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站在一排排坟冢的前面,看那青草依依、微风轻拂,白色的碎石小道上面还留有零落纸钱的痕迹,大清早,那青草上面还有着晨露,折射着天空初升的朝阳,色彩十分美丽。在这样美好的清晨里,我万万没有想到,杂毛小道纠结万分,最后还是带着我前来,所谓的看望一个故人,竟然真的是如同我吐槽时所说的一样,看一个鬼。
    墓碑上面写着“爱孙女陶庭倩之墓”,相片是一个长相秀丽、表情青涩的少女,梳着民国时期的长辫子,有点像《金粉世家》冷清秋初次登场时的那份淡然平和。
    我看了好几眼,发现除了头式和气质有些差异之外,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张君澜。
    杂毛小道拿着从震灵主殿的香炉中顺来的三根线香,将其插在了这风水最好的坟冢前,看那点点线香化作青烟生出,然后被风吹散,他的眼睛被烟雾给迷住了,有泪水溢出来,蹲着难受,便索性坐在了坟前面的平地上,凝望着墓碑上面的照片,默然不语。
    我站在杂毛小道的身后,瞧这坟冢修得讲究,面北朝南,前方有一条小溪蜿蜒流转,群峰环绕,而阳光像金子一样洒落在我的脸上,温柔得像情人的手,心中有些宁静,便不想说话。
    我和杂毛小道两个人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他也不刻意瞒着我,在沉默良久之后,长叹一声,说陆左,她美么?
    我点头,说美,而且是最美的年华,有着让人心醉的美丽和青春。
    杂毛小道将头埋入双手之中,双肩不住地颤抖,声音也低沉得可怕:“我在梦里,以及清醒的时候,无数次梦见这样的情形,我过来看她,带着香烛和祭品,然后在她的坟头同饮一杯酒,本来浓烈的酒液喝入我的嘴里没有半点味道,是因为那醉人的芬芳已经被她给先品尝,我能够明了她,她也能够理解我,我们虽然阴阳永隔,但是心,却一直在一起……可笑的是,当我真正来到她的坟前时,却发现根本没有话可说,唯一想做的,就是这样静静地陪着她,坐一会儿……”
    我轻轻叹息,这兄弟平日里吊儿郎当,简直就没有一个正形,却没有想到他内心深处,还有这么一个放不下的东西,一直存在。为了缓和气氛,我笑着说老萧,这陶陶是你师父的孙女,跟你可岔着辈分呢,亏你小子还将人家给勾引了,说起来,你这家伙真不要脸啊……
    听到我的调侃,平日里最爱斗嘴的杂毛小道却失去了反驳的情绪,而是颓丧地点了点头,说是啊,我真不要脸啊,往日我倘若与陶陶保持着最正当的关系,她便不会随着我前往黄山,也不会被我给害死了。
    “陶陶是被你害死的?”我惊讶了,连忙问道:“不可能吧?陶陶是怎么被你害死的?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杂毛小道长叹一声,说唉,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陶陶就是被我害死的,我这些年在外面漂泊流浪,一年吃过的苦比我上半辈子吃的还要多得多,不过我心里面从来没有怨恨,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罪有应得,而师父他老人家竟然还将我召回门墙之内,说实话,别说是杨知修他们,连我都不敢相信,而且面对着别人的指责,我也根本不敢反驳,我……
    杂毛小道这两天的心思沉重得很,言谈之中尽是负疚感,让人也跟着难过起来。
    我长叹一口气,待杂毛小道诉说完,拍着他的肩膀,说唉,你不要再颓废了,谁都有年轻无知的时候,你倘若一直抱着负疚感颓废下去,只怕陶陶她在地下有知,也不会快乐的。真正相爱的人,都希望对方能够得到真正的快乐,而不是被往事牵绊,这一点,我想你应该知道,便不劝你了,就连你师父都能够原谅你,你就不要再自责了,活人,要活给逝者看。
    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嗯,我知道,有酒么?我将空空的两手一摆,说这又不是咱们的地盘,哪里来的酒?
