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驭兽斋,名二毛

    小妖的叫声是如此尖锐,以至于最后一个“快”字,在半空中都形成了一个音爆,四处都有嗡嗡的回响。
    其实早在小妖提醒之前,我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正从我的身后汹涌传来。
    刷一道劲风抓向我的后背,我朝着石碑身后躲闪,那粗大的爪子触碰到石碑,顿时化作了虚无,而挥过石碑的那一段,却凝如实质,上面根根黄色毛发,如针一般。我的心中惊悸,不过觉醒的战斗意识却迫使我毫不犹豫地将震镜掏出来,朝着这货兜头一照:“无量天尊!”
    蓝色的光芒倾泻进了护阵兽灵的身体里,立刻凝如果冻,闪耀着诡异的晶莹光芒,而趁着这当口,我立刻转身,朝这对面山崖处飞身跃下。身于空中,我所恐惧的拍击并没有来临,朵朵在下方接应了我,并没有让我被崖边青苔所滑倒,前冲几步,刚刚稳住身形的我想去拉两个朵朵,大声吼道:“快跑!”
    然而小妖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冷笑,娇声叫道:“不用!”
    她这话说完,突然高声喊道:“朵朵,你左我右!”瞧见她摆出迎击的架势,我吓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来了,厉声大叫道:“胡闹,这东西你们怎么可以力敌?”确实,瞧那护阵兽灵浑身翻滚烟云,脚踩朵朵黑雾,如那盖世魔王,重返人间,光着威势,都不是人力所能够抗衡的。
    与这样的畜牲硬碰硬,不比那鸡蛋砸石头的下场好许多。
    然而小妖和朵朵却自有计较,但见朵朵腾空而起,单足点地呈飞天状,就在那巨兽扑下来之时,洁白如藕的小手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圈精致的金环,上有金色铃铛七枚,叮铃铃,叮铃铃,稍微一抖动,立刻有宛若仙乐的声音发出来,让人如沐春风,感觉置身于仙境一般。
    这种莫名的错觉仅仅只是一个停顿,那头护阵兽灵前足落地,脖子上面的鬃毛根根竖起,朝这悬空而立的朵朵“吼哇、吼哇”一阵怪异的嘶吼,似乎在嘲笑她手中的灵宝驭兽环没有用处,然而它还未曾叫到第三声,脖子倏然一紧,顿时就被一根滑若游蛇的绳子给缠上了。
    紧接着这绳子一勒,将它的脖子掐得紧紧。
    那九尾缚妖索可是传说中天山神池宫流出的珍品,之后又经过杂毛小道屡次改造,加入了许多珍惜材料,起到了锦上添花、焕然一新的效果,刚才虽然不慎让洛小北使了诡计逃脱,然而却无法掩盖其“绳艺界大拿”的光辉形象,顿时就将这头貔貅一般模样的护阵兽灵给勒得难受,仰头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吼哇、吼哇……”
    它受痛之后,四足生雾,朝这空中腾起,而小妖则毫不畏惧,翻身就上了这畜牲的背脊。
    这个小狐媚子如同最高明的驭手,紧紧贴在它的脊骨之上,左手抓着飘飞的鬃毛,右手则凭空虚张,牵动着这畜牲的神经,至于朵朵这边,则运用鬼力,将灵宝驭兽环给驱动得功效全开,飘飘然的仙乐如魔影贯脑,将那护阵兽灵的意志,一点一点地消磨。
    当时的情况简直是凶险万分,那护阵兽灵和一转过后的本命金蚕蛊一样,是介于灵体和实体之间的存在,它对那悬空浮岛并无多大伤害,然而撞到悬崖这边的地上和石笋,却是石沫飞溅,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恐怖的撞击,整个空间都在颤抖、在呻吟,无数的石头从头顶落下来,砸在岩地上,接着又被翻身的护阵兽灵朝着地上一通滚,碾压成飞灰。
    便是在一旁打酱油的我,也要集中万分的精力,才不至于被波及池鱼,牵连而死。
    不过这畜牲挣扎得越凶,却表明小妖和朵朵对它的伤害越大,如此的场面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当那头护阵兽灵的动作终于迟缓了一些的时候,小姐妹儿俩双手交叉握在了一起,然后齐力催动灵宝驭兽环:“驭……”
    嗤……一声煤气罐漏气的声音传来,接着那篆刻着密密麻麻、蝌蚪般符文的手环突然光芒大放,幻化出无数涌动不停歇的白色光芒来,直接笼罩在这头护阵兽灵的头上。
    在最后几下奋力挣扎之后,这头凶恶无比的护阵兽灵终于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前爪屈伸,像一只大猫一般,趴在了地上来,舌头常常伸出,喘着粗气,而它身上那滚滚的黑烟也开始停歇了一点儿,像快要熄灭的火堆,散发着丝丝余温。
    朵朵落在它大如箩筐一般的头上,摸了摸这畜牲脖子后面的细毛,也不知道朵朵的手上有什么魔力,那护阵兽灵竟然发出低沉的吼声,显得无比慵懒和惬意。
    被、被驯服了?
