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南无阿弥陀佛

    这陌生的声音从左方传来,让所有人都很诧异,此间的周林已经恐怖如恶魔,从他身上激发出来的劲风将我们的脸吹得刺痛,即便如此,全身戒备中的我也还是忍不住朝着左边望了过去,只见刚才在跟小和尚释永空止血的莲竹禅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左方。
    他的双手合十,眼睛里面有着小太阳一般的明亮光芒,刺眼得很。
    失去左臂的释永空嗤牙咧嘴地躺在碑林之前,脸色苍白,面如金箔,身体不时地颤抖,而莲竹禅师则不悲不喜,眼睛直勾勾地瞧着面前这个形如魔鬼的周林,嘴唇嗡动,再次重复了之前的那句话:“我欲成佛,奈何奈何?”
    听到这苍老而艰涩的话语,我的眼睛不由得瞪得滚圆,望着莲竹禅师胸口处的“噤言”木牌,震撼不已。
    要知道,这个老禅师的闭口禅,可是修炼了一甲子,大半辈子的修行,即将圆满,可他竟然在此时此刻,甘愿毁于一旦,我的心不由得沉了下来万万没想到,在我们还没有真正开始战斗的这一刻,莲竹禅师就轻易地将自己的修行给毁掉,以换取最强悍的力量。要知道,这种诡异的修行方式,它的神秘和坚持,所蕴含的力量,远远要比我们所能够想象的,更加恐怖。
    然而也正因为是如此,我的心情才会显得更加沉重,莲竹禅师修为高深,斗争意识和经验都比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子要厉害,在还未交战的时刻就发此狠招,显然已经意识到此刻的周林,已成大患。
    这祸患使得他不得不开口,不得不以破除闭口禅而得到的力量,来战周林。
    这是为了痛失左臂的爱徒释永空,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
    瞧见面前这和尚朝着自己缓缓走来,周林诡异的嘴唇似乎咧得更加开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嘿然笑道:“哎哟喂,这是什么节奏啊,老和尚都开口了啊,这样才有意思嘛,要不然光杀你们这样的小杂鱼,实在是太没有成就感了,简直就是辱没了我申鸠雒的名声。来吧,老和尚,咱家倒是有了兴趣,来看看你的本事!”
    周林这声音跟电视上演得大太监一般,尖声细气,他这主语一会儿周林,一会儿申鸠雒,让我们都摸不着头脑,不过显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在瞧见了对自己的威胁最重的目标之后,周林轻身而出,如箭一般,朝着莲竹禅师倏然飞去。
    “咄!”一声炸响于空中顿现,那威力简直就如同雷声一般,空气都震得一阵发麻。
    这是除了之前那一句之外,莲竹禅师发出来的第二句话,他的声音是通过腹腔、口腔和鼻腔一起共鸣而出,有着宏亮的回音,一经出现,立刻有无数的禅唱在我们的臆想中生成,轰隆隆,轰隆隆……接着我看到两人交击,双手重重地拍打在了一起。
    砰!天地之间便是一阵摇晃,火星撞地球是什么状况,当时便是什么状况,站在浮岛之上的我们感觉脚底一阵摇晃,根本就站立不稳,从两人交击的中心则有巨大的震荡传出,飓风飚出,呼
    过招之后,我便感觉自己站立不稳,见杂毛小道吐着血从地上爬起来,似乎无碍,便招呼朵朵和小妖先暂时稳住,这神仙打架,我们能占便宜则罢,要是占不得便宜,远远围观便是。朵朵一直在照顾昏迷了的释方,此时和小妖一起合力将这大和尚拖入碑林中,我也抓住一方石碑,在这天旋地转的摇晃中稳住身型来,却见片刻之间,周林已和莲竹禅师战作一团了。
    这两位顶级强者的战斗,并没有多么的漂亮和花哨,一拳一脚,实在是稀疏平常得很,不过每当他们挥出一拳的时候,场敏感的我便能够体会当中的恐怖,仿佛周围的气息都集中在了一个点上,倘若集中,必定受到如山崩海啸一般的攻击,常人哪能抵挡?
