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地底大殿,修为屏蔽

    在跌落悬崖的那一刹那,我似乎感觉到了死亡离我,从来没有这么近。
    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这么直面死亡了,当这样的情形遇得多了,我似乎也能够保持淡定,人在空中急速坠落,我也能够感觉到左右也有人在身边陪伴,即使是那些从下方吹起来的罡风,也变得不再是那么凌厉,倘若能够利用好这风的轨迹,我似乎还能够勉强操控身体。
    坠落就在一瞬间,仿佛永恒,但是最终我还是被那风吹落得如落叶飘飞,黑暗中,似乎有人紧紧抓着了我的手,接着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我。小手是小妖朵朵,而大手,则是整日篆刻和画符,磨得粗粝的杂毛小道。
    这两人都在了我的身边,还有胸口处槐木牌中的朵朵,哪怕是地狱,我也无所畏惧,接着心就开始平静下来,没多时,我便感觉到自己重重地砸在了一处深潭之中,巨大的撞击力使得我们几人直接坠落到了这水底,重重地抵在了下面,不得上浮。
    不过有这这样的水潭缓冲,我们终于没有陷入被摔成肉饼的惨剧,我将天吴珠给开启,从头顶上浇灌而来的水流不再湍急,几个呼吸之后,我感觉到杂毛小道拉了拉我的手,于是我们开始往上面浮动。
    往上浮起的过程中,我们竟然遇到了那些无头尸体,七八具,在水中没有目的地抓着手,似乎感应到了我们的气息,笨拙地朝着我们这边划水而来。熟练地操控着天吴珠,我、杂毛小道和小妖浮出了水面,感觉眼睛一阵刺痛,瞧见我们居然身处于一间大殿的中心,周围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顶高三两丈,古朴的石雕和花纹环绕,四处都是幽静燃烧的鲛人油灯,比上面似乎明亮十倍。
    我们身处的水池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深约五六米,呈现出一个巨大的“王”字,在我们的对面,是一排古怪的屏风,石头雕刻,一律两米高,四米宽;除了这些石头屏风之外,这大殿之中还有许多石俑石马,以及一些风格古怪的石鼎……大殿总体上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倒梯形,从上到下,由十一级台阶落下,而中间则如同斗兽场一般。
    我们从“王”字形的水池中浮现出来,头顶有碎玉一般的瀑布落下,拍打在水面上,形成了“啪啦啪啦”的水声。
    因为池子地下有那些无头尸体,我们都没有停留,而是来到了池子边缘,攀爬上来。
    不知道是建筑分隔,还是光线错落的缘故,这水池边缘,竟然有一层异常的明暗部分,使得这水池和大殿分离成两个世界,那池子边缘离水面仅仅只有几十公分高,即使是摔得浑身软弱无力的我们,也能够很轻松地爬起来,朝着中间转移。
    那些无头尸体也顺着我们的路径朝上攀爬,因为心急身后的危险,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怪异,知道上岸好几步,看到那些力大无穷的无头尸体攀上水池,朝着我们这边冲来时,摇摇晃晃好几步,竟然跌倒在地,没有一点儿动静,我们才发现不正常。
    是的,当我们集中在了水池边十米处时,看到在我们身前五六米处栽倒的八具无头尸体,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缘由。
    杂毛小道浑身酸疼欲死,筋骨松散,见这些无头尸体失去了威胁,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我到底还是有一些气力,缓步走上前去,抽出鬼剑,去波动在前面的一头无头尸体,结果它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那般站起来,而是真的如同一具尸体,毫无反应。
    我依次试了其余的七具尸体,都没有动静,这时心中才放下来,瞧见杂毛小道湿漉漉地坐在地上,而小妖则将一同跌落山崖的释方和尚给平躺在地,给他掐人中,结果并没有醒来,呼吸沉重。
    我指着地上的这些具尸体,疑惑地问怎么回事?杂毛小道喘着气没答我,反而是小妖抬起头来,仰首看我,说陆左哥哥,你有没有感到身体有什么异常情况?瞧见小妖这般问起,我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结果脸色发苦竟然是这般情况?
