大师兄多方寻找,他自然也是知晓情况的,那黄釉青花葫芦瓶里面到底有没有龙涎液,问一下不就知道了么?我们与大师兄关系斐然,他有什么事情,定不会瞒我们的。
    想到这里,杂毛小道立刻拨打大师兄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董仲明,他告诉我们大师兄正在南海市开动员会,要过半个小时才有空。我们表示知道,刚刚挂了电话,林齐鸣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刚刚一接通,那家伙劈头盖脸地一通问,说昨天泰山岱庙文物失窃案,你们两个是不是参与了?
    我不满地说什么就我们参与了,这什么意思啊?
    林齐鸣在电话那头大喘气,说他刚刚得知昨天夜里泰山岱庙有贼人潜入,将博物馆里面收藏中最珍贵的三样东西给偷走了,从资料上的大概描述上来看,他就知道我们两个当时在场:“怎么回事呢,不是说好去肥城找桃元的么,你们咋又这么天马行空,跑到泰山去了呢?”
    我叹气,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时朵朵、小妖和虎皮猫大人都露了面,我们也反驳不得,不过好在我们当时的托词还算妥当,倒也不惧被人推敲,于是就照着昨天说给释方的话语,给林齐鸣学了一遍。
    这个家伙跟随大师兄日久,脑子却是一等一的好使,并不信我这一套,嗤之以鼻,说得了,你们还不就是瞄中了茅山三宝的妙处?不过你们也傻了,这三样玄机天妙的玩意,怎么会随便放在供游人观看的博物馆里?少年,我说你们的贪心能不能不要这么重,一会儿桃元,一会儿泰山三宝,咱一个一个地来,专一点,行不?
    林齐鸣这个家伙本质虽然正直,但是为人却颇为油滑,并不管我们的对错,也不理会我们的理由。
    他告诉我们,昨天夜里岱庙的看守道士重伤了一个,轻伤不计,当时舍身崖的莲竹大师和几个徒子徒孙在场,有一个摔掉了山崖,挂在半空中,消防队的人今天白天将他救出来……他问我们,昨天那个黑衣女人,真的就是邪灵教的大头目,右使洛飞雨?
    说到这里我们就来气,说倘若那些秃瓢盖儿与我们合力,说不定洛飞雨就蹲在泉城第一监狱里面吃窝窝头,洗白白受审了,哪知那个老秃驴根本就没有分清主次,就盯着我们追打,反将大鱼放跑了,年纪这么大还老糊涂,真真是白念了这么多年的佛经了。
    林齐鸣笑着安慰我,让我不要上火,邪灵教存在这么多年,为非作歹,这是为何?
    还不就是许多有本事的名门正派蒙上眼睛,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么?那个莲竹他也曾听过,是泰山上少有的几位高手之一,他师兄是鲁东佛教协会的副会长,他本人则精修净土宗闭口禅,是此处的坐地虎之一,听调不听宣,轻易不出世,你们也算是撞到大运了。
    莲竹虽然与我们为敌,但瞧那模样,到底还是一个修为与佛法并重的高僧,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厉害的意志和手段,而在林齐鸣这个家伙的口中,却跟那土豪劣绅归为了一类,想来也是对这些超然于物外的宗教人士,颇有怨言。
    我们此番夺宝,出发点虽好,但到底还是理亏,即便是那莲竹大师咄咄逼人,也无可奈何,于是随便说说几句,便不再言。
    末了,林齐鸣告诉我们,说他还有几天才能够回来,让我们再安静等一等。
    与林齐鸣通完话不久,大师兄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是杂毛小道接的,电话那头的大师兄对我们惹事的本事表示了无奈,我们却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只是问以前让他寻找的龙涎液,到底在不在那个葫芦瓶中,能不能让他托点关系帮忙打听一下?
    大师兄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一沉,说怎么,你们还打算再去碰碰运气?
