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狼人僵尸,魔舍利

    身后有人追着,我们自然跑得飞快,在黑暗中,个个都是健步如飞,那风儿在身边呼呼刮过,将我的头发高高扬起,像晨跑的少年。
    我们出现在大厅中不到几秒钟的时间,然而却也引起了尸群的注意,特别是那头红眼狼人,更是一个箭步,纵身朝着我们这边扑来这狼人速度快、力量强,而且还能够对术法基本免疫,手撕嘴咬,跟周林那个***作战方式,倒是有几分相像。
    我们狂奔猛跑了十几分钟,都感觉疲惫上身,而此处虽然迷宫处处,但是那狼人几乎是一直跟在身后不远处。
    我们恐惧的是蚁多咬死象,是那头五米多的恐怖尸怪和它身周那浓郁得如同实质的怨灵集合,至于这一个强力的落单狼人,即使再厉害,也不会让我们太过恐惧。眼看着甩脱不了这头狼人,而那些尸群又因为行动迟缓而抛在了身后,我和杂毛小道边跑边商量,要将这头狼人先行拿下,逐个击破。
    对于我们的想法,释永空表示了支持,他腰间那个布袋一阵晃荡,那里面装着高个儿和尚的脑袋,血水横流,十分影响奔跑。在听到我们的建议后,他大为意动,说不如我们找个地点,使出雷霆手段,伏击那狼人,争取以最快的时间拿下。
    达成了共识之后,我们开始选择伏击地点,走过这条路的只有我和两个朵朵,先前我骑在二毛背上,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倒是小妖颇有战术家的风范,一边驭使阵灵二毛,一边给我们提供建议。
    很快,又过了几分钟,我们在一个螺蛳弯口躬身而立,仅仅停止脚步半分钟,便有一道轻灵的脚步声从远处快速传来。
    这畜牲的速度快得如飞,转瞬即至,第一个出手的是杂毛小道,他的青锋宝剑预定着心脏的位置捅去,又疾又快。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这一剑落了空,不是杂毛小道没有把握好机会,而是那头狼人居然瞧出了我们伏击的意图,在最关键的时刻骤然停住了身子。
    不过杂毛小道刺空的一剑,也打响了伏击战斗的第一枪,他剑势用老,并不追击,反而回剑防守,结果正好封住了雷霆一爪,不过即使以他的平衡感,也倒退了几步回去。红眼狼人正待追击,我和释永空在这个时候已经顶了上来,封住去势。
    我持鬼剑,小和尚拿着一根敲木鱼的檀木圆棍儿,封住了这头恶狼的攻势。
    当时我也是超常发挥,刷刷刷三剑,竟然全部都划到了这家伙的左腹之上,然而那家伙果真是钢筋铜皮,那锋利的鬼剑划过,竟然只是火花四溅,进入不得寸分;而小和尚则是以狼身为钟鼓,瞧得砰然作响,筋骨血液一齐震动,倒是使得这家伙身形一滞。
    不过小和尚也由此引发了狼人的仇恨,那厮仰天一声嘶吼:“嗷呜……”结果后腿一蹬,将释永空朝着前方扑去。一道黄影闪动,莲竹禅师冲上前来,接应自家弟子,我和杂毛小道朝着几人落地之处扑去,他稳住剑,朝着我高声喊道:“小毒物,这东西是那里来的?你有没有感觉这畜牲好像不是活物?”
    地上三人缠斗,我无从下手,只有答话道:“是那巨大尸怪的肚子里面,被我剖出来的!”
    听得我这般说起,杂毛小道浑身一震,高声叫道:“是啦是啦,此地有狼妖巢穴,既然人尸可砌墙,那狼尸也可以,能从那东夷尸怪的肚子中出来的,必然是温养多年的僵尸莲竹大师,这畜牲是头厉害僵尸,万不可以用寻常之法对付!”
    听得杂毛小道提醒,莲竹禅师和释永空小和尚合力从这凶猛的狼人僵尸的扑咬中挣脱出来,老禅师双手开始结印,此印与我所知的真言宗手印又有不同,很快,居然有一道金黄色的“卍”字浮空而起,一开始只有手掌大,但是一秒钟之后,突然闪现出巨大的光芒来。
    白光一耀,我的眼睛一片光明,待慢慢回复视觉的时候,却见那“卍”字已经如网,将那头再次冲来的狼人僵尸给紧紧束缚。
    这头拥有着恐怖力量的狼人僵尸口中发出震天的嘶吼,在通道里传得远远,它奋力挣扎,结果那金黄色的光芒却越缩越紧,将它周身的毛发和皮肤灼烧得黑烟滚滚,焦臭不休。
    这时我们所有人都围到了狼人僵尸身前三四米处,瞧着这恐怖的变种僵尸,心中还在为那个消失了的东夷巫术所叹息太匪夷所思了。
    莲竹禅师的双手还在保持着那个古怪的印记,他看了一眼杂毛小道,点点头,算是感激杂毛小道的提醒,然后闭目仰头,似乎在心中为这头挣扎不休的狼人僵尸,念诵往生超度咒文。随着他眼睛闭上,那金光越发明亮,最后那狼人僵尸开始停止了挣扎,浑身有着金黄色的火焰在燃烧,朵朵如莲,生长在这样丑恶的躯体里,美与丑的对比达到了极致。
    借着这金色的火光,我瞧见莲竹大师和小和尚释永空身上都有被这畜牲抓到的伤痕,担忧地问他们感觉可好,我们背包里有糯米,是否需要拔毒?
