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娇蛮小公主

    在这个地方,小妖的出现让我欣喜若狂,尽管这个小狐媚子脾气依然是那么的火爆,却难掩真切的关心之情。
    然而先前的幻境让我疑虑重重,唯恐这也是幻境中另外一种表现形式,于是深呼吸,尝试着去感应她。小妖在化形剥离的时候,曾经有我亲自引导过,所以我们两个冥冥之中,便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应,这种感应虽然不如肥虫子那般密切,但是辨明真假,还是可以的。
    见我双手护胸作防备状,然后闭眼感应,小妖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来,抓着我的右胳膊,一口咬下去疼、疼、疼!
    这小丫头牙尖嘴利的,我的手上顿时一阵刀割的疼痛,果真是小妖,也唯有这小狐媚子咬人的时候,才会这般没轻没重的。我的手臂流出了血来,朵朵看得心疼,连忙阻止:“小妖姐姐,可别再咬了,陆左哥哥会很疼的……”
    倘若是别人让我受了伤,朵朵必定上前拼命,可惜是她的小妖姐姐,也只有好言相劝。
    小妖这才停止了咬我手臂的动作,粉嫩的舌头舔了一舔唇边的血沫子,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咬的就是他!打电话叫援兵,结果自己跟丢了不说,还闹出了动静,害我和杂毛叔叔也被人盯上了,差点被那些家伙伏击,就在这之前,我们差一点就被坏人给弄死……你说我能不咬他泄愤么?”
    听到小妖的抱怨,我便能够知晓其中的凶险,也颇有些心惊胆颤,拉着小妖朵朵的手,瞧了她一圈,精力充沛,好像没啥大事,便担忧地问:“你萧叔叔呢?他人在哪里去了?”
    “杂毛叔叔啊?”
    小妖脸上露出了苦恼的表情,叹气道:“我也不知道啊,之前还在一起的,后来他和那个邪灵教的妖女右使一起掉进暗门里面去之后,我们就分散了。我在迷宫里面躲了半天,刚才是循着你的气味,感应找寻过来的……”
    啊,暗门?这说法倒跟邪灵教的老罗一般无二,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去。
    要知道,即使洛右使身上有伤,发挥不了最大的实力,但是在近身相搏的时候,她依旧能够完胜杂毛小道。这便是实力,绝对的实力,我了解两者的实力对比,估计此刻杂毛小道已经给洛右使给抓住了当然,这是最好的结局,至少还能有一条活命;要知道,我在这相对安全的地道中,都已经中了三拨幻境攻击,倘若他们跌入暗门中,触动了机关,我很难想象在那样封闭的环境里,有什么人能够逃脱出如此恐怖诡地的法阵运转即使他们是修行者。
    如此看来,洛小北刚才在上面所说的话语,其实并没有太多夸大的成分,这样恐怖的大阵一旦开启,我们似乎只有静待外援才是。
    我不由得怀念起那个十分不靠谱的虎皮猫大人,期待着它从天而降,解救于我们。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我却不能够放弃希望,杂毛小道是我的生死弟兄,正如敌人所言,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倘若只有一个,又怎么叫左道组合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信心满满,斗志昂扬,只要我们不放弃,希望就在前方。
    当下我也休息妥当,于是便问起小妖,当时杂毛小道跌入暗门的地方,在哪里?
    小妖摇头,说要说这大阵未启动之前,她还可以找得到,此番炁场变化,卦象转移,早就不知南北和西东,想要找到,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如此说来,我不由得气结,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不成?
    我又想起一事,问她先前跟踪邪灵教众,追逐那堪比黄金鼠的桃花獾,有没有找到我们所要找寻的桃元?
    小妖说没有,当时太乱了,打成一团,性命都顾及不上,哪里能够想到这东西?
    不过她隐隐能够嗅到精元的气息,这个地方,应该是有的。我又问小妖是从何处而来,小妖正待回答,突然眼睛一转,伸手阻止道:“噤声,有人来了!”
    得到她的提醒,我立刻停了下来,竖着耳朵倾听,但听上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那个高个儿老罗的声音响起:“二小姐,外面守路口的毛老二真的被你杀了?”
    洛小北不耐烦地说道:“关我什么事,毛乙久那个死矮子是被陆左给一掌拍中脑壳而死的。真没想到,那个刀疤脸小子看着文文弱弱,下手却凶残得很,而且他身上有一块铜镜子,能够发出蓝色的光,将人定住,让毛乙久大意失荆州,几招就落败了咱们事先可说好了,那块铜镜子本小姐可看上了,谁都不能和我抢,哪怕是我姐都不能,知道么?”
