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莲竹禅师和他的小伙伴们

    师叔祖?什么节奏?
    正在我疲于应付洛飞雨恢复如初的飞剑之时,东首传来的佛号让我心中一跳,一个不小心,便让那秀女剑擦过左臂,顿时鲜血迸射,剑气入身,半边身子都酥麻了,人朝着边儿上斜斜倒去。
    所幸杂毛小道及时赶到,将我扶住,鬼剑轻挑,将又一凌厉之击给化解了。
    场中三人虽然还在战斗,此刻的心思却都飞到了东首边,不知道这番而来的,到底是敌是友。
    很快,来人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拢共四个,一水的秃瓢儿闪亮。
    我瞧着眼熟,定睛一瞧,哇咔,这几个不就是在泰山顶阴阳界对我们穷追不舍的莲竹禅师,和他的小伙伴们么?这领头的一人,却是那个鲁智深一般魁梧的大和尚释方,待瞧见了我和杂毛小道,以及与我们拼斗的洛飞雨,也露出了难以置信地惊容,口中沉声道:“黑手双城拜托我师叔祖前来救援的人,竟然是你们?”
    听到大师兄请来的援兵竟然是这一伙人,我不由得也觉得头大。
    别人还好说,这修炼闭口禅的莲竹禅师,根本就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一根筋,倔驴儿,他固执地认为我体内的本命金蚕蛊,是能够毁灭世界的大祸害,先前残酷追杀,哪里会伸出援手,真正与我们相帮?转手追杀,还差不多呢。
    请这样的家伙前来,可不就是给我们添麻烦,帮倒忙么?
    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却见那个身穿黄色僧袍的莲竹禅师大袖一挥,一道五彩霞云陡然出现,将我身前两米处的那秀女剑给紧紧牵扯,不让动弹。洛飞雨一见莲竹禅师这霞云,顿时失声叫道:“五彩云尺蠖?你这个老秃驴,竟然会跑到这儿来了?”
    她右手上的那灵宝驭兽环一阵抖动,铃声四溢,那团彩带一般的霞云立刻往两边消散了一些,洛飞雨前冲飞临,右手握秀女剑,左手飞出一道黑色烟云来,将大半个区域笼罩,杂毛小道害怕有毒,往后疾退,而我虽然不畏惧毒物,但也怕在这敌我分明的环境中被趁乱偷袭,于是跟着杂毛小道朝旁边躲闪。
    以莲竹禅师为首的援兵却并不放松,释方大和尚一声震天巨吼:“妖女休走!”
    他快步前移,手上居然提着六十多斤的水磨镔铁禅杖,朝空扑来,黑色烟雾中有兵刃交击的声响,叮铃当啷,有一个高瘦个儿的和尚掏出一口巴掌大的黄铜钵盂,猛力拍了一下底部,一股狂风吹出,将那烟雾驱散,却见释方大和尚正挥动那沉重的水磨镔铁禅杖,与一个黑色影子打得正欢。
    大和尚耍弄着那禅杖正来劲儿,瞧见面前这玩意,不由气得一声大吼,佛号一响,一掌印在黑影之上,空气一震,那黑影就变成了一张纸扎的人儿,飘飞下来。
    看到释方大和尚将禅杖重重顿在地上,气愤不已,我便知道洛飞雨见到这一群和尚前来,自己一个人不能力敌,于是使出那金蝉脱壳之计,早早地离去了。
    洛飞雨是个极为扎手的硬点子,她的逃逸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瞧着莲竹禅师和释方大和尚等四个来历不明的僧人,我们也不敢造次,稳定下身形来,警戒以对。释方大和尚正在生气洛飞雨的逃逸,莲竹禅师一言不发,有一个满头粉刺,脸色和善的小和尚倒是走上前来,对着我们施了一礼。
    他含笑说小僧释永空,两位莫慌,我们是接到陈局长的借调申请,才前来与你们汇合的,这么说吧,我们是一路人。
    我警戒地瞧向了默然不语的莲竹禅师,说这位大师不要我的本命蛊了么?
    小和尚释空摇摇头,说不用,陈局长事后已经专门就此事向我师父保证过了,我们自然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对于之前的误会,我师父也表示很抱歉。听到这小和尚的话语,我首先是惊奇,这个一脸青春痘的小和尚辈分居然比释方还高,是这个老木头疙瘩的弟子,接着不由得瞧向了竹莲禅师,这个眉深目重的老和尚见我们瞧过来,点了点头,却又将眼神飘到了另外一边去。
    看得出来老和尚对我依然还是戒备深深,不过出家人不打诳语,他既然看在大师兄的面子上略过此事,那么我便不用担心这死板的家伙再起异心,便不再管他们,一边与杂毛小道交流信息,一边打量这处广场上的景物。
    这是一处两个篮球场一般宽阔的广场,中间有登仙台,可惜似乎很久以前经历过激烈的战斗,垮塌了大半,岩壁上有八盏鲛人油灯,将这空间给隐隐约约地概括出来,这广场并非封闭,四通八达,有风从好几个地方吹来,神奇的在垮塌的登仙台上汇合,形成一个小型的旋风带。
    何谓登仙台,这种建筑类似于祭坛,不过后者是为了祭祀祖宗和神灵,而前者则是沟通天地,感受万物,进而能够将自己的灵魂得到洗涤,超脱于物外,得道登仙。
    这是古代道家内丹派的一种独有的建筑形式,瞧着建筑颇为古朴,而且奇特,想来应该是东夷迷幻杀戮阵的中心地带。我们在观察的时候,莲竹禅师四人也在打量此处,青春痘小和尚释永空先前并没有与我们有冲突,这会儿过来套近乎,说这里……是否是传说中东夷遗族的遗迹?