    释永空摇头说不用麻烦,他平伸出手掌,引了一朵火莲在自己的伤口处,灼灼燃烧,那伤口便开始结痂,发出焦臭的味道来。
    两人将自己的伤口余毒烧尽之时,那狼人僵尸也已经燃烧殆尽,地上一堆灰白的粉末。
    时间仅仅才过了一分多钟,莲竹禅师蹲身在地,在灰烬中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三颗晶莹如玉的骨头来,分别递给了徒弟释永空和杂毛小道、以及我。
    我接过来,不知其意,小妖在头顶解释:“这种级别的异种僵尸,焚毁后会出现类似于高僧圆寂之后的舍利,有人把它叫做魔舍利,也有叫做尸丹精元的,能够给我、朵朵和肥肥提供能量补充,瞧这品相勉强能算中等,不过难得,也还算珍贵龙剌身上必有一颗,那才算是顶级呢,陆左,啥时候叫你龙哥给我们来上一颗?”
    她说得两眼放光,留着哈喇子,我却气愤不已龙哥虽然是僵尸魔物,但于我却如同兄长一般,这小狐媚子竟然敢打他的主意,真是个没轻没重的小妖精。
    我将接过手中的那温热魔舍利掂量了一下,扔给她,呵斥道:“少胡思乱想,这个堵住你的嘴!”
    小妖接过来,并没有留手,将这黑光流连的魔舍利扔进了身下二毛的肚子里:“朵朵恢复真身需要能量,我就不用这旁门左道的玩意儿了,这小狗儿被刷了一下,没有马力,先添一点儿油钱。”
    那护阵兽灵嚼着这魔舍利,美味无比,兴奋得直打喷嚏。
    听得小妖这话儿,杂毛小道苦笑着将手中还没有捂热的魔舍利抛给了朵朵,踢了我一脚,说你家的小妖精,小心眼儿可真多。
    这边分完赃,身后的尸气却越发浓重,那脚步声也似乎近在耳边,我们不再停留,朝着前方继续行走。
    吃过了魔舍利的二毛终于没有一开始那萎靡不振的模样,消化完毕之后,叫了一声“吼哇”,奔行如飞。我来的时候骑在它的背上,一路上风驰电致,根本不知辛劳,此刻跟在屁股后面一阵跑,倒也累得够呛,如此跑了不知道多久,便瞧见那畜牲腾空而起,脚底生云,冲出了前方。
    我们连忙刹住脚步,但见前方有飘飘洒洒的水瀑落下,撞到突出的岩石,顿时化作万千碎玉水珠,清风吹来,合着那冰冷的水珠扑在我们的脸上,使得浑身湿气的我们精神一振,所有的头昏脑胀都消失一空了。
    这口子处常年沾水,湿滑得很,而下边则是万丈深渊,杂毛小道小心翼翼地走到旁边来,将青锋宝剑插在岩石缝中,探出身子出去瞧了一眼那黑黢黢的无底悬崖,回过头来问我,说这是你们降服那头貔貅灵兽的大阵中枢?
    我点了点头,说那畜牲现在的名字,叫做二毛。
    杂毛小道脸上露出压抑不住的苦笑,说这里到处都飘扬着残破的古怪符文,显然是一个失落的东夷文明古阵,不过不知道怎么的,他能够嗅到危险的气息。此地处处凶险,不知道我们大家能否逃脱生天?
    我叹了一口气,这时护阵兽灵二毛的身子回到洞口,将我们分两批驮了上去。
    我们没有回崖边,而是直接上了悬空浮岛,二毛这畜牲驮完我们之后,直接化作一到黄色光芒,射入我之前拍打的那块石雕之上,不再出来。小妖却也有办法,她伸出手,在石雕之上摸了两圈,居然直接将其切割下来。
    在这悬空浮岛之上,杂毛小道和莲竹禅师等人好奇地四处打量着,我则蹲身在地,瞧着小妖处理这蕴含着阵灵的石雕,想着莫非这丫头片子准备将二毛带回家里去?正瞧着,我突然心生警兆,抬头看去,但见两道婀娜倩影从东首的通道内缓缓走来,立即启动遁世环,低声朝着浮岛上的众人喊道:“伏地,噤声!”

猜你喜欢: 《剑武雷罡》 《御剑乘风行》 《我的重生女友》 《万界棋尊》 《临世物语》 《至尊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