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饭舍斗殴案

    “李泽丰,我却要问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个疤脸小子是杀害我茅山子弟黄鹏飞的直接凶手,我茅山几大长老曾经下山追杀于他,却被此獠使尽各种阴毒手法,在这茅山弃徒的配合下逃脱,就连我茅山十大长老之一的徐修眉师叔祖,也都是因他而死的,我这次来是奉了话事人的口令,前来捉拿此人,你们如若想要阻拦,视为同罪你可要想清楚了!”
    这个被叫做陈兆宏的鹰勾鼻道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狭长的眼睛眯起,凝成了一条细线,里面有着毒蛇一般的光芒,看得震灵殿的弟子浑身不自在,纷纷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
    茅山宗门之内的弟子,倘若不出世,大部分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是为了保证他们能够一心求道,也使得他们不可能知道太多的讯息,也分不清楚陈兆宏话语里面的真与假,听到鹰钩鼻道人说得这般严重,不由得面面相觑,原本高举过头的条凳,此刻也都放了下来。
    瞧见震灵殿中的弟子都不再抵抗,鹰钩鼻道人颇为得意,将手中的长剑抖起,厉声叫道:“陆左,你是束手就擒,还是想反抗,被击毙当场?”
    这一伙人突入饭舍,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太多的紧张,因为既然大师兄带着我们光明正大地走进了这茅山宗后院,自然是有应对之法的,而围着我们的这些人,实力甚至比判叛入邪灵教的夏宇新还要不如,对我们根本就形不成威胁,所以我俩甚至连碗筷都没有放下,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紧张围着我们的这些青衫黑边的道人。
    然而旁人却并不理解我们的淡定,而只以为我们都吓傻了,鹰钩鼻道人陈兆宏一挥手,立刻有人抖出一双镣铐,大步朝我走来。
    而就在此刻,与我们同桌吃饭的李泽丰脸色数变,他师父交待他要照顾好我们,此番若被内院首座杨知修的弟子将我们给拿下,符钧回来肯定是交待不了的,思考了几秒钟之后,他硬着头皮站在了我们的面前,伸手拦住上前来的所有人,缓声说道:“慢,你们这红口白牙,谁人敢信?这要拿人,自然是刑堂长老座下弟子来做,你们根本就没有执法权,若要从我们这震灵殿中带走我师父的客人,等你们讨得刘长老的手谕,再过来吧!”
    听得李泽丰搬出了刑堂长老刘学道,鹰钩鼻道人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阴沉,眼珠子里面闪露出碎玻璃渣子一般的光芒,缓声说道:“这么说来,李泽丰你是准备打算违抗话事人的命令咯?”
    李泽丰梗着脖子说道:“不敢,只是规矩如此,泽丰不敢违反……”
    鹰钩鼻道人眼睛一蹬,突然将手中的剑拔出,厉声说道:“既如此,那我们手底下见真章便是,何必多言?”他刚要运劲,而李泽丰不甘示弱,往后一退,身后的条凳立刻就抄在了手上,怒目以对,这双方剑拔弩张、即将火拼,而门口处又传来了一声软糯清脆的声音:“啊,哪个是萧克明,你们哪个是萧克明?”
    听到这话语,本来火药桶一般的场面,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这双方的当事人脸上肌肉抖动,不知道是笑还是哭,我越过人群间隙,见到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小家伙挤进了饭舍,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这个小家伙是个女孩子,个儿不高,年纪六七八岁,挽着发髻,身子倒也瘦弱,唯独那脸蛋儿,有些婴儿肥,她人长得漂亮,可爱程度能和朵朵比拟,但是这脸蛋儿像那刚出蒸锅的包子,圆鼓鼓的,一看便十分有喜感,更加让我啼笑皆非的事情是,这脸儿肥嘟嘟的小道姑挤进来的时候,围着的道人纷纷都朝她行礼,包子师姑、包子师叔祖的一阵乱喊,让人跌掉眼镜。
    便是在我们面前的这个鹰钩鼻道人,瞧见了这小孩儿,即使火爆脾气,也不得不按捺住,拱手行礼道:“包子师姑,你怎么来了?”
    我的心中诧异得很,要知道,鹰钩鼻道人乃杨知修的徒弟,而杨知修是掌教陶晋鸿的小师弟,他叫这肥嘟嘟的精致小女孩儿作师姑,则说明她乃陶晋鸿那一辈,据杂毛小道说过,他师父上一辈的,除了没成器不入籍的,他离开时便只剩下李道子和传功长老了,李道子死得早,难道这个小女孩儿,竟然是传功长老的徒弟?
    这女孩儿还小,杂毛小道离开茅山时都没有出生,所以老萧也不知晓,两眼懵然。
    不过人小归人小,被人唤作包子的小女孩儿脾气还挺大,鼻子一皱,指着鹰钩鼻道人的剑横眉瞪眼说道:“你、你……那个谁,你拿着这剑对着我做什么,难道你想要杀我?”