    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这样也行么?我忍不住再次结了一个内狮子印,一印击出,发现这并非幻觉,顿时有一种儿女考上大学的那种老父亲心态,满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小妖将驭使在护阵兽灵脖子上的缚妖索松了一点儿,问我有没有零钱?或者金银首饰之类的东西。
    我掏出钱包,里面还有上次在泉城吃早餐时补的三个钢镚儿,我掏出来问干嘛?
    还没待小妖回答,我面前这头护阵兽灵本来趴在地上的脑袋突然抬起来,一条软嗒嗒的舌头一卷,竟然将我手上的钢镚儿卷走,往肚子里面吞去。我勒个去,这货还真的是只进不出的貔貅啊?没等我诧异完,只听上面的小妖得意地喊道:“不是说要去找杂毛叔叔么?上来,我载你去!”
    骑在护阵兽灵身上的小妖比开着法拉利、兰博基尼跑车的富二代少女还要嚣张,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没想到面前的这畜牲将头一低,拱到我的身下,然后将我高高抛起俩,屁股一颠,将我给稳在了身上,小妖把从洛小北那儿缴获过来的青锋宝剑递给我保管,然后左手紧紧抓着那护阵兽灵脖子上面的鬃毛,右手拎着九尾缚妖索,大声叫道:“抓紧了……”
    这护阵兽灵身体比我们乡下最强壮的水牛还足足大上一倍,根本就骑不了,我双腿紧紧夹着这畜牲的背脊,手则抓住了身上长长的黄毛,说好勒。
    “是么?”小妖问道,从我的这个角度,能够看到鸦色马尾辫下那一抹浅浅的微笑。正在我不明其意的时候,小妖一拉右手的绳索,喊道:“二毛,去找到刚才图像里面的那个大厅,走咯?驾!”
    二毛?这是我身下这头英明神武的护阵兽灵的新名字么?小妖这取的名字也太恶俗了吧!
    不过还没等我吐嘈,便感觉身子一阵天旋地转,这头护阵兽灵突然腾空而起,皮肤往外面喷发出排斥浮空的气体,接着往回跨了几步,朝着那黑黢黢的深渊直跃而下。
    这种骤然失重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大叫出声来,双手也朝前一伸,紧紧地搂着身前小妖的小蛮腰,心脏都要跳出来这痴蠢畜牲是要同归于尽的节奏么?
    不过显然没有,这货腾身而下了十几米,竟然朝着前方扑去。头顶是飘飘扬扬的水汽,前方是一片黑,我这人有些恐高症,即使经过了这么多生死历险也没有好多少,在骤然的停止又前冲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深不见底的圆坑两侧,其实有大大小小的很多通道,朝着不同的地方行去。
    瞧见这些孔洞,我便知道那个邪灵教妖女洛小北说不定就是跳进了这里逃脱,甚至我刚才的那幻境,都有可能是那个小妮子在操控,要不然为何杂毛小道一直拉着我,问我对洛小北的印象呢?
    那护阵兽灵对这些路途十分熟悉,也不知道这畜牲是踩在实地上还是空气中,那速度飞快,整个儿就一个风驰电掣,黑暗中也没有别的什么参照物,只有耳边的风声呼呼地刮,将我的额头上的头发吹得散乱,十分剧烈。
    一路颠簸,不过我紧紧抓着小妖的腰,却也没有被甩下来,过了不知道多久时间,从炁场感应中无比狭窄的通道中骤然解脱出来,感觉来到了一个无比宽阔的地方,风声不再,而四处隐隐有回声传来:“最后说一遍,你快点将布置在我剑上的手段给我解开,不然我就让你这个臭道士,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神情一震,这声音,不就是邪灵教右使洛飞雨那又糯又软的普通话儿么?
    身下的这头护阵兽灵,居然真的将我们带到了这里来了?
    我当时有些惊讶,为了证明这非幻觉,我再次结印念咒,精神一清,方知并无虚假,如假包换。正在我确认之时,杂毛小道虚弱无力的声音也从上面传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在你这样的如花美人儿手里,我这一辈子,也算是值得了!”
    “好你个没正形的臭道士,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解一个禁制会死啊?”
    杂毛小道忍痛哈哈笑:“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我解也是死,不解也是死,与其解了让你去祸害我兄弟,不如就这样吧!”洛飞雨咬牙含恨道:“留你性命不过是为了我这飞剑,既然如此,那好,我先送你归西,再让你兄弟过来陪你吧……”
    听到这话,我使劲儿抓了一把身下的护阵兽灵,那畜牲倒也通人性,腾空而起,朝着前方一跃,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我的眼前突然一亮,见到洛飞雨将秀女剑高高扬起,正准备将瘫倒在地的杂毛小道刺死呢。

猜你喜欢: 《爱比死寒冷》 《桃运村医》 《荒古魔神》 《学霸男神攻略》 《末世无限夺舍》 《英雄血巾帼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