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黑莲业火

    瞧见我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我先前所有的疑惑也都得到了解释。
    原来如此,难怪她对这茅山暗道以及阵法如此熟捻,原来她竟然就是茅山话事人杨知修的姐姐。这老女人一开始还是满面冰霜,然而谈及了自家的儿子黄鹏飞,顿时就激动了,流了泪,眼角红红的。
    这种感情如果要是换位思考的话,其实我也能够理解,毕竟这儿子生下来的时候才巴掌儿大,慢慢地长大,养育成人,他的每一次成长都牵动着这个做母亲的心,在黄鹏飞身上,这个女人应该灌注了太多太多浓厚的感情,然而现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连尸骨都还没有找到,她心中对于杀死自己儿子的那凶手,十分怨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虽然能够理解,但是我并不会坐以待毙,毕竟我和黄鹏飞的事情,早在祁福大会址上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起歹意动杀心的是她儿子,最后被我反杀,只能怨他技不如人,说不得太多的门道来。
    天底下都在乎一个“理”,对于黄鹏飞,我一点歉疚之意都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是这家伙自找的。
    然而说是这般说,但偏偏黄鹏飞他老娘,我面前这个名唤岷山老母的女人却并不是一个肯讲理的人,当我将先前已经得到过证实的话语都讲完的时候,她仍然无动于衷地看着我,冷冷地笑道:“任你说得天花乱坠,我只知道杀人便要偿命,自古都是这个道理;今天让我遇到了你,你居然还想通过如簧巧舌来逃过这一节,是你太天真了,还是你以为我太幼稚了?”
    听到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说出这种话语,我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就是虎皮猫大人口中常常念叨的傻波伊这女人既然都已经跟邪灵教勾搭在一起了,我居然还试图通过道理来说服她,真的是脑子坏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情,既然杨知修是这个女人的弟弟,岷山老母与邪灵教勾结了,杨知修不会也……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狂跳,当下也是按捺住心中的紧张,故意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开始套起了岷山老母的话来:“你弟弟就是那茅山话事人,掌管这顶级道门,为何你竟然会做出这样让人不齿的事情?”
    “话事人?呵呵,他这个话事人有个毛用?连杀害自己外甥崽的凶手都不敢捉拿惩办,长老会的那些老不死又闹这闹那,整日里像哄小孩儿一样哄来哄去,你说他这话事人当得有什么意思?”
    岷山老母用让我浑身都要长鸡皮疙瘩的怨毒目光看着我,缓缓说道:“有时候我也觉得我这么做不可思议,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很多,‘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要肆意妄为,倘若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着别人眼色过日子,这样的生活还不如直接死去呢’,我家鹏飞死了,根就断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瞧见她情绪激动,趁机直接问道:“那邪灵教许诺你什么好处?”
    “整个西川,我将接手鬼面袍哥会的所有势力!”岷山老母斩钉截铁地说道,而我则在叹气,这女人还真的是见识短浅啊,赵承风既然能够与大师兄齐名,并称宗教局双雄,又岂是易与之辈?这个袖手双城早就借力打力,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将鬼面袍哥会在西川的大部分势力都给连根铲除了,哪儿有什么好果子来给她接收?
    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利益来冒这么大的险,除了对我的仇恨之外,想必也是权力**在作怪吧?
    更加让人觉得讽刺的事情是,黄鹏飞死于剿灭鬼面袍哥会的任务中,而他老妈则转身就成了他以前想要立功铲出的对象,真是可笑啊!
    不过从谈话中能够知道,杨知修或许默许了他姐姐的行为,但是并没有真正撸起袖子加入邪灵教,这便是最好的结果。此前因后果叙述完毕,岷山老母也算是尽了让我死个明白的承诺,脸上一阵抽动,朝着旁边厉喝道:“上!”
    那些一直在静立不动的恶鬼修罗听到了这命令,当时便朝着前方跨了一步,然后化作了六道虚烟,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瞧见茅同真等人气势汹汹,我这边也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有条不紊,冷静地大声喊道:“包子,照顾好你姑姑,小妖,护住我左翼,朵朵,护住我右翼!蛟龙,围攻后方!”
