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握手言欢

    听到这声音,我和杂毛小道不由得面面相觑,来人竟然是洛飞雨、洛小北两姐妹。
    我们原先以为她们被地底罡风吹到了别处去,没想到曲曲折折,竟然没有死,而去又找到了这里来。既然她们都没有死,或许莲竹禅师也并没有死去?想到这里,我们的心中不由得又燃起了希望来。不过洛氏姐妹的来临,也使得我们面临了一场危机,要知道,若论实力,我们并不如名门之后的这姐妹两。
    虽然很不甘,不过这便是事实,我们也无需遮掩。
    两人说着话语,也不知道为什么,便朝着石制屏风这边走来。洛飞雨也是奇怪,问小北为何径直走到那里?洛小北答,说望气,便觉得那里珠光宝气,定然有好东西,说不定记载中那东夷子流传下来的宝物和典籍,便都堆在那儿呢,既然我们误打误撞,进入了这里,说不得是老天的旨意呢。
    这两人越走越近,杂毛小道将右手往我这儿一伸,我知道他在跟我讨剑,也不犹豫,将鬼剑拔出,反过来递给他。
    杂毛小道将鬼剑拿在手里,低伏着身子,眼睛中有着闪亮的精光,而嘴角朝上,勾勒出坏坏的笑容。他胸口的本命血玉无效,但是自小打熬的身体和手腕上的剑法却并没有被剥夺,这些与身俱来,或许能够与洛氏姐妹拼搏一番。
    想到这里,我也沉下心来,看到西边的小妖朵朵已经将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大和尚拖到了石床后边去藏起,因为失去了妖力,这小狐媚子如同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般,力气也不大,累得满头汗水。
    我开始数自己的呼吸,一下、两下、三下……当我数到第七下的时候,洛飞雨和洛小北已经快要走到屏风处来,她们的话题竟然也转移到了我们的头上:“姐,你说陆左和萧克明那两个混蛋也掉落下深渊,是不是也到了这大殿里来?我看着殿中有这么大的水池,池边还有几具无头尸体,说不定他们也生还了呢?”
    洛飞雨叹息,说这两个人倒也是相当有本事的家伙,据内线消息,南方省鹏市,闵魔全军覆没一役,便出现过他们的身影,这样两人成长速度达到可怕程度的家伙,实在不知道,他们以后,会对我们厄德勒,是福是祸……
    说着这话,洛飞雨已经走入了最前面的石屏风,当她瞧见了周遭这成堆的金银和玲琅满目的珠宝,纵使身居邪灵教右使高位,也不由得双眼发亮,刚刚想要惊叹一声,突然从角落飞出一道剑光,朝着她的喉咙划来,这剑气势凌厉,毒辣而精准,瞬间就将那些黄白之物的风采,给尽数夺去。
    一剑西来,锋芒顿显,志在毙命。
    然而这洛飞雨又岂是易与之辈,她既然能御飞剑,自然也是剑中大家,一直收于身后的秀女剑立刻飞射而出,与杂毛小道袭来的鬼剑一绞,两人便战作了一团;眼见两人往旁边跳开,我朝着惊讶万分的洛小北嘿嘿笑,说小妹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怎么,是不是奇怪我们还没有死啊?
    出乎我意料之外,洛小北不但没有跟她姐一样,对我剑拔弩张,反而是巧笑盈盈,说陆左哥,没想到我们在这里都能够碰面啊,瞧瞧这里,这么多金银财宝,你们未必能够拿完,不如我们合作,对半分,一起运出去,共同发财,可好?怎么,不愿?要不然四六分,我们四你六,不能再退步了……
    这个小姑娘像菜市场斤斤计较的菜贩子,在她姐跟杂毛小道打生打死的这时刻,跟我讨价还价,不由得让我啼笑皆非。我摸了摸鼻子,说小妹儿,貌似你之前在上面,好像是想要我们的命啊?
    “此一时彼一时也,之前是周林跟你们有仇,我姐的飞剑也在你们手里,现在周林挂球了,我姐飞剑解禁,大家现在又同是天涯沦落人,落难于此,又都想重见天日,活着出去,这样一来,就有了合作的基础,何必在这里打生打死,到时候彼此一堆白骨,留这些仇怨给谁看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洛小北的嘴巴也伶俐,叽叽喳喳说着,对我没有半分敌意,不过我却被这个善变的小姑娘给忽悠得不敢信任她,将刚刚从背包里面摸出来的山寨军刀对准她,说话虽如此,但是我要怎么相信你不会如以前一样,在合作中途,从背后给我们捅刀子呢?
