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毛鬼逞凶,小妖释疑

    化身为鬼之后的毛乙久,实力似乎比生前还要恐怖,然而我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之心。要知道,这潭中潭外,有一层虹膜光线,便是它将我们的修为隔绝,之前在水池中追逐我们的那些无头尸体生龙活虎,然而一上得池中而来,却也都失去生机,想来毛乙久也逃脱不了大阵的静默。
    然而我看着毛乙久裹着那描绘得有符文的黑色招魂幡,不断啃咬着桃花獾的血肉,缓步飘来时,却根本没有受到影响,平稳地度过那层光膜。
    这情况无疑让我们全部都震撼住了,本来脸上还带着笑容的杂毛小道一边后退,一边诧异地大叫:“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不受这法阵的影响?”
    瞧见这毛乙久气势汹汹而来,洛飞雨和洛小北都朝着后方迂回而走,不敢力敌,毛乙久嘿嘿地笑,似乎十分畅意:“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洛小北,倘若不是你将我害死,我怎么会知道此地居然镇压这一头东夷巨魔,周林那小子之所以急冲冲而来,除了因为这两个小子的缘故之外,竟然是想要借助那巨魔的力量,变得更强……只可惜,我误打误撞,竟然成为了释放这头巨魔的钥匙身为钥匙,自然可以在法阵中来回行走而无碍,这里面的玄妙,岂是你们所能够理解的?”
    听到黑黢黢的幽魂毛乙久说出这话儿,我们便知道翻不了牌了,于是扭身朝着来路,一阵疾跑,而在最前面、跑得最利索的,竟然是洛小北。对于将毛乙久陷害致死一事,此女心中本来就有些忐忑,知道那老矮子定然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溜得最早。
    然而她跑得再快,终究还是逃不过毛乙久的眼睛,但见那老矮子将手中旗幡一抖,立刻有一阵黑雾朝着前方涌去,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洛小北的脚下,如水中的绿草,将她的脚踝缠住,不得动弹。
    我发现,虽然毛乙久声称自己是钥匙,不受这法阵管辖,然而那黑雾越往里走,却越淡薄,显然他所说的这话儿也有些托大,倘若我们能够逃回之前所在的大殿之中,或者哪怕是脚下为地砖的甬道内,只怕毛乙久都不会如此刻一般,无所敌手。
    值此危急时刻,大家也不再分出小团体和固有私怨,杂毛小道扬起手中鬼剑,冲到洛小北的身边一划,那鬼剑虽然被屏蔽灵力,但是物理特性和自身俱来的剑意却还是能将这些幻化的缠人水草给根根斩断。洛小北这个小妞的脚法却也是名家传授,当下一个闪身,便挣脱了束缚,继续朝前跑动,然而毛乙久最恨的并不是将他亲手结果的我,而是在背后捅刀子的同行者,故而身形一闪,人便到达了洛小北的前方,招魂幡一抖,将退路给拦住了。
    大概是因为生前死得憋屈,毛乙久虽然鬼形恐怖,但此刻的话儿却未免有些多,嘴角勾笑,指着洛小北肆意奚落道:“洛小北,平胸妹,当年我是你外公引荐入教,一直对王老的知遇之恩,心怀感激,所以圣女的话儿也一直给份面子,即使她后来嫁了人,我也是多有照顾,却不曾想死于你手,世事多艰,我也无话可说,倘若你能够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认错,说不定我会看在王老的面子上,饶过你呢?你可愿意一试?”
    瞧见这已经化鬼的死矮子如此调戏自己,洛小北银牙一咬,不由得破口大骂:“毛乙久你这个死矮子,我忍你很久了,人家只不过是还没有发育而已,你这个老流氓至于老挂在嘴上么?实话告诉你,你死就是死在这嘴巴皮上面,想要本姑娘给你磕头下跪……除非你自绝于人民!”
    洛小北的话语总是有闪光之点,比如这句“自绝于人民”,我们被毛乙久被缓缓逼退,就在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洛飞雨突然二话不说,朝着水潭那边跑去。
    洛飞雨奇怪的动作使得所有人的脑子一清,对啊,这大阵能够阻隔修为,但那只是在这层光膜之内,倘若我们冲到了潭水里,我们也能够超出了东夷殿的规则之外,恢复了修为,而在那时,我们这些在江湖中也算是有些名号的修行者,未必会怕毛乙久这个刚刚成为死鬼一只的家伙啊?
    逆向思维,这便是逆向思维,既然毛乙久堵住了这边,那么我们便将它的后路给堵住,看看到底谁能够耗得过谁!