    原来这些无头尸体之所以会冲出水池边跌倒在地,再无动弹,竟然是因为此处大殿,有着抑制所有修行力量的法阵存在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当我深呼吸,将劲力提起来的时候,发现我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除了与身俱来的气力,往日的修行在此简直就是一笔勾销了。
    也就是说,在此处,我们所有的修为都归为零,也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为何会如此,此刻酸疼欲死的我也没有多少心思考虑,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四处瞧看了一番,发现这大殿似乎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跟我们一起跌落下来的人,却一个都没有看到,既没有莲竹禅师等人,也没有见到洛氏姐妹。
    我回过头去问杂毛小道,他撇了撇嘴,说那两个小娘们精明得厉害,说不定根本就没有掉落下来,至于莲竹禅师和释永空,这也很好理解,兴许那地底罡风往上吹,将我们给分隔到了不同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当我将这个问题说与杂毛小道知晓后,他皱着眉头,说这个地方,瞧见这动静、这排场,以及周边的压强,很有可能已经在很深的地底,传闻此地有那东夷遗民中一成仙大拿的洞府,说不定我们就在这神仙洞府的腹地了。
    杂毛小道的话语让我有些不甚相信,他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只是让我看看着周围的景致,自己考量。
    当下小妖去四处搜寻潜藏的危机,而我们则躺在地上歇息了半个多小时,从高处坠落,虽然有了水池和天吴珠的缓冲,但其实对我们的身体伤害也是巨大的,杂毛小道便足足咳出了好几口黑血。当浑身的肌酸开始缓慢退却,我们这才相互搀扶地缓慢爬起来,朝着那醒目的屏风处走去。
    没想到绕过最前面的那屏风处,杂毛小道一声惊奇的大叫,打破了大殿之中的平静。
    我急忙跑过去,但见在这处屏风之后,有成堆的箱子堆积,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大约一人高、小则不计的瓷器和玉器在,有的箱子被打开了,散落出金属的光芒,有黄金的堂皇富丽,有白银的耀眼璀璨,皆被铸成了上窄下宽的条形状,而其余珍珠宝石、珍贵纸帛,更是不计其数……
    瞧见这副情景,我们都不由得诧异万分,杂毛小道接连打开了好几口箱子,里面都是黄灿灿的金子,激动得他浑身颤抖,大声高叫道:“小毒物,咱们这是要发了啊!”
    石制屏风之后,满目的繁华和珠光宝气,我想起刚才的凶险,这骤见财宝的心情也减轻到了极点,人死了,天大的财宝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倘若死了,一样的白骨一堆,我们又不是盗墓贼,要这些有个毛用?一阵激动之后,杂毛小道终于平复了心情,将这些东西草草鉴定了一番,深呼吸,想着跟我说一个数字,结果估摸了几回,最后说出了四个字:“价值连城!”
    晋平城也是城,南方城也是城,这话等于是放屁。
    从激动中恢复过来,杂毛小道又陷入了脱力的虚弱,他坐在箱子上面喘着粗气,指使着我去四处查探一下环境,看看有没有什么出路,以及此地或者有何隐患。我见他也实在是有些脱力,行动不得,便勉强支撑起身体,招呼小妖与我四处查探。
    大致将这宽敞的大殿走了一圈儿,我发现这大殿果真不是那坟墓的布置,四通八达,不过处处皆是黝黑深深,单独也不敢前行,手指蘸了点唾沫,竖在风中,有微微凉意,这是有风,看来不是死地。
    大约明白了这里的布置,我们稍微地将心放下,回到了屏风之后,此刻的杂毛小道已经不再流连于诸多金银财宝,而是将双手放在了躺倒在地的大和尚释方胸口,不断地拍打。
    我走过去,瞧见这大和尚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显然是在之前与那尸怪拼斗的时候,中了尸毒,故而一直昏迷,我问杂毛小道怎么样?他摇头叹气,说已经用糯米拔毒了,至于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叹息,此番倘若是肥虫子没有沉眠,说不定还能够救得他一命,不然还真的很悬。
    舍身崖一行死人,释能头颅离体,释永空左臂被斩,之后由于莲竹禅师一起不见影踪,倘若连释方也死去,只怕是要全军覆灭了。我摸着他滚烫的额头,摇摇头,说去池子边弄点水,给他降降温,免得给烧坏脑子。
    杂毛小道说好,我便带着小妖朝着池子那边行去,然而当我走到池子边,让小妖裹胁了一些冰凉的池水,便听到杂毛小道一声惊叫,浑身发毛,纵身跑回去,但见释方大和尚将杂毛小道扑到在了地上,口中发着古怪的吼声,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尸变了么?

猜你喜欢: 《异鬼之下》 《名侦探之变态科学家》 《鬼王狂妃别太野》 《我家王爷很傲娇》 《重生1986》 《情深何必缘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