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虽然失去了修为,但我到底还是有一些平衡感,翻滚几番之后,便又摸着边缘重新站了起来,然后抬头朝着刚才绊倒我的地方看去,竟然是七八根突出地面的树根。
    这树根根系发达,生出了许多根须一般的长条,坚韧而充满了生命力,洛小北在后面笑话了我两句,然后附身下来摸了一会儿,不由得惊讶地说道:“桃树?这是桃树的根,这么大,那这株桃树不得跟那望天树有得一比啊?”
    桃树的树根?在洛小北大呼小叫的时候,我和杂毛小道也在疑惑。
    要知道,桃树属蔷薇科落叶乔木,中型,高度大概都在3至8米左右,这都是正常的,然而当我瞧见这发达的根系,很难想象得到,这树根位于地面之上的高度,究竟有多少。而且更加让人生疑的地方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不知道是地底多少米,到底是什么树的根系,竟然能够深入到了这里?
    所有的一切都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息,杂毛小道甚至直接认为是幻想,又用“净心神咒符”在自己的眼皮之上过了两道,方才确认那东夷迷幻杀戮阵早已经在悬空浮岛破碎的那一刻,都消失不见了。
    我们此刻所见到的发达根系,想来应该是如假包换,没有虚假。
    既是如此,那么反常的应该就是这桃树的根系。想到之前关于桃树精以及桃元的消息,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暗自感觉我们此行所要寻找的目标,在峰回路转之后,竟然又回到了我们的面前来。
    这个可能性一旦浮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之前所有的沮丧和疲惫都消失了,我仔细打量身处的环境,这是一个黝黑的通道,周围都是蜂窝状的岩石壁,以及湿润的泥土。小妖应该是感受到了浓郁的植物气息,所以带着我们一路寻来。
    虽然走出了很远,不过似乎还是处于那东夷殿的静默范围,故而我们所有人的修为都没有恢复。
    古怪的桃树在,然而集聚方圆几里而成的精元却无从找寻,我想起了之前释方和尚诈尸之时出现的桃花獾,想来要找到桃元,我们可能需要找到那个小东西。当我将这个思路说出来之后,所有人都觉得理应如此。
    只是那小东西行动如电,而这大殿的通道四通八达,到哪里去找它,这实在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至于对桃元的分配,我们也产生了一些争执,所谓“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这句话实在是某些家伙说出来忽悠别人的无耻话语,什么是有德者,这个真的就是一个伪命题,个个都觉得自己有份,我们想要桃元,洛飞雨、洛小北自然也想要,如何分配,我们这个临时组成的小团体也起了冲突。
    洛小北认为杂毛小道将她的青锋宝剑弄丢了,这桃元自然应当补偿给她,然而我们深知桃元对杂毛小道的战力提升,是一个倍数的关系,所以决不放弃。到了最后,我提出了一个方案,那位于大殿中的金银财物,我们都放弃了,而桃元则归杂毛小道所有。
    我的话音刚落,洛小北立刻喊成交,然后露出了小狐狸式的微笑,眼睛绽放老龙般的光芒。
    钱财乃身外之物,虽然知道中了洛小北的算计,我们也并不计较,毕竟运不出去,什么都是过眼云烟。然而谈好了桃元的归属,但是我们却连这玩意在哪里,依然还是没有什么思路。小妖无聊地看着我们争吵,见我们终于回归到找寻的话题来时,将杂毛小道手中的强光手电夺过来,朝着湿滑的墙壁上照了一下,上面有清晰的爪印子,朝着前方行去。
    瞧见小妖的淡定,我们都不由得汗颜,当我们都将精力集中于勾心斗角的时候,这小狐媚子却已经将周遭一切可疑的痕迹,给检查明了了。
    在这虽然浅显、但是很清晰的爪印指引下,我们顺着这通道继续前行,途中路过了三个岔路口,都是小妖根据爪印子的深浅和强弱来判断时间。越往前走,周遭的泥土越多,而那些溶洞也开始变得松散,随时都有掉落下来的危险。
    我走了一会儿,闭上眼睛,在脑海里面大概地绘制好一边通道的状况,发现我们似乎正绕着一个庞大的圈子在行走,湿气越发地严重了,似乎这里又是一处悬崖跌落的泉水处。
    不多时,果真有那水滴从上而下,跌落其间,依旧是内外两层的光线薄膜,将水池内外给分离出来,即使有大股的水花从天而降,然而就是没有半点儿声音传出来,实在是神奇得很。这泉水汇集成潭的地方,直径足足有六七米,偌大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强光手电打在上面,光线闪动,似乎形成了舞厅射灯的效果,闪闪发亮。
    那一直存在、若隐若现的痕迹到了这里,也终于消失不见了,我们几个避开了落下来的水瀑,朝着这水面瞧去,凝目查看许久,却发现在那水面之上,似乎有一张黑布在上方飘浮。
    这浸水过后的布匹,如同女人的头发,随波逐流,我们不得不走到跟前来,发现这黑布之上还有一根杆子,将其串起,而上面则描绘着许多符文和图像,怎么看怎么熟悉,我回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这尼玛不就是之前杀掉毛乙久那家伙的时候,他所使用的招魂幡么?
