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雷罚觉醒,斩破虚空

    说实话,这两人在言辞交锋的时候,我的状态一直处于放松状态。
    在我看来,既然杨知修并没有针对我们,而是将目标对准了邪灵教,刚才又是大开杀戒,那么有这么一个强势的话事人顶在前面,天塌下来,都与我们无关。然而万万没想到,杨知修居然在最后关头翻了脸,态度一百八十度地大逆转,见苏北老怪刀疤龙手握噬心雷,但是意图只在威胁,而并无决死的心态,他竟然二话不说,手中飞出一道流光飞逸,朝着刀疤龙左手射去。
    而他自己,则朝着自己的姐姐岷山老母疾退而去,一手去抓人,一手已然捏破了那张李道子传承下来的风符。
    茅山后院的这林海迷踪名气甚大,据说百米不同阵,步步则惊心,不过照我刚才的经历来看,在开口的这一段路程里,其实还是与茅山后院前端的九霄慈航阵相连,一直到了刚才死人的那个地方,才逐渐地显示出威力来;而杨知修毕竟是茅山宗话事人,或许里面复杂的路况难以把握,但是门口这儿并不在话下,所以他想要凭借着那逃遁的极品装备“风符”,以及自己一身修为,或许能够逃出噬心雷的殉爆范围。
    要知道,当他逃出此处,包括我、杂毛小道和传功长老在内的所有目击者都死了,身处后山法阵、洞天福地里的陶晋鸿也葬身此地,那么凭借着他在茅山这十年来的经营,厚积薄发,混上茅山掌门之位,其实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看到杨知修的身影像流光一样向来路退去,我一阵无力,连跑开的心思都没有了倘若刀疤龙所说的话语没错,跑一百步和跑五十步的效果,都无用,惟有死而已。
    我瞧见了杨知修手指间弹出去的流光,正好击中了刀疤龙手掌托起的噬心雷果实之上,谁都没有想到杨知修会来这么一手,哪怕是将噬心雷拿出来的刀疤龙,也没有预料到,接着包裹那噬心雷的黑莲叶子被劲风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蜂窝一般的果实来。
    这东西之所以叫做噬心雷,并不是说它能够噬心,而是在于描述其蜂巢一样的内里,那些坚果一般的“莲子”蕴含着浓缩千年的罡风精华。
    噬心雷外力一经引爆,里面立刻松动,发出了一声声莲子绽放的脆响来。
    啪、啪、啪……
    接着有刺眼的绚丽强光出现,可以引爆整个林海迷踪的噬心雷终于爆发了,来自不同次元的罡风在高压缩的状态下瞬间爆发,最开始那几秒钟的沉闷,让人的心脏收缩得紧紧,我似乎听到旁边有人在大声叫唤,刺耳的尖叫让我也跟着疯狂了,危机毫无预兆地降临到了我们的身上,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们。
    在那阴影背后,死神已经将镰刀磨得锋利,正等待将我们性命收割的那一刻到来……
    或许是临死关头,将朵朵和小妖搂在怀里的我瞧得十分仔细,那噬心雷在被引爆的瞬间,并没有外放冲击波,而是坍塌成了一个点,里面似乎是纯粹的黑色,又似乎蕴含着千万种绚丽绝伦的色彩,然后这个点扩张了,有透明的风从里面飞出来,这风旋转,无数力道在里面加持,堪称一方诸侯的苏北老怪刀疤龙在一瞬间,就被分解成无数细小的肉块。
    那罡风立刻变红,和着鲜血继续旋转,而曾经的大佬刀疤龙此刻已经成为比那包饺子用的肉馅,还要细碎的肉糜,好大一团。
    在他旁边的手下也被卷入里面,惨烈的嘶叫声仅仅维持一秒钟,便化作了满天血雨,那团红色旋风在扩展至四米的时候,又停止了扩张,再次倏然坍塌,收缩成了原先一般大小的红色血球,而就是在这一刻,我腹中的某一块器官,突然活了过来。
    肥虫子的意识勾连到了我的脑海,轰得一下,巨大的思维感灌注让我脑袋炸开了一般,里面传来了惊恐而惧怕的情绪,想来一直在沉眠的肥虫子是在这死亡的最后关头,终于被逼醒了过来。
    刚刚恢复意识之后的肥虫子一刻也不停留,从我的胸口陡然浮现,根本不去管捂着脑袋喊痛、跪倒在地上的我,而是化作一道金光,朝着那团血球倏然射去。
    而就在那一刻,噬心雷终于在坍塌中积蓄到了足够的能量,轰隆隆,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雷声炸响,整个天地都在摇晃,而它则直接朝着四面八方,放射出最为恐怖的罡风力量。
    接下来可以预料的事情,那就是浓缩的罡风会以恐怖的初始速度朝着各处,如刀刮去,然后这个空间状态极不稳定的林海迷踪,承受力必然会达到上限范围,接着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发生连锁反应,整个空间都会处于坍塌崩溃的局面中,一直到能量最终得以释放为止……