    杂毛小道嘿嘿笑,却不答话。大师兄沉重地感叹一句,说这也不怪你们,我答应给应文拿药的,结果一拖拖了这么许久。实话告诉你们,那黄釉青花葫芦瓶里面的确有龙涎液,不过这东西忒少了,76年的时候用了一半,07年的时候就完了,根本就没有剩下来的,所以你们即使惦记,也指望不上了。关于龙涎液的消息,我倒是听说湘南洞庭似有出产,你们放心,应文的伤病,我定会时时挂记的。
    他说得歉意,从他语气里面,我们能够从里面听到真诚,这才知道大师兄并非不办事,而是因为雨红玉髓乃天材地宝,钟天地之灵秀,并非菜市场的大白菜,想买就能买。想到这里,我们不由得叹息,看来三叔此劫,却是不好跨过去的。
    与大师兄通完话后,我回房休息,当天中午小康找了过来,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傍晚还带着我们去大明湖畔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糖醋鲣鱼、九转大肠、宫保鸡丁、玉记扒鸡、奶汤蒲菜……
    鲁菜是八大菜系之首,味鲜咸脆嫩,风味独特,善用清汤、奶汤增鲜,口味咸鲜,如此盘盘盏盏,又将小妖、朵朵和虎皮猫大人一齐唤出,瞧着楼外的大明湖畔清风徐徐、杨柳依依、游人如织,彩灯环湖霓虹闪烁如此美景无边,美食在前,倒也吃得舒爽,眉开眼笑,总算是将当日的晦气给消去了几分。
    小康瞧着我这儿突然多出了两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表妹,心中狐疑,却也不敢多问,心事重重地吃着酒。杂毛小道见这小子不错,认真给他免费掐算了一场命运,指点一番,至于听不听,这便是听天由之了。
    次日我们出发,前往肥城,一路行车,最后到了林齐鸣所说的金牛山区域,远眺峰峦如聚、峭壁若屏,我们对视一眼,估计这几天就要耗在这儿了。
    瞧见这剑,我的眼睛不由瞪得滚圆这把长不过两尺的青锋剑刃寒霜,寒光凛冽,可不就是邪灵教美女右使被虎皮猫大人毁掉的秀女剑么?这怎么回事,它不是已经被毁了么,怎么会突然在出现这里?
    瞧着我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虎皮猫大人嘎嘎地笑,说傻波伊,都说了是幻术,当时大人我只是将大咪咪的意识与这把飞剑的剑灵给分离开来,让她以为飞剑已然损毁,然后便可以将好东西卷包了,嘎嘎,聪明吧?
    我吓一跳,说不是吧,这样说来,那条鸣蛇的灵体也给你收起来了咯?
    说到这里虎皮猫大人就生气,嘎嘎的叫着,说小毒物,你也不管管你家小妖,太霸道了,看中了就抢,要不是看在她是我大姨子的份上,大人我才懒得理这小狐媚子呢,呸呸呸你也别惦记了,鸣蛇幻灵给你家小妖占了,说是要用来加强缚妖索,让那根捆人的破绳子有自主的灵体,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法器。
    瞧这情形,应该是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也不多问,在沙发上坐定,然后问拿这飞剑,有什么用呢?
    舞弄这东西是需要特定诀咒的,而且剑灵也需要认主养灵才对事实上,夺人飞剑是一件很鸡肋的事情,毁之可惜,用之无解,这一点我们早从李腾飞的除魔那里就已经有过了教训。
    杂毛小道笑了,将这柄涂满朱砂的飞剑拿起来,借着窗外的自然光,将上面那一个个玄妙莫测的符文展示给我看:“小毒物,很多时候,这飞剑的重点并不在于它的本身,而在于它承载了多少的知识储备每一柄飞剑都是多年以前留下来的活化石,那些失传的飞剑符箓文化才是真正的精髓部分,如何驱动、如何沟通、如何养剑、如何制敌……在这些美妙的符文背后,隐藏着一个个失落的宝库!”
    这个家伙说到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之时,话语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激动,至于粗通符箓、天赋不佳的我,意识沉浸入这些奇妙的花纹中去,仔细感受了一下里面的奥妙运转之后,顿时感觉一阵头大,有一种高考面对复杂的电路图那种无奈痛苦。
    于是我背靠沙发饮了一杯水,然后伸伸腰说道:“现在怎么搞,那三个蟊贼偷出来的是赝品,但是总会有真品在,只不过不知道在哪儿罢了,要不然我们再返回泰安,重去那岱庙,一探究竟?”
    虎皮猫大人嗑着桌子上散落的恰恰原味瓜子,一边吐壳一边说道:“拉倒吧你,叫你小子不要回头,你偏回头,知不知道你已经被那个老妖婆给记挂住了?现在的你,就如黑夜里面的一只萤火虫,但凡进入那一带,都有可能触动她的神经末梢,倘若醒来,分分钟,把你拍得连自家老妈都不认识……”
    还有这等事儿?我睁开双眼,表示不能理解,但见虎皮猫大人严肃的神情,不由得信了七分,说那可怎么办?
    杂毛小道捏着鼻子想了一会儿,拍了一下大腿,说找大师兄呗。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我们不由得豁然开朗起来。
    对啊,寻找龙涎液之事我们也曾经委托过大师兄多方寻找,他自然也是知晓情况的,那黄釉青花葫芦瓶里面到底有没有龙涎液,问一下不就知道了么?我们与大师兄关系斐然,他有什么事情,定不会瞒我们的。
    想到这里,杂毛小道立刻拨打大师兄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董仲明,他告诉我们大师兄正在南海市开动员会,要过半个小时才有空。我们表示知道,刚刚挂了电话,林齐鸣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刚刚一接通,那家伙劈头盖脸地一通问,说昨天泰山岱庙文物失窃案,你们两个是不是参与了?
    我不满地说什么就我们参与了,这什么意思啊?
    林齐鸣在电话那头大喘气,说他刚刚得知昨天夜里泰山岱庙有贼人潜入,将博物馆里面收藏中最珍贵的三样东西给偷走了,从资料上的大概描述上来看,他就知道我们两个当时在场:“怎么回事呢,不是说好去肥城找桃元的么,你们咋又这么天马行空,跑到泰山去了呢?”
