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高手队

    到底是传说中那天山神池宫的极品特供,一颗洗髓伐骨金丹进了肚子,好似一团烈火在燃烧,它化作津液在肚中流淌着,仿佛热力的源泉,朝着四周源源不断地散发,我被这热气熏得难受,汗流浃背,一开始还装作颇有风度地走了一会儿,结果没走出竹林子,便跪倒在了泥地里,不住地打饱嗝。
    杨知修没事弄这么平易近人一出,求贤若渴的模样让人心中发虚,所以杂毛小道便怀疑这洗髓伐骨金丹中有些蹊跷,故而没有吃,反而是我自恃肚中有那万毒之王的金蚕蛊,浑然不在意,一口吃下,才知什么叫做“虚不受补”,头昏昏沉沉,热意横生,被杂毛小道这个始作俑者笑得自惭形秽,郁闷不已。
    杂毛小道笑完,便扶着我在路旁坐下,也不忙着去刘学道那里领任务,先歇着一会儿再说。
    我和杂毛小道坐在路边,先前过来招呼我们的青衣小厮背着竹篓从我们身边走过,好奇地看了我们一眼,也不说话,吹着小调儿离开。这家伙倒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儿,自家主人为潜入茅山的高手愁得头发都白了,这厮灰喜鹊的调子却吹得让我想要尿尿太有律感了!
    我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感觉在体内像流窜犯一样四处作乱的热力终于缓缓消失,心中似乎有某种东西蠢蠢欲动,然而最终还是没能够到达那临门的一脚,攀登不上来。
    我心中哀叹,难道杨知修给我们的这一颗是那残次品么?要倘若这一颗洗髓伐骨金丹能够将肥虫子给唤醒过来,只怕我还是要感谢他一下的。可是现在,咱也就只有吃完抹嘴的节奏。
    说实话,杨知修这处住所应该是花了很大的心思,风景秀丽得让人沉浸进去,都不舍得离开,之前陈兆宏之所以会让我们用那纸甲马,是因为怕耽搁了杨知修宝贵的时间,而至于我们如何回去,他便不关心了。没人管,我们也懒得走,坐在这竹林外围好不舒爽,到了早上九点多钟,太阳升在前方,便见到梅浪长老从我们的身前踩着纸甲马走过,高速奔行中的他似乎也看到了我和杂毛小道,当时就是一愣,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神情惊慌,差一点儿就要栽进了竹林子里面去,惹得我和杂毛小道哈哈大笑。
    结果没过一会儿,便有人出来轰我们,来者便是之前给我们斟茶的那个小姑娘,杂毛小道厚着脸皮问人家名字,结果被那女孩一双无辜的眼睛看得心里发慌,最后坐不住了,拉着我悻悻离开。
    从杨知修的住所走到了山谷平原处,足足花了大半个小时,走到大道的时候,戒严依然还在继续,我们被盘问了一番,结果远处走来了那黄脸汉子朱睿,将负责执勤的这名清池宫三代弟子好是一番教训,问责他瞎了眼睛么?居然连大名鼎鼎的萧师叔都认不出来?
    那个三代弟子也挺牛,仗着自己师祖是杨知修,梗着脖子跟朱睿顶牛,说萧师叔又怎么样?现在戒严,除了宗内真传弟子和刑堂弟子之外,所有人都不得随意出入茅山各路口,违者格杀勿论。
    他这般说着,朱睿的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地笑容,说格杀勿论?你倒有这本事,那拿出来看看呗?
    被朱睿逼上了梁山,那个弟子也有些恼火,朝着旁边的同伴挤眼色,让去叫人过来,镇压场子。杂毛小道没有心思跟这些小人物计较,拍了拍手,朝着那个外表倔强、内心其实早就惶恐不安的三代弟子笑了,说我们是奉了话事人的吩咐,加入茅山刑堂抽调各处组成的高手队,协查茅长老被杀害的相关事宜,你这里倘若没有得到消息,可以先和你的上级,或者师父来请示,再做决断。
    人的名树的影,这个三代弟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几天风头最盛的杂毛小道,刚才也只是嘴硬逞强,此刻有了台阶下,自然也是呵呵两声,说萧师叔既然这么说了,自然不会骗我,先请吧。
    朱睿领着我们离开要道,回头瞧了一眼守在道口的那两个清池宫弟子,大为快意地说道:“这些家伙平日里眼睛好像长在了天上,今天总算是吃了一回瘪,哈哈,真畅意啊!”杂毛小道跟在旁边,皱着眉头说道:“朱师兄,他们真的有这么差?”
