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如坠深渊

    毛乙久此人在鲁东滨海鸿庐的地位,并不比鬼面炮哥会的前四号人物低上几分,平日里也是一位呼风唤雨之辈,要不然也不会做出如此狂傲的姿态来。他的实力刚才我们也是有瞧见的,倘若真的相拼,我和洛小北必定敌不过他,然而事情就是有这么凑巧,在我、朵朵和洛小北一番狂轰滥炸之下,他竟然被我拍中头颅,碎裂而亡。
    他失败就失败于将那无名旗幡之上的恐怖幡灵给引导上了自己的身体,而凑巧我手上又有震镜在。
    这面来历不明的镜子有着几乎百分之百的延迟能力,在吸收过神秘牛头的蓝色鲜血之后,变得尤其的霸道,也就是这东西,终结了毛乙久的性命这便是命,倘若他身边哪怕是有一个人照应着,只怕局势就会立马反转,我和洛小北两人估计就危险了。
    瞧见瘫倒在地的矮个汉子,洛小北又不相信此人死了,拿着青锋宝剑戳了戳尸体,发现没有了动静,这才终于释怀。她想起来还有些后怕,心悸地拍着胸脯说道:“他就这么死了?好厉害啊,他可比我的那几个师叔厉害多了,怎么这就死了?”
    我没有理她,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了右方那颗老桃树下面的黑色洞口处去了。
    那黑色洞口足有半人宽,在老桃树左边两米处,深入地下,而那颗老桃树,瞧着枝繁叶茂,竟然有十几米高。这真的是有些让人叹服了,要知道寻常桃树为了保持挂果,超过一定年限就要砍伐掉,最高不过十米,这样子的老桃树十分少见,在周围的同类里,简直就是姚明的身材。
    看到它,我就不由得想起了宫老七谈话中所说到的那棵有桃元的桃树,当然,所谓桃元并非一树一枝,而是无数的桃树凝结而成,我举目瞧去,也没有从这棵树上面瞧出半分能量波动的气息来。
    毛乙久死则死矣,不过他在死前的时候说到了几个重要消息,第一点就是他谈到了杂毛小道。
    要知道,我和杂毛小道的存在本就是一个无人知晓的事情,杂毛小道在我向官方求援的时候,追辍敌人而与我失散,至如今毛乙久在话语里谈及了杂毛小道已然出现,这表明他们已经知道了杂毛小道就在这附近,并且他们已经接触了;第二便是他之所以孤身一人在这寒潭边枯守,是因为他要在门口守着退路,这符合他话语的,也就只有那一个黑洞洞的土坑处。
    洛飞雨、周林还有其他三个邪灵教众,难道已经进了那里去了?
    瞧见我朝着右边行去,洛小北紧紧跟着我,一边走一边问道:“大哥,你手上那面能够发出蓝光的镜子到底是什么啊?还厉害啊,那个家伙威猛如斯,竟然被你几个照面就弄死了,真的是看不出来啊,你刚才简直帅呆了……他说你叫陆左?陆左,陆左,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怎么这么熟悉呢?”
    我不理会身后这个叽叽喳喳的唠叨女,朝着老桃树走去,然而还没有走出几步,突然听到朵朵一声惊呼:“休走!”
