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分东离西

    水道行路,黑黢黢,什么也瞧不见,又一路惊慌,大都是有癸水之力的朵朵在前面指引大家或许很难想象地下的那种水道,是什么模样,说实话,倘若没有天吴珠,便是堪称水性第一的茅山水虿长老徐修眉,只怕也难以生存,而黑黢黢的水道中水流奔涌,不知道朝向哪方,这种未来不确定的空虚感,也让我们的心情沉重,生怕前方就是一个大瀑布,不小心就跌落到悬崖下去了。
    湿滑的水道行走良久,我的头昏昏沉沉,自然分不清南北西东,途中的无数岔路都是有朵朵判断生路,然而杂毛小道却是专心的乘客,自然也瞧得多些,走过这三岔口时,他拉住了我的衣袖,说小毒物,你自己瞧瞧,这地方有没有感觉到很熟悉?
    当时我们在水道中已经行走了不知道多久,自然也出了金牛山下那覆灭的东夷大阵,我走得晕,随口答不晓得,杂毛小道将强光手电往我们的回路照了照,说再想一想。
    我将天吴珠扣在手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潮湿的水气,瞧着左边、右边、回路还有旁边的另一个通道,正好形成了一个60°的三岔角。类似的地方我们遇到的并不多,于是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上次躲避泰山奶奶时跃下阴阳界,跌落在黑龙潭中一路行走,结果当时便遇到了三岔路口,虎皮猫大人说左边趵突泉的干活,中间直通黄海,右边……右边啥时候出来的?
    而依此刻的地形,如果这路口正是我们当日所见到的话,那么回身过来,我们正好就是从右边出来的。
    这也就是说,右边正好通向了那东夷殿的方向,应该是阵中的一处水道暗门;这是第一层意思,第二层,自然就是说我们终于有救了!是的,倘若真的是我们上次所走的水道,那么我们只要沿着左边的水道直行,必能够依着上次所走的道路走出,从泉城趵突泉公园逃脱生天。
    自出了大阵,事情仿佛变得格外顺利了,我有些难以置信,拉了拉朵朵的手,说小家伙,你自己瞧一瞧,我们是不是走了上次的路?朵朵虽然拥有观测水文的癸水之力,但本身还是一个小路痴,记不住事儿,挠挠头,半天也说不出一个确定的话语,反倒是小妖潜出了天吴珠的范围,手掌在几个岔路口摩挲一番,然后回过头来,告诉我们就是,绝对没错。
    她如此肯定,我倒是惊讶了,问为何会如此?
    小妖回答说她上次在这里留下了记号,刚才摸了一下,都还在,而且还挺新,自然不会有假。听到小妖的话语,我们这才安下心来,齐夸她细心,小妖最受不了夸,这般一通恭维,得意洋洋,说那是,小娘做事,自然是极端靠谱的,不比某人……
    我们这边说着,释方大和尚也长呼了一声佛号,指着左边的通道对我们说道:“各位施主,如果贫僧所料不错,我们从此处行走,便可重见天日。
    释方的这话让我们诧异,我们知道左边可通趵突泉,是因为当日虎皮猫大人的指点,又加上亲身走过一回,而大和尚从没有来过此处,看着水性也并不厉害,他是如何得知的?当杂毛小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释方有些支吾。出家人不打诳语,不过他的这番表现,我们自然也知道定时那泰山奶奶给他有所交代,有了后招想来也是,舍身崖的和尚与泰山奶奶关系不错,上次莲竹禅师,这回释方和尚,几乎是随叫随到,自然不会将他陷入死地。
    后方轻微的震动已经停止了,想来那东夷殿的垮塌已经到一段落,而前路又明确,我们也都放下了生死疲劳的心态,这才发觉一路上未免太过拥挤。
    要知道,天吴珠虽然可以避水,生成一个圆球形的水肺,但毕竟能力有限,释方这山东汉子身材魁梧,杂毛小道身型削瘦,苗疆出生的我个儿最矮,不过体格匀称,也算大汉,两个朵朵占的空间不大,但是再加上洛飞雨和洛小北,大家一路摩肩接踵,倒也难行。
    我们继续上路,这番心态轻松,洛小北的好奇心便又上了来,跟在我的身后,问我这到底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在暗河水道中行走,真的是太神奇了,这地下河道可走,江河中可行么?有没有下过海?要是能下海,那打捞沉船岂不是爽歪歪了?