    剧本似乎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然而一切都因为肥虫子的出现,而嘎然截止了。
    在噬心雷即将进行最后一爆的那当口,肥虫子骤然苏醒,出现在了噬心雷的最中心,从口中吐出一根暗金色的蚕丝状纤维,这纤维迅速编织成为一张巨大的网,金色蒙蒙,将那爆炸的罡风给束缚到了五米方圆内,终于不再继续扩张。
    如此恐怖的力量被骤然刹车,苏醒过来的肥虫子显示出来惊人的能力,然而我的心情并没有放松下来,与肥虫子生息相连的我在那一瞬间,立刻感受到了它身上所承受的巨大压力,这种恐怖而混乱的爆炸力并没有被肥虫子给压制住,而是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扳回优势。
    噬心雷如之前的坍塌收缩一般,在蕴酿着下一次的爆发,而这时间说不定就在十几秒、或者几秒之后。
    足以将整个林海迷踪摧毁的噬心雷并不是人力所能够阻挡的,我能够感觉到三转之后的肥虫子整个身体结构都在处于崩溃当中,沉眠中所吸收的力量在飞速消逝,或许下一秒,仿佛打入太多空气的气球一样,肥虫子就要分崩离析,灰飞烟灭。
    肥虫子倘若被这噬心雷给撑爆碎裂,那么与其生死相依的我也必然烟消云散,然而面对着这样的场景,所有人的都束手无策,唯有等待着这迟来的死亡,再次来临……啊,不,有一个人出现了,一直束手而立的杂毛小道动了,他将雷罚点在地上,然后飞快地朝着前方奔跑,雷罚锋利的剑尖割断野草,划破泥土,似乎有古怪的力量在上面聚集。
    疯狂奔走的杂毛小道倏然之间,就冲到了肥虫子的身后,在他身前三米处,便是那一团即将爆裂开来的噬心雷。
    杂毛小道手上掐了一个古怪的剑决,扭头朝着我大声喊道:“小毒物,让小肥肥将那东西往前扔开,剩下的我来处理!”
    我不知道杂毛小道究竟要干什么,但是却知道肥虫子或许撑不过下一秒,而杂毛小道必然是没有害我的道理,当下心念闪动,与它沟通,述说了杂毛小道的话语。
    肥虫子没有一点儿停留,照着我的吩咐,将金色蚕丝所勾连的巨大噬心雷往前面一扔,丝线自断,而就在此刻,杂毛小道将手中的雷罚高高举起,纵身而过,一剑劈在了噬心雷的前方。
    我将朵朵和小妖紧紧拉在手心上,心想着杂毛小道这厮,不会是想要亲手将我们所有人给葬送吧?
    然而我瞧见这个家伙的身子似乎在半空停顿了一下,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将他给托举而出,下一秒,杂毛小道大声嘶吼道:“破碎裂空!”
    顿时一阵炸响,那雷罚之上竟然汇聚出七彩虹光,而那虹光,与伦珠上师当日虹化时的光芒,几乎一模一样。
    这一剑到地,而在他出剑的空中出现了一道两米长度的虹光。几秒钟之后,虹光扩大,裂成了四五米,半米宽,里面有蓝色的光芒流转,与那七彩虹光交相辉映,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则已经折返回来,朝着我们大声喊道:“走,快走!”
    听得杂毛小道的大声提醒,所有人都如梦初醒,顾不得别的,在勉强恢复了神智的传功长老指引下,急急忙忙地朝着出口处跑去。
    我跟在最后一阵疾奔,后方传来炸雷一般的巨响,大地动摇,头上的树枝纷纷跌落,然而我却忍不住频频回头,终于在刚才停留的平地处,一道金光朝着我的胸口射来,我低下头,瞧见金蚕蛊那肥嘟嘟的尾巴,正在我的胸口蠕动,这才放下心来,拉住旁边的杂毛小道,问刚才怎么回事,我咋没见你玩过这一手呢?
    杂毛小道故意落在我的后面,低声说道:“还记得伦珠上师所化的虹光不?上次桃元贯体的时候我就感知到了,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也是冒险一试,没想到真的斩出一道裂缝,让那噬心雷给溜过去了至于去哪儿,我可管不着了!”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我心中诧异,不过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着人群在后面跑。
    回来的路上,我发现这林海迷踪的道路已经变换了,那参天的树林似乎会走路一样,跟我们的来路多有不同,好在尘清真人也缓过气来,由李云起给背着,在前方推算引路,不多时,我们便再次出现在了先前的那个出口。
    迷雾渐散,我看到有一个人正在那儿缚手而立,等待着我们。

猜你喜欢: 《幽若天眷顾》 《[综]我的笔友各个都是大佬》 《万蛊至尊》 《巅峰文明》 《被快穿的人你伤不起》 《逍遥小僵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