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破阵杀敌,夺路而逃

    那阴寒气息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颜色,只是因为它的绝对温度实在太过于低,使得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浓郁粘稠一些而已。当这气息如一张大网,将我紧紧裹覆的时候,如坠冰窟的我脑浆都被冻得凝固,瞬间就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仿佛我与那幽府,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不过一步之遥也正是天壤之别,倘若我是普通人,或许就真正的死在这里了,不过就在那一霎那,我的心中顿时生出一股陌生的意志,一股不屈服、不妥协、不畏惧的卓然意志,将我心中的所有软弱都给驱赶开去。
    我的牙齿咬得咔咔响,心中的愤怒开始成倍地积聚:“不过是些提炼的死灵,竟然让我这样伟大的生命死去,太自不量力了!”
    我的心中突然飘过了这样的想法,胸中气息动荡不已,握着鬼剑的右手一阵灼热,那热烈并不同于天上的太阳,而是蕴积在地底的岩浆,含着潜流之下的灼热温度瞬间爆发出来,那些缠绕在我身上的无数鬼脸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开始逃也似地回归。
    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阴灵之气来不及逃避,纷纷被灼烧成了一缕缕毫无意识的气流,灰飞烟灭。
    然而这阴灵虽然在我这里受挫,但是在与释方大和尚的僵持却取得了绝对的上风,尽管大和尚驱动经文而出来的金光将那尸怪灼烧得黑烟四起,焦臭阵阵,但是他手中的禅杖却拔不出一份来,反而被紧紧拽着,朝着甬道的墙壁上摔去。
    一声闷响,这个力大无比的大和尚先是重重砸在墙壁上,接着面口袋一般,扑到在地。
    释方这边失利,我的压力就沉重许多,为了防止这尸怪上前对那大和尚补刀,我不由得咬牙上前,将鬼剑挥舞得风声乍起,剑影相连,如同一道扇子般,凌厉极了。
    那尸怪此刻是趴在甬道里的,它倘若站直,足足有四五米高,就这一点我们倒是占了大便宜,使得我这边拼命之下,倒也能够占得一丝上风,勉强将短暂昏迷的大和尚救回。然而能够吓得包括莲竹禅师在内的所有人跑路的这尸怪,岂是这么好对付的?
    在我激发腹中力量,击退了尸怪两个回合的攻击之后,这丑陋的怪物突然“口中”发出了娃娃鱼一样嘤嘤的叫声,双臂骨肉绷紧,拳头砸在了甬道的青石板上面,我们脚下立刻一阵巨震,接着它居然并不与我交锋,开始蹲身,准备爬站起来。
    这甬道狭窄低矮,哪里能够容得下它?然而这货不管不顾,将那巷道撑得不断呻吟,砖石的碎裂声不断从头顶传来,我吓得半死,这巷道倘若垮塌,我们必定是活不了的。
    当下我也不做犹豫,唯有将体内力量凝聚成一条线,一个箭步,朝着那恐怖尸怪的心脏处,挺剑刺去。
    那家伙跪在巷道里,双手撑着顶上,空门大开,我一剑刺进去,竟然顺利破入胸膛。
    如此顺利,我却并不高兴,感觉鬼剑顿时就被那肉块所吸附,拔不出来,我也索性不拔了,将鬼剑在他体内一阵搅动。在搅动的同时,我已经将鬼剑吸附阴灵的能力激发到了极致,从这尸怪体内源源不断地吸收负面能量。
    然而鬼剑厉害,却终究有限,我看见这剑身洋溢着浓郁的黑色,几乎就成了木炭模样,知道再这样下去,鬼剑不但起不到吸附的效果,反而会被撑爆当场。
    然而就在此刻,那鬼剑的末端似乎被什么给一把抓着,紧紧的,让我动弹不得。就在我生疑之时,这血肉模糊、脓浆四溢的肚皮之上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接着一只毛茸茸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这手一点一点地伸出来,握着我的鬼剑,坚韧的掌心不留一丝鲜血,我的心往下面沉去,一块砖石从上面砸下来,我稍微偏开,右腿被溅起的石渣砸得生疼。
    而就在此刻,这尸怪的肚子终于被剖开,从里面蹦出一个一米九高的毛绒狼人,眼睛通红近妖,前嘴如犬,身坚似铁,浑身毛发上面挂着湿漉漉的尸液,甫一出现,二话不说便朝着我扑来。
    我不是没有跟这类的东西作过战,然而我身前的这一头的实力却实在是让人惊悸,我根本没时间闪避,左肩一被搭上,便有巨力传来,御无可御,身子便失去平衡,朝着后方的黑雾腾飞而去。
    半空中,我还看到小妖和朵朵正在空中,运劲抵御那阴灵蚕食,结果一瞬间,我便飞入了黑暗中,背部重重地摔在了石壁之上,当下一口老血便喷了出来。然而这并不是噩梦的结束,恰恰相反,噩梦才刚刚开始,那头从尸怪腹中钻出来的狼人十分恐怖,张嘴朝着我左边脖子咬来。
    这畜牲的力量大得出奇,我的双肩被搭上,避无可避,唯有咬着牙,用脑壳去磕那狼吻。
    就在我闭眼撞去的时候,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是搭在我身上的那对爪子力道减轻了几分。我心中诧异,当下也把握时机,翻滚起来,听到旁边小妖和朵朵一齐的呐喊声响起:“不准伤陆左哥哥!”
