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视野之外的战斗,好大一盘棋

    我在队伍的尾列,大战过后的我耗力过甚,又被杨知修拍打得浑身皆是伤处,倘若不是扶着李云起,只怕我也早就瘫倒在地,睡上了几天几夜了,此刻听到这番动静,歪过身子,透过队伍间隙朝着前方看去,只见有差不多三十来个道士正跪倒在前方,为首者,正是大师兄陈志程。
    此刻的大师兄可没有之前的齐整,胸襟和袖子上面皆有鲜血浸染,脸上还有好些血痕,似乎也经历过数场大战,在他旁边我还看到了朱睿,我看向了他,他也瞧向了我,不动声色地沉稳点头,晶晶亮的眼睛里,仿佛写着“幸不辱命”几个字。
    瞧见这副场景,我的心中稍安,而后便感觉一阵又一阵的疲倦,朝着我的脑海里面涌了过来,这一晚上经历的战斗,以那破碎的画面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脑袋乱乱的,听到陶晋鸿似乎跟这些弟子说了几句话,然后有弟子朝着我们这边过来,我感觉自己右手一松,李云起给人接了过去,也有人过来搀扶我,并且将我左手上面的鬼剑给解了下来。
    我往那人的身上靠了一下,感觉头晕目眩,眯着眼睛朝那人说了一声小心,我的剑可锋利了……
    那人笑着说陆居士,放心,我扶你去养心殿包扎,剑让墨米给你放到震灵殿住处去,不要担心。我听这声音耳熟,好像是跟李泽丰一块儿的震灵殿弟子,便放下了心防,唠叨一句,说:“得,拿好了,丢了找你索命啊……”
    那人点了点头,笑声就变得有些遥远,想到这里安全了,剩下的事情也不劳**心,于是便闭上了眼睛,长长地舒展了一口气,感觉这一夜实在是太长了,长得让人崩溃。
    迷迷糊糊,花开花落,梦里不知道多少岁月,仿佛就是一辈子,又仿佛一瞬间,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看着那发黄的天楼板,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在茅山宗后院震灵殿中的客舍里。
    屋子里面没有人,杂毛小道没在,小妖也没在,朵朵倒是在,不过却窝在槐木牌中休息。
    太阳光透过雕花窗棂,照射到我的床前,那一束一束的光映在半空中,有许多微小的尘埃在飘动,我眯着眼睛瞧了好一会儿那些无规律的运动,感觉世界竟然是如此美好。我是被饿醒的,没有人来搭理我,我也不打算起来,想了好一会儿的事,突然一拍胸口,大声叫唤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在我的期待中,终于苏醒过来的肥虫子在我的腹部动了一动,却并没有浮出我的体内。
    我一开始还以为它是害羞,再次呼唤了一声,结果它就是不听使唤,窝在我的身体里,并不肯出来。随着肥虫子的沉默,我的心也开始渐渐地往下沉了去,突然有一种最开始遇见它,被二十四日子午断肠蛊给弄得死去活来时的那种陌生感。
    难道……随着肥虫子的转数渐高,我已经完全不能够操纵它了么?
    想到这里,我闭上了眼睛,仔细思索起《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记载,却终究得不出一个答案来。没有师父,一个人摸索的坏处便是这样,出了问题,完全都没有可以商量的人。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十二法门,不知不觉间又迷糊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身边有小孩子的声音叽叽喳喳说话,我睁开眼睛来,却发现是小妖和包子,这姐妹两个正坐在我的床沿边说着话,我听了好一会儿,敢情是小妖这个小狐媚子在套包子的话,从里面诓骗些茅山真传的《上清大洞真经》,以及一些秘闻的术法。
    包子也不知道为何这么相信小妖,竹筒倒豆子,倾囊授予,让人汗颜。
    这些东西虽是根基,但事关茅山兴亡,便是我与杂毛小道的关系,也不敢随意打听,好一会儿我也听不下去了,装作刚刚醒过来,伸了一下懒腰,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见到我醒过来,两人都很惊喜,纷纷快乐地大叫,问及时间,小妖答我,说我已经睡了两天了,再睡下去,只怕她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我问杂毛叔叔到哪里去了?小妖答我,说还没有休息半天,就跟着大师兄等人在清理隐藏在茅山境内的余孽了,忙得很,就晚上能够见着他的人。我问有没有人找我?小妖答话,说有,包子便是。
    我想起来了,包子的师父,传功长老身中蚀功蛊毒,虽然被我解除大半,但是余毒未消,还需得我前去。治病救人,这可耽搁不得,我也不再缠绵病榻,起身来洗漱一番,检查自己身体已经恢复小半,并无大碍,又察看了一下我的行李,鬼剑等物都在,于是便在饭舍里草草用过饭,由着包子领路,带着去尘清真人去处。
