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疑犯追踪

    烈火真人?听到这个名字我懵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想起来了,这尼玛不就是茅同真么?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脑子里瞬间想起了那个头发斑白、右脸颊处有一颗肉痣的矍铄老道士来。初见茅同真的时候,正好是我双腿复苏,刚刚恢复健康之时,当时我被诬陷入狱,他是被杨知修派过来镇场的,而后对我一路追杀,我曾经被他的烈阳焚身掌击中,差一点就死去;身为茅山长老,他是一个极厉害的高手,五雷明证录、纸鬼引灯术、四象封魔阵、请乩童降身以及那烈阳焚身掌,等等手段都是让人不敢小觑的,虽然后来缕缕受挫,败于我手,但也不是常人所能够企及的高度。
    在天湖边我击败了茅同真,而且并没有一直咄咄逼人的他给杀了,反而是选择了宽容,他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当时也是放弃了与我们为敌的态度;后来我们也只是在前几天进入茅山山门的时候见过一面,当时的他反应冷淡,不知道是不方便说话,还是因为回到山中被人嘲笑,于是将这恼恨牵怒于我,才会如此。
    当日在那天湖边处战那茅同真,我也几乎是搏命而为,再加上人品爆发而已,只怕现在对上茅同真,我也不能够肯定地说还能够击败于他。
    茅山长老便是茅山长老,即使不能名列前茅,但是含金量也绝对是十足的。
    战斗便是这样,除了实力外,还与心理、状态、天时地利等等有关,甚至运气也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然而此刻听到了他的死讯,我的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直在呼呼大睡的杂毛小道也被谈话吵醒了,听到这个消息,他想得倒比我全面,隔着窗子抓住了李泽丰的衣襟,严肃地说道:“茅长老死了,怎么可能?那么有没有发现凶手是谁?是不是我茅山被人入侵了么?”
    听到杂毛小道一连串的问话,李泽丰很无奈,说他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他师父已经下山,朝着山门处赶过去了,至于其他的疑问,估计要他回来才能知道。
    说完这些,李泽丰似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与他师叔杂毛小道见过礼之后,匆匆离开。
    杂毛小道眉头一皱,将挂在墙上的道袍取下来,草草穿上,然后跟我商量道:“不行,小毒物,我们要去看一下,我昨天晚上就感觉右眼皮一直在跳,肯定是会要出事的!”我说好,去瞧一瞧吧。
    说话间我们两人都起了床,然后带着随身之物,冲出了住处,然后一路穿行,走出了震灵殿,快要走到殿前牌坊处时,两个青衫黑边的道人拦住了我们,为首的那个道人倒也极为礼貌,说萧师兄,宗门内戒严了,若是出行的话,还请改日。
    昨天杂毛小道大放光彩,整个茅山上下,少有不认识他的,而且知道此子的身手极为了得,所以这些清池宫的弟子语气也恭敬,杂毛小道也不客气,眉头一竖,说戒严?这是什么道理?
    那个道人再次躬身回答,说昨天夜里,茅山山门处发生了一场拼斗,结果烈火真人身死魂消,话事人和诸位长老认为可能会有一些邪魔外道潜进了我茅山宗内,所以才会实行戒严,让众位弟子这些天先不要出行,固守大阵,这也是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着想能够不声不响地将茅长老杀死的敌人,这种家伙必然是我茅山上下众多弟子所难以对付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倘若是言语恶劣,我们倒也有了借口硬闯,只可惜他越是这番恭谨有礼,我们越是难以发作,特别是在这敏感时期,更加不能强行突破,授人以柄,于是一时间也犯了难,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就在此刻,李泽丰捧着一根拂尘从震灵殿中匆匆走下来,瞧见了在牌坊下说话的我们,过来问是怎么回事,那道人说了同样的说辞,李泽丰瞧了我们一眼,拉着这道人的手嘿嘿笑,说雷明光、黄震两位师叔,萧师叔和这位陆居士是得了我师父的邀请,前往山门处查探凶手的,还请两位酌情考虑一番。
    “是这样啊?”被称为黄震师叔的那位道人沉吟了一番,许是看在符钧的面子,又或者是因为昨天杂毛小道的表现太过惊艳,于是点头答应了,将我们给放过去。