    朱睿点了点头,说你们是不知道,清池宫的弟子平日里飞扬跋扈,嚣张得要死,让人恨不得揍上一顿。这两个没什么本事,而且辈分又低,所以才会忍气吞声,倘若是换了陈兆宏那些家伙,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杂毛小道摇头叹气,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清池宫的弟子之所以这个样子,跟他们头顶上的师父,有着很大的关系。
    朱睿这人情绪也走得快,拉着我们的手,兴奋地说道:“先前我们还在犹豫,说能够将烈火真人给击毙的高手,我们对上了也无外乎是一个死字,现在话事人既然请来了你们加入,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了一层保障,小明,你可记得,倘若师兄我真的有事的话,你的飞剑可一定要记得过来救我哦?”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那是自然,接着问朱睿接下来去哪里?
    朱睿问我们有没有吃过早餐,杂毛小道摇头说没有,而我一颗洗髓伐骨金丹下了肚,浑身热意蒸腾,哪里还会饿,于是说不用。这两人意见不合,第三人朱睿则说他也没有吃,找个地方先填饱肚子吧。说着他带着我们来到了山谷平原靠左一个小小的聚居点,那里有五十来户人家的样子,负责这山谷平原中农作物的收成,供养这整个茅山上下几百口子人的伙食以及其他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少量的物资,是可以从山外运过来的。
    有人聚集的地方自然会有交易,有饭馆子,也有早餐铺子,这里的交易比较原始,通通记账。
    热腾腾的茭白烧肉、臭豇豆、鲫鱼冻以及一大盆白粥,这不知道大早上是怎么弄出来的这些美食,杂毛小道和朱睿吃得不亦乐乎,嘴巴皮流油,看着他们端着硕大的碗哧溜哧溜喝白粥,我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疑惑地问朱睿,说我们不是有任务么,怎么也不忙着,反而这般闲得蛋疼?
    朱睿抹了一把嘴,说皇帝也不差饿兵不是,再有了,你以为还真指望你们来盘查凶手的踪迹啊?刘长老座下那八大金刚是干嘛的?现在各处都在戒严了,然后整个茅山上下法阵大开,刑堂纠集了宗门有名有号的高手,分成十余队,梳子一样地从头到脚、从东到西地梳理过去,先将有可能的地方排除一遍,然后再作其他分析手段我们领到的任务是坟山那边,一会儿还有两个人要过来,我们得在这里等一会儿。
    我点了点头,说哦,然后吩咐这早餐店的老奶奶弄来一个大碗,舀一大碗稀饭,也呼哧呼哧地喝了起来。
    过了十来分钟,果真又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熟人,络腮胡庞华森,另外一个相貌美丽的小道姑有些害羞,细声细气,还没有说话呢脸就变得红红的,朱睿跟我们介绍,说她是英华真人的弟子,小明,你可还曾记得?
    杂毛小道动容了,说你可是张欣怡?那女孩儿眼睛发亮,说萧师兄你还记得我啊?
    杂毛小道呵呵地笑,说我姑姑的小师妹,我怎么认不得?当时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离开茅山的时候,你可能只比包子大几岁吧?秀秀气气的小姑娘,也不爱说话,有时候甚至一天都不说话,愁死我姑姑的师父了……
    这般说着话语,敢情都是老熟人,大家准备停当了,然后离开这处聚集地,朝着后山走去。
    我们要查询的坟山可不是上次看望陶庭倩的那处墓地,这茅山存世几百上千年,历代子弟多矣,死了能够葬在陶陶那处风水宝地的地方,实在不多,便是徐修眉以一长老之位,也仅仅只能占一靠边的位置,所以我们看的是那普通弟子的葬身之处。不过倒也无妨,别的坟山阴森恐怖,而这茅山上能够做那超度法事的道士一抓一大把,这坟山自然也只是一处风景极美的地方,我们在这坟山附近搜寻好一番,并没有收获,到了下午两点,朱睿收到消息,说今天结束了,大家先回去睡觉,晚上夜间再待命。
    杂毛小道与诸友告别,然后与我回返震灵殿,趁着功夫将洗髓伐骨金丹给炼化了,平添不少修为,自不必言。修行一事,沉迷便不知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又到了晚上,朱睿约我们子时去刑堂开会,我和杂毛小道便早早地起了来,洗了一把冷水脸,浑身一激灵,感觉良好,身形轻快地出了震灵殿。
    然而在走下那冗长台阶的时候,我头天晚上闻到的那股血腥味,似乎又飘散而来。

猜你喜欢: 《阴缘冥定》 《无上真阳》 《修真岛主》 《流氓高手在三国》 《一朝砚遇》 《重生混沌仙尊》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