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方向

    闹了一夜,我早上还在事务所里面想着事情,脑子里乱哄哄的,各种各样的烦心事爬上心头来,难受得很,结果当大师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来的时候,我顿时就是一阵激灵,寒暄几句,直接问起因由。
    大师兄在电话那头说最近吸血鬼之事闹得颇凶,本来不想麻烦你的,不过这件事情既然牵扯到了你们的朋友,那么想来你们也不能置身事外,倘若让那些家伙长期在我们这里滞留,只怕到时候他们一旦情绪失控,闹将起来,波及了平民百姓,那时候就真的是有关部门的失职了,所以我在想,你们倘若有时间,便帮着协查一下,最好将那些家伙的老巢尽快给找出来,一网打尽,以免杜绝后患。
    大师兄所说的,正好也是我所担心的,昨天王豆腐已经找到了我们这里来,夜里又有人跑到我们的住所去设伏,显然是对我和杂毛小道的行踪有了一定的了解,不管那些吸血鬼勾结的是当地公司,还是邪灵教,都需要将他们给挖出来。
    如若不然,这一直潜藏在那暗处,只怕谁都无法过上安生日子,就连事务所的正常经营,都会出现问题经过昨天一事,虽然事务所的成员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但是早上来的时候,普遍的情绪都不是很高,几个新来的风水师更是聚在一起小声说着话,显然是被吓倒了。
    的确也是,在哪儿干活不是干活,没有那个必要,谁会愿意将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看来只有将那一伙潜藏在暗处的血族给一网打尽,我们才能过上正常的安稳日子,想到这里,我便答应了大师兄,他很高兴,说好啊,有你和小明两个在那里,我就不再增派高手过来了,我会让曹彦君跟你配合的,希望能够尽早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挂了电话之后,我出了办公室,找到杂毛小道,他也接到了大师兄的电话,跟我说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我们就不得不帮了威尔这里要救出他的女友,大师兄这里要地面上安定团结,我们也要平平稳稳、无人骚扰……少年,拯救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到你的手上了,进击吧!
    他大声地叫着,肚子也咕嘟咕嘟叫,于是习惯性地拿起电话,找前台问道:“小澜啊,有没有给我买早餐啊,我好饿啊……”
    电话那头传来新来前台惊慌的声音:“啊,老板,我不是小澜……”杂毛小道慌张地把电话挂了,然后一脸尴尬地朝我笑道:“嘿嘿,习惯成自然,嘿嘿……”我没有嘲讽他,而是点了点头,转身出去:“我去准备一下,一会一起去局里面跟曹彦君开沟通会,十分钟之后……门口见!”
    关门的时候,我瞧见杂毛小道转过头去,手往脸上轻轻地抹了抹,似乎隐约有泪光。
    早上十点半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局里,依然没有见到熟惯已久的镇虎门张伯,因为常年不来局里,门口的大爷根本就不认识我,有证件都没有用,说是特殊时期,搞得曹彦君亲自跑过来接我们。
    到了会议室,发现专案组的人都是熟人,秦振、破烂掌柜赵中华、曹彦君,还有之前的那个二处的处长,当然,身为办公室人员的处长到场也只是为了表示一下支持的态度,与我们握手寒暄之后便离开了。
    我和杂毛小道坐下来,瞧掌柜的气色恹恹,问可是昨天吃了那老家伙的黑拳,还没有歇息好?
    掌柜的叹气,说老胳膊老腿的,现在经不起折腾了,第一线的事情,估计都要你们来操心了。瞧见他这一副推托的样子,杂毛小道立刻堵死,说得,咱们可先说好,我们是过来帮忙的,不是当牛做马的,我们不是铁人哥王进喜,可别到时候有啥脏活累活,全要我们上,打不死累死。
    一桌人哈哈笑,曹彦君手下的一个兄弟出言说道:“两位,你们可是绝顶的高手,连吸血鬼伯爵都被你们虐得精神崩溃,我们哪里敢让你们累着,有啥事只管吩咐我们这些跑腿的便是要不然,我给大爷您捶捶腿?”
    这家伙说话滑稽,引得旁人一阵哄笑,秦振身边有一个光头男