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一个内应者

    本来漆黑的天空此时更加凝重,仿佛又来了一股风,这风并不是刚才那阵刚猛强烈的大风,阴测测的,让人心底里发寒,杂毛小道皱着眉头,将停滞在空中的雷罚召回手中,横剑胸前,然后与我背贴背,小心防备着身后方。
    我们都不知道那个什么老母啥的,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瞧着她口气如此托大,倒也有了些好奇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其实我们见过的老太太,厉害的不少,腿脚飞快的客老太,慈祥宁静的鬼妖婆婆,远在缅北山林中的蚩丽花、蚩丽妹姐妹后者在我看来甚至只是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乃至我从小见到大从不察觉有何厉害,但是却改变了我整个人生的外婆龙老兰,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的声音,能够有这个苍老声音里面蕴含的戾气。
    即使是让我痛恨非常的客老太,都没有这么浓厚的煞气在。
    来人似缓实快,倏然间已经到了近前,也是个没有脸面的家伙,蒙头蒙脸,身上罩着一个偌大的黑色皮麾,上面翻毛无数,让人看着好像一头巨大的鸟儿,秃鹫或者白背兀鹫什么的。她一出现之后,几乎一点儿也不停留,刷的一下,从我的左边、杂毛小道的右边经过,甩了一条黑色的东西过来,速度奇快,不过还是被我们给躲开了,但听到“刷……啪”的一声炸响,耳朵轰鸣,好像被人将头给打了一拳。
    是皮鞭,而且还是上好材料制成,我能够从上面感受到法力的波纹,荡漾开来,如水一般。
    仅仅是一鞭甩出来,便将我弄得眼前一黑,失去平衡的我挣扎了几下,方才站稳脚跟,瞧见那个什么老母已经站在了黑袍道人的旁边,一甩大麾,有那大侠之风采。我和杂毛小道并肩而立,血虎在我们的身后刨着泥土,闷声地嘶吼着,发出“吼吼”的磨牙声。杂毛小道不待我停定,上前一步沉声质问道:“你是何人?竟敢在这茅山境内开启法阵,胡乱截杀我茅山宗门弟子,速速报上名来!”
    那什么老母脸上蒙着厚厚的黑纱,跟准备慷慨赴义的黑寡妇一样装扮,不过她的眼睛倒也没有遮住,里面一双眼睛闪露精光,蕴含秋水,让人感觉好似一个二十来岁美好年华的少女,在我们前面。
    不过她一开口说话,却是六七十岁老妪的声音:“嗬?你们茅山?这茅山被我当做后花园一般走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穿开裆裤呢,当年即使是李道子守这后山,见到我也不会多吱半句话,何况是你这嘴上没毛的小家伙?”
    杂毛小道下意识地摸了把嘴唇,好久没刮胡子了,一层厚厚青茬,嘿嘿笑道:“这不是毛么?”
    他的话语让着什么老母一阵无语,原本都要到了嘴边的话语,此刻也都咽在了肚子里,也不愿意多聊,回头瞧了黑衣道人一眼,然后大喊一声上,身形便朝着我们这边扑来。她扑便扑,结果地上也在颤动,我刚要冲上前去,却感觉脚下一滞,低头一看,只见双脚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被藤蔓给缠住了,移动不得,唯有随着这地皮一块儿起伏抖动。
    跟小妖和朵朵久矣,我一眼就瞧出这地下藤蔓里所被灌注的,正是那青木乙罡,而且比之两个朵朵来,更加浓郁。当下我也有些恼了,一边挥剑斩那藤蔓,一边央求小妖这小姑奶奶,再次登场。
    关键时刻小妖从来不掉链子,就连十分不喜这茅山环境的朵朵也激动了,也没有多说,两个小女孩便冲了出来,小妖在火急火燎地斩断地上蔓延上来的藤蔓根蕨,而朵朵则朝着正与杂毛小道拼斗的那黑衣老母释放了一击癸水弹,将这家伙的身形给凝滞。
    不过这东西持续也仅仅才有一秒,瞧见了朵朵耍的这花活儿,黑衣老母顿时就兴奋得尖叫起来:“哇,早就听说陆左你有一个鬼妖娃娃跟随在身边了,此番我倒是要将她给夺走,自己调养,保管过几年时间,一定比你还要厉害……”
    杂毛小道手持雷罚,正在跟这个老母拼斗,作为终日与那雷罚为伍的杂毛小道,剑法自然是犀利之极,然而这个老母却并没有疲于应付的姿态,反而是如同走进了自家花园一般的惬意,皮鞭挥舞三两下,竟然将杂毛小道暗藏的好几击杀招给破解掉了。
    她很快就虚晃了一招,将杂毛小道给逼开,然后朝着朵朵这边伸手抓来。
    这个老女人手上十分奇怪,有点儿像电视上那慈禧寻常的打扮,指甲比那手指还长,而且又弯又黑又尖锐,仿佛那冷兵器中的铁猫爪一样,朵朵瞧见了,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说吓,这是什么怪物?
