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一拥而上,女神降临

    此处是何人道场?
    我的脑子瞬间堵住了,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这东夷殿的主人东崖子,那位高人据说已经得了道,羽化成仙,但是他跟这释方大和尚,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于是瞬间我想起了在泰山阴阳界中几个和尚呼唤出来的那位此地位于泰山西麓,距离并不算远,身为舍身崖的法师,与那道教著名的女神有某些联系,这并不是很奇怪。
    毕竟这已经是有所先例的,唯一让人疑惑的,便是相隔这么远,又有大阵阻挠,释方是如何沟通到的?
    瞧见释方虽然下半身都被那魔化藤蔓给紧紧缠住,但是脸上却露出了轻蔑的笑容,这笑容出现在这么一个出家人的脸上,就变得格外不和谐,悬空而立的来婆婆眉头一挑,四处张望了一番,嘿然笑道:“东崖子早就离开了此处,倘若我想要,此地便是我的道场,你这个长相粗鲁的大和尚,到底是在虚张声势,还是垂死挣扎?”
    大和尚深吸一口气,结果身上金光闪动,附在他身上的那些又湿又滑的魔化藤蔓全部都被这金光灼烧得冒出了青烟,惊惶地缩回了地下。他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一抖衣衫,许多黏液散落,此刻的释方显得格外魁梧:“自古以来,邪不压正,纵使你有天大的手段,既入魔道,自有收拾你的神灵,过度的狂傲和暴戾,只会让你自己死得更快……”
    瞧见释方这般金光闪动,我们都诧异万分这大殿之中的修为静默,难道解除了么?
    这般想着,我尝试着深吸一口气,结果自小腹下丹田内,有一股涓涓热流直入神台,整个人顿时就是一阵清明,神情一震,之前所有的苦痛和疲惫一举勾销,有如潮退,再看旁边几人,全部都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那种拥有力量的兴奋。
    瞧见释方金光闪动,来婆婆顿时一阵尖叫,难以置信地说道:“怎么可能?是谁这么厉害,竟然能够破了东崖子的法阵?”
    释方抬起双脚,将地上那游动的藤蔓给碾碎,草汁飞溅,却并不答话,而是以真言铸体,将胸膛拍得如若钢板,洛飞雨的脸上露出了畅意的笑容,左手一招,身子便腾空而起,附在她腿上的那魔化藤蔓在半空中就给拉断,末端上的藤蔓给秀女剑削断,这个邪灵教右使便攀上了岩壁上面,抬手就是一剑:“疾!”
    那秀女剑化作一道白光,朝着石台上方的来婆婆飞射而去。
    小妖也反应过来,手中的青木乙罡抖落在地,那些将我们给束缚的魔化藤蔓迅速蜕变,上面的木刺变软,然后缩回了地下去,不见踪影,这边一脱离,我立刻将最为得意的震镜掏出,朝着那老婆子的脑门就是一照:“无量天尊!”
    蓝色的光芒打在了避开秀女剑威势的来婆婆身上,然而这个老婆子不慌不忙,伸手便是这么一导,蓝色光芒打落在了那华表石柱之上,上面一阵黑色氤氲闪动,却没有伤及她的分毫。
    出于对这披着老太婆面容的巨魔之愤恨,洛飞雨此番出手倒也没有留下什么余地,虽然我也瞧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两秒钟之内,貌似刺出了五道飞剑,剑剑直指要害。然而即便如此,对于这种程度的飞剑来婆婆并不畏惧,或者稍稍一偏,或者抬手一扬,便躲过了,末了还说着风凉话,说现在的小辈,耍飞剑的水平跟她们那个年代相比,简直就是过家家,倘若是东崖子出手,只怕她还会惧怕一二分,至于洛飞雨,只能是“呵呵”了。
    洛飞雨的剑势落空,而释方和尚则念着佛经冲了上去,一开始拳势凶猛,浑身坚如钢铁,然而此身为魔,来婆婆根本不惧那刺目的金光,将那拐杖一挑,释方和尚便被击得腾空而起,人也飞往了另外一边。
    摔倒之后,再也没有爬起来。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和杂毛小道、小妖也一同齐上,轮番攻击,皆被那来婆婆给击退,不但如此,而且还是血气翻涌,内脏都被震得酥麻,劲行全身,气血不畅,我看见杂毛小道有心将那血虎摸出,然而犹豫了几下,还是没有拿出来,想来是知道面前的这老婆婆实力实在太过恐怖,血虎一出,自然是妥妥的出头鸟,必受枪打。
    洛小北之前虽然吓得浑身颤抖,但此刻却也没有转身逃离,或许她知道逃避远远比直面更加安全,搓弄了手中的一块玉符,捏破,结果白雾一腾,立刻出现了一个两米多高的纸人儿,金甲黑盔,气势凶猛,甫一出现立刻朝着来婆婆冲去。
    那纸人儿手中有一柄巨剑,剑身光长度都有近两米,外表有点儿类似唐朝陌刀,端的是厉害。
    这样的纸人儿,在我们被击退,跌倒在地之后,也只坚持了五秒钟,最后被来婆婆伸出左手一指,有幽幽的黑色火焰将其整个儿燃烧,不多时,便化作了几缕青烟,烟消云散。
    将纸人儿烧灭之后,来婆婆开始冲向了在岩壁上自由行走,并且不断释放飞剑的洛飞雨冲去,两道矫捷的身影在我们头顶快速飞过,一个有影子,一个没有影子,没影子的自然比有影子的快许多,不多时,洛飞雨便像是那折翼的蝴蝶,跌落到了地上来。我躺在地上,她正好砸落在了我的旁边,胸口波涛汹涌,一阵起伏间有鲜血飚射,我将双手给点燃,上面的诅咒之力立刻引起了来婆婆的注意,几乎是本能,她的口中出现了一声不似人类的嘶吼,接着脸上开始变得狰狞,无数青筋在脸下游动,眼球几乎突了出来,牙齿生在,往外翘出如獠牙。
    当时的她显得无比的愤怒,根本不见她什么动作,趴在地上的释方就被高高甩起来,逼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们恢复了修为?”
