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袖手双城的鸿门宴

    西南局的总部并不在我们曾经去过的渝城,而在同属一地区的锦官城,我们在金陵郭一指那儿过了一夜后,于第二天中午乘机飞抵锦官城的双流机场,因为是公事,所以有人过来接机。
    提着行李,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外走,便看到出口处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在那儿等待着我们。
    那女孩儿是刘思丽,当初在渝城处理病橘案的时候,她曾经跟我们打过不少交道,记忆最深的莫过于为了提取蛊毒疫苗时,她挺身而出,为我们亲自尝吃有蛆病橘,并且搜集实验数据之事。当时那么多专家教授、大老爷们听到我们的方法都退避三舍,大摇其头,唯有她主动将这份差事给应承下来,并且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对于这样敢拼敢干、为了上进而奋不顾身的女孩子,当时我就断言她必然不是池中之物,现如今一看,果不其然,当我们迎上去的时候,见到她身后还有一个年轻人,称呼她做刘主任,杂毛小道打趣她,说升官蛮快的,这么短的时间不见,就混成领导干部了。
    刘思丽汗颜,谦虚地笑,跟我们讲,她这头衔,说得好听点叫做什么应急专项办公室的主任,而且还是副的,但其实连个股级都不算,讲的不好听的,就是给同志们打个杂跑个腿,算不得领导若说领导,你们二位才是真正的大人物,这一次过来,可是赵局长亲自吩咐的,一定要将你们接待好,为此他还嘱托了我两遍,可见西南总局对你们的重视程度。
    刘思丽说着这话儿,我并没有接茬,只是嘿嘿笑。
    别人或许我不知道,但是赵承风这老小子,无论是一开始我的谢绝招揽,还是后来将他在龙虎山天师道的师弟青虚拿下,或者是我们身处于黑手双城的庇护之下,这都使得他对我们故怨甚深,从我去年冬季被借调到西南局起,他就没有安过什么好心。
    当日我被抓捕起来的时候,上蹿下跳、出力最多的小白脸朱国志是赵承风的秘书,负责审讯的**也是他从东南局调来的心腹,明明疑点重重的案子,愣是被火速办成了屈打成招的冤假错案,手法之拙劣和急躁,就连赵兴瑞、秀云和尚这些中立者都瞧出蹊跷。
    所有的事情后面,倘若没有赵承风的兴风作浪、推波助澜,我这陆字都可以倒着来写了。
    更加让人怀疑的地方是,白露潭原本好端端的,却突然翻供,到底是谁在后面捣的鬼呢?
    后来我和杂毛小道用排除法对可疑的人物做了筛选,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身居西南局常务副局长的赵承风,疑点最大。都说党同伐异,这派系间的内部斗争是最为残酷的,赵承风此人面善心黑,让人不得不防。
    不过这些都是我们私底下所说的话语,谁也不可能幼稚到当面去找赵承风来对质,我和杂毛小道笑了笑,随口附和几句,也不多言,然后跟着上了车。
    跟着刘思丽的是她们办公室的新人,也是刚刚国考进来的应届毕业生,李长征,我们叫他小李,不知道有没有受过据里面的系统培训,临时被抓来当作司机,话不多,却很机灵,拎包开门什么的,都让人感觉不错,不过眼睛不时忍不住好奇地看向我们,显得有些太不成熟。
    刘思丽坐在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与我们攀谈。
    对于刘思丽,其实我们心中并不反感,毕竟她在渝城的时候对我们的生活起居照顾有加,而后面在丰都的时候全程跟陪监视,也只是职责所在而已,这一点我们并不会记挂在心上,于是像老朋友一样与其交流,谈了一些现在西南局的近况,以及最近局里面督办的一些案件,虽然不知道消息是否准确,但多少也不会一头雾水。
    我想起在逃亡过程中帮助过我们的人,便想办法问起他们的境况为了以防万一,我问得很有技巧,关心不关心的人都掺杂着问,不动声色,倒也是了解了不少关于杨操、西南行者赵兴瑞和青城山秀云和尚等人的近况和信息。
    小人睚眦,仇怨必报,君子知恩,心中长存,对于那些曾经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人,我和杂毛小道从未忘却。
    西南局总部在青羊区鼎鼎有名的青羊宫附近,范围挺大,围墙里有几栋规模不错的大楼,里面林木葱葱郁郁,有花开放,远远瞧去倒也十分气派,就是那大门低调了一点,瞧那造型可比我的年纪还大上一轮。
    门口没有镇虎门张伯这样的神秘高手,而是持枪站岗的武警,检查完证件之后,那个年轻人小李去停车,而我们则在刘思丽的引领下,来到了主楼前。
