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人心险恶,性情大变

    当瞧见那一道黑影腾空而起,继而跌入浅浅的溪水之中不再浮现,我们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知道这个人应该是死了死人我们见过不少,但是这金牛山算不得大山,出去不到二十几公里便有村落,在这样的地方便敢出手杀人,而且还如此肆无忌惮,端是让人心惊。
    而且从时间上来看,我们也就刚躲入山石之中,那几人便已然疾冲至此,转手即杀人,想来身手定是极好的,而且未必会比我们差几分。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这大半夜的,到底来的是哪路凶人?
    我们都还没有从死人的惊诧中反应过来,便听到风声呼呼,几道身影纠缠在一起,战成了一团,那拳风腿影,在溪边纷呈出现,刚劲猛烈,却是吓人得紧。在这黑漆漆的夜里,我们也分不清楚个敌我好坏,惟有将隐蔽气息的遁世环给反扣在手里,等情形稍微稳定一些再说。
    也亏得是我们按捺住了性子,这些追逐中的人总共有四个,其中三个人宽衣长袍,头束道冠,却是作那道士打扮,而手中的木剑如林飞动,身形交叠,似乎在布置那简单的三才妙阵,将中间一个魁梧高大的黑色身影,给勉强围困住。
    不过虽然是三个战一个,然而若论起真本事,这三人联合也比不过中间的那一个家伙,不由得边打边退,一路退到了溪水边,方才站住阵脚。
    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我才发现原来被追逐的,竟然是那三个道士打扮的人,而强大的追兵有且只有一位,便是这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
    只见这个家伙举手投足间颇为恐怖,那拳风如沉闷的雷声,让人心中寒颤。瞧他那好似鬼魅的速度以及如熊的力量,我估计,即便是那三个道士本领也足够,而且阵法也算是圆润无缺,却也被绝对的力量拨动得摇摇欲坠,时刻都面临崩溃的边缘。
    如此拳来剑往,过了不到数十秒钟,三个道士中身形微胖的一位,喘着粗气厉声尖叫道:“等等,你到底是哪个路上混的?你可知道,我们可是崂山观中的道士,师尊无尘真人名列神州十大高手之属,我小师弟可是师尊最宠爱的弟子,倘若是让他老人家知晓被你伏杀,必定星夜兼程而来,将你斩杀!”
    这胖道人色厉俱茬,说得到也十分吓人,然而那个高大的黑衣男人攻势不但没有挺住,反而更加猛了,一时间拳影漫天呼、呼、呼!
    他这突然的爆发让人防不胜防,一个照面之下,居然一拳将左边一个高瘦个儿的道士给打翻在地,手上的木剑都飞跌在了溪边,口中鲜血狂涌,泡沫满满,眼看就活不成了。接着他的身形一定,一声阴柔之声从这个男人口中缓缓传了出来:“无尘老头子倘若亲至,我自然也会怕他,不过这消息倘若是传不出去,我又有什么,需要去害怕的呢?”
    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诡异的黑色雾气,那些雾气飘飘袅袅,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鬼脸,有着别样的恐怖,扭曲的眼眶和嘴巴十分古怪,恍如魔神再世。我能够感觉这声音中的一缕熟悉气息,也感觉身边的杂毛小道身子一震,不过小妖还是认真地提醒了我们:“别,又有人来了,很厉害!”
    小妖朵朵向来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妞儿,能够当得起她“厉害”二字的,估计十分棘手。
    我们蹲在石头背后处,没有动弹,但见那个胖道人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颤抖地说道:“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背对着我们的那个黑衣人冷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多说话,而就在此刻,从树林间又冲出几道身影来,为首的一个,却正是前日一别的邪灵教右使洛飞雨。
    洛飞雨甫一出现,右手一挥,身后的几个黑影立刻将整个场面控制,隐隐地将此地所有的逃逸方向给封死了,瞧见面前的这个黑衣男子出手即杀两人,洛飞雨不由得皱起眉头,不满地说道:“黑蝠,你的出手未免太暴戾了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桃元,并且将左道二人击杀于此,你这般旁生节枝,是不是有些大题小做了?”
    黑蝠?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我感觉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啊?
    我忍不住探出头来,朝着前方看去,只见月光出来了,借着蒙蒙的月光我瞧见了黑衣人的侧脸瞧着那个俊朗中带着一丝阴柔美感的帅哥卧槽,这个黑衣人,不就是***周林么?
