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没罪

    在一个垂髫道童的引领下,我跟随着大师兄和杂毛小道从偏厅顺着走道往正殿行去,一路旗幡飘飘,黄色的长条纸符从雕栏上垂下来,随风飞扬,路上的人都形色匆匆,往着前方小步跑去,显然大典即将到临。偏殿离主殿不过几个院落,于是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主殿前面的广场上面来。
    广场上有很多三代、四代弟子,大部分都规规矩矩地盘坐在地面的蒲团上,穿着正式道袍,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念诵着《登隐真诀》的上半阙,这声音东西相连,此起彼伏,倒也让人肃然起敬。
    大师兄脚步不停,一直朝前而走,越过盘坐在地的众弟子,朝着大殿之中走去。
    守在殿门的是四个身穿青衫黑边的道人,想来应该是杨知修门下的弟子,不过我瞧得都很面生,并不是之前到震灵殿惹事的陈兆宏,或者其他的弟子。如此看来,陈兆宏在杨知修的眼里,地位并不是很高,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做那过河的卒子,专门前来试探淌水用了倘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想来这陈兆宏也是想弃便弃的小家伙,无用而已。
    在我们前面走着的是符钧和他的两名弟子,李泽丰便是其中一位,大殿之前,他们也不好向我们表达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朝着里面走去,我们走到了门口,领头的一个青衫道人向大师兄拱手,说陈师兄里面请。
    大师兄拱手还礼,然后也不言语什么,朝着里间走去,我和杂毛小道跟在后面,也没有人拦我们。
    进了大殿当中,发现这殿宽阔,虽然四处都有采光,但是眼中一暗,景色便也浅淡几分。
    我抬头看,在这大殿之上的诸神分为三层,最上面一层乃奉三清,这三清为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之意,即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通天教主三位祖师,神像皆高四米有余,泥铸金身,神态安详超凡,色彩鲜艳如初,富丽而又不失古朴;中间一层乃四御,即昊天金阙至尊玉皇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和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材质同上,只是皆是两米五六。
    再之下,便是三茅真人茅盈、茅固、茅衷和茅山宗历史上最出名的掌门陶弘景,特别是最后一位,这茅山被列为道教之“第一福地,第八洞天”,这法阵之中的洞天福地,便是他领人开创,神像自然也大,竟然只比那三清神像低几分。
    神像前有鎏金铜鼎炉三樽,香炉造型浑厚,周身雕铸着精美的云龙图案,共有43条金龙,镇压洞天气运,而与这香炉齐平的是一个高地两米的台子,上面站在九名道童,正恭恭敬敬地抱着如意、令旗、幢幡、圭简、月斧、天篷尺、法刀、手炉、法印这九样道家法器,朝着神像参拜,气氛肃穆庄严。
    这大殿中已经按照不同的来源而站满了诸峰弟子,我瞧见符钧站了左起第一位。
    跟看球排中间的规则不同,这里是以左为尊,显然在这一辈中,身为掌灯弟子的他,独占了鳌头。当然,作为二代弟子中的外门大师兄,黑手双城陈志程的地位也高,被安排在了更左边的一处平台上,前面还挂着一个帘子,倒也有些遗世**的感觉。
    当我们在这平台前的蒲团上盘坐而下,没一会儿,便听到一声清脆的磬响,嗡的一声,我见到七位身穿绦衣、脚踏三寸刺绣朝鞋、脖挂朝珠、手持笏板的老人陆续从偏门走来,鱼贯而入,这七位老人五男两女,皆神情矍铄,目露神光,他们身上的绦衣华贵,背面和两袖处刺有精美的三清、八卦及宝塔图形,而在胸口位置,则分别刺着八仙、凤凰、白鹤、麒麟、六兽、日月、星辰七样不同的道家祥瑞。
    这七人中我看到了刑堂长老刘学道,看到了执礼长老雒洋,也看到了长老梅浪,至于其他,面都没有照过,便不得而知了。
    茅山有十大长老,水趸长老徐修眉被千年飞尸拍死,烈阳真人茅同真在阵前守门,那么还有一个没有出席的,是谁呢?
    我的心中疑问重重,不过这个时候的气氛沉重,看着那七位长老登上了香炉前台子,凝望下方,许多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我也不敢出言提问。待旁人站定,站在最中间那个胸口精绣白鹤的长老轻轻咳了咳,偌大的主殿顿时静寂无声,所有人都凝神朝着上面望来。
    我瞧那“白鹤”,他的年纪在七位长老里面看起来最为年轻,几乎只有四五十岁,长相儒雅,三撇青须飘逸,清瘦而富有神采,嘴角微微含笑,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温暖,让人以为是一位从大学讲堂里面走出来的专家教授,学富五车,冠绝经纶难道这人,便是人称笑面虎的杨知修么?
