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东夷杀戮阵之人肉砌墙

    偌大头颅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冲天而起,受压的鲜血甚至将四米高的岩顶击打得噼里啪啦一阵响,复而如雨落下,空气顿时变得腥味四散,黏稠不已。
    这个不知道名字的高个儿和尚,可不是《西游记》里面那头断可生的孙猴儿,自然是一命呜呼,魂归幽府了。而在漫天的鲜血中,我看到一个似蝙蝠一般诡异的黑色身影从前方掠过,然后朝着黑暗中遁去。
    看到这挺拔俊朗的身材,我下意识地一声大叫:“周林?”
    那身影一顿,回过头来,黑暗中的眼睛里闪现出红色的光芒,以及白色雪亮的牙齿,却正是周林那个忘恩负义的狗杂种。谁也没有看到周林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过他既然显露出了身形,并且出手杀人,自然再也躲不回去。
    我们还没有反应,舍身崖的莲竹禅师却出手了,单掌缓缓平推,整个空间的空气立刻变得迟缓凝固,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以这老和尚为中心缓缓集中,而周林那本来快若鬼魅的身影也立刻变得乌龟一般迟缓牵一发而动全身,莲竹禅师的功法,竟然有这般的厉害了?
    见到周林落单,本来还在跟我探讨如何抵御幻境的杂毛小道顿时一声大吼:“周林,我艹!”
    服用大力药丸的杂毛小道话儿才说到半截,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倏然朝前冲去。他的去势惊人,然而刚刚越过莲竹禅师的身边,冲势也化作了慢动作,本来由下而上的鬼剑也变得颤颤巍巍,停滞不前,老年痴呆一般。
    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变得十分缓慢,无数气流拉扯,然而当莲竹禅师将手腕一翻的时候,时间又恢复了正常,杂毛小道一剑飞去,身后跟着悲愤欲绝的释方大和尚……
    这通道黑暗,仅仅依靠着我们手上的强光手电照明,看得并不真切,前面传来拳脚交击的响声,沉闷得像揍那面口袋。高瘦个儿和尚的骤然死亡让舍身崖的三位禅师顿时爆发,一阵急追,瞬间就冲向了通道尽头,我瞧了一眼在地道里面骨碌转动的光头,心中不忍,蹲身下来,将他睁得大大的眼睛合上,并且安回了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上。
    前面几人奔行飞快,眨眼间便转入拐角处,我也不敢落单,招呼骑着阵灵二毛的两个朵朵紧紧跟上。
    时间已经过了一些,我在最后面不得不发足奔行,转了几个弯儿,发现人都停下来了,释方大和尚提着六十多斤的水磨镔铁禅杖正对着一面岩壁猛砸,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我赶忙走上前去,拉着杂毛小道绷直的身子,问怎么回事?周林呢?
    杂毛小道的脸色一片阴沉,从牙缝里面蹦出几个字:“艹,跑了!”
    跑了,我的眼睛顿时就瞪得硕大,能够在杂毛小道和三位舍身崖僧人,特别是那一位神秘莫测的闭口禅高僧面前逃走,这得有多厉害的手段啊?难道周林现在已经有这么厉害了么?
    我有些难以置信,低头避开释方禅杖砸出来的碎石,左右一打量,指着那被砸出脸盆大缺口的岩壁说道:“就是从这里逃的?”
    杂毛小道点头,却没多讲话,看得出来,他对周林的恨已经进入了骨子里往日称兄道弟的家伙,转脸就朝着你关心的人背后捅刀子,还一副别人欠他的样子,洋洋自得,这样如同“郭佳宾”一样卑贱无耻的家伙,怎么叫杂毛小道不痛恨?