    然而常人不行,这两位却是实打实地扛住了对方的攻击,即便是没有抵挡,击打在了身上,也只是身体一迟滞,然后继续战斗。周林一开始几如常人,然而越战,魔气越猖,之前放飞前来缠扰我们那些猪嘴蝙蝠此刻除了被我们给弄死的,又都回绕了去,朝着前方这个真言被破的老和尚攻去。
    瞧见周林这快若鬼魅、气势若山的攻击力度,我心中汗颜,知道这样厉害的角色,说不定我还真的过不了几招。然而我自愧不如,但是莲竹禅师却能够轻松应对,他虽然开了口,但是话儿依旧不多,佛门三千六百法印,纷繁众多,莲竹禅师却来来去去只是几种印法:攻无不克的宝瓶印、防守无敌的金刚印、以及意象高远的内外狮子印法……
    这些印法配合着老禅师如同念禅一般的“咄”,每每都是威力逼人,哪怕是周林恐怖如斯,他也能够以慢打快,在最准确的时间里,将印法施加在周林的攻击中,与之抵挡。
    这两人一旦战至酣畅,便有些舍身入忘,而悬空浮岛并不算宽阔,他们这种级别的战斗,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浮岛之上坚硬如铁的碑林在这样的高手面前简直就转了属性,烂豆腐一般,随随便便一碰触,便飞了起来,四处乱砸,我们小心翼翼地离得远远,而且还要躲避那临空掉落下来的石块儿,免得被砸到,头上一个大包。
    我们可不是那些钢铁组成的战士,实在是脆弱得厉害。
    架打到这个份上,我们别说是上前帮忙,只要是自己不受伤,那已经是小心翼翼之后的结果了。杂毛小道在一阵躲避之后,终于来到了我的旁边,瞧着不远处的战斗,他咽着口水,说周林这***,他到底是拿了什么玩意,那黑蝠雕老玉佩竟然会这么厉害,倘若是我们与他交手,只怕真如他所说,白骨一堆了啊……
    我偏头避开一块飞来的碎石,皱着眉头说也不一定,人不到临死的时候,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强大,白骨一堆什么,都是没有逼到那个份上而已在此之前,周林还不是被我们打得满地乱窜的一货?未必有多么了不起……
    我的话儿还没有说完,瞧见周林和莲竹禅师两人都跳上了碑林正中,那最高的一块石碑之上。
    这石碑上面刻着扭曲的符文,荒凉而古朴,简单,里面又透着一股子让人敬畏的力量,战斗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周林那种死太监的声音传了出来:“没想到,你这个开口说话的老和尚竟然会如此难缠,看来我在地底待了太长的时间,脑子生锈了,还真的不能适应日新月异的变化啊……”
    “万蝠归元!”
    他话音未落,突然转身,放声狂喊,脖子处的青筋如蚯蚓一般扭动,有无数的魔气从他的身子里面喷薄而出,然后这个人消失了,化作了一大团的黑雾,这黑雾在短暂的凝形之后,化作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蝙蝠,这些蝙蝠比以前的更小,拇指盖儿大,大部分朝着莲竹禅师围绕而去,而小部分则朝着我们几人这边缠着而来。
    见周林放出如此恐怖的招数,我的心中一跳,将手中的鬼剑一挑,激发出内中那吸引邪灵的力量,按照茅山入门级剑法,中规中矩地舞动出一个合格的场域来,防止被那些黑蝠蚕食。
    莲竹禅师在一瞬间被那些成千上万、密密麻麻的小蝙蝠给淹没,我的心中焦急万分,生怕老和尚就这样,被吞噬一空了。无数黑蝠攀附的莲竹禅师在瞬间收敛姿态,那五彩霞光刷了几遍,先是将最凶猛的一波给灭了,然而根本挡不住这倾天一波,终于被吞没了。
    黑色蝙蝠以莲竹禅师为中心,形成了三米多高的巨大柱子,那些密密麻麻的蝙蝠攀附其上,来回攀爬走移,让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然而从里面发出了一声佛音:“南……”
    这一声响起,整个黑蝠形成的肉柱先是一涨,继而收缩。
    “无……”
    “……阿、弥、陀、佛!”
    这六字佛号,几乎一颗字一个音,我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听到那人能够将话儿,说得如同佛寺里面的铜钟一样,轰然作响,来回钟鸣,洪钟大吕,蕴含着巨大、甚至可以说是恐怖的力量,我看到那肉柱涨了又缩,缩了又涨,来回四五个回合,到了最后一颗“佛”字出口,眼睛一跳,便见到那肉柱轰然炸开,里面出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
    黑雾朝着四方散去,空中还回荡着周林凄厉的惨叫声,似乎这凝聚了老禅师一甲子功力的真言,已经将他的猖狂给予了最沉重的打击。
    黑雾再次集中,却开始撤往了悬空浮岛的边缘他想跑了!
    可是他跑得掉么?我嘴角往上一撇,不由得冷笑,周林终究还是托大了,殊不知敝人这儿,还有一件专治疑难杂症的法宝呢。
    当下我也不敢拖延,将震镜掏出来,朝着那快要凝结成型的黑雾兜头一照:“无量天尊!”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