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山神之威

    “……碧霞元君?”
    我复述着这长长的名号,再看着那崖壁之上石头凝结而成的巨大脸孔,这女人脸儿抽象,与那复活节岛上的石巨人一般,然而在某些细节上面的处理,却又显得十分细腻,三四米的嘴角咧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抽痛得厉害,几乎不能够呼吸了一般,整个脑海中都充斥着当日我从阴阳界跳下黑龙潭的时候,回首瞧见的那场景,那种庄严肃穆、高高在上的威严像天空塌下来一般,直接压在我的心头,想喊,也喊不出来的无力和痛苦。
    这被镇压在东夷迷幻杀戮阵和东夷殿底的东夷巨魔来婆婆,在我们的眼中便是一座难以企及的高山,然而在被释方大和尚呼唤而来的泰山奶奶面前,却仅仅只是一座小山坡而已。
    最开始我以为那温和的声音是来自我对面的那山壁人脸之中,慌乱结束之后,才发觉并非如此,石头终究还是发不出声音来的,我们所听到的这带着浓重鲁东口音的话语,却是滚落在地的释方说出来的,这节奏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释方请神成功,还是泰山奶奶真身降临。
    不过,不管是啥,这些显然都是出乎来婆婆的预料,本来我们的修为恢复就已经让她恐惧了,此刻这异象生出,使得她下意识地将自己身上的鳞甲堆积,逐渐变得不似人类,活脱脱一地狱之中走出来的恶魔,她并没有瞧向地上的释方,而是死死地盯着对面山壁上的那张巨大而威严、变幻不定的石脸,厉声责问道:“你来干什么?”
    “唉哟喂,有人在俺院子里打打杀杀的,还不兴俺问上一两句咧,这也忒霸道了吧?”
    与那庄严肃穆的形象相反的,是从释方口中说出来的话语,这像是泉城郊区农妇说出来的口腔,让人忍不住发笑。不过我的心中依然冰冷,犹记得虎皮猫大人告诫过我的话语,说我被她记住了,倘若不逃离,分分钟死去。
    只是,当日我们与舍身崖的几个和尚关系对立,这个时候经过了大师兄的调解保证,又有了并肩作战的情谊,不知道释方能否给我求一个请,让那恐怖的泰山奶奶放我一马?
    不过此时的我,还有其余诸人都已经成为了单纯的看客,现在的主要矛盾集中在了这两个都不是人类,而且还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人家身上,这一个自称来婆婆,一个被人供奉为泰山奶奶,不过前面的来一碗女士似乎底气并不足,面对着神话时代的山神,她首先便沉不住气了,与那不知藏身何处的泰山奶奶大声辩驳着,无外乎“这可不是你家地盘”之类的话语。
    “举凡泰山之属,皆归我所管辖,举凡香火供奉、信仰我的信民,都归我所庇佑,魔头,你的戾气太重,平日里被镇压大阵之下,没有作为,我便也懒得理你,如今你被释放出来,到处害人,我若放任不见,任由你这魔物猖狂,那我这屁股也坐不稳咯……”
    “多管闲事的家伙!”来婆婆手中的拐杖使劲儿一挥,立刻有一道凌厉的劲风吹过,轰隆!
    烟石灰飞,那岩壁之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疤痕,足足有七八米,将浮现在那岩壁之上的人脸贯通,无数的碎石纷纷落下来,又有好多灰尘升腾而起,将这巨脸所遮盖。她的这一手将我们都给吓住了,没想到这个魔头竟然会有如此厉害,拐杖挥舞间,山崩地裂。
    然而灰尘散尽之后,那张巨大的脸竟然消失不见了,来婆婆并不得意,而是四处张望,将双手高高举起,似乎在感受着来人的气息。我与洛飞雨滚倒在角落里,互看了一眼,然后散开来,我回过头去找寻释方的身影,却并不见了,周围皆是鼓荡的气流,我们根本就站立不稳,正在张惶之际,突然在我的身后,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崛起。
    我扭头,正是释方这个形如鲁智深的大和尚,但见他的嘴角往上翘,稀疏的眉目间竟然有一种秀气的感觉,这光头和尚与我擦肩而过,凝望着悬浮于空的来婆婆,用之前那种女人的口吻轻叹道:“果然是魔,那我便没有什么可以同情的啦!”