    我叹气,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时朵朵、小妖和虎皮猫大人都露了面,我们也反驳不得,不过好在我们当时的托词还算妥当,倒也不惧被人推敲,于是就照着昨天说给释方的话语,给林齐鸣学了一遍。
    这个家伙跟随大师兄日久,脑子却是一等一的好使,并不信我这一套,嗤之以鼻,说得了,你们还不就是瞄中了茅山三宝的妙处?不过你们也傻了,这三样玄机天妙的玩意,怎么会随便放在供游人观看的博物馆里?少年,我说你们的贪心能不能不要这么重,一会儿桃元,一会儿泰山三宝,咱一个一个地来,专一点,行不?
    林齐鸣这个家伙本质虽然正直,但是为人却颇为油滑,并不管我们的对错,也不理会我们的理由。
    他告诉我们,昨天夜里岱庙的看守道士重伤了一个,轻伤不计,当时舍身崖的莲竹大师和几个徒子徒孙在场,有一个摔掉了山崖,挂在半空中,消防队的人今天白天将他救出来……他问我们,昨天那个黑衣女人,真的就是邪灵教的大头目,右使洛飞雨?
    说到这里我们就来气,说倘若那些秃瓢盖儿与我们合力,说不定洛飞雨就蹲在泉城第一监狱里面吃窝窝头,洗白白受审了,哪知那个老秃驴根本就没有分清主次,就盯着我们追打,反将大鱼放跑了,年纪这么大还老糊涂,真真是白念了这么多年的佛经了。
    林齐鸣笑着安慰我,让我不要上火,邪灵教存在这么多年,为非作歹,这是为何?
    还不就是许多有本事的名门正派蒙上眼睛,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么?那个莲竹他也曾听过,是泰山上少有的几位高手之一,他师兄是鲁东佛教协会的副会长,他本人则精修净土宗闭口禅,是此处的坐地虎之一,听调不听宣,轻易不出世,你们也算是撞到大运了。
    莲竹虽然与我们为敌,但瞧那模样,到底还是一个修为与佛法并重的高僧,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厉害的意志和手段,而在林齐鸣这个家伙的口中,却跟那土豪劣绅归为了一类,想来也是对这些超然于物外的宗教人士,颇有怨言。
    我们此番夺宝,出发点虽好,但到底还是理亏,即便是那莲竹大师咄咄逼人,也无可奈何,于是随便说说几句,便不再言。
    末了,林齐鸣告诉我们,说他还有几天才能够回来,让我们再安静等一等。
    与林齐鸣通完话不久,大师兄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是杂毛小道接的,电话那头的大师兄对我们惹事的本事表示了无奈,我们却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只是问以前让他寻找的龙涎液,到底在不在那个葫芦瓶中,能不能让他托点关系帮忙打听一下?
    大师兄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一沉,说怎么,你们还打算再去碰碰运气?
    杂毛小道嘿嘿笑,却不答话。大师兄沉重地感叹一句,说这也不怪你们,我答应给应文拿药的,结果一拖拖了这么许久。实话告诉你们,那黄釉青花葫芦瓶里面的确有龙涎液,不过这东西忒少了,76年的时候用了一半,07年的时候就完了,根本就没有剩下来的,所以你们即使惦记,也指望不上了。关于龙涎液的消息,我倒是听说湘南洞庭似有出产,你们放心,应文的伤病,我定会时时挂记的。
    他说得歉意,从他语气里面,我们能够从里面听到真诚,这才知道大师兄并非不办事,而是因为雨红玉髓乃天材地宝,钟天地之灵秀,并非菜市场的大白菜,想买就能买。想到这里,我们不由得叹息,看来三叔此劫,却是不好跨过去的。
    与大师兄通完话后,我回房休息,当天中午小康找了过来,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傍晚还带着我们去大明湖畔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糖醋鲣鱼、九转大肠、宫保鸡丁、玉记扒鸡、奶汤蒲菜……
    鲁菜是八大菜系之首,味鲜咸脆嫩,风味独特,善用清汤、奶汤增鲜,口味咸鲜,如此盘盘盏盏,又将小妖、朵朵和虎皮猫大人一齐唤出,瞧着楼外的大明湖畔清风徐徐、杨柳依依、游人如织,彩灯环湖霓虹闪烁如此美景无边,美食在前,倒也吃得舒爽,眉开眼笑,总算是将当日的晦气给消去了几分。
    小康瞧着我这儿突然多出了两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表妹,心中狐疑,却也不敢多问,心事重重地吃着酒。杂毛小道见这小子不错,认真给他免费掐算了一场命运,指点一番,至于听不听,这便是听天由之了。
    次日我们出发,前往肥城,一路行车,最后到了林齐鸣所说的金牛山区域,远眺峰峦如聚、峭壁若屏,我们对视一眼,估计这几天就要耗在这儿了。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