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危机来临时

    听到曹彦君这句话,我大为惊讶,问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最近有大批吸血鬼在闹事,或者寻找后裔(也就是咬人),事情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么?
    曹彦君笑了笑,摇头说没有,这些家伙虽然行踪诡异,但是自从上个世纪义和团事件中老一辈人出手之后,整个西方世界的那些家伙,普遍都不怎么敢来中国,就连梵蒂冈到现在也没有和我们国家建交,也就是那个时候闯下的名声,即使有人过来,也不敢太过于嚣张,一般都很低调。
    曹彦君跟我解释,说他之所以会这么问,完全是因为前段时间海南那边的海关边防发现有人偷渡入境,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协查的过程中发生了交火,偷渡者大部分人跳水逃逸了,只有几个人中枪倒地。当时的缉私上船检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人虽然半边身子都烂了,却还活着,居然还能暴起伤人。
    那家伙咬伤了一位海关工作人员,结果被当场击毙了,结果后来那个工作人员变成了食尸鬼,宗教局去处理之后还在内部参考里面出了通讯,叫各分局注意一点……刚才接到老万的电话,一听描述,曹彦君就知道这事情,可能跟那一窝偷渡客有关系。
    关于这世界之格局,在怒江集训营的时候我就曾经听教员何斯给我们上过课,也知道这世界是圆的,顶端的神秘力量并非中国一家独大,或者是那亚洲独有,文明有多久,这些势力便有多久,固步自封、坐井观天之事,自然不行,而曹彦君所说的我当日也曾经系统学习过一些,算不得秘闻,只是对这南海偷渡客有一些疑虑,问这些家伙通过正常途径进入不行么,为什么非要偷渡?
    曹彦君笑了,说我们部门在机场的国际航班都会设巡岗检查的,异类生物怎么可能进得来?你还真的以为我们会无限制地放开门户呀?
    事涉国家政策,我不再言,带着这几位来到会客室,叫还没有下班的小俊泡几杯咖啡来,刚一落座,曹彦君就没有忍住好奇,一点也不跟我客气地问道:“陆左,陈老大那里正头疼这些人前来我们这儿的目的呢,你赶紧跟我详细说一说,这家伙过来找你,又是为了什么?”
    因为都是系统内部的人,所以他也没有按照程序进行笔录,只是口头了解,而一般遇到这种事情,我都是需要写一个报告交上去的,不然还真的对不起每个月按时到账的那一笔工资,此刻听到有人肯帮忙,我自然乐意,说你还记得我事务所里面,以前有一个老外没?
    “记得,怎么能不记得呢?就是以前一直跟在你后面那个帅哥威尔嘛,我几个小弟背后跟我吹牛的时候,还说陆左那家伙谱还真大,开个破事务所,还弄一个老外来拎包,简直是‘碉堡’了……怎么,跟他有关系?”
    曹彦君没见过几次威尔,不过听我这般特意提起来,脑子一转,立刻明白了个大概:“威尔也是个血族?”
    我并不答话,而是看着他周围的兄弟,说你们这些家伙平时在背地里,就是这么编排我的啊?
    旁边几个有关部门的成员都连忙摆手,坚决地将自家老大给出来了:“胡说,明明就是曹老大自己说的好伐?”曹彦君嘿嘿笑,望着我:“说正事呢……”玩笑话不多说,我点了点头,说是,曹彦君说不对啊,我上次在机场还是在哪里,外面大晴天,好像有见他在阳光下行走,也没有事啊,你晃我呢,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其实威尔的身份,大师兄和董秘书等一干人应该都是知晓的,不过曹彦君虽然是龙虎山天师道出身,但本事毕竟算不得厉害,而信息又没有传达到他这儿,所以不清楚也是正常。
    我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曹彦君立刻知道了我的心思,叫手下的兄弟去我办公室查看现场,并且从小妖那儿移交王豆腐的残肢。见人走了,会议室的门都给带上了,我这才将刚才与王豆腐的对话,和我所知道的情况告诉曹彦君,听完过后,曹彦君如梦初醒,说原来如此,不过说实话,倘若那个该隐的祝福是真的话,威尔岗格罗还真的是绝世的天才,不光吸血鬼要找他,我估计连梵蒂冈裁判所的那些宗教疯子都在找他呢,你这朋友闯了大祸了,这简直就是一场开天辟地的变革,难怪最近地面上不太平呢,原来是这样……不行,我要跟陈老大报告一下!”