    一个能够让鬼妖都感到害怕的老女人,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不过我浑身精力充沛,却并不怕她,当下也是迎风顶上,管她是人是鬼,恶魔巫手已经点燃,左手毁灭空负,右手希望握剑,双管齐下,剑作掩护,而左手则朝着这老女人的胸口抓去,又狠又疾。
    我这猥琐一抓,正好与那个女人嫌恶的挥手对上,本来我以为这轻飘飘的女人,力量也不过如是,然而一对拼之下,向后腾空飞起的,竟然是我自己。
    啊
    腾空而起的我这才发现,我对面的这个老女人之所以有着那样的自信,必然是因为有着足够的力量。她能够将力量处于巅峰状态的我拼飞,想来在修为一途,走得比我们更远。不过我并非一个人在作战,已经处理完地上缠人藤蔓的小妖在空中便将我给扶起,而朵朵则双手鼓舞如蝴蝶纷飞,口中念着藏边密言,一大股蓝黑相间的光芒产生,朝着这个女人的头上甩去。
    谁也未曾预想到朵朵会有这么一招,这个黑袍老母也自然不作提防,头上的面巾给一下子吹飞起来,露出了一张徐娘半老的脸,这所谓老母顶多也就四十来岁,风韵犹存,只是岁月依旧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鱼尾纹和抬头纹明显,眼睛下面也有浮肿的水泡。
    我自然不认识这人,不过瞧着杂毛小道也一脸茫然的样子,我便知道她应该不是茅山故人。
    战斗依旧还在持续,被一下打中了脑袋的这半老徐娘显得有些恼恨,五指一并拢,立刻便有红芒在她的手间生成,嗞溜一声,似那雷电之音。朵朵皱着眉头,似乎对这种东西十分抵抗,而那边,杂毛小道却被那个黑袍道士给缠住了,那人是个一流高手,也用剑,刑堂的制式长剑,不过技艺并不如杂毛小道一劈一挑一刺那数万次的重复练习来得精湛,所以暂时落于下风。
    不过他并不仅仅技乎于此,不时放一下暗器,比那染血“面包”速度快了许多,让杂毛小道难以应付。
    而让人气愤的事情是,有着半老徐娘在此,杂毛小道的雷罚完全失去了飞剑功能,实打实地受克制。他恼恨了,在挡住了黑袍道人暴风骤雨式的攻击之后,单剑指天,大声叫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祖师返世……”他这口诀乃是神剑引雷术的咒文,往日被茅山长老追杀的时候,念出来吓人得紧,这家伙和那个老母也都吓了一跳,顾不得攻击我们,先抽身后撤。
    其实杂毛小道最近刚刚用完雷罚,桃木剑中的雷意都还没有回转,是引不来雷的,也就是吓唬吓唬人而已,所幸他们都吓到了,连连后撤。见吓到了人,杂毛小道拉了我一把,说小毒物,这个老女人似乎很难缠,估计一时半会弄不死她,反而被她开启阵法磨去性子,我们先扯呼跑路吧!
    本来两个朵朵和血虎在旁,我自信满满,然而那个半老徐娘指间的红色光芒,却让她们都感到了不安,我知道再这样拼斗下去无意义,于是点头,与杂毛小道朝着归路跑去。
    我们这且打且跑,完全将对手的节奏给搞乱了,半老徐娘气愤地大叫,说休走,大步便朝着这里追来。此番倘若再次接触,肯定又是一番龙争虎斗,鹿死谁手,谁胜谁负还不知晓,我也不怕打架,心中还在兴奋,便听到朱睿的声音从后方远远传来:“萧师弟,陆居士,你在哪里?我们已经和刘长老汇合了……”
    杂毛小道听到有援兵,顿时高声应承,我回过头去,见到那个妇人咬着银牙,恨声说道:“且留你人头数日,过几天再来取!”
    她话一说完,便顾不得旁边这黑袍道士,人倏然就不见了踪影,显然是对朱睿口中的刑堂长老刘学道有些忌讳。那个黑袍道士见有援兵来袭,也转身想走,杂毛小道冷冷一笑,说你也想走?
    他这是已经可以操纵雷罚,一剑过去,竟然就将这黑袍道士给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我是个极有好奇心的人,当下也不犹豫,冲上前去,先将这人一顿老拳撂倒,然后二话不说,手探入他的脖子处,使劲儿一撕,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孔来。杂毛小道大讶,失声叫道:“竟然是他?”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梅浪长老的爱徒孙小勤。

猜你喜欢: 《绝世天尊》 《化仙志》 《巅峰玩家内》 《凶佛》 《修炼从夺舍开始》 《杀神永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