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周林之死,而或重生

    周林站在悬空浮岛的边缘处,脸色变得十分诧异。
    他难以置信地伸出双手,触碰到浮岛边缘处,不得寸进,在那里有一层肉眼所看不到的阻隔,使得他被囚困在此,不得逃离。周林开始用力,黑色的烟雾在他的手上积蓄,然而随着他的用力,那层阻隔也如同平静湖水里丢下了石子,发出了水纹一般的层层波澜来。
    整个悬空浮岛,被杂毛小道破解石碑,化作了一个隔离的**空间,进不得,出不得。
    悬崖之下的洛小北见此状况,不由得放声大叫道:“天啊,这是浮岛中枢的防御法阵在激发,我之前试过都不行啊,怎么可能?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比我还了解这东夷迷幻杀戮阵,这不可能,我一定是中了幻觉,一定是!”
    杂毛小道也是拼得有些精疲力竭,不过他的脸上还是洋溢着得意的微笑:“我虽然精通符箓,而没有专攻法阵,但是这符箓与法阵本来就是相生相克的东西,真当我是菜鸟一个啊?”
    见到周林终于放弃了逃脱,脸色肃然地会转过身来,杂毛小道脸上的笑容转冷,缓缓说道:“周林,我亲爱的表弟,自你给三叔、你的亲舅加师父施加了银针追魂术之后,我找你差不多有了整整两年时光,漫漫时光,几如一梦,上次在黑竹沟里让你逃脱,我夙夜难寐,后悔不已;老天可怜,如今又让你来到了我的面前,是时候,让我可以清理门户,将你这个忤逆之子,送入幽府,以慰重病缠身的三叔……”
    见后路被封,周林的脸色数变,终于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柔媚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深情望着杂毛小道,说道:“萧克明,我的堂兄,废话暂且不多说,你恨我,我恨你,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今天赶早。不要跟我谈什么礼义廉耻,像你们这样平凡的人类,怎么可能理解我……”
    周林后面似乎还说了一句话,然而这话儿被他刻意压低,听不清楚意思,接着周林便化作了一蓬黑影,无数拳头大的猪嘴蝙蝠从黑影中出现,充斥空间,而周林也化作了一道迅疾的黑影,朝着前方杂毛小道扑去。
    他这一扑,一来是因为恨透了这个让自己蛋碎、不复男人的杂毛小道,二来则是因为杂毛小道掌控了这悬空浮岛的防御法阵,倘若能够从这里突破,将杂毛小道拿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这一为仇恨,二为逃命,周林在此刻爆发出比平日里更加恐怖的力量,脚一动,立刻有强风从对面横扑而来。杂毛小道也是早有准备,“啊”的一声愤怒大吼,身子俯低,青锋宝剑拖着地下,划出了星星点点的碎末火花,在剑尖化作了红色,两人也即将撞上,杂毛小道将剑由下及上,擎天一击。
    轰一道火龙腾现,这是光,火红色的光芒,砍在周林浓烟滚滚的手臂之上。
    周林平伸双手,与这热得发烫的一剑对拼了一击,铛,这声音清脆响起,结果周林左臂之上的那精铁护臂轰然碎裂,化作了几块散飞出去,而那柄质量绝对上乘的青锋宝剑则发出了一声几乎就要碎裂的悲鸣,听到这声音,在悬崖上的洛小北听到这声音,心疼地大声叫道:“我的青蛇剑啊……你这畜生!”