    时值中午,太阳正高,经过两天时间,茅山境内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偶尔从某些地方,能够看到冲洗未尽的血渍,以及那股消散不去的血腥味儿,显示这茅山这几日来所面临的大变故。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包子和小妖打招呼,也有人恭敬地叫我“陆左居士”,倒也算是热情,我找包子询问后续的发展,她就说她师父回庐静养,而小姑则被陈志程接到了养心殿悉心照料,可惜还是没有醒过来。
    说到这里包子又自责了,眼睛红红的,倒让我们好是一阵安慰。
    走了小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处山谷弯冲处,杂草密布,周围桂花环绕,简陋的竹林茅屋前好几亩药园子,那便是传功长老的居所。我进了屋子,与尘清真人好是一阵寒暄,尘清真人支使包子与我看茶,而我给他把了一会儿脉象之后,发现几天不见,那蚀功蛊又有蔓延之势。
    不愧是能够悄无声息地给传功长老种上的蛊,果真是一等一的厉害,所幸这玩意炼制不易,只有传功长老得以享受这等待遇。
    本来倘若是肥虫子苏醒过来,并且听我指挥,解蛊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放由它进去大吃大喝即可,只可惜这小东西长大了,还跟我闹起情绪来,没办法,我只有按照茱萸麻醉的方法,给尘清真人徐徐图之。
    好在我之前提过的那些草药,要么茅山便有,没有的也托人出山去采购回来了,并无大碍。
    我在传功长老处待了一个多小时,将熬药的方法仔细写在纸上,并且叮嘱好包子之后,回到了震灵殿,刚刚走过牌坊,便见到大师兄出来。几天不见,大师兄虽然瞧那眼珠子通红,眉宇间难掩疲惫,不过精神奕奕,春风得意,状态要比前几日,要好得多。
    见到我,大师兄上前来招呼我,说听说你早上醒来,还跟包子出去了,身体没问题吧?
    我答还好,又将传功长老的病情跟他说了一遍,大师兄握着我的手,连声感谢,让我务必使尘清真人的病情尽快恢复,茅山现在可折损不了人了。
    我犹豫一下,问大师兄这几日的结果如何?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大师兄看了一下手表,将我拉到了震灵殿一处临空的石桌前坐下,然后跟我讲起当日情形。
    原来大师兄和雒洋长老等人早就已经知晓这里面确有蹊跷,在前一日,大师兄便将茅山外驻的众弟子,乃至将林齐鸣、董仲明、尹悦七剑等诸多心腹都借调回来,偷偷地安排在茅山内部,当日朱睿这边一传递那消息过来,大师兄便联络了剩余的诸位长老,把这里面的事情讲清楚说明白,并且偕同受伤的符钧一起,假传掌门口谕,抓拿梅浪及其座下核心弟子,以及潜入到茅山的邪灵教众,并且将矛头隐隐对向了杨知修的清池宫子弟。
    是夜好是一番龙争虎斗,其中一名炼丹长老是杨知修的心腹,趁机发难,被大师兄率七剑当场击杀,梅浪在地道中被生擒,门下诸位弟子或死或降,邪灵教众也全部毙命,再之后大师兄率领大队人马前往后山,将在九霄慈航阵外的邪灵教残余全部击杀。
    只可惜没有办法进去林海迷踪里面,只有等待,后来感应到那山体动摇,有青光冲天而起,映照整个夜空,如此异象让众人又惊又疑,直至见到了陶晋鸿出关,这才放下心来。
    大师兄说话叙事,习惯了平淡的语调,然而我却能够听到那一夜,在我视线之外的地方,也发生着不一样的激烈战斗,惊心动魄。而当听到他居然悄无声息地将茅山外驻子弟和手下亲信调回茅山,运筹帷幄,将这邪灵教众一网打尽之时,便知道这个虑谋深远的家伙,在下好大一盘棋,而且最终还成为了赢家。
    我想起一事,问他有没有见到一个戴着眼睛的男人,长得挺帅,就是有些面瘫,大师兄摇头说没有,我心中咯噔一下,又问邪灵教左使抓到没有?
    大师兄依然摇头,说刑堂长老在追,不过跟丢了,这几天领着人在梳子一般地巡视着茅山各处,除了发现几个小杂鱼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见着,只怕是跑了。
    我心中暗叹可惜,这一文一武两个最重要的人都没有抓到,胜利的果实就没有那么甜美了。瞧见我一脸遗憾,大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行了,茅山的蛀虫此次已经差不多拔除了,杨知修也垮台了,这便是最大的收获,对了,你既然醒过来,就随我一起去见掌门吧。

猜你喜欢: 《这个世子不靠谱》 《网游之进化战场》 《末世之无敌重生》 《我在聊斋当城隍》 《香火神职》 《重生之大当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