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鬼将之败,梅浪失牌

    小妖出其不意地出现,并且将那支撑通道的木架子给轰得粉碎,接着这一段通道都整个儿垮塌下来挖过煤、下过矿,坑道里面翻过炕的小伙伴或许能够想象得出当时的情景,那数吨的泥土碎石由上而下地碾压下来,那掀起的尘土将我们胸肺里呛得尽是灰尘,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别说是像梅浪长老、邪灵教众的血肉之躯,便是那些在我们身后追踪的黑影团儿,也被这动静震得七零八落,有的甚至直接发出了巨大的尖叫声,不知死活。
    我们脚步一点儿也没有停留,朝着前方一阵猛跑,所幸小妖轰断的仅仅只是几节木支架,所以当我们朝前跑了十几米的时候,发现头顶上面传来的震动,终于停止了,而朵朵那甜甜的呼喊声也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小妖姐姐……”
    同样是灰头土脸的小妖伸手一招,地上顿时爬出好多爬山虎一样的藤蔓植物,簌簌作响,而那些翻腾的灰尘也终于一清而空,这小狐媚子得意地嘲笑我,说陆左啊陆左,枉你这一身的本事,当年也是将跟梅浪齐名的茅同真,弄得跪在地上叫大爷的人物,此刻却被这个老不死追得狼狈逃窜,倒是叫我好瞧不起啊……
    她说得夸大,旁边的朱睿一抹头上的灰,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满,说梅长老驭鬼之术,茅山无双,他旁边还有四个十分厉害的邪灵教一流高手,这样的阵容,倘若留在原地,那才是真正的找死呢。
    小妖这小狐媚子一得了理就想着法子损我,这事儿我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并不理会,看着这两个在我面前拉着手转圈圈、喜相逢的小姐妹俩儿,关心地问那个茅同真的魂体呢,你不是去追他了么,怎么又从这里跑了出来?
    小妖叉着腰,说你还有意思问,倘若不是小妖我察觉不对劲,似乎中了那调虎离山之计,匆匆跑回来,只怕你已经被人给追上,一下扑倒在地,任其蹂躏,到了此刻一定是轻抚某花笑而不语了哼!
    听到这个小狐媚子这一连串似乎并不是很对劲的话语说出来,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汗颜,这小狐媚子,还真的是什么都懂。不过讥讽我归讥讽我,小妖却也不是一味地玩闹,最后还是说了实话,说那茅同真根本就是一缕意识分身,她在追到地下不久的时候,那东西身上附着的能量便已经接近为零了,于是不多时,凭空消失,再也不见,她这才循着与我那独特的联系,找到这儿来的。
    不管怎么说,小妖这突然的急智还是救了我们一回,对此我给予了她高度的表扬,这小狐媚子别的还好,就是禁不住夸,这一番好话说尽,人便眉开眼笑,心情如那晴朗星空一般。
    我们这边了解着情况,然而朱睿却一直都处于紧张的戒备状态,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一声大喊:“陆左,小心,它们又来了!”
    听得这些话,我便感觉自己的脚下又是一阵黏稠,往下一望,却见自己的双脚给那些鬼将缠住,如陷泥潭之中。这通道垮塌,梅浪和邪灵教诸人过不来,但是并不会对身为灵体的一百零八鬼将产生任何困扰,诚如朱睿所言,梅浪是茅山宗内控鬼第一人,要不然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凑齐这梁山泊的诸位好汉之名,而他之前过于托大,竟然放着我在旁边偷听而不管,如今我知道了太多的消息,每一件对于他来说都是致命的,所以他现在最急切的,莫过于就是杀人灭口。
    只有将我和朱睿给杀了,变成了死人,他才能够在杨知修以及其余长老、众茅山子弟的怒火中,存活下来,这是最重要的东西,一刻也不能耽误,故而他也管不得许多顾忌,将手上的底牌,全数打出。
    而就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从地上,墙壁上,通道顶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团团黑影,遍布在我的视野里,这些家伙之前似乎都只是灵体,与我们并不交集,然而此刻一旦发动起了真格的东西,立刻又是另外一种情景,突然之间便有那阴风大作,呼呼地刮,让人骨子里都变得寒冷无比。
    当我看到眼中的朱睿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一十六的时候,我便知道面前的这个兄弟先前告诉我梅浪的那一百零八鬼将能够摆出让人迷幻致死的幻阵,此刻已经启动起来。
    恍惚间,我感觉数十个朱睿将手中长剑举起,然后朝着我的全身各处刺来,这剑凶猛,刺得又快又狠又疾,根本就把我当作了阶级敌人的模样。我拼力抵挡,结果却还是感觉全身刺痛,竟然被七八个朱睿将我给刺穿,望着胸口锐利的三四根长剑,我嘿然一笑,说尼玛的,这幻觉也太假了吧,难不成还真的以为我会相信自己给这般捅死了,自己命魂消逝?
