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木马攻城

    这处陡然出现的地界有一个呈倒扣碗状的防护结界,如流水一般由上而下地滑落,隐隐约约,似是而非,我们身下的蛟龙阵灵并不能够直接穿透过去,于是在最边缘处将我们给放了下来,然后引颈高吼一声,尾巴摇动,竟然又遁入了黑暗当中。
    位于高台之上的小姑本来是闭着眼睛的,挽着传统道髻、一袭白色道袍的她仿佛镝落尘世的仙女,包子脚一落地,便朝着小姑大声喊道:“姑姑,姑姑,我回来了……呜呜,我回来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情真意切,之前所受到的委屈又浮现到了自己的心中,眼窝子里便有泪水流出来了。
    小姑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然后睁开了晶莹黑亮的眼睛,朝我们看来,手一挥,我们面前处的流光便缺了一块,在包子的带领下,我和朵朵、小妖一齐走进了此处。此处应该就是后山法阵的中心,脚下的石头竟然是那汉白玉,里面似乎还有莹光在流动,让人感觉真的是十分神奇。
    就在我们走近的时候,小姑已经站起了身,并且缓缓地走了下来,包子冲上前去,一把将小姑的大腿给抱住,一边将眼泪鼻涕抹在了小姑的身上,一边呜呜地哭道:“姑姑,姑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萧应颜是杂毛小道的小姑,而且人也十分不错,我对她也是极为亲近和尊敬,走上前去,躬身问好。小姑摸了摸包子散乱的头发,又给她擦完眼泪,才肃容说道:“陆左,不用客气,你们是从外边来的,能跟我讲一讲外面是什么情况么?”
    我点了点头,然后将在通道里偷听到梅浪和苏参谋的谈话内容,一一给小姑说起,当得知邪灵教潜入茅山,剑指掌门陶晋鸿,梅浪竟然就是勾结邪灵教的内贼,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有着话事人杨知修的纵容,小姑脸上的神色更加地严肃了。
    当我把我所有知道的,以及根据这些事件的推论都说完的时候,小姑叹了一口气,说风雨飘摇啊,尘清真人说茅山今年定有一劫,我原本还将信未信,后来徐修眉长老陨落,接着祈福法会掌门未醒,茅同真长老被人杀害于山门之前,我才知晓这一切都是真的,然而万万没想到,这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我听得小姑语气里有着疲倦,知道她肩上承载了太多的责任,不过我跟她只见过这两次面,也不好去劝,只是好声安慰几句,便转问道:“小姑,你这边是什么情况?”
    小姑答我,说大概二十几分钟前,外面那些家伙便在塔林外围布置东西,她发现之后,启动阵法,然而这里面似乎有人也颇为熟悉外面的阵法,竟然将那迷幻的阵法瞧破了,起不到什么作用,没办法,她只有驱动塔林之下的蛟龙阵灵腾空惩敌,却不曾想到刚刚死去不久的茅同真长老出现了,带着七个厉鬼抵挡住了蛟龙的进攻,竟然呈现了胶着的状态。
    我又问,说这法阵到底有没有被攻破的危险?
    小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说怎么可能?这阵法经过茅山历代先辈的锤炼雕琢,早就已经圆润成熟,莫说是前面那八人,这样的便是再来八十人,只要她还在此处主持,便绝对攻不破即便是攻破了又如何?从这里到掌门闭关之处,还要经过一个天然的鬼打墙迷阵,唤作迷踪林海,那里的布置实乃天成,根本没有人力为之,倘若不知道其中规律,进去之后,这辈子都甭想完整个儿地出来……
    说起自己所守护的这片土地,小姑有着别样的自豪,我的心中也安定了一些,想着这长夜虽漫漫,但是总有结束的时候,只要拖到天明,哪怕我们坐在这里什么事情都不干,敌人也会撤退离开,而梅浪这一暴露,给邪灵教诸人掩护的内应都没有了,那些前来捣乱的家伙要么与集拢力量的茅山硬拼,最后落败生死,要么就乖乖地跑路……
    这样一想,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要倘若是这般容易,邪灵教为何会在谋划了如此之久,还硬着头皮而来呢?