    两个人都是用尽了全力,这样的巅峰对决,使得双方都形不成绝对的压倒性优势,彼此都被对方富有最强攻击力的一击给震得连退了好几步,胸腹中的血气震荡不已。
    然而杂毛小道后退,立刻有我将其扶住,而周林往后退,却被从蝠群中冲出来的小妖踢了一脚,虽然用右手挡上,却失去了平衡,踉跄地朝着碑林中跌去,而就在此刻,舍身崖的两位大师终于出了手,先是小和尚释永空的一个箭步测冲,将周林仅剩的注意力牵引住,接着那个眉毛长长、僧袍邋遢的老和尚缓慢上前,左手朝前一抓,整个空间顿时一阵凝固,时间仿佛陷入了停止。
    在所有人都几乎停住的那一刻,周林动了,他动得很艰难,几乎如同在水中划动,脸上的肉仿佛被强风吹到,往两侧开始挤动,古怪得很。
    我看到莲竹禅师也在动,相比周林,他的动作更加坚定,更加执着,这里的空间不大,很快两人就相遇了,老禅师伸出如同鸟爪一般枯瘦的右手,朝着周林的胸口捣去,而周林则挥动那双巨大的手掌来阻挡。这回的交击,周林再也没有刚才战杂毛小道的凶悍气势,整个人稍微一顿,便如同面口袋一般,腾身而起,朝着塔林那儿跌去,看似缓慢,其实却重重撞击在了一块高大的石碑上。
    那块石碑,正好是左手边的第三块,我之前将护阵兽灵二毛同志唤出来的那块。
    这一击将周林所有的气势都击碎,他身上那股滔天的黑雾一阵收敛,之前被幻化出来的黑色猪嘴蝙蝠,也都嗤的一声,化作了乌有。周林像纸片一样滑落在地上,双手恢复了人形模样,而口中则在吐血他吐的并不是仅有鲜血,还有好多说不出名字的肉块,混在红色的鲜血中,显得有一些黑,有一些黏糊,让人以为他直接将自己的内脏都吐了出来。
    鲜血顺着两颊流下,然后滑过脖子处,我看到了一块散发出隐隐光芒的物件在他的脖子上面挂着,正像那海绵吸水,将周林口中的鲜血给吸走去。
    我瞧出来了,这个应该就是姜宝给我们描述的违禁之物,黑蝠雕老玉佩,一件从耶郎祭殿中带出来、被诅咒过的东西,周林之所以会变成此刻这般让人嫌弃的模样,有八成以上,都是它的原因。它给了周林胆气、**以及蔑视世俗的一切心性,也使得周林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实力成长得让所有认识和知道他的人,都心惊肉跳。
    维持这样凝固的空间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莲竹禅师见周林重伤,也放下了防备,将操控场面的左手放下,然后拍了一拍满脸怒色的小和尚释永空。
    青春痘小和尚跨前一步,单手执佛礼,长号一声“阿弥陀佛”之后,循循善诱地说道:“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中了邪魔的蛊惑,才会变成此番模样,但是如果你能够忏悔心中的罪恶,相信我佛还是能够原谅你的……”
    这一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说法,对周林来说显然没有什么吸引力,他看向了缓步围上来的杂毛小道和我,眼神里面有着毒蛇一般的阴狠。我面无表情,看到这个家伙陷入了末路,心中反而更加不安毒蛇平日里就会咬人,绝望中的毒蛇,实在是更加恐怖。
    瞧着停住咳血的周林,杂毛小道脸上并没有几分快意,而是摇头叹息,说周林,你后悔么?
    千言万语未曾说,杂毛小道只是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是后悔什么?后悔不该从耶郎祭殿中将东西偷出来,还是后悔不该为了一件法器就谋害三叔,还是后悔此番孤身前来……我听不懂,但是周林却听懂了,阴柔的声音从他满是鲜血的口中说出来:“呵呵,我后悔,倘若我当初下手的第一个对象是你的话,所以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杂毛小道很诧异,说你这么恨我?是因为我把你的蛋蛋给碎了的缘故么?
    听到面前这个家伙又提及了他一辈子都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周林的脸上一阵扭曲,深呼吸了几口,才平缓气息,眼睛里面的恶毒变得更加浓郁了。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萧克明,你知道么?我从小就恨你,你出生就有本命血玉,我出生只有一个**;你少年便能够入修行圣地茅山宗后院,我却傻哔哔地学习语文数学、思想政治;你有无数人关心宠爱,而我……我***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打酱油的,所有的一切,都只因为你是次房长孙,而我则是萧家女儿的儿子……”
    他越说越气愤,厉声说道:“我长得比你高、比你帅,天资禀赋,什么都更胜你一筹,为什么我不能享受如你一般的人生?为什么我就要做一个配角,卑微活着?我恨,从小我妈就拿你来跟我比,把你夸得天花乱坠,好像我不是她亲生的一样……艹,你能够理解我的心情么?”
    杂毛小道叹气,周林的这番说辞,与上次在黑竹沟里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显然经过这么久的时间过后,他的怨恨更加深沉了。
    没有说话,杂毛小道只是将手中的青锋宝剑高高举起,这剑已经破了,不过杀人,却还可以。
    瞧见杂毛小道这副模样,周林嘿嘿地笑了,脸色扭曲,几如鬼魅。他笑得肆意,口中缓缓地说道:“你们以为你们赢了吗?萧克明,你以为你现在就可以审判我了么?唉,虽然一直抗拒,但是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啊,不过有你们的陪葬,我即使死,也无憾了,申鸠雒,我同意了,剩下的……交给你吧?”
    他的眼帘低下,然而口中却有一种陌生的声音发出:“不,你不是死,而是重生!”

猜你喜欢: 《灼眼狂诀》 《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 《豪门宠婚》 《异界封神系统》 《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 《宠妻如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