    释方咬着牙不说话,而来婆婆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伸出手,那手上尽是鳞甲,黄红色,呈六边型,鳞甲与鳞甲间还有许多黏液,她将我衣领抓紧,然后举起来,我眼前一黑,感觉到有一根蛇信子在舔我的脸,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这个愁眉苦脸的老婆婆脸庞已经变得尽是鳞甲和黏液,深眼眶、秃鼻梁,一口的獠牙乱糟糟地往外冒出,大股的腥气朝着我的鼻子里喷:“你竟然练就了恶魔巫手?我感受到了无尽的绝望,老实告诉我,有多少可怜的黑暗生物死于你手?”
    此刻的来婆婆简直丑得让人作呕,乱糟糟的头发衬托下,那女枭阳都能够算上美女,她哪里是人,简直就是一头面目狰狞的昆虫,面对着这样的逼问,我不得不撒谎:“没多少……”
    “没多少?”来婆婆气愤地将我双手一撕,口中高呼道:“去死吧!”
    她施加在我身上的力量简直让人难以抵御,然而为了避免成为几块血淋淋的肉块,我也拼尽了全力,生生抗住了这份力道,这时杂毛小道终于捡起了雷罚,含着剑意刺中此獠,她受痛,终于将还在与她僵持纠缠的我给一把甩开,扑向了杂毛小道。
    还在半空中,在槐木牌中憋得太久的朵朵就感应到了危险,出现在我的身后,将我的冲势化解,当我落到了地上,还没有跟朵朵说句话儿,杂毛小道便持着雷罚,被来婆婆给一巴掌甩飞。
    雷罚初成,到底没有多少能够抵御的力量在,也引不来至阳罡雷。
    短暂的时间里,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拼尽全力,然而正如我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对于这样积年的老魔头,即使身怀修为,全力以赴,我们也并不是此獠的对手。见将我们所有人都撂翻在地,此刻已经有两米多高、浑身尽是鳞甲、黏液、节肢和触须的来婆婆哈哈大笑,发出一种类似于兽鸣的声音:“不管你们是怎么恢复的修为,也阻挡不了我的计划,那么,先由你来吃起吧……”
    这个魔头一伸手,在地上缓缓爬动的释方和尚身子便腾空而起,接着脖子便被来婆婆给掐住,脑壳后面生出了四五根肉色触须,缓缓轻抚这大和尚青瓦铮亮的脑瓜子,满是口涎的嘴巴咧开来笑:“这和尚生得好一身肥肉,多日没吃过人肉了,先拿你来开荤!”
    我们都想冲上前救援,然而空气一凝,皆上前不得,那獠牙密布的嘴巴张开,便朝着释方的脑壳咬去。
    这大和尚一番挣扎之后,也放弃了反抗,闭上眼睛,高颂佛号,然而就在此刻,我的心脏一阵跳动,仿佛一种让我极为恐惧的力量出现。果然,一道隐约的能量出现在当场,那魔头的身形一僵,拿捏不住,大和尚的身子便滚落在地上,她也顾不上这些,仰首望天,大声喝问道:“何方神圣,胆敢坏我的事?”
    在石台对面的一处崖壁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脸孔,下方有一道石缝瓮动,一声温和的声音传了出来:“人称‘东岳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便是俺啦!”

猜你喜欢: 《夜半鬼语迟》 《娇软王妃》 《萌宠甜心:恶魔少爷深深吻》 《天眼兵王在都市》 《(综)审神者有一双整容手》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2》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