    我点头,说此处大阵乃东夷迷幻杀戮阵,十分难破,你们是怎么闯进来的?
    释永空告诉我们,说他们本就在附近,得到宗教局的求助通知,于是便决定前来此处虽然之前陈局长特意打电话过来与他师父解释过了,但是他们并不知晓营救的竟然是我们。如此也好,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打不相识,彼此还多一份交情,不是?再之后便通过提供的信息来到此处,误打误撞,竟然一路到了这里,颇为顺利……
    这个释永空倒是个长袖善舞的人儿,我们点头感谢,不过心头也有些不安,要知道,这个地方十分隐秘,倘若不是那头桃花獾带着,这么多年也没有谁能够找到,整个金牛山翻遍都没有,而他们这四人却能够一路摸来,似乎有些过于蹊跷。
    在此我也不敢多问,将杂毛小道拉到一边,问他那桃元可有消息?我们今番前来,目的便是这可以将雷罚融合的灵气,可不能舍本逐末,弄得白跑一趟。
    杂毛小道叹气,说那桃花獾溜进了黑洞中,便不见踪影,随后他和小妖就被邪灵教诸人发现,在地下黑洞中一路打打逃逃,逃命的干活,却也没有时间找寻那玩意,再之后与小妖失散,就更是不知晓。
    我回头瞧了一眼几个和尚,掂量了一番,有这四个修佛吃斋的僧人,特别是高深莫测的莲竹禅师,我们此番虽然不能够找到桃元,但说不定能够将周林这畜牲擒杀于此,也不算白来。
    杂毛小道也正有这想法,于是脸上挂着笑容,开始与四人攀谈,当得知此处的邪灵教余孽仍在,莲竹禅师四人也表示可以出手,也好解脱百姓于危难间。
    而就在此时,一声古怪的吼声传来:“吼哇、吼哇……”这声音气劲悠远,雄浑苍凉,几个和尚都吓了一跳,却见左方的黑暗中跳出一头巨兽,正是将护阵兽灵牵走的小妖回返。我正想上前打招呼,却听到小妖惊声大叫:“陆左,这畜牲没有灵宝驭兽环镇压,恢复了野性,我这边制不稳了!”
    话音刚落,便见到那两米多高的貔貅阵灵一如最开始一般暴躁地吼叫,四处乱撞起来。
    这畜牲脖子处自有九尾缚妖索控制,然而没有灵宝驭兽环的配合,它便摆出了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颇让人头疼。
    然而就在此刻,先前止住洛飞雨秀女飞剑的那束五彩霞云倏然一转,竟然钻入了这头喷着粗气的畜牲体内,接着霞云漫天,将护阵兽灵给围绕,那诡异的感觉吓了小妖一大跳,她敏感地跳下了护阵兽灵的背脊,甚至收回缚妖索,两秒钟之后,那头庞大的护阵兽灵轰然倒地,浑身抽搐着,身躯居然渐渐恍惚起来。
    杂毛小道吓了一大跳,问旁边的释永空,说这是什么?
    抱着水磨镔铁禅杖的释方回答:“五彩云尺蠖,我师叔祖采肥城桃花林百里害虫之精华而炼制,专刷法器灵体,一刷……”他得意的话语还没有完,青春痘小和尚打断了他的话语:“释方,戒嗔戒躁,你着相了。”
    释方听得这话,念了一声佛号,退下,小和尚和颜悦色地与我们说道:“既然来了这里,不如我们一探究竟,也好知晓此处有甚奥妙,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宝物动人心,即使是出家剃头作了和尚,也止不住好奇,正在叹惜阵灵消失得我们此时也正想寻找桃元和周林,于是点头答应。大家瞧见此处并无什么有用的发现,于是找了一条较为宽阔的方向行走,而那头护阵兽灵经过那五彩云尺蠖一番教训,也乖了许多,小妖将它重新捆上,打倔驴一样走着。
    不多时,身后油灯的光亮淡去,通道终究是狭窄,我和杂毛小道走在后面,心中计较着事情,不知不觉走了一段路程,突然前方有凌厉风声响起,惨叫顿生,我和杂毛小道朝前看去,但见那个手持黄铜钵盂的高瘦和尚头颅飞起,血喷三尺。

猜你喜欢: 《魔王不孤独》 《曼联传奇》 《隔着时光爱你》 《铁火君王》 《风水禁术》 《妖孽列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