    连名字都没有被记起来的鹰钩鼻道人一脸冷汗,将剑收于身后,单手使劲儿挥舞:“包子师姑,可不敢这么说,我们来这里是过来捉拿杀害黄鹏飞的凶手,动用刀剑实属无奈,并不是对您老人家有什么异心,你可不能胡乱说啊……”
    “杀害黄鹏飞?那个一天到晚嘴巴翘到天上去的外甥崽死球了么?太好了,是哪路英雄豪杰替天行道,下的手?求认识,求介绍!”包子小道姑拍着手大叫,鹰钩鼻道人一脸无奈,说唉,师姑,属下这里执行任务呢,就是这个疤脸小子!
    包子朝着我看了过来,我和杂毛小道面对这剑林,倒也淡定,她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指着杂毛小道说:“你是萧克明?”她的语气既像是疑问,又像是肯定,杂毛小道摸着鼻子,奇怪说你认识我?小包子得意洋洋,说那是,你跟你姑姑长得一模一样,快快快,叫我师姑奶奶!
    长得一模一样?我瞧着杂毛小道这绝对说不上俊俏的尊容,想着他姑姑未免长得也太磕碜了吧?杂毛小道见着小孩子有趣,便逗她,说我为何要叫你师姑奶奶,你是何人?
    小包子叉着腰,傲然说道:“我叫包凤凤,小名包子,你知道我师父是谁么?说起来吓你一大跳,他便是铛铛铛、铛……”她自己用嘴巴配着命运交响曲的音调,然后才说道:“那就是茅山宗的护法长老邓震东!嘿嘿嘿,怕了吧?”
    “哇?”杂毛小道故作惊讶地夸张大叫,蹲下身来呈拜倒状,高声喊道:“竟然是师姑奶奶,我就是萧克明,这厢有礼了!”
    包子就是个小女孩子,见杂毛小道这般配合,立刻拍着胸脯保证,说好,冲你这一句话,在茅山宗里面我罩着你,谁都惹不到你的你兜里面是什么?对,就是那个直直的小东西?啊,手机啊,我听说过,好玩么?给我玩一下吧……
    包子倒也不客气,将上次在鲁东林齐鸣送给苹果手机拿出来,这玩意刚上市不久,我们手机坏了,就逼着这家伙通过海关渠道弄了点走私货来用,没想到却被这小姑娘一眼看中,抢在手里玩得不亦乐。
    鹰钩鼻道人见包子跟我们玩在了一起,不由得着急,说师姑,我这里……
    包子正在玩着新鲜的手机游戏,根本就没有理会这边,听得陈兆宏催促,一脸嫌弃地说:“你要抓人就抓,要打架就打,不要问我好不好?哎,我这儿快死了,怎么搞?”鹰钩鼻道人一听,眼睛发亮,怕事态拖得越久越不好弄,于是左右一招呼,分散周围的人立刻一拥而上。
    见这些人提剑冲了上来,杂毛小道与我并肩站起,冷笑道:“果真是一群没有眼色的家伙,你们若要战,我们帮你们松松筋骨便是!”他并没有拔剑,而是从桌子上摸出了刚才吃饭用的那一双筷子,朝着前方的剑影迎去,李泽丰身子一震,大喊道:“你们还真的敢上?”
    他想迎击上前,我拦住了他,说此事交由我们处理,你们在旁边观战便是。
    我的话音一落,一剑便刺入我的后腰,当下我也不再犹豫,那腰扭如蛇,滑过这人身边,贴身并击,电光火石间便与其交手三个回合,这人的剑法倒也凌厉,然而贴身搏击却是短板,学的都是些套路式的手法,力量也不能和我这样的家伙相提并论,三两下就被我扣住了手脚,一手捉住手臂,一手托腰,倒提而起,便朝着前方人群处扔过去。
    战斗一旦打响,剑光在饭舍飞耀,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这绚丽的剑光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一片丁零当啷的响声过后,以鹰钩鼻为首的八个道人全部都给我们揍趴在了地上,我有些累,喘着粗气,而杂毛小道则蹲在地上,拿着筷子,对准鹰钩鼻道人的眼睛,只离一厘米,缓缓说道:“别急,黄鹏飞的事情,我们自然会给话事人一个说法。我们来了,自然不会逃的!”
    他将筷子一收,站起来,鹰钩鼻道人立刻带着他的七个小伙伴匆匆离开,连狠话都没敢放,这凌乱的脚步声打扰到了包子小道姑的玩性,她抬起头来问好了?李泽丰等震灵殿弟子一脸惊容,木然地点了点头,包子拍了一下脑袋,冲上来拉杂毛小道和我的手,说走吧,有人找你们呢。

猜你喜欢: 《诸圣之上》 《超魔幻修仙》 《新火影海贼》 《忠犬与腹黑的交锋》 《今天你撒谎了吗》 《盛世田园之农女大当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