    洛小北托着下腮想了一下,眼睛滴溜溜地转,说也是哦,立场为敌对双方的我们,合作基础还是淡薄了一点儿,真难办啊。要不然……我先把初吻押给你?反正看你也不是很讨厌的样子……
    这个机灵古怪的女孩儿一副可以商量的样子,结果正在跟杂毛小道拼剑、并且占到上风的洛飞雨,和从西边冲过来的小妖一起气愤地大叫道:“不可以!”
    洛飞雨气愤得要命,一边将杂毛小道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击退,一边接着说道:“小北你个猪头,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讲这种话?”洛小北一头雾水,没好气地跟她姐说道:“姐,你真封建啊,刚才我们已经都转了一大圈,实话告诉你,我也没有信心走出这里去,倘若真是这样,说不定我们就永远也走不出去了要是如此,说不定我们就要像杨过和小龙女一样,在这里繁衍子孙……”
    听到洛小北说出这种雷人的话语,洛飞雨实在是没脸了,一剑逼退杂毛小道,抽身后退,以手扶额,有一种举起一个写着“我与此人没有半点关系”的牌子,立刻逃离的冲动。
    洛小北的话语让我们所有人都啼笑皆非,只有小妖叉着腰表示了反对:“你想得美!即使永远逃不出去,陆左哥哥也不是你的,绝不!”
    一番喧闹之后,我静下心来,感觉倘若无路可走,这一番拼斗当真是没有半点儿意义,毕竟我们真的没有仇,也没有拼死一战的必要。中**人和越南军人国仇家恨,但在老山轮战的间隙还可以以物易物,我们未必没有先辈的风度,于是在杂毛小道的提倡之下,大家彼此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防备,凑到了一起来,说起掉落悬崖之后的际遇。
    洛氏姐妹告诉我们,她们跌落到了另外一个深潭之中,那潭中有些银白色的小鱼仔,食肉,差一点儿她们就给吃了,当时她们在黑漆漆的潭边待了好久,后来寒意渐生,最后攀上了四米高的小石柱,找到了一个溶洞,一路顺着走,终于走进了一个石门,然而进来之后,修为尽失,觉得奇怪,便一路而来,最后遇到了我们……
    为了不让对方生出各自有异心的感觉,洛飞雨姐妹俩个倒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凶悍,姐姐如同淑女,妹妹好似可爱的小孩儿,而我和杂毛小道自然也尽显绅士风度,从背包里面拿出了潮湿的干粮和能量棒,给饥渴难耐的两人填了腹中。
    至于水,大家也没有嫌弃那池子被尸体浸染过的情况,在鉴定无毒之后,纷纷取食。
    在生存面前,其他的小讲究,都变成了没有必要的东西。
    为了防止尸体腐烂,污染环境,我们还在洛小北的建议下,通力协作,将这池边的几具无头尸体给拖到了一处有风的通道里,往里拉去,然后找到一个深坑,将其丢到里面埋葬。忙完这些,洛飞雨瞧了一下昏迷未醒的释方和尚,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她有些感叹,说周林对于尸体啊毒性之类的,倒是有一些门道,只可惜死了,不然说不得还真能够治好这禅师。
    洛飞雨说着,眼睛往杂毛小道那里看去,而杂毛小道则摸了摸发青的下巴,说周林必死,这没商量。
    洛小北深以为然,说这种欺师灭祖的二货,死了是活该,她也看不惯不过,道士哥哥,你斩杀那二五仔的那一招好帅,到底是什么啊?能不能把你的剑,拿给我看看?
    面对洛小北的殷切期盼,杂毛小道理智地拒绝了。雷罚之上有很多秘密,也有很多底牌,这些都是不能随意给人知晓的。面对杂毛小道的退却,洛小北十分不满意,撅着嘴巴说你这个家伙真是的,人家的剑都给你弄坏了,影子都不见,你也不补偿补偿,哼,不理你!
    她说不理就真不理,结果一个多小时后,又屁颠屁颠地跟在杂毛小道身后,问那《金篆玉函》你真的看过啊?
    如此一般琐碎之事,自不必言,我们在大殿之中大概待了两个多小时,彼此都多了一些了解,又过了一会儿,我找到将杂毛小道困扰得烦不胜烦的洛小北,将找寻出路一事,跟她提及。说到离开这里,自称对这儿十分了解的洛小北十分为难,说这里跟那阵法,完全没有相似之处,只有瞎摸索。
    就在这时,小妖突然发声,说都跟她走。
    我们不明所以,见到小妖的身影消失在了左边角落的一个通道尽头,不由得紧跟而去,疾行了差不多十五分钟,空气没有之前的沉闷,而且还带着浓重的泥腥味。我走得急,突然感觉到脚下一拌,人飞了起来,滚落在地的时候,居然摸到粗粗的树根,好大一丛。

猜你喜欢: 《黑巫秘闻》 《紫霄神主》 《酋长的荣耀》 《黑白的眼》 《重生时尚界女王》 《明月不夜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