    这声音中以朵朵那奶声奶气的话语最为着急,我心中一暖,大声叫道:“小妖、朵朵,朝我靠拢!”
    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黏稠湿滑的气流在身边流淌而过,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周林一声阴柔的尖叫:“啊,你这个老和尚,你怎么可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那黑暗便被倏然收敛成一团,有脚步声朝远处跑去,我看见了五彩的光华,在空间里游荡着,驱走黑暗。
    杂毛小道又是一身鲜血地站在我的面前,打量了一下我,沉声说道:“小毒物,你没事吧?”
    我迎着杂毛小道关切的目光,揉了揉沉闷的胸口,说还好,那头狼人……话说到一半,我回身去找那头从尸怪肚中冲出来的狼人,却见它正在跟莲竹禅师交手,老和尚仅凭一双肉掌,却能够将这力量极端恐怖的狼人压制得不敢猖狂。
    见得我眼中一片清明,杂毛小道赶紧拉着我催促道:“走走走!快点离开这里,不然我们就要葬身此处了!”
    他拉着我来到刚才周林封堵的洞口,地上躺着一个黑衣人,不过并不是周林,而是另外一个邪灵教众。我跨过洞口,回头看向身后的杂毛小道,问周林呢?
    杂毛小道说***左臂受伤,法阵被破,扔下同伴逃跑了。他回头招呼莲竹禅师:“大师,那甬道快塌了,将那狼人引到这边来,我们一齐对付吧?”
    这时释永空搀扶着魁梧的释方大和尚钻入这边通道,就连二毛也被小妖给驱使到了此处来,而莲竹大师却还被那头眼睛有着诡异红光的狼人给缠住,小和尚释永空心急自家师父,将释方拜托我们照顾后,返身回转过去。
    那甬道还在颤动,大块大块的石头从上方砸下来,我的心中突然一跳,瞧见在那头恐怖尸怪的后面,有着汹涌的尸群出现,那些尸群皆没有头颅,与之前死去的释能一般凶猛,倘若不是那头尸怪将甬道塞得满满当当,只怕那些家伙就要挤过来了。
    瞧到那狼人的速度和力量出人意料之外的恐怖,杂毛小道一边在洞口布置,一边朝着我大喊:“小毒物,震一下!”我会过意来,摸出震镜,当头就是一照,蓝色的光打在了那头强壮的狼人身上,身形顿时一滞,不再动弹,趁着时机,莲竹禅师和释永空终于冲出洞口来,如风一般。
    见所有人都出了洞口,来到我们之前的通道上,杂毛小道燃气一道符,那符着火,化作满天红莲,将此处灼烧,不让邪气冲来。
    做完这阻敌之策,杂毛小道回过头来跟众人商量:“各位,此地甚为凶险,我们不可再作停留,速速离开,与大部队汇合之后,再来掘宝,如此可好?”
    之前的那尸怪与恐怖狼人已经让我们胆气全消,再无冒险之意,于是纷纷点头同意。
    我将昏迷过去的释方大和尚甩上二毛背上,让朵朵照顾好,然后沿着原路返回。
    一路行,感觉身后的死气并为消散,紧紧相随,不由得脚步都又快了几分。如此疾走,我们很快就回到了杂毛小道和洛飞雨对峙的大厅,油灯依旧明亮,不过原本安静燃烧的火焰开始变得摇摆,晃荡不停。我们在此停留了两分钟,讨论了一下逃离路径,最终决定不回大阵中枢,而是沿着舍生崖众师傅前来的道路撤回。
    如此又是一阵疾走,在迷宫一般的岩洞里钻来钻去,突然在最前面的莲竹禅师停住了脚步,袖子一摆,那道五彩云尺蠖往前面死路一刷,然而别无用处,老和尚的脸色十分难看,见此情形,释永空跟我们解释:“我们的来路被人利用阵法给转移了,出不去了!”
    这是意料之事,小和尚说得无奈,我们只有回到石厅,让二毛领路,朝着中枢跑去。
    然而刚刚一回大厅,东首边却出现了汹涌的尸群,角落里,那头红眼狼人正在四处张望。“跑!”杂毛小道一声低吼,我们不再停留,朝着有着悬空浮岛的通道跑去。

猜你喜欢: 《谈秦说艾(gl)》 《寻欢宝鉴》 《全民偶像(九说)》 《轮回之惊悚游戏》 《独家婚宠:军少,来一战》 《都市打怪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