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茅山乱

    这场祈福法会,从午后未时一直持续到了酉时,天色渐黑,所有人都是秋水望穿,然而从后山处,依然没有传来掌门出关的消息,随着头顶的那轮圆日一点儿、一点儿地沉入西山,将山巅映得彩霞漫天,黑暗也渐渐来临,清池宫前所有参与祈福法会的人,心也逐渐沉入谷底。
    终于……还是没有出来么?
    台上同样盘坐在蒲团上念诵经文的长老们,脸色也开始变得灰暗,似乎有些失落。世人都能够明白地仙难成,要不然这百年来,成就地仙之位的人,也没有听过一个。通过大师兄私底下的解释,我知道这地仙并非是那兵解之后的鬼仙,那鬼仙是指修道者未能炼至纯阳,死后出阴神,也为灵鬼,而他师父冲击的地仙,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一点真阳点化浑身阴质,可神游于日光之下,有大神通。
    不过越是有大神通,便越难为之,也正因为如此,使得陶晋鸿十年如梦,蜗居洞中而不得解脱。
    道家的这些东西,我懂的也不是很多,陶老爷子的那种境界,也不是我养蛊人所能够触摸得到的,不过看着大家原本兴致昂扬,都以为今天便是陶晋鸿出关之日,满怀心思的等待,结果换回来的是死一样的寂静,这样的一瓢冷水泼下来,让场中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现实。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而我视野中所能够见到的人,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几乎都要板了起来。
    作为局外人,我自然也希望陶老爷子能够出得关来,这一来是因为就是老爷子叫的杂毛小道回山,他出来了,我们便有一个天大的大腿可以抱,即使与杨知修再不对付,也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危问题了;其二则是从杂毛小道的角度,这个家伙此番回门,其实所有人的态度他都不会放在心上,唯一紧张的,便是自家师父的立场,唯有陶晋鸿站在他面前,亲自宣布他的重回山门,才能够让他产生那种强烈的归属感。
    这种仪式是绝对有必要的,至于杨知修之前的承认,对于杂毛小道来说,不过是一声响屁而来。
    时间并不停留,它依旧缓缓溜走,当西山那最后一道霞光泯灭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山门处发生了喧闹之声,接着有人兴奋地高声喊道:“后山法阵来人了,后山法阵来人了……”这话语让包括台上的七位长老神情一震,全部都从蒲团之上站了起来,伸头朝着山门处望去。
    后山法阵来人,众弟子很自觉地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来,我也紧张地朝那里望去,但见一个小个子朝着这边跑来,跌跌撞撞,瞧那衣角尽是泥巴的白色道袍,我不由得诧异:“这不是包子么?”
    的确,此番前来清池宫的报信者,便正是前几日缠着我们的辈分极高的包子。
    这小丫头气喘吁吁地越过盘坐在地的众人,一直来到清池宫主殿之前的高台前,朝着正中的杨知修拱手,奶声奶气地高喊道:“杨师兄,我得了守卫后山法阵的萧应颜师侄儿的委托,前来告诉你、众位长老以及所有的茅山子弟一个消息……”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瞧着这个长得一副可爱包子脸的女孩儿,杨知修从台上几步跑下来,一脸激动地拉着包子的手说道:“包子,你快说说,掌门师兄到底有没有出关?”
    杨知修这番行为,倒也体现得情真意切,似乎与陶晋鸿感情深厚的样子,而我反观离我们不远处的符钧,似乎显得更加冷静许多,面无表情地闭着眼睛,口中喃喃自语,似乎还在念诵着经文。瞧见无数人都朝自己这边望过来,包子倒也不怯场,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姑姑说了,说今天一天都没有动静,我掌门师兄暂时出不了关了……”
    她到底还是紧张,本应该私底下叫的“姑姑”称呼,这会儿居然大庭广众之下便说了出来,然而旁人却根本不理会这些,纷纷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山呼海啸一般地叹息声传来:“啊……”
    我皱着眉头,想着即使陶老爷子勘破不了那死关,这样大声说出来,似乎不好吧?