    李泽丰见这两个清池宫的弟子放了行,便带着我们匆匆下了山峰,朝着山门处赶去。这两地相离颇远,我们也是走了好一段路程,方才到了之前那个沟通茅山后院与茅山前门的狭长隧道处。这里来了许多人,除了清池宫的弟子外,还有一些门中地位较高的弟子,除此之外,最多的便是胸口缝着一颗“卍”符号的黑袍道士,李泽丰跟我们说这是茅山宗刑堂的师兄弟。
    走到跟前,有人大声喝问,让我们停住脚步,问来干嘛的,李泽丰如实回答,让他去里面通报一下。那人深深地瞥了我和杂毛小道一眼,然后没有多说话,转身离开。没多久,我们认识的那个黄脸汉子朱睿走了出来,朝着我们招呼,让我们进洞去。
    走进洞去,里面依旧是美丽的壁画,然而却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内里飘荡,让人鼻头痒痒。
    杂毛小道摸着鼻子,想起一事儿,问我说小毒物,昨天夜里你说是不是有血腥味,不会说的就是这里吧?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半梦半醒的事情,怎么做得准?杂毛小道叹息,说多半就是这样,估计茅师叔就是死在那个时候。
    走进光线昏暗的狭长隧道,沿路都是那些身穿黑色衣服的刑堂弟子,黄脸汉子朱睿便是其中的一员,一边走一边跟我们介绍案情,说茅长老是在昨天寅时左右死去的,因为他这个人性格有些孤僻,喜欢独处,所以一同守阵的弟子并没有和他在一起,而且还离得比较远,到了早上的时候,有弟子给他送饭,才发现那内洞处有打斗的痕迹,而他则七窍流血地躺倒在地,早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除了茅长老,还有其他的人死去么?”杂毛小道皱着眉头问道。
    朱睿摇头说没有,因为茅长老修为高深,所以向来都是单独行动,其他弟子也是极放心的,然而没想到他竟然遭了不测。昨天夜里在这里守阵的一共有九名弟子,不过一早都被刘长老下令给带至刑堂问话去了,至于结果,估计要到中午才能够出来……
    隧道并没有多长,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上次碰到茅同真所在的漆黑小巷中,此刻这里灯火通明,口子处围满了茅山高层,许多人影,看得也不是很真切,我瞧见这小巷正对的墙壁上出现了两个深深的掌印,将上面的壁画拍得裂开,那掌印处一片焦黑,想来是茅同真的烈阳焚身掌给击中了。
    到底是什么人,不但能够找到茅山的山门所在,并且通过这固若金汤的法阵,并且在与茅山长老级别的茅同真的交锋中,将其击毙,而且还没有给茅同真通知山门的机会,甚至还使得那些看守山门的弟子,浑然不觉?
    我的心中第一个闪现出来的,便是像陶晋鸿这样的地仙高人,其二,则有可能是内鬼。
    是啊,也只有内鬼,才有可能熟悉这法阵的布置,以及看守法阵者的规律和习性,自由出入此处。
    心里面怀着复杂的情绪,我们被朱睿领进了小巷,发现大师兄和符钧都在,而那梅浪长老和刑堂长老刘学道也都在现场,别的长老倒也没有瞧见。见到我们进来,刘学道眉毛一扬,眼睛瞪了过来,我们倒也没有感觉什么,但是领我们进来的朱睿腿一下子就软了,刚想解释,大师兄一挥手,招呼我们,并且对着刘学道说道:“刘师叔,小明和陆左查案的功夫也有一套,可以让他们过来看一看,提提意见!”
    刘学道不置可否,继续跟旁边的刑堂弟子说着话语。
    走上前来,我们和大师兄、符钧打了招呼,并向梅浪也点头致意。大师兄没有多说什么,朝着地上指了指。我低头看,只见茅同真已经被放置在一具担架之上,身上蒙着一块白布,果然没有什么生命气息。符钧在旁边跟我们解释:“杀茅师叔的是个顶端厉害的高手,现场几乎看不到脚印,用的也是剑,茅师叔左腹中了两剑,腿也中了一剑,不过最致命的,还是脖子,一剑,即将气管割破,似乎混入了吞噬灵魂的灵体,结果茅师叔连命魂都没有逃脱,直接就灰飞烟灭了……”
    我们在现场了解了一下,线索不多,但是唯一知道的,就是凶手是个好几层楼那么高的高手。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那个人是否潜入了茅山宗内,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于是现在各处都在戒严,然后准备组织高手队,全山搜查。刑堂处事十分专业,我们在旁边也提不出什么建议,这时之前来震灵殿捉拿过我们的杨知修弟子陈兆宏走进了洞来,朝着我和杂毛小道说道:“跟我走,话事人要见你们!”

猜你喜欢: 《前方高能》 《重生之极品仙帝》 《我在烈火中等你》 《可恶的真相》 《重生之最强蜜婚》 《奶爸村官海岛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