    洛小北说得兴奋,并不知道是天吴珠起了作用,这一来是因为我将这避水珠暗扣在手心不给人看,二来是之前杂毛小道等人故作神秘,直说我有避水之法,而不说其意,我们与洛氏姐妹是敌非友,自然不会将底细漏给别人知晓,我也只是说先祖遗泽,小手段而已,说穿了一文不值,不如保留些神秘,大家心中也有些期待。
    洛小北使劲手段,飞机场的胸口都蹭了我两回,惹得小妖将我护住直瞪眼,不过我终究是不肯说,弄得洛小北气呼呼,拉着朵朵的小手教唆我的坏话。
    朵朵是个乖巧的孩子,西瓜头粉嫩脸,眼睛像日本卡通片里的女孩儿一样水汪汪的,这种天然萌是女人所抵挡不住的,所以洛小北和洛飞雨虽然对我们比较戒备,但是对朵朵却是疼得很,好是一阵讨好。不过朵朵也确实惹人疼爱,虽然知道洛氏姐妹与我们不对路,这漂亮姐姐的话语,却叫得甜滋滋,便是化作了冰山美人儿的洛飞雨,也忍不住露出了心疼的笑容来。
    这行路挤,我瞧见杂毛小道故意往洛飞雨那边蹭,倒是不寂寞,也不嫌路途长远,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久的一段路程。
    杂毛小道这一路以来表现得十分硬汉子,洛氏姐妹对他的印象比我好得许多,也忽略了他之前的猥琐,故而与他的搭话比较多一些,一路窸窸窣窣,倒也增进了不少感情,这个家伙与洛飞雨交好,倒也是有些小目的,那雷罚初成飞剑之势,自然也有许多必要了解的细节问题,这一路讨教,虽然核心的东西洛飞雨并不交代,但是基础的知识,却也不吝啬,相谈甚欢。
    这一路上,有人沉默,比如我和释方,有人秘密私语,好不畅快,不知不觉便又来到了上次的转口,依旧是小妖上去探路,不久之后回禀,说也是夜晚,灯火阑珊,游人如织,这番上去,定然也会有一番动静。
    动静便动静,我们在这水中行的精疲力竭,哪里会管那趵突泉旁边那些普通游客的心情,至于辟谣啊消除影响之类的事情,自有林齐鸣那些家伙来做,此刻的我只想一张整洁舒适的床,一个刚好合适的枕头,如此而已,于是不再纠结,从那孔洞中爬出来,依次上去。
    我们的出现果然引起了轰动,当晚的游客倘若要是有苗疆的读者,必然会回忆起10年的那个夏夜,从趵突泉里面摸出来的一干行为不雅者,匆匆爬出来后,如风一般跑出去。
    费力避开了围观上来的人群,我们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下,望着将湿漉漉的长发甩得飞扬的洛飞雨和洛小北,杂毛小道和我一起拱手,说既然出来了,那么我们就此别过,以后江湖再见,只当作不识罢了。
    洛小北不舍地拉着朵朵的小手,眼睛里面竟然含着眼泪,说朵朵,小北姐姐要走了,不过我会想你的。朵朵也拉着洛小北的手,说小北姐姐,我家住在东官,你若有空,一定要来看朵朵啊。
    洛飞雨似笑非笑地瞧着我们,说怎么,我可是厄德勒的高层人物,你们不想办法把我们生擒住、抓起来?要知道,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说我们虽然道不同,但是却也没有到生死相逼的地步,就目前而言,我们的身份差不多,都是在逃通缉犯,所以没什么立场。不过作为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我多嘴劝一句,大道三千,自然都有达者,不过厄德勒的门道向来凶险,而且草菅人命的较多,人为万灵之首,当珍惜时且珍惜,当敬畏时且敬畏,如此方能长久……
    我点了点头,说走吧,不送了,大家以后最好不要冲突,也不枉共过患难。
    洛小北噘着嘴巴,横了我一眼,说杂毛道士倒是个坦荡荡的君子,你?哼,下次别让你栽到我的手头,到时候让你好看!她说完,身子一轻,人便朝着墙上翻去,洛飞雨的手一挥,人影无踪,只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叹息:“如有可能,永世不见,唉……”
    瞧着两人离开,杂毛小道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仍然有所余香,他拱手问释方接下来的打算,大和尚说他还要返回肥城,不知道师叔祖和释永空师叔逃出来没有。说完他与我们作揖,匆匆离开,望着这满眼的流溢灯彩,我想起一事儿,说艹,肥母鸡那厮从进山开始,就就没有露过面,不会是挂球了吧?
    这话说完,旁边的垂柳上立刻传来了一声臭骂:“傻波伊,大人我可在这里,等了整整两天了!”

猜你喜欢: 《幽若天眷顾》 《[综]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 《万蛊至尊》 《巅峰文明》 《被快穿的人你伤不起》 《逍遥小僵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