    这话儿刚刚一说完,我便与这六道虚影迎面撞上,首当其冲的便是实力最厉害的茅同真。
    此老虽然刚死不久,然而此番被人制住了神魂,似乎更加无畏而厉害了,举起双手朝着我拍来,强风扑面。我右手执剑,左手恶魔巫手祭起,先是一剑挑向茅同真,刺了个空,然后左手与茅同真硬拼在了一起。
    烈火真人死后,依然火力十足,我的左手像伸进了炭火里面,烫得惊人,在我旁边的朵朵小手一挑,弄出一团清新的水汽团,将我的左手泡了一下,不至于造成伤害,而小妖则在左翼与对手交上了手,我们三人配合极为默契,左右前后都能照顾周全,一时间打得好不热闹。
    然而我们这边战得正酣,包子那里却被蜂拥而至的恶鬼修罗给惊扰到,那些家伙似乎并不管什么风度啊羞耻,越是老弱病残,越喜欢招惹,包子年纪太小,对抗能力并不强,而小姑又在昏迷,所以本来应该支援我们的那九条蛟龙阵灵,也只有分出了两条来,其余的则在勉强护卫他们。
    如此一来,我的压力就变得十分沉重,被四个实力强劲的恶鬼修罗给围上,简直就是应接不暇。
    正僵持中,一直没有动的岷山老母终于有了动作,她仿佛受到了催促,将手中皮鞭一抖,甩出了一个炸响,指着我说道:“快些让路,我或许可以饶你不死!”
    以岷山老母对我的仇恨,这话儿只能哄小孩子,她自己都不信,身形一纵,人便冲到了我的身前,手中皮鞭划出一个诡异的造型,然后朝着我的下身抽来。
    瞧着这老妇人下手的目标,我便知道她心中藏得有多大的仇恨,下意识地往后一退,避开了这一记带着炸响的皮鞭,然而我此刻正巧处于围攻当中,这边一躲,却恰恰迎上了一个恶鬼修罗递上来的剑。这种恶鬼修罗在幡上养了多年,自然可以跨越实体伤人,当下我的小腹一热,便被这阴剑割裂,鲜血便迸射出来。
    好在天空突然冲下来一条鳞片破烂的蛟龙阵灵,将岷山老母接下来的一鞭给扛过,然后张嘴去咬,逼得岷山老母改变进攻策略,这才使得我有精力回顾,没有被接踵而来的攻击砍成碎片。
    这斗法一事,很多时候都是生死一线间的事情,小妖吓出了一身冷汗,先是帮我托住了一记杀招,然后口中大喊:“干活儿了,二毛!”
    此话一出,凭空便出现了一头庞大的貔貅怪兽,硕大的鼻孔喷着热气,朝着我前面的岷山老母一头撞去。岷山老母本来在拿皮鞭抽那条蛟龙阵灵,见这头貔貅猛兽又冲了过来,吓了一跳,朝后跃开,冷声笑道:“陆左,你的本事倒挺多的嘛!不过,有什么用呢?”
    她一抖衣袖,一朵黑色雪莲便从空中生出来,游离不动,似乎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二毛似乎闻到了危险,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然而那条蛟龙阵灵却懵懂无知,直接撞了上去,结果仿佛火星掉进了汽油桶,那条浑身黑鳞,冒着金光的蛟龙阵灵在瞬间变成了纯粹的黑色,黑莲附着在那蛟身之上,化作了无边的业火,让人直打寒颤的阴冷从上面传递而来,恐怖之极,便是与这岷山老母同一阵营的茅同真以及其余恶鬼修罗,也都下意识地纷纷避开去。
    难怪岷山老母如此自信爆棚,有了这能燃灵体的黑色雪莲,她确实有威胁到我的强大实力。二毛经虎皮猫大人点化,神志渐开,也有了恐惧,它倒也不敢钻回去,只是跃到了包子和小姑的身前,一声嘶哑的“吼哇”,做了看门的卫士来。
    黑莲业火一出,小妖和朵朵便没有由来的心慌,不敢上前,只得在旁边牵制着茅同真这些恶鬼修罗,此时岷山老母也凭恃着这恐怖的黑莲业火,冲到我身前来,不管我,专门攻击朵朵和小妖,有一次朵朵差点就给烧着了。我心中害怕极了,顾不得两人反对,将她们给送回了槐木牌中。
    这两个朵朵是我的左膀右臂,失去了她们的支持,很快我就又被割了几剑,临了又给茅同真当胸劈中一掌,人飞了起来,所幸被那二毛给腾空跳起接住,才没有二次受伤。
    瞧着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岷山老母十分惬意,她的右手上,一直翻腾着那朵黑色雪莲,缓缓地逼近:“看来我从天山神池宫求来的这黑莲业火,还真的是有效啊失去了法阵支持的蛟龙阵灵,也真的是太弱了!杀了你们,再找到在里面当乌龟的陶晋鸿,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啊……”
    她将那黑莲业火高高举起,脑袋朝着围绕在空中游离不定的蛟龙阵灵看去,正欲将其诛杀,突然从角落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岷山老母扭头看去,却见一个形容猥琐的糟老头子,拄着拐杖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猜你喜欢: 《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 《听说你群全是大佬》 《都市仙帝神医》 《救世主影后》 《恶魔手机》 《天魇圣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