    这话说完,他缓缓地平伸出手,五指屈张,似乎在虚握着些什么东西。
    他的出手让我感觉似乎凭空举起了好几吨的重物,悬于空中,而他仅仅只是一伸手,前端的空气顿时一凝滞,本来还在空中飘浮的来婆婆轰然坠落掉下,摔在了那石台之上。来婆婆掉落在地,自然不服气,伸手一张,手中的拐杖立刻化作了一条游动不歇的阴寒巨蛇,长有一丈余,浮空而起,便朝着这边的释方飞来;而巨蛇出手之后,她整个人更是摇身隐入了浓烟滚滚的黑色雾团中,借着里间的气势,将整个魔气都逼透出来。
    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我简直无法形容,只是感觉连呼吸,都有阴寒的刀子往肺里面钻去,浑身如坠冰窟。
    什么是顶级的高手?她根本不会与你一点一点的肉搏,真正上升到了一战决胜负的境地,便是这边出一招,那边出一招,呼吸间便能够决定生死。看到那条阴寒巨蛇朝着我们这边射来,我双手结外缚印抵挡,然而领先我两个身位的释方却并不惊慌,仅仅只是食指一勾动,那条长蛇立刻掉落在地,不断翻滚,几秒钟之后,就化作了地底老藤,周遭虚烟寥寥。
    见自己的得意招式瞬间被破,来婆婆也是有些惊到,一声厉喝响彻半空,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响,好像被重锤敲中了脑壳,眼前一黑,人便要栽倒在地上去。
    而就在此刻,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声苍老的闷哼:“放肆!”
    放肆!仅仅只是这一句话,我便感觉有一股庞然而无可抵御的力量,自上而下地席卷而来,巨大的风压发出一道“嗡嗡嗡”的次声波,我小脑的平衡感完全紊乱,不知道怎么回事,人便滚到在了地上,不过越是这样的时刻,我越不敢胡乱滚倒,抬起头看上去,但见一阵肉眼看不到的波纹自上而下地印下来,这种感觉有一种周星驰《功夫》中最后一幕那如来神掌的即视感。
    轰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感觉一阵巨大的冲击波冲过来,人便翻滚了好几圈,当我再次爬起来的时候,那石台再也不见踪影,整个地面往下沉去好几米,黑黢黢看不分明,一种浓郁的死气在那边蔓延,接着湿气朝着上面缓缓飘散。
    咳咳咳,我的喉头发痒,止不住地咳嗽,憋得脸红,好不容易吐出几口凝固的血块,肩膀便被人拍了拍,我回过头,见到杂毛小道与朵朵、小妖一起蹲在我的身旁,脸上有着不轻易流露的恐惧:“小毒物,没事吧?”
    我勉强站稳身子,朝着前方看了一眼,之前那来婆婆所散发出来的阴寒黑雾全都不见了,那深凹而下的平台处有一种硝烟散尽的余韵,释方挺立在边缘处,挺拔魁梧的身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感觉这个大和尚有一种高山巍峨的气势。
    至于洛飞雨和洛小北,这姐妹俩散落在阴影中,身形微弓,剑反拔,警惕地看着场中所有的一切当然包括我们。
    我有些懵了,说咋了,这就结束了么?那个来老魔死了没?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头晕得很,刚才就顾着在地上扑腾了,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不光是我俩,洛氏姐妹也在惶然四顾,根本摸不清头脑,不知道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就在此刻,小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她死了,螳臂挡车,一招毙命。”
    吓?单挑全场的来一碗女士竟然被一招灭去,听到这个消息,我当下的反应是不敢相信,接下来却是心脏狂跳不止,知道小妖虽然不能够参与这种级别的战斗,但她是麒麟胎身,过程应该是瞧得分明的。
    既如此,按照虎皮猫大人的说法,接下来我面临的将不再是解救,而是临了的清算了。
    果然,在我稍微喘了两口气,释方转过头来,眼睛里面有着金黄色的光芒,余者皆不顾,直盯着我,缓缓说道:“我们见过?”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被人记仇了,不过像这样级别的大拿,我也不敢怠慢,忙点头回答说是。“释方”似乎回想了一下,点头,说对,记起来了,上次在阴阳界上面胡乱催动阴冥大阵的,就是你们这一伙的你可知那阵法倘若不小心,阴阳立转,会酿成大祸?
    我点头,说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谨遵奶奶教诲,下次不敢了。
    “嘿嘿,好机灵的小哥……”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竟然揭过了这一茬,准备离开。然而就在她准备回头的那一刹那,突然间又停住了,瞳孔收缩,里面有着玻璃茬子一般的细碎光芒:“不对,你身体里面,是门么?”

猜你喜欢: 《伎谋》 《我老婆是大将军》 《行尸腐肉》 《禁忌幻瞳》 《崛起于帝国时代》 《偷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