    果然,杨知修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他的眉头紧紧皱起,见到包子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上前一步,将包子拉在自己的身后,朝着围在这广场中的众位弟子大声说道:“上天不作美,今天的大典结束了,掌门今天虽然不会破关,但是他会一直都在注视着我们的,终有一天,他会成就地仙之位,成为我茅山的无上荣光的。好了,各峰的负责人留下用饭,其余子弟,天色已晚,各自回去歇息吧,注意安全……”
    杨知修的一声宣布,失望之极的茅山弟子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个个都颓丧不已,小声呼唤着,找寻自家师出同门的师兄弟,一同相约下山去。
    看着散去的人群,认真念了一下午经文的杂毛小道站起来,揉了揉腿,没有说话,不过脸色十分阴郁。我站在他的身后默然不语,大师兄在我们的前方不远处,当诸位长老进入大殿之内后,先前那个道童从侧道处一路小跑地过来找他。说了几句,大师兄点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回过来跟我们说,让我们先随着震灵殿的弟子返回去歇息,他这边还需要跟诸位长老等人商量事情,便不用管他了。
    大师兄此番一去,必然又是各种博弈,不过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杂毛小道刚回茅山宗门,而我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外人,说不上话,于是点头,让他小心一些,我们先回返去了。
    大师兄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拉着我和杂毛小道的手,郑重其事地说:“小心!”
    听到大师兄这别有含义的话语,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也一眼,看来今天的事情还有些余味啊?点了点头,我们让大师兄放心,这茅山之上,想要暗算我们的人虽多,但是能够动得了我们的人,却实在少得可怜。有着这样的底气,大师兄也放心地离开了。
    天色已晚,散场之后的秩序显得有些混乱,我们本来想要等一下包子的,可是这小姑娘似乎也有资格参与后殿的密会,所以在李泽丰过来叫了我们之后,也不再坚持,随着大流出了清池宫。
    因为掌门没有能够出关,所以中午与我们交好的诸位弟子也并没有再过来热烈交流,只是与杂毛小道相约拜访之期后,郁郁离开。下山的道路依然漫长,每隔一段台阶便有一盏气死风灯,朦朦胧胧的光线让人的心情更加阴郁,这人虽多,但是说话的却少,所以一路无语,自不必言。
    重新回到震灵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我们草草洗漱完毕,坐在门前墙边的一处木头做的凳子前,享那山风吹拂,李泽丰过来确认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跟我们聊了一会儿,普遍有些失落,觉得陶掌门这般闭关已经有了十年之久,再这般拖下去,让那扬话事人掌这茅山,总不是个正理。
    像其余的弟子,每日专心修行便好,但是李泽丰跟随符钧多日,也算是一个备受器重的弟子,自然也能够接触到很多东西,所以考虑的事情,难免会全面一些。
    李泽丰走了之后,我和杂毛小道坐在简陋的条形木凳之上,看着山下山上星星点点的灯火,遥远而寥廓,如同孩子的眼睛,不由得都长叹了一口气。
    大家都是各有心事,便也没有多聊,只是静静地坐在凳子上,不说话,呼吸着这茅山夜间清新的空气。按理说,到了夜里朵朵和小妖都会出来,不过这道门重地,她们待着都很憋闷,所以并没有出现,我们坐了一个多小时,我忍不住踢了一下杂毛小道,问他说打算以后怎么办?
    “以后啊……”杂毛小道复述了一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默中,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我知道今天陶晋鸿没能够出关来,对他的打击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心中难免有些彷徨无定,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也懒得追问了,望着头顶的星空不说话。
    这般静静待了许久,不知不觉,竟然靠着墙壁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我醒过来,问杂毛小道有没有感觉到有一股血腥味,他摇头,说没有啊?我搂着胳膊,说冷,他说我们回房吧。于是我们两人回了房间,各自入睡,迷迷糊糊到了早上,突然听到外面很吵,再也无法入睡,杂毛小道那边呼呼大睡,没有动静,我心情略微烦躁,披着毛巾站起来,打开窗,瞧见李泽丰匆匆走过,便叫住他,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泽丰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色,想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说道:“清早传来消息,说看守我茅山门户的茅同真长老被人发现死在了隧洞之中……”

猜你喜欢: 《火影之朽木》 《奶爸的肆意人生》 《我以时光换你情深》 《我是女项羽》 《火影之神树降临》 《舌尖上的江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