    这玩意当时被裹携着浸入了寒潭之中,没想到七拐八弯,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这东西的出现,是不是预示着什么?想到那毛乙久的精魄化身入了黑雾中,裹携着不见踪影,我的心中不由得发寒。而就在此刻,洛飞雨手指着在池水中飘荡沉浮的黑色招魂幡,大声喊道:“看那里,里面裹着的东西,似乎就是桃花獾吧?”
    那桃花獾之前将邪灵教等人给引入上面的桃林,洛飞雨自然识得它的真面目,听到这话儿,我们也都走到了潭边来,瞧了过去,但见那在水面沉浮的黑布之中,裹着一个大概的东西,瞧那形状,还真的跟那桃花獾,有着好几分相似之处。
    这东西在水中沉浮,如死物一般,早已停止了气息,想到桃花獾之前还将爆发诈尸的释方大和尚震慑得不敢动弹,此刻却已经陷入死亡,我们不由得都胆寒,知道那潭中舒卷曲折的黑色布条,应该是有一些门道,不然也不会将那桃花獾给生生闷死。
    紧紧握着手中的鬼剑,杂毛小道咽了一口唾沫,说好事多磨,可是却不是这般样子,这招魂幡一般的东西,到底是在怎么回事,是这殿中的布置,还是其他的原因?
    杂毛小道未曾相识,然而洛飞雨、洛小北对于毛乙久的招魂幡都还算是比较熟悉,于是洛飞雨便捉住了洛小北,追问起细节问题。毛乙久当时确实是被我击杀的,不过半边的胳膊却是给洛小北卸掉的,对同门教友下得如此狠手,洛小北自然也是能瞒便瞒,支支吾吾半天,却也不肯将实话说出来,只是说毛乙久那个家伙本事太差,结果最后不敌陆左,死有余辜……
    洛小北在这边大放厥词,然而有一股如怨如慕的声音,竟然从地底之下传出了声音来:“你这个平胸妹,竟然还有脸在此胡说,倘若我真的那般死了,这辈子都刷脱不了这名声……”
    洛小北是一个极为耳尖的小妞儿,一听到“平胸妹”三个字,立刻就炸毛了,像一个小炮仗一样放声大吼道:“尼玛平胸妹,你他妈全家都平胸,是哪个家伙在这里鬼鬼祟祟地说话,有本事报上大名来,然后等着受死!”
    “报上大名?嘿嘿,我毛乙久今天便让你们死个痛快,方知到这世间永远都有真相存在!”
    这话音一落,潭中的招魂幡一卷,竟然勾勒出了一个黑色的人形来,咧嘴一笑,一口的白牙。洛飞雨一阵激灵,激动地朝前跨了一步,高声叫毛师傅,是你么,毛师傅?那黑色的人形飘忽不定,不过还是答应了,说是的,右使,是我,我就是毛乙久,那个“死有余辜”的家伙。
    洛飞雨激动地叫道:“毛师傅,真的是你啊?太好了,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的?到底发生了生命事情?”
    “什么事情?右使,这就要问问你的宝贝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昨夜哄骗我,说让我配合着演一场戏,结果戏入一半,你的宝贝妹妹居然入了戏,不出来,反而协助着你旁边的那个小贼,将我给杀害,倘若不是我师父传给我的这招魂幡有我的精元在,我早就魂归地府,呜呼哀哉了。”
    “竟然是这样?”洛飞雨顿时一阵无语,瞧着倒提这桃花獾松茸尾巴的那黑影,语塞,半天没有说话,而那黑影的恨意更浓,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恨,但是我无需旁人给我主持公道,既然我能够有缘至此,那边是上苍对我的眷顾,让我大仇得报,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死包括你,我亲爱的右使大人,我会将你的大咪咪捏爆,让你们在无限的痛苦中,获得永生!哈哈……”
    一阵猥琐而恣意的笑声中,黑影朝着身无修为的我们,缓慢飘来。

猜你喜欢: 《一起走过的女人们》 《七殇之》 《星战风暴》 《都市次元界》 《两秦相悦》 《名门娇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