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觉醒中的威尔

    “什么?刚才跟我们错肩而过的那辆丰田越野,里面有吸血鬼的首脑人物?”
    曹彦君一下车,听到杂毛小道气急败坏地描述,吓了一大跳,赶忙通知后面的车子先别熄火,问实力怎么样,到底有多厉害?杂毛小道说实力一般,长得很漂亮,特别是胸口那一对大白兔,跟着车前灯一样大……呃,她是茨密希家族的大小姐,抓到她,这次吸血鬼危机必定可以迎刃而解!
    杂毛小道开始说得猥琐入骨,后来反应过来,于是瞎胡诌,将抓捕那个外国妹子的意义说得无限夸大,仿佛是偌大的功劳,让曹彦君激动得浑身一哆嗦,跟后面招呼一声,留了三辆车在我们这儿,其余人等都朝着奥黛丽驾车逃离的方向追去。
    临走前曹彦君将留在这里的负责人介绍给我,说这车里的,是陈老大调遣过来支援的带队领导,你这边的事情让他来处理,我先去追那大鱼去了。
    我点头,瞧见曹彦君匆匆离去,朝着那车边去,却见车门一打开,走出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娃娃脸来,可不就是我在集训营的同学,秦振那小子么?
    老友久别重逢,惊喜得我冲上前去,跟秦振紧紧抱在一起,相互擂着拳头,好一会儿才离开,我问他怎么过来了?秦振说陈局长派他过来的他前两个月从广南上调到东南局,现在是局属第五支队的支队长,专门负责出外勤的,前段时间一直在南海,也是刚刚调回南方市,结果回来屁股都没有坐热,又跑过来了,没想到还碰到了我。
    我们寒暄几句,秦振感叹,说当初你伤重,躺在病床上,植物人一样,王小加就跟我说,别看陆左现在瘫痪在床,将来倘若我们中间会出现一个名动天下的人物,那还得是他陆左,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啊。
    我谦虚几句,并没有问及当日同学的近况,而是将刚才的状况给他讲了一遍。
    当得知地上那个被绑成粽子一般的中年杨过是一位血族伯爵,秦振的脚几乎都要打飘了,即使对我充满了信任,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陆左,你说的是真的?这老家伙真的是一位血族伯爵?”
    正在给这位尊敬的伯爵大人拔牙的小妖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说秦振,陆左他可曾有骗过你?
    秦振和小妖说起来当年也是并肩作过战,彼此都是认得,打了招呼之后,他摇头叹息,说陆左自然是不会骗我的,我听董仲明董主任说了很多关于陆左的传说,今天却是真真切切地瞧清楚了,厉害,厉害啊!
    秦振感叹着,小妖使劲一拔,雷昂伯爵痛苦地嗷嗷大叫着,一根雪白的吸血牙就被从那血肉模糊的口腔中扯脱出来,伯爵大人破口大骂,扬言说了很多要报复的废话,心忧奥黛丽跑掉的杂毛小道听得心烦气躁,蹲下身来,对着这个老蝙蝠左右开弓,一连扇了十七八个大耳光,扇得英俊的伯爵大人双颊肿如猪头,一脸的苦大仇深,眼中喷出来的怒火,浓烈得几乎都要烧起来。
    杂毛小道呸了一口唾沫,对着这家伙说:“告诉你一句真理,不作死就不会死闭上眼睛,不要说话,不然抽不死你!”
    伯爵大人虽然恨不得生吃了杂毛小道,却也害怕那暴风骤雨的耳光,闭上了眼睛。
    不过他很快又睁开来了,龇牙咧嘴地大叫:“啊……”原来小妖把他另外一根吸血牙给扳脱下来,还没有走开的杂毛小道又是一阵噼哩啪啦的耳光,将可怜的雷昂伯爵打懵了,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人民专政,蔫着头不再反抗,也不说话。
    将被修理得服服帖帖的雷昂伯爵递交给秦振的手下看押上了车,其余人在收拾现场,将地上躺着的这堆昏迷者拖上车,而我和杂毛小道则来到了仓房里面,走到铁柜子前面来,却发现尽管尘埃落定了,掌柜的却没有将通道口打开来。
    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我的心中发紧,与杂毛小道对视一眼,心道不好,人便奔出了库房,朝着废品站后面的小河边跑去。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之前小河边出来的通道口,被我们掩藏隐蔽的那铁盖子被掀开来了,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
    出事了,居然还有人,趁着我们在前面战斗,那家伙竟然从我们出来的地方钻进了洞子里……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家伙不会是已经得手了吧?