    这主楼一层大厅,二层三层是办公室,门前冷落,稀稀拉拉也没看到几个人,充分显示了清水衙门的招牌,不过四楼往上,需要再次检查证件,这才真正显露出有关部门的风貌来,人来人往,脚步匆匆,十分繁忙。
    刘思丽领我们直接来到纪检办公室,这个部门还有一套牌子是内部监察。
    走进部门里面,外面的大办公区里面只有几个人,不过都忙忙碌碌,不停打着电话,刘思丽朝里面叫了一声四月,有一个长得挺精神的川妹子从办公桌的隔板下面冒出头来,见到我们,匆匆跑过来。
    刘思丽跟她轻轻低语几句,那个川妹子点了点头,跟我们恭敬地握手寒暄,然后热情地招呼道:“跟我来嘛,我们主任在里面等着你们咯,这会儿已经到了饭点,本来都准备去食堂吃饭的,不过听说你们要来,就一直等到了现在……”
    在四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最里面的办公室前,对着那厚重的木门轻轻叩动,里面传来了一声语气严肃的询问,经过四月的通报之后,门很快就开了,走出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老学究一般打扮的中年男人来,四月介绍这男人便是他们纪检办主任沈剑。
    沈主任热情地跟我们寒暄握手,表情亲切得完全不像是一个做纪检的干部,而是我们多年未见的好友。
    他拉着我们进了办公室,热情寒暄一番,又让四月去沏几杯茶来,要上好的乌龙。
    在主任办公室的沙发区,我们并没有谈什么,只是拉拉家常,表示一下亲切而已,除此之外,便是一筐有一筐不要钱的赞美之词。到底是能够胜任西南局纪检办公室主任职位、力压**一头的老家伙,此人的处事圆滑周到,让我们根本生不得怒气。
    来之前的时候,大师兄跟我们交待过了,此行目的,恢复名誉便可,至于追究责任的事情,兹事体大,那坏人的角色便由他和萧家大伯来做吧,免得到时候惹得狗急跳墙,又节外生枝了。
    我知道这应该是妥协之后的结果,毕竟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明,逼得太紧了,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平添麻烦,所以也没有多聊,在与沈主任亲切交流了半个小时之后,被那官话弄得一耳朵翔的我们终于解脱,跟着那个川妹子四月出来办理各种手续。
    这些东西讲起来也杂,涉及各个方面,不过我们只需在这里办理,其余的自然有人跟进,在完成了这些之后,我们便结束了被通缉大半年的逃亡生涯,恢复了自由身,之后沈主任代表宗教局,向我们所蒙受的冤屈表示最诚挚的道歉,并且保证如果这里面有不公正行为的话,一定会追责经办人员的连带责任。
    他说得慷慨激昂,不过我也只能当作耳边风而已,毕竟经过这一年多时间的整合,赵承风此刻在西南局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像沈主任这种油滑之人,未必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得罪顶头上司。
    我们准备离开,沈主任邀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因为心情并不是很好,所以我们婉言拒绝了,可是沈主任却似乎很执着,拉着我和杂毛小道的手,非要去附近的太安居酒楼吃一顿,也算是尽一尽地主之谊。
    如此好是一番争执,正头疼间,刘思丽找了过来,告诉我们,说赵副局长要见我们。
    听到赵承风找我们,沈主任这才悻悻地笑了,催促我们赶紧过去。虽然不愿意见赵承风那两面三刀的家伙,不过我们更不愿意丢了场面,于是跟着刘思丽走出主楼。我听说几个总局领导的办公室在后面的小楼内,不过出了主楼之后,我们并没有前往后面,而是来到停车场。
    一打听,才知道赵承风要请我们吃饭。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得了,这算是鸿门宴么?
    赵承风请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在附近一家私房菜,环境清新淡雅,跟川菜馆子那种骨子里都透着麻辣鲜香的味道截然不同。走过长长的雕花走廊,我们来到三楼的一处包厢前,刘思丽将门一打开,当看到面白无须、戴着金丝眼镜的朱国志,和留着地中海头式的半秃子**从居中而坐的赵承风身边站起来的时候,涵养城府都有一定境界的我,当时的脸色几乎是立刻都垮了下来。

猜你喜欢: 《乡村修真小仙医》 《魔界之红莲》 《花都修真高手》 《西游记里没有妖怪》 《御风谣》 《重生军嫂的恣意人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