    然而对于自己的弱点,毛乙久自然比我们更加清楚,他瞧见洛飞雨在短暂的时间内就想通了此节,顿时一声怪叫,将手中旗幡一抖,从那水池立刻出现了两条水桶般粗细的旋转水柱来,这水柱便如同龙吸水,离开水面四五米,蔚然成势,接着一阵急速旋转,朝着离水潭最近的洛飞雨和杂毛小道激射而来。那水龙来势汹汹,洛飞雨换了两次方向,都避脱不得,结果唯有双手抱头,给水柱重重击打,身子便腾空而起,划空五六米,最后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来。
    倏洛飞雨手中飞出两道铁蒺藜,钉在了岩顶,那丝线将她的身子给拉住,这才没有被摔伤,然而跟在她后面甩过来的杂毛小道却没有这般幸运了,背部着地,张嘴就是一口吐出,哇哇哇,黑色的血块吐满了胸襟之前。
    “有魔气!”洛飞雨将自己的身子拉得站直,往湿漉漉的胸口一抹,有一股黏稠不散的气息在上面盘旋萦绕,毛乙久的身影又不见了踪影,然而那让人心冷的声音却从四面八方传来:“解决了你们之后,很快我就能够融合东夷巨魔的力量,重新铸就人形,到了那个时候,洛小北,我要将你母亲都灭了,以解我心头只恨!”
    “你敢!”洛小北朝着空中大喊,那周边都是黑色雾气萦绕,她有些气急败坏,大声说道:“小佛爷倘若知道是你杀了我和姐姐,只怕是放不过你的!”
    “是么?或许他知道你和洛飞雨死了,说不定心里面反而暗爽呢?要知道,如果失去了你姐姐,你外公留下来的那些旧党就没有了主心骨,到时候小佛爷的意志将能够得到更加准确的体现和执行力,如果从这一点出发,我相信,小佛爷就不会怪我;退一万步说,倘若他为了做戏给旁人看而追杀于我,那又如何?我未必会怕那个畏首畏尾的家伙么?”
    魔气贯体的毛乙久显得意气风发,有一种小觑天下英雄的心态,瞧着过来搀扶杂毛小道的我,以及周遭这几个如案板上肥肉的家伙,即使是鬼,他也仍然觉得无比的惬意,缓缓说道:“这是我近五十多年来,最为开心的一天,所有的权威都被颠覆,我有力量成为此刻的神,你们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控在我的手上,我要你们生便生,要你们死便死,你们倘若想活,便像狗一样跪在地上求我……哈哈,怎么呀,求我吧?”
    我们都没有搭话,有人握紧了手中的剑,有人握紧了拳头,静静看着周遭的黑雾翻卷,查探着毛乙久到底会在哪里出现。
    没人敢妄动,因为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失去修为的我们,还真的不足矣撼动这头恶鬼。
    世间不是没有奇迹,只是在实力不对等的时候,期待奇迹,只是痴心妄想。
    这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矮子,你所谓的能够作为钥匙一般地穿越两地,应该是你拥有了桃元的缘故吧?这地上有一株桃树,不知道存活了多少载,根系甚至深入到了这东夷殿中,与这大阵融为了一体,它即是阵,阵即是它,两者无挂无碍,后来这桃树集聚了方圆数十里的精元,诞生出了一团灵天秀地的精元,倘若这精元得见月华,自己悟了那大道法则,或许数十年之后,还有成就妖身的果位,因为先天强大,它必定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妖精只可惜,它现在落在了你的手上,而成为了你在此处施法的钥匙,我猜得对么?”
    听到这声音虽然稚嫩,但是却一板一眼地叙述推理起来,毛乙久的身影出现在了水潭边缘,眼神阴霾地瞧着靠在泥壁上的那个少女,声音像是摩擦的砂轮:“谁告诉你的?”
    小妖从甬道的泥壁上摸出一条根须来,平淡地说道:“是它告诉我的,桃树说它实在听不下你的谎言了,一个捡了狗屎运的孤魂野鬼,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被小妖无情地揭穿自己的脸皮,毛乙久黑色的脸上不断扭曲,鼻子里竟然喷出了两股白雾,厉声大叫道:“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我现在已经能够主宰所有的人的命运了,包括你!不废话了,也不玩弄你们恐惧的心情了,我现在就送你们归西,让你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主宰!”
    毛乙久将手中的招魂幡高高举起,一股恐怖的气息席卷天地,然而就在这狂风猎猎之时,小妖却噗嗤笑了:“小鬼头,在你的眼里,我们是绵羊;可是你在我眼里,还真的是稚嫩啊?你终究还是没有明白,现在谁的意志,管用桃树啊桃树,你告诉我,他能够成功么?”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