    谁都不是闲着没事的人,邪灵教一定还有杀手锏没使出来,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我开动脑筋,使劲儿地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小妖一声大叫:“包子,不可……”听到小妖这焦急地叫声,我的心中一跳,只见在小姑怀中的包子浑身一震,竟然从她身上钻出三个凶神恶煞的厉鬼来,因为挨得近,又没有防备,结果小姑被那三个厉鬼给一口咬住,胸腹间中了好几掌,人便朝着后边飞跌而去。
    瞧见这情景,我原本已经收在身后的鬼剑立刻执于右手之上,跨步朝着小姑冲去。我一剑冲前,那其中的一个恶鬼回身过来,以极为精妙的手法拍在了长剑侧面,顿时就有一股阴寒之气传递而来,我半边手掌冰凉,差一点儿冻僵。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中一阵难受。
    当时见到包子我只是觉得巧合,却没想到我竟然给人算计了,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握当中,而那原本坚如磐石的法阵竟然是被用那“木马攻城”的丑恶伎俩给弄出一丝间隙,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与我交手的这头恶鬼,实力并不逊于茅同真,想来应该是小佛爷为了此次计划成功,而特意弄来的底牌。
    瞧着小姑重重跌落在地,那两头恶鬼试图钻进她的身体里去,而外面则是黑烟滚滚,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心中也充满了愤怒。
    我艹、我艹、我艹,这***谁在耍我?
    我的鬼剑剑柄几乎被我捏得快要碎裂成丝,我再冲上前去,与那个回身朝着我的恶鬼交锋。它似乎在那封神榜上养了许久,神志也比茅同真清晰很多,嘴角一笑,一翻双手,如同鸟爪一样的右手便抓住了我的鬼剑,想要夺我兵刃。
    眼看着巨力叠加,剑刃被夺,我心中那股不屈的意志也卓然升了起来,狂暴的愤怒并不会将我的头脑冲昏,而是使我变得更加强大,从下丹田处传递而来的力量被我灌注在了鬼剑之上,这把用那成精老槐木所做成的镀金木剑,纹路里都充满了强烈的吸引力,将那家伙的手给紧紧黏在了剑尖之上,甩脱不得。
    灌注了足够的力量之后,鬼剑像那飞机的涡轮发动机,有着巨大的吸力,厉鬼甩脱不得,只有伸出左手,照着我的脑袋抓来。化身为厉鬼之后,这家伙的手掌比正常人几乎大上了一倍,蒲扇一般地挥来,有劲风生起。
    倘若搁在平时,我自然也是要被这股威势吓到,人往后退,但此刻我却被强烈的愤怒填满心中,不管不顾,也将手伸过去,与之对拍了一掌。
    轰巨大的力量从左手上传来,我和这头厉鬼各自退了一步,却仍旧以鬼剑相连,我瞧着小姑双手凝于胸前,似乎在驱赶体内恶鬼,秀美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又痛又恨,怒气攀升到了巅峰,我张开口,大声地喊道:“裂!”
    此言一出即法,那头实力恐怖的恶鬼在连我都没有想象的情况下,竟然化作了一大团黑雾,被鬼剑给吸收进了剑身里去。
    仿佛承载不下这么强烈的力量,我手中的鬼剑不断地在自动颤抖,里面如同装上了电动小马达,嗡嗡嗡,震得我手掌发麻。就在我解决第一头恶鬼的功夫,小姑身上的那两头恶鬼已经钻入了她的体内,还没有待那鬼剑消停,我便冲上前去,单膝跪倒在小姑身前,而此时小妖也已经在旁边支应,至于朵朵,她则在照顾昏迷过去的包子,察看她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我瞧向小妖,说怎么办?小妖皱着眉头,说杂毛叔叔的小姑这回可危险了,进入她体内的这东西其实不是恶鬼,而是修罗,这东西就是佛家六道轮回中修罗道传说中的那种,在天而非天,是邪恶的恶神,小姑她现在纯粹在以自己的修为抵抗,可是熬不了多久,定然被夺舍而死的。
    我焦急地问,说有没有办法?
    小妖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艰难地说道:“有是有,不过……很危险的。”
    “做吧,她是你萧叔叔的小姑,是对我们都很重要的人,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救她!”我紧紧捏着拳头,对小妖说道。
    小妖听到我肯定的话语,她点了点头,站起来,口中念诵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语,然后双手如蝴蝶纷飞一般结印,十几秒钟之后,她的额头眉心处,竟然逼出一道精光,射入了小姑的眉心处。
    进入之后,小妖的身子变得僵直,而裸露在外的皮肤,竟然如同那最清澈晶莹的美玉一样,呈现出非人的神采。小姑的脸色在不断地变化着,每一丝扭曲都牵动着我的心,又过了一会儿,小姑浑身剧震,从嘴巴里吐出一大口浓浓的黑血,与此同时,一团黑雾朝着对面的我扑来。

猜你喜欢: 《剑武雷罡》 《御剑乘风行》 《我的重生女友》 《万界棋尊》 《临世物语》 《至尊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