    这话说完,我口中一段“金刚萨埵降魔咒”快速念过,然后双手结内狮子印,口中一声大吼:“洽!”
    此洽一出口,万物之灵力,任我接洽,立即有源源不断的灵力从无尽虚空传递而来,我的脑海中精神一震,神情顿时就清醒和精神了许多,祛除幻境,将真正的双眼睁开了,瞧见百来团鬼将在我身周摇摆成同一节奏,哗啦啦、呼啦啦,而刚才在幻境中将我杀死的朱睿此刻使劲儿地挥舞着手中长剑,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激动,口中大声叫道:“陆左,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
    至于朵朵和小妖,两个小丫头分别给十来头鬼将给缠住,这些东西并不如围着我们的黑影团儿可爱,全部都是一副恶面狰狞的恐怖模样,让人看着生畏,而被分出来单独对付这两个小萝莉的鬼将,如果按照《水浒传》中的说法,应该属于三十六天罡的级别,都是十分厉害的家伙,一时半会儿之间,她们倒也不能速战速决,只是在将优势一点儿、一点儿地扭转。
    不过让人欣慰的事情是,这一百零八鬼将乃茅山长老梅浪穷极一生而收集编汇而成,也是他能够成为茅山长老的一个重要筹码和资本,无论是单体实力,还是团结在一块儿的阵法演练,都有着让人不敢想象的厉害,来历不明的小妖自不必提,那朵朵成鬼时间并不算久,很多与她一般遭遇的小鬼,此刻说不定早就被吞噬了,而她,竟然能够以一敌十,而且还能够占据强大优势。
    这还是她并不擅长的领域,倘若是她到了真正愤怒便变身成那青面朵朵,说不定会更加强大。
    当我重新恢复神志的时候,心中一片豁达,感觉梅浪的这一百零八鬼将或许自有其强大之处,但是当个体的精神意志真正到达了一定的级别,这些东西说实话,真的只是浮云,过眼云烟而已。在那些鬼将都在好整以暇地布阵消磨我们的精力之时,我已经将鬼剑给扬了起来。
    剑临于空,蓄力,停顿,这些动作我按着一定的节奏,踩着鼓点进行,然而在此之前,我从怀里拿出了震镜嘿嘿,对付这些灵体,没有什么能够比这经过牛头蓝血浸泡过的法器,更加管用了。
    一声“无量天尊”出了口,差不多有四十多头鬼将被我笼罩其间,而在这些灵体动弹不得的情况下,我的鬼剑终于蓄满了势,由上而下,一剑斩过,那些常人根本无法触摸的鬼将此刻却纷纷被一斩而破,而且在分离之后,并不像普通鬼魂一样散而重聚,而是消失无踪影。
    这些让茅山刑堂高手朱睿谈之色变的鬼将,就这样被我砍瓜切菜一般,给杀得个落花流水。
    这一剑斩过,阵法便出现了纰漏,朱睿幡然醒转,睁开眼睛,大叫一声,人却瘫倒在了地上,口吐出白沫来,而我的震镜空虚太久,此刻竟然还有余力,被我又照射在了与朵朵缠斗的那十来头鬼将之上,那个小丫头倒也能够抓住机会,一时间将学自鬼妖婆婆那儿的密宗法术施展出来,指出如电,竟然将这些鬼将给全数点化。
    何为点化?那便是将其罪恶的痕迹给抹除于这世间,再无踪迹。
    连续两场大胜让我们信心倍增,很快,小妖也不落人后地将缠着自己的那十来头鬼将斩杀大半,就连刚刚吐得稀里哗啦的朱睿,也咬着牙燃了自家压箱底的珍贵符箓,又弄死了几头。俗话说兵败如山倒,这连连的失利让那些剩余的一百零八鬼将脑子慌乱,阵脚一时间也乱得不成样子,这个时候便是收割的季节,而我也不客气,由朵朵和小妖做主,将这些存在或者即将消逝的灵体,给全部塞进震镜,让人妻镜灵给炼化掉。
    十来分钟之后,通道里一片宁静,那些吵闹的鬼将早已死的死,逃的逃,不成气候,想必在垮塌通道对面的梅浪长老,此刻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
    其实他的鬼将原本并不会这么弱,但是超出了他的指挥范围,所有的事情便都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
    我和小妖、朵朵相视一笑,伸手击掌,说耶!
    朱睿也伸出了手,热泪盈眶:“耶!”

猜你喜欢: 《吸血姬的堕落》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气吞寰宇》 《多情鬼夫撩上门》 《捞尸人》 《女院长的贴身神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