    “陆左这个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曾经有过力敌茅山长老茅同真的战绩,掌力惊人,毛老二是大意了一些,可是……”
    老罗很无奈地说道:“二小姐,毛老二可是咱们滨海鸿庐数得上名号的高手,他死了,就连小佛爷都肉疼呢,这样的人死一个少一个,你当时可就在身边,干嘛不出手帮他一把,一起对付那个陆左呢?”
    洛小北嘿嘿笑,说我为什么要救毛矮子?他从我13岁到18岁,笑话我平胸咪咪小,不下于一千次,我要是能够打得过他,早就宰了他一千回了。这回陆左帮我动了手,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这个女人的话语里有着无穷的怨念和憎恨,吓得蹲坐在地下的我都忍不住一个寒颤,鸡皮疙瘩掉落了一地,终于有些理解莲竹老和尚为何修那闭口禅能够过修一辈子了,看来少造口业,还真的是有道理的。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后面也跟着好几个人的脚步声,周林那阴柔的声音响起来:“二小姐,我敬你外公力挽狂澜,撑起了我邪灵教的大旗,方才叫你一声二小姐,但是你这拿教友性命当作儿戏的心机,却让我不敢苟同,出去之后,我一定会禀报小佛爷那里,让他老人家,给我们这些无根无凭的散人,主持一个公道的!”
    “告状,你去跟我未来的姐夫告状啊,看他是在乎你这个挖了些破烂的土夫子,还是在乎我这个未来的小姨子?”
    洛小北先前看着又萌又呆,不谙世事,此刻却像一个头顶双角的小恶魔一般可恶,她嘿嘿笑道:“就算那个农民企业家明察秋毫,但毛矮子死了那只是他本事不济,而我也只是救援不及,顶多就是关几天禁闭而已。为了一个死去的臭嘴巴,得罪我,黑蝠,你自己想清楚了;再说了,你去告状也要等走出这里才行啊?这阵法我不算了,不走了,我困了要歇着,补个回笼觉,你们自己找出路吧……”
    说完话,洛小北就撒手不干了,听那动静,似乎在从背包里面掏了睡袋出来,周林被这坏脾气的小妞闹得没有办法,也不吭声,倒是老罗和旁人在劝她,别耍小孩子脾气。
    劝了一阵,那洛小北也不听,周林顿时就火了,声音阴恻恻地说道:“生死攸关的时刻,你怎么这么不识大体呢?瞧你这脾气,跟你姐姐真的没法比,怪不得她能够成为教中右使,而你则籍籍无名,永远都活在你母亲的庇护之下……”
    听到这话,本来已经歇着的洛小北立刻跳了起来,撑着腰(脑补)大骂:“我姐是我姐,我是我,什么籍籍无名,那个农民企业家想请姑娘我当他老巢的首席阵法师,本姑娘没有答应而已。我出生十年不开口,而开口说话之日,正好是当世符箓最强者李道子陨落之时,上天就注定了我的不凡之路,你这样的小人物,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
    天才少女将周林骂得狗血喷头,扬长而去,而这位始作俑者则又钻入睡袋中,打起了瞌睡来,临睡前还吩咐老罗:“帮我站岗,这些家伙倘若要是对我有非份之想,就将他们打成猪头!”
    老罗欲哭无泪,说二小姐,他们怎么可能对你有非份之想啊?
    洛小北气愤地大骂:“老罗,你是不是也认为我平胸,所以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这个刚才对朵朵表现出强烈兴趣的老罗,对这个坏脾气的小妞儿直接无语了:“我、我、我……”
    “我什么我,你也走,让我自个儿待着,你们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倘若要是听了我的绝世计划,不但左道二人都抓到了,便是那桃元,都早就已经找到了!”
    老罗在一声叹息之后,说了声“二小姐保重”,然后跟着众人离开小厅。
    洛小北犹在气愤,唠唠叨叨地说着话,过了十分钟,她突然扑哧一笑,暗自得意地说道:“你们这些笨蛋自以为聪明,却不知道我已经算到了这里才是生门所在。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像瞎猫一样地在迷宫里面转吧,本姑娘先去找我姐姐,待饿你们几天,再来救你们。”
    她的话说完,突然脚步声响起,竟然朝着被岩石遮挡的暗坑处走来。
    那迷宫之中有鲛人油光,而暗坑竖洞之下却什么都没有,洛小北倒也不惧,摸黑朝前走,然而还没有走出两步,黑暗中突然伸出六只手,将她给抓得牢牢,刚一张口,立刻被一只粗糙的大手封住。

猜你喜欢: 《[综]她是秃头披风侠》 《穿越之福临门》 《宇宙级大反派》 《圣斗士星矢改》 《极暴玉皇》 《折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