    记忆似乎又回到了黑竹沟里面,当日周林惨遭碎蛋之后,夺门而逃,而我们追出门去,却被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一、神农架大鸿庐庐主李子坤给拦住了,仅有破烂掌柜赵中华追了去,而几天之后,当我们找到赵中华的时候,这哥们已经饿的七荤八素,头昏眼花,至于周林,早已经不知踪影。
    没想到这个家伙最终居然还是跟邪灵教走到了一起来,而且瞧这身手,似乎已经突飞猛进了。
    邪教功法,果然速成。
    我终于能够明白杂毛小道为何会身子一震,原来他竟然是一开始便知道这个黑衣男子,便是自家的表弟周林。
    杂毛小道的爷爷总共有六个小孩,四男二女,他两个姑姑,大姑和他父亲一般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小姑入山修行,那周林便是他大姑的孩子,按理说双方本来是至亲,没成想周林自从我们在神农架,耶郎北祭殿中偷拿了一块“黑蝠雕老玉佩”,便就变得邪恶,满腹怨气,甚至对自己师父加亲叔叔的萧应文,施加了失传已久的“银针追魂术”,所为的,不过就是想要获得一件厉害的法器。
    我们之所以费尽心思找雨红玉髓(龙涎液),说到底,还是在给周林这欺师灭祖的狗东西擦屁股。
    我看到杂毛小道在咬牙齿,侧脸上面的肌肉不停地抽动,双手紧紧抓着地下的草,不知扯了几把。然而他并没有动,越是愤怒,越要让自己保持清醒,杂毛小道到底不是冲动少年了,凡事自然都知道轻重,瞧得邪灵教右使洛飞雨与周林走到了一起,而且旁边还有几个实力叵测的家伙,更是小心。
    我不担心杂毛小道爆起,却担心场中被围困的那两个崂山道人,三打一都稀里哗啦,此番群敌环视,更是状况堪忧。果然,在还没有等我在心中挣扎是否现身救人,他们两个便飞身倒地,一个喉结被捏碎,一个惨遭窝心腿,一命呜呼,惨死当场。
    配合着同伴,火速将这两个实力不错的道人杀害之后,周林才用一种怪异的尖锐语调缓缓说道:“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而且来此的目的又与我们完全相同,为了剪出竞争对手,防止他们‘打不赢叫家长’的恶习,全部杀掉,这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一种手段,洛右使,你说对吧?”
    周林顾不得溪水中还有尸体的这一状况,蹲身在溪边洗手,慢条斯理,悠然自得。
    然而他表现得再怎么潇洒,却难掩古怪的娘气。
    从生物学上面来说,周林只是碎了两个蛋,或许“小小周”也受到了一些损伤,但是如此尖声尖气、戾气横生,多半还是因为心中的郁气难消,人就变得有些变态毕竟对于一个爷们来说,男儿的尊严,实在是太重要了。
    这个世界上像岳不群这样恐怖心机的人,毕竟还在少数,周林人长得英俊,而且又青春年少,常年跟着三叔行走,估计少年人的火气都没有什么机会消除,而刚刚这脱离牵绊,纸醉金迷的生活都还没有怎么过呢,结果这东西又没用了,从生物学上来说,难免会变得如此。
    不过我们能够理解,但并不代表我不恨他,这***,倘若落我手里面,定叫他生不如死。
    相反的,倘若我们落他手里面,只怕也好不了多少。
    这仇怨,彼此都已经深深藏在心里。
    对话仍在继续,跟着洛飞雨后面来的总共有三个黑衣男子,他们检查了地上躺着的四个崂山道人,从他们身上掏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翻看完毕之后,一个矮个儿黑衣人走到洛飞雨面前来,将摸到的几块符文木牌摊在掌心,伸出手来说道:“右使,这个胖子说得不错,他们确实都是崂山道观里面的出家道士,而最早被黑蝠杀死的那个,身上所携带的弟子印信,确实是无尘子的真传弟子。”
    听到这话,洛飞雨用严肃的声音对着周林低喝道:“黑蝠,虽然小佛爷承认你继承李子坤十二魔星的代理地位,但是你要知道,厄德勒右使司职的是巡查四方,我随时都能够让你从高峰掉落下来。你好自为之!”
    听到这句话,周林的脸色数遍,最终低下头,恭声说道:“属下受教了!”
    他的话音一落,突然眉头一扬,朝着我们这边凝神望来:“是谁?”

猜你喜欢: 《行尸腐肉》 《霸官》 《一个人的精神病》 《从笑星走向巨星》 《重生之一拳玉帝》 《唐朝工科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