    而此时,青春痘小和尚释永空阻止了释方这大师侄狂暴的动作,说道:“停吧,释方,从这里遁入岩壁上去的,应该只是一个恍如真实的幻影而已。真正的凶手,早就趁着这迷幻阵的布置逃掉了那人是高手,绝对的高手,意识、手段、力量、经验和心态,都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
    释方不肯信,红着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释永空指着默然不语的莲竹禅师,说你应该知道,我和我师父,心灵是有感应的我不知道,但他知道。听到释永空的话语,释方一阵叹息,手上的那六十斤水磨镔铁禅杖变得无比沉重,整个人都虚弱了几分。
    释永空拍了拍他的肩膀,劝导道:“人总有一死,释能先去见了我佛如来,也是无奈的事情,我们回去,将他的尸体带会舍身崖塔林火化吧……”
    三个和尚回转去,小妖驭使阵灵二毛让出一点儿空隙,然后我们跟着在后面行走,然而走到了刚才事发现场,除了满地的鲜血和一个禁闭眼睛的狰狞头颅之外,那个高个儿和尚的尸身,竟然消失不见了。
    “释能?释能!释能……”
    大和尚想来应该是和那个高个儿和尚关系极好,瞧见自己的师兄弟在转眼间变成了一具尸体,回转头来,连尸身都不见了,顿时就有些崩溃,将手中禅杖一甩,哐啷一声响,跪在地上大声地呼喊着,释永空则脸色铁青,朝着四处望去,至于莲竹禅师,他闭上了眼睛,只有那眉头不断耸动,显示出心中的难过来。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都觉得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了,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高个儿和尚的尸身就不见了踪影,难道……周林那小子在鼓弄出那个真实幻影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
    我正在头疼,突然释永空回过头来,盯着我瞧,缓缓说道:“陆左,刚才你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你都看到了什么?”我摸了摸鼻子,说你们走后,我将这位大师的头颅安放回尸体上,然后给他没有瞑目的眼睛抹上,之后就跟随大家的后面跑过去了,至于其他,我就真的不知晓了。
    “怎么可能,当时这里……”这个小和尚还待再问,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莲竹禅师走到岩壁边,伸手敲了敲,从石壁上面传来了回响声,清脆。
    我们都站了起来,莲竹禅师将手放在了释方的肩上,这个鲁男子立刻明白了意识,将镔铁禅杖提起来,朝着那石壁就是一阵猛砸。
    轰、轰、轰……十几秒钟之后,这岩壁竟然像纸糊一般,砸出了一个可供一人出入的口子来。
    我用强光手电往里面照去,却看见了一条人工铺制的甬道,宽两米,高两米五,光照在地面上,有湿漉漉的鲜血在流淌。果然,有人将尸身拖进了这里,然后朝着里间跑去。瞧见这甬道,舍身崖的和尚们根本没有考虑到是否危险的问题,释永空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布袋来,将里面的东西清空,将高个儿和尚湿漉漉流着血的头颅给包裹进去,然后一个跟着一个,钻进了洞里,朝着甬道处行走而去。
    我的心中犹在疑惑,邪灵教等人在此之前,并没有来过此处,为何周林、洛飞雨等人对这里的环境却是如此熟悉,甚至能够借助这里的地形和机关,对我们实行暗算和偷袭呢?
    难道是……洛小北那个小娘们已经对这大阵的中枢掌控了,所以才会如此为所欲为么?
    倘若如是,那我们此刻就真的有些危险了!
    很快我们所有人就陆续通过了释方凿出来的洞口,沿着这血迹朝甬道里走去。这条甬道斜斜往下,尽头处还传来了水滴的声音,嘀嗒嘀嗒,透露出一股子邪劲。强光手电的光一直照耀交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闻到一股挥之不去的臭味,像是腐肉,又像是积年的粪池,从前方顺着风儿,一丝一丝地吹来。
    走了二十几米,突然前方传来快速的脚步声,我们的精神顿时一震,朝着前方快步跟上,追了两步,释永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朝着我们这边喊道:“陆左,我师父‘说’前方有大危险,能不能让你降服的这阵灵,上前一探究竟呢?”
    这探路的活儿原本是舍身崖的和尚们领着的,不过高个儿和尚的死去,使得他们人数骤少,此刻莲竹禅师既然提出这番意见来,我也不好回绝,回头问小妖,二毛这畜牲还行么?
    小妖说可以,经过大师的压制,二毛乖多了。
    护阵兽灵庞大的身躯几乎挤满了整个甬道,在小妖的驭使下,缓步前行,我们则跟在后面,走了差不多十几米,结果听到那头畜牲口中巨大的嚎叫声:“吼哇,吼哇……”接着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这是接敌了么?
    我们精神一振,朝着前方一阵飞奔,走了几分钟,突然前方一片开阔,昏黄的光线布满视野,而二毛庞大的身影也正在与三条稍微瘦小的野兽在撕咬。那些野兽说是瘦小,其实也只是相对而言,当我们出现在这开阔地的时候,有一头调转身子,朝着我们这边飞扑而来。
    释方大和尚一点也不讲究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的道理,禅杖由下及上,一击即中那黑影的下颚处,我们听到骨头喀嚓一响,便见黑影飞了出去。
    借着周遭昏黄的灯光,我们也是瞧得仔细,那黑影竟然就是我们在上面桃花林中所见的巨狼。
    二毛与巨狼的战斗仍在继续,被莲竹禅师的五色云尺蠖霞光一刷,它的实力似乎弱了许多,被撕咬之下,身子突然朝着东首边的一面肉墙撞去等等,肉墙?我抬头朝东首看去,只见经过二毛猛力一撞,灰尘飞扬,我居然看见了一堵十来米长、五米多高的墙面,而这墙居然是由那密密麻麻的无头尸体组成。
    因为撞击,一具鲜活的尸体从缝隙里面掉了出来,这具无头尸体浑身血浆裹覆,身上穿着的,居然是和释方、释永空等人一般无二的……黄色僧衣。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园木青青相予欢》 《超强电脑管家》 《弃妇当嫁,神秘夫君田园妻》 《清穿八福晋》 《冰封末日时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