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杂毛小道清门户,周林作恶终死亡

    一大蓬蓝光如大网,兜头撒落而来,将这还没有凝聚成型的黑色氤氲给定在了当场。
    瞧见这震镜居然再次神奇奏效,我连膀胱都不由得一阵悸动,扬着鬼剑就朝前划去。我这边快,然而与我配合多年的杂毛小道更是快,对周林满怀怒火的他倒也没有冲昏头脑,一直在隐忍,终于趁着这***被莲竹禅师恢宏佛音所伤的这当口,果断出手了。
    相比我随意的出手,杂毛小道显得更加蓄谋已久,他居然将手中半截的青锋宝剑给丢弃,然后将被震得血沫子飞溅的雷罚给拿出来了,经过几个月的凝固,这玩意终于没有当初被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击破之后的脆弱,如橡胶棒一样,重重击打在了这人形雾气的腰间前方一寸处。
    形如血棒的雷罚作为利器,并不尖锐,作为钝器,却还不如一根实实在在的木棒子,然而杂毛小道之所以会选择使用久未露面的雷罚,却是要将其中的雷意给挥发出来。
    雷罚一击,便有幽蓝色的电光游绕出来,击打在了那黑色雾气之上,一阵蓝光囊括之下,周林终于再次露出了面容,不过此刻的他再也不复之前那盖世魔王的风采,但凡裸露的皮肤处,都有冒着黑色气息的粗糙豁口,衣服破碎,浑身狼藉,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凶狠,死死地盯着跟在杂毛小道后面袭来的我,将手一举,稳稳地托住了我手上的鬼剑。
    即使遭受到如此的打击,周林还能够将我这凌厉一击给化解,足以见得此人的厉害之处,我手腕一抖,将鬼剑旋绕,并且开始吸住魔气,周林愤怒地大叫着:“为什么?!”
    这一声嘶吼,我便感觉鬼剑之上传来了一阵让人手脚酥麻的震力,还没有什么感受,人便飞了起来,鬼剑离手,身体便朝着后面的碑林撞了过去,一连撞塌了两块本就摇摇欲坠的石碑,最后落在一块巨大的石碑之上,胸中震荡,一口甜血喷出,两眼便发了黑。
    很快我就回过了神来,瞧见我撞到的这石碑,却正是碑林中最高大的一块,刚才周林和莲竹禅师正是在此比拼斗法,它本来生得坚固,末端深深植入地下,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却是有些摇摇欲坠,擎天华厦,就此倾覆,让我心中恐惧;而另一边,战斗依然还在持续,杂毛小道似乎跟重伤垂死的周林又比斗了几下,而莲竹禅师自发出凝聚自己一甲子闭口禅修为的惊天一声,震废了化身为蝠的周林之后,自己也有些脱力,勉强冲上来与周林拼了一手,五色霞光一刷,人便往后退去。
    高手的对决并没有太多的绚烂,刚才周林的一招“万蝠归元”,莲竹禅师的一招“南无阿弥陀佛”,便是此次比斗中最为精彩和关键的一次决斗,也便是通常所说的**,以我的眼界,都难以立马判断出高下,仅仅知道结果便是周林受伤,而莲竹禅师脱了力。
    直至当我再次爬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刚才的巅峰对决,不但使得两位绝顶高手都拼伤了,连着悬空浮岛、这整个东夷迷幻杀戮阵的阵心都受到了波及,周围摇摇欲坠,那块巨大的石碑表面露出了蜘蛛网一般的露布纹,一点儿、一点儿地往下延伸,一直传递到了整个地面之上。
    我接过小妖丢过来的鬼剑,转过头去找敌人,便见到杂毛小道的整个人此刻也腾飞到了空中,一道黑影紧紧跟随,发疯一般的狂喊:“快,快将这法阵给解开,放我出去,不然我让你们与我陪葬,要死大家一起死!”
    杂毛小道在空中一曲身子,居然诡异地借到了力,避开了致命的一击,重重砸在了一块倾斜中的石碑上,滑落下来,然后一边咳血,一边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周林,你终于知道害怕了?你终于知道死亡是如此临近,几乎触手可及了?你可曾想过三叔当日的感受,你可曾想过大姑面对亲人责难眼神之时的心情你可曾有过后悔?”
    杂毛小道笑得如此肆意,仿佛受伤咳血的不是他,而是那若隐若现的周林一般。
    听到杂毛小道的诘问,那团雾气中露出了半张脸,狰狞而充满了疯狂,露出了一口白牙,大声喊道:“我不后悔,如果能够重来,我还是照做不误!萧克明,既然你不放开法阵,那么我就杀了你,再将这破烂法阵,给砸得稀巴烂!”