    果然,那人开始讲话了,说起了今日举办大典的缘由,既是祈祷上苍,也是为了掌门祈福,如今大典,务必诚心,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大张黄色符纸,上面有朱砂写就的祷告祭天文,开始念了起来。
    都说杨知修此人文采极佳,这一篇仿古制的祷告祭天文写得天花乱坠,文采盎然,之乎则也地念得我愣是没听懂,这长长一篇,洋洋洒洒几近千言,虽然作为对手出现的我,此刻也被杨知修这清朗浑厚、新闻联播式的“罗京腔”所折服。
    一个人能够居于高位,必定是有所不凡,不然也不可能安居此处这么久,过分的小瞧,只会让自己显得愚蠢。
    “……广运望如云兮,临照四方光八表兮,于万斯年伏维、尚飨!”
    念完祷告祭天文之后,杨知修将这黄符纸放入最中间的鎏金铜鼎炉中,那符纸燃烧,散发着一股让人神情一震的气息,接着这股灵力直冲大殿顶上去,沟通天云。接着杨知修大声喊道:“驱六丁六甲之阵,布天罡地煞之行,起坛,祭天哟……嗬!”
    座下众弟子齐声高呼道:“起坛,祭天哟……嗬!”
    而殿外的主峰弟子也跟着高呼起来,如此高呼三遍,那声音如同海浪,不断地拍打主殿墙体,这里间似乎有类似于回音壁的设置,使得音波反复震荡,周围都有一种“嗡嗡嗡”的声音在来回传递着,让人的身心在瞬间,提到了一个层次去。
    喊完话语之后,众弟子开始异口同声地念诵起《上清大洞真经》、《登隐真诀》的名阙,这念诵声恢弘,但凡茅山门下皆十分熟稔,便是我身前盘坐在地的大师兄和杂毛小道,也开口跟着和念起来,嗡嗡嗡,在我的脑海中唱响,如同仙乐。
    在这些经文大典的时间里,我感觉这整个大殿似乎活过来一般,有一股气息从幽幽之地蔓延而来,附着在上面,我分不清这股气息的力量属性是什么,只是当我分神去留意的时候,便感觉自己仿佛被剥光衣服一样,无处可藏。
    终于,这股气息在大殿之上凝结完毕,然后开始隐去,淡淡缓缓,有人用如意轻轻敲击了一下铜磬,一股清澈洞穿的声音传来,那些念经的声音开始渐渐地低沉了,一开始还如同在耳边,而后嗡嗡嗡,仿佛在天边响起,蚊子吱吱,再之后,除了在大殿之外有弟子还在加持供奉之外,其余人等都停了下声音来,使得这大殿之中一片寂静。
    接下来又进行了几项仪式,皆与我们无关,弄得我昏昏沉沉,直欲入睡,突然听到梅长老的声音从大殿之上传来:“请外门大弟子陈志程入场!”
    这话音一落,便有道童卷帘,将我们这里的平台给展露出来,大师兄轻轻说道来了,然后微微笑着站了起来,领着我和杂毛小道走到了平台之下的空地处,躬身向台上诸位长老请安,杨知修代表诸人点头,说志程你代表我茅山,行走于朝庭,功高劳苦,不必多礼,且按之前所说地办吧。
    大师兄拱手说是,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和杂毛小道后退一步。
    杨知修和大师兄这两人的表现十分中正平和,不喜不悲,颇有大家风范,倘若不知道内情者,还以为这两人是一对好基友呢。那梅浪接着说道:“去年十一月,我茅山弟子黄鹏飞任职于西南局,在调查邪灵教作恶案件时被人杀害于酆都万鬼窟中,经过宗教局西南局的调查组核实,杀害他的是来自苗疆的蛊师陆左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我茅山门下弟子行走江湖被屠戮,话事人震怒,派了诸位长老下山索寻而不得,现如今,这位凶手就在大殿当中,他便是现在台下站着的这个男人!”
    梅浪将黄鹏飞案件款款道来,在稍微一停顿之后,指着我厉声喝问道:“陆左,你可知罪?”
    我有些诧异地回望了一眼大师兄,见他朝我点了点头,回过头来,铿锵有力地回答道:“我没罪!”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穿越女配的重生》 《恶魔少爷轻一点》 《女总裁的专职司机》 《仙途良缘》 《吞天食地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