    我瞧见这洞口间野草杂乱,看不出什么痕迹,什么也没有想便跳下了里面,小妖在前引路,而我们则半蹲着,朝前快速爬行而去。
    这段距离并不算长,很快我们就见到了亮光,不过也能够闻到很浓烈的血腥之气,这异样的情景将我们的心都给揪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冲进了地下室里,伸头一看,却见掌柜的瘫倒在了监控室的一角,而朵朵则正在跟一只黑乎乎的大蝙蝠缠斗着,虎皮猫大人在旁边破口大骂,加油助威。
    这蝙蝠足有篮球那么大,翼展一米宽,浑身呈现出粉红色的肉膜,然而这颜色配上它狰狞丑恶的外貌,给人于强烈的视觉反差,有一种想要呕吐出来的恐惧感。
    这东西不是简单的蝙蝠,而是类似于咒灵娃娃一样的魔物,故而能够与朵朵纠缠这么久,我们从地道里一出来,小妖见到自己妹妹被欺负了,顿时就急红了眼,娇喝一声,人腾飞而起,配合着朵朵,将这蝙蝠给一下子扑在了墙上。
    生气的萝莉少女可是很恐怖的,啪的一记重掌,那猪嘴蝙蝠就给拍死了,鲜血溅射,我仔细瞧了一眼,竟然还是蓝色的。
    杂毛小道冲到了房间里面去,我则先去检查了一下地上躺着的破烂掌柜,发现只是晕厥,除了身上有点儿外伤外,并没有其他事,这才放下心来,赶到小房间里去支援,然而当我冲到门口的时候,并没有发生战斗,而是看到一幅诡异的场景一堆破碎的木头上,一身是伤、几乎全裸的威尔正抱着一个年级颇大的老者,嘴巴里伸出两根雪白而锐利的牙齿,稳稳地在咬在了这个老头的脖子上。
    那老头儿每隔几秒钟就要间歇性地挣扎抽搐一下,然而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威尔柔道一般的锁身技。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表示有些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瞧得出来,被威尔咬中脖子的那个老头儿,应该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吸血鬼。
    瞧着威尔恢复了一些潮红的脸,我有点儿担心,就怕吸血之后的他迷失本性,最终将自己纯粹的心灵给玷污了。过了几分钟,威尔怀抱中的那个老头儿终于不再颤抖了,而是如同一具真正的尸体,陷入了沉眠中去。
    将怀中的老头儿推开,威尔从旁边扯了一床毛巾将自己给遮掩起来,在他将自己的身体盖起来之前,我瞧见他胸腹处的伤口竟然已经结痂愈合了,没有之前那种糜烂的恐怖。
    这个英俊的年轻人朝着我们笑了笑,说嘿,伙计们,你们似乎来得有点晚了。
    我也笑了笑,说你可不知道,外面可有一位勒森布拉氏族的伯爵大人在,我们险些丧了命。威尔用手背抹了抹嘴唇上面的鲜血,那雪白的吸血牙缓缓收回口中,惊讶地问道:“天啊,伯爵?”
    “是啊,伯爵!瞧瞧,这是他的牙齿,充满了神秘的气息,就像是一对艺术品!”这时小妖挤进了门里来,将手中的一对雪白的吸血獠牙轻轻抛着,不怀好意地看着威尔。威尔被小妖盯得有些发毛,连忙摆着手解释道:“大家别误会啊,刚才我们这里遭到了这个家伙的袭击,我迷迷糊糊之间,差点被他给杀死,后来清醒过来,没有办法,这才咬着他,将他浑身的血液精华吸干,这才没有被杀死……”
    面对着威尔的解释,杂毛小道雷罚未收,奇怪地问了一个问题:“人的血,和血族的血,味道有何区别?”
    威尔叹气,解释道:“我出身于密党,有着很严律的避世原则,喝的血从来都是从密党控制的人类血站中获取得的,从来没有咬过人。血族我倒是咬了好几个,最早是爱德华,后来在逃亡路上又咬了几个,这些都是为了提升等阶倘若将人类的血比作是酒的话,血族的血就是纯净的酒精,不过酒精浓郁,却能够醉死人,一般的血族自相残杀,就会被里面不相容的血酶因子排斥,造成基因大崩溃,很快就会死去,不过服用了该隐的祝福后,我却没有这种顾虑……”
    小妖惊叹道:“真酷啊,你要是一直吸,以后岂不是可以成为血族大公了?”
    威尔点了点头,说理论上讲,是的。
    这时掌柜的也苏醒过来,被朵朵扶着进来,与虎皮猫大人一起给威尔作证,当下我们也不再停留,将通道口打开,然后乘坐车子离开,前往市局去。我们在市局待到了半夜两点,后来经过协商,威尔暂时留在这里,而我们则去找了个酒店休息。
    次日,我照常上班,到了九点钟,办公室的电话响起,一接,竟然是大师兄打来的。

猜你喜欢: 《蛊仙人》 《三道仙尊》 《不羁的青春》 《我和美女姐姐的秘密》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甜宠蜜爱:重生最强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