    黑雾中出现了一只爪子,朝着杂毛小道的胸口抓来。
    这爪子上面的指甲尖锐修长,泛着黑光。
    杂毛小道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疯狂了,似冷笑,也似在解脱,他将跌落在地上的雷罚血棍儿再次拿起来,高举过头,用尽自己所有的气息狂吼道:“句容萧家,不孝子孙萧克明,在此清理门户了,列为祖宗的在天之灵,请保佑啊!”
    那雷罚在一瞬间,突然集聚了恐怖的电光,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种微微的诡异虹光,朝着疾电扑来的周林斩去。
    “去死!”
    “你去死吧!”
    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地厉声大喊叫着,周林的左手陡然长了好几尺,凌厉万分,而杂毛小道则将雷罚以最凶猛、最简单粗暴的“力劈华山”,由上而下,不闪不避,以剑作刀轰然压下。这对堆表兄弟在此刻,彼此都露出了狰狞的爪牙,对拼在一起。
    刷杂毛小道那剑上仿佛有风,带着一声诡异的划空声,艰难地将那黑雾破开来。
    雷罚上面一片暗红,凝固的剑脊鳄龙精血簌簌掉落,露出了黑红色的木质剑身来,而就在此刻,一个人跪倒在了地上,不断地咳嗽着。他吐出来的不是血,而是如同一样的黑色气息,黏稠而蓬松,我缓步走到了战场的中心,将浑身颤抖的杂毛小道扶起,才使得他没有倒下。
    在咳完最后一口黑气之后,周林终于抬起了头来,死死地盯着杂毛小道,一双白色的眼球似乎都要凸了出来,喉咙里面像咳痰一般说这话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杂毛小道此时也是脱尽了力道,在我的扶持下勉强站稳,然后嘿然说道:“嘿嘿,真享受啊!每次看到你们这些家伙那难以置信的表情,我都有一种接近**的快感。不管你是周林,还是申鸠雒,我只想告诉你,这雷罚上面有九天之上的至阳雷意,也有破碎虚空的高僧虹化之力,对付你这种在地底里面潜藏多年的宵小,实在不费什么气力。你太高看自己了,邪永远也胜不了正,这便是道天道!”
    随着杂毛小道的这话语缓缓说出,这跪倒在地的周林开始往两边倾倒,左边身子倒向左边,右边身子倒向右边,一股灼热的雷意将他被一分为二的身子给封住,没有血流出来。
    分开了两半的周林依然还是没有死,虽然看不到他的脸,我依然能够从这躯体里面,听到不屈的声音响起:“申鸠雒,我不甘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都选择了放弃身体,却还不能够看到他们两个死去?为什么死去的是我,而不是萧克明,我一生的仇敌!”
    最起先的那个声音沉默了,在几秒钟之后,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够了,能够重新为人,哪怕只是短短几分钟,我也足够了,既如此,那么大家一起死吧,魂归幽府的路上,都不寂寞!”
    听到这句话语,在我们后方的莲竹禅师突然一声暴吼:“不可!”
    然而当他如同鬼魅一般冲出来的时候,周林已经将生命最后的力量给蔓延出来,瞬间引爆,连通那遥遥欲坠的地面,陡然间,天地便是一震,接着我断然失去了平衡,身子就被甩飞而去,杂毛小道惊慌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糟了,糟了,这***居然还有气力,将这本来就即将崩溃的悬空浮岛,给捣碎天啊,奔溃了,奔溃了,整个悬空浮岛,整个东夷迷幻杀戮大阵,都要奔溃了!”
    杂毛小道的话语似乎给这大阵给下了一个指令,在经过了好几下的晃动之后,我给果断抛了起来,悬空浮岛碎裂了,大片的罡风从缝隙中吹了上来,朵朵一声惨叫,朝着我的胸口扑来,而小妖则将块头儿最大的释方扶起,朝着悬崖边飞跃而下。
    当时的情况简直就是太混乱了,悬空浮岛一破碎,立刻化作了十数块的巨大石头,这乱石飞扬,我见到莲竹禅师给一块桌面大的石块砸中,朝着地下的深渊跌落,而我则紧紧抓着一块石头的边缘,被抛飞,继而跌落下来。
    我跌落的地方正好离之前跃上来的悬崖口最近,在千钧一发之际,我也是极力将心情给平复下来,朝着下面一阵飞跃,然而就是差了那么一点,并没有跃上崖口,而是滑落其间,顺着90°的悬崖滑落。
    啊

猜你喜欢: 《重生末世之狂妻太嚣张》 《诱爱成婚,腹黑老公难招架》 《[综刀剑乱舞]穿越时空的审神者》 《岁月静好,你安好》 《极品校花高手》 《娱乐圈第一神婆[重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