    十分有警觉性的曹彦君说着话,不由得就紧张了起来,一边掏出手机,一边问我:“你真的没有见到威尔?”我耸了耸肩膀,说我要是威尔,直接往热带雨林或者荒郊野岭里面一钻,谁也找不着,反正都是冈格罗氏族,犯得着不远万里地跑回中国来么?
    曹彦君点点头,颇为认同,然后就当着我的面给董秘书打了电话,请求跟大师兄汇报。
    瞧着这个家伙恭敬地打着电话,我心想能够以龙虎山三流弟子出身而跻身于东官分局的领导干部间,曹彦君并非只是因为与大师兄交好,而是因为他很有能力的,至少嗅觉敏感,侦察能力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十分会做人,深谙为官之道。
    正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推门进来,瞧见我这一副场景,笑嘻嘻地招呼道:“听说你中奖了,老万电话里讲得罗里吧嗦的,你来说说怎么回事?”
    我瞧见朵朵和小妖跟在他后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知道小妖在后面编排我了,不过也没有心思跟他闲扯,把他拉过来,把威尔遭灾的消息告诉了他。听到这个消息,杂毛小道眉头皱了起来,说可能我们没有那种经历,不知道自由行走于阳光下对于这些家伙是有着怎样的诱惑力,使得当初并没有提醒威尔……哎,我想起来了,当初你给种上了吸血鬼的诅咒印记,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开,上次在鲁东肥城,弄到了狼人内毛,火蜥蜴的血也好找,不过怎么配来着?
    我摸了摸额头的那道印子,因为头发浓密,而且又有遁世环遮盖气息,所以王豆腐并没有瞧出来。其实这印记本来也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一来有大师兄送的遁世环在,二来我泱泱华夏,哪里有啥子吸血鬼,所以往日并不注意,但是值此吸血鬼大举进入之际,能够抹除的,还是弄一下的好。
    只可惜威尔这个会消除的家伙不在,我们又根本不知道配方,于是一时抓瞎了。
    我们商量着血族印记的事情,曹彦君在那边一直点头,最后将电话递给我,低声说道:“陈老大有话跟你讲。”我接过电话,跟大师兄寒暄一番之后,听他嘱咐我,说他已经调集在家里的部分力量往这边赶了,赵中华也接到消息过来,这几天让我们多注意点,最好能够找到那些人的老窝,一网打尽。
    大师兄说得斩钉截铁,显然是动了真怒,想来也是,才消灭闵魔没几天,结果这伙老外又过来折腾,真的不让人过一天舒心日子,想到这里,他肯定是开心不起来的。
    我点头,说我这里有点线索,先等等,过几天我们商量一下,只要他们还在东官,那就有去无回。
    大师兄哈哈笑,说陆左你办事,我是放心的,这事件由赵中华负责,你们到时候多沟通。
    我说没事,我跟那破烂掌柜的好着呢。大师兄又交代了几句,挂了电话。没多时,曹彦君这边已经完事了,问我要不要派人贴身保护我,我耸了耸肩,瞧着他手下那几个不入流的弟兄,笑着说你要不要我保护你回去啊?曹彦君不由得笑了,说得,我倒是多此一举,依老弟你的身手,倒也不用**心,好了,回见吧,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通知我或者老赵。
    曹彦君收队了,而我的办公室也差不多被保洁阿姨和几个老员工收拾妥当,瞧见大家都关切地看着我,我不得不给大家打气,说此乃小事,跳梁小丑而已,各位无需担忧,都回去吧。
    老万嘻嘻哈哈地起哄道:“陆哥,你够厉害的啊,竟然把人都给甩出墙外面去……”旁边几人都不住夸赞,杂毛小道吩咐猫儿今天给大家算加班,又是一阵感谢,将这些人送走,我们也出了大厦。我原来的帕萨特二手买了,现在开的是事务所给配的一部黑色奥迪a4l,小俊刚将杂毛小道从会州载回来。
    车是杂毛小道在开,出了大道,一路往西,朝着我们现在的住处行去,这司机上手不久,开得有些慢,而我则转头跟后排的朵朵、小妖讨论如何重新布置办公室,在快到小区附近的时候,车子突然间一阵急刹车,我差点撞前面去。
    摸着额头,我骂了杂毛小道一句,问他要不要换人,只见他好似没听到我说话,而是直勾勾地瞧着左边窗户处。
    我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却见一个高瘦的黑影,在路边花坛中,正朝着这边瞧来。

猜你喜欢: 《剑武雷罡》 《御剑乘风行》 《我的重生女友》 《万界棋尊》 《临世物语》 《至尊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