    杂毛小道自嘲地笑了,说唉,我都冲昏头脑了,行吧,我坐一会儿,你自个儿找地方待去。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我们两个在后山这片坟冢处待到了中午,享这清风吹拂。十一点半的时候,有一个瘸腿的老妇人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挎着一个竹篮子,一瘸一拐地走上了山坡来,在我们隔壁不远处的一座新坟前停下,从竹篮子里拿出了几个粗瓷大碗来,端端正正地摆上。
    那碗里有粉蒸肉、鸡块和油光致致的一大坨肥肉,老妇人将筷子放在碗上,低声念叨道:“当家的,吃点吧,过几天我就要搬出山谷,去外面的世界安家了,以后可不能经常来看你了,你自个在这里好生养着,有什么事情,就托梦给我……慢慢吃,你这脑袋和身上都快分离了,吃得艰难,不要吃噎到了刘学道那个老家伙回来之后一言不发,也不肯跟我讲,龙金海说是去追踪茅山叛逆死的,后来又说是被一头僵尸给害了,到底是谁,你倒是托梦,给我说一下,我好给你报仇啊,当家的……”
    她在那里唠唠叨叨,却也不顾忌我们,我听得熟悉,走近几步,侧眼看了一下那墓碑上面的名字,才知道这里面埋着的,竟然是死于青山界女飞尸之手的水虿长老徐修眉,而这个瘸腿老妇人,竟然是徐修眉的遗孀。
    听到她的这话语我便有些蛋疼,敢情这老妇人将自己老伴的死都归功于我的头上来,而且还一副非要找我麻烦的样子,我还真的是躺着也中枪了。
    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我也不打算跟这老妇人搭话,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不过我们不搭话,那瘸腿老妇人却瞧见了我们,皱着眉头看着我和杂毛小道,沉身责问道:“你们两个外来的,到底是何人?”我和杂毛小道都穿着外面的便服,我穿着圆领t恤,配一条纯棉的牛仔裤,而杂毛小道则是白衣衬衫,都是山外人的打扮,所以她才会有这么一问。
    杂毛小道不说话,而我则嘿嘿笑道,说老婆婆,我们是这墓主人的朋友,今天过来是祭拜她的……
    “哦,是这样啊……”瘸腿老妇人点了点头,没有再理我们,而是低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蹲在不远处的草甸子前,摸了摸鼻子,感觉这徐修眉的事情还真的难处理,说起来他还真的是在追杀我们的途中死的,当事人又不多,一时之间,说也说不清楚。
    当日我们在逃亡过程中,一直被挨打不还手,憋闷得厉害,最主要的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如果真的有那人命官司在我们的手上,只怕是大师兄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再将我们给洗白。
    然而当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糊弄过去的时候,那个瘸腿来妇人突然走到了一瘸一拐地走向了杂毛小道,大声喊道:“你,你不就是萧克明么?”杂毛小道一直沉浸在悲伤往事当中,刚才老妇人询问都当做不知晓,不过此时却也装不住了,抬起头,勉强地笑了笑,说好久不见,王晗师叔母。
    听到杂毛小道这般叫起,确定自己没叫错人的瘸腿老妇人脸色一肃,皱着眉头,冷声说道:“师叔母?呵呵,你一个茅山弃徒可当不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日我家老徐就是追踪你的时候死去的,对不对?”
    “对,没错!”杂毛小道淡然地说道,坐在草地上并不动弹,而那瘸腿老妇人一听这话,立刻像是掉进了火星子的油桶,轰然炸开,抓着拐杖就朝着这边迈步过来,厉声责问道:“是便好,当日你央求你徐师叔教你水性,被拒绝之后怀恨在心,然后在这次外事里面下了黑心,将他杀害了,对不对?你这个小畜生,你还有胆回这茅山里来,看我不戳死你?”
    眼看着那尖锐的拐杖前端就要戳到了脑门前,杂毛小道一动也不动,而我则一把抓住了那拐杖,紧紧握着。
    瘸腿老妇人出自茅山,手上倒也有些真功夫,一抖手腕,那拐杖就要往回缩,我哪里能够让它离开,右手一用劲儿,便将其抓在手里,怎么也动弹不得。见我这手劲颇大,老妇人怎么也扯不回去,不由得一松手,撒泼一样地坐在了地上,大声嘶嚎道:“两个小畜生,我家老徐尸骨未寒,你们竟然敢欺负我这个老婆子,我一定要告到话事人那里去……”
    我将手里这根材质普通的拐棍往地上一扔,好声解释道:“老婆婆,当日你丈夫确实是在追杀我们,不过他却是死在一头厉害飞尸之手,这一点刑堂刘长老可以作证;而老萧,他是奉掌门之令回门的,算不得闯,至于欺负你,更是无稽之谈,你若不擅自攻击我们,又怎么会闹成这样?”
    我的话语说得瘸腿老妇人一愣一愣的,还没有说话,远处便传来了包子那特有的可爱嗓音:“陆左哥哥,我又来找你们了!”

猜你喜欢: 《绝命手游》 《网王之沐染瑾年》 《我家王爷会作妖》 《领主之兵伐天下》 《超越狂暴升级》 《都市霸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