    我猛地回头瞧去,但见从毛乙久破碎的脑壳里面钻出一缕青黑色的魂魄,如蛇如线,一下子就钻入了倒放在潭边的那杆无名符文旗幡之上去,在0.5秒钟之后,这旗幡突然一阵颤动,接着被裹挟着,朝着寒潭之下就沉了去。我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死后脱魂的情况,还没有动作,身后的洛小北就出手了。
    这个女孩一旦凶悍起来,便于之前那个缠人的小女孩完全两样,身形倏然朝潭边移去,一剑削入水中,便有一道浪花炸起来,水花四溅。然而那道黑气裹挟着旗幡朝寒潭底部沉去,倘若要阻止,唯有跳入里间去,与那黑气残魂拼斗,而且还未必能够拿得到。
    洛小北倒也是一个能知情重的女孩,从身上摸出一张湿漉漉的黄色符纸来,用一根木钉扎在潭边,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往木钉上面一拍,一股庞大的威严压在了那寒潭水面上,笼罩结实。
    见到我投射过来的疑惑眼神,她解释道:“那魂体虽然能够寄托旗幡之上,不过我已经用我师父给的符箓镇住了这潭面,隔绝气息,这样一来,它就自己出不了这炁场,也给同伴传递不了信息。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而是走到老桃树面前,抚摸着上面的树皮,试图从上面找到一些线索来无论是桃元的,还是杂毛小道的,都可以。
    桃元没有,不过很快我就看到树上有一刀切角30°的伤痕,是新伤,刚刚被人划伤。瞧这出剑的方向和剑痕,我心中一跳,这可不就是杂毛小道手上持着的鬼剑么?再瞧周围的草地上,还真的有青木乙罡使用过的痕迹。是啦是啦,杂毛小道和小妖定是出现在这里,然后被以洛飞雨和周林为首的邪灵教徒追杀,逃入山洞之中,不再出来。那虎皮猫大人呢?这头肥鸟儿不会是没有跟过来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发虚,要知道,洛飞雨的秀女飞剑正是在杂毛小道的背囊中,而周林与杂毛小道更是恩怨纠结,那位仁兄的蛋蛋,也是被雷罚的前身给掏碎的,此仇不同戴天,我很难想象到周林见到杂毛小道的那一刹那,到底是怎样复杂的心情。
    那个小子就是一个白眼狼,萧家待他不薄,然而最后还是怨恨没有学到真本事,而杂毛小道是他此番变化的始作俑者,如此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然是一番恶斗,搏命的妥妥节奏,不可避免。
    我还在推测着时局,心忧杂毛小道和小妖,突然洛小北从后面推了我一把,我不解地回头望去,只见这个女孩子秀美的脸上满是着急:“陆左大哥,那些狼人追来了,我们往哪里跑?”
    我心中一惊,扭头朝着她给我指的方向瞧看,但见从我们刚才来的地方跑过来几头野狼,个头庞大,草汁飞溅。而在它们身后的黑暗中,影影憧憧,更多的野狼都在朝这边赶来。
    这后有追兵,使得我的决心更加稳定了一些,指着那个黑黝黝的洞口说道:“躲到那里去!”她想的和我一样,点头,然后朝着洞口跑去,很快我也来到洞口,里面一股子土腥味,不过有流动的风吹来,显示着里面还是另外有通道,待洛小北提前进去之后,我也往坑里爬了过去。
    在进入地道洞口的最后一秒钟,我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只见刚才还是名动一方的邪灵教高手毛乙久,此刻却被六七头野狼给撕得四散,血肉分离,里面的肠子都被撕扯出四五米远来。
    瞧见这幅惨状,我不由得心中难过,朝下走的脚步也轻快了几分。
    这洞口朝下倾泻45°角,下了好几米,有一个葫芦状的峡口子,再往下面走就变成了直行,而就在我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好几声疯狂的嘶嚎声,却是那些野狼闻到了活人的味道,大部分都跑到了洞口,一个接着一个地往里面塞进来。
    这些大家伙的体型比同类要大上几圈,同时挤入使得十分困难,不过还是有一头冲得最猛的野狼朝着我张开巨大的长嘴,疯狂地撕咬着,几乎就够得着我的屁股了。不过也就是这么一点儿距离,却将它给卡住了,卡在那个葫芦形的峡口处,再也前行不得。
    虽说如此卡住了袭击,但是当时的情形依旧凶险,吓得我和洛小北急忙往前方奔去,不知道是谁触动了机关,我感觉前方传来有机械齿轮的响动,突然脚下一阵空。
    这一下子,让我脚踏实地的那种感觉一下子就完全失去了,如坠深渊,仿佛整个人就掉进了一个洞子里,没有底,空落落的,不断地往下面掉下去,根本就没有尽头,一直掉、一直掉,旁边的风在倏然吹动,将我的头发扬起,无线的深渊坠入让我的精神几乎处于崩溃状态,掉啊掉……
    在那一刻,我以为我真的就要死去了,或者是死于坠落途中,或者是砸成肉饼。
    然而事情依旧没有个结果,时间不知道多久,那种强烈的坠落感还是充斥在我的脑海中,我仿佛跌落到了无底洞中,巨大的超重感让我粗大的神经给吞噬掉。然而到了后来,我的思维突然从恐惧中沉睡醒转这世界上,哪里会有无底的洞子,我这般坠落,难道真的就没有尽头了么?
    这般一想,意识开始恢复起来,我陡然想起来,这世界上自然么有这样的事情,然而幻觉却可能有。
    我是掉落到了幻觉中,才会有这种不断的坠落中!
    想到这里,那种强烈的坠落感嘎然而知,周遭的事物突然就消失了影踪,我睁开眼睛坐直身子起来,只见洛小北一脸焦急地给我做人工呼吸:“陆左,陆左,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猜你喜欢: 《系统之我非良人》 《论系统的男友力》 《海贼之神级副船长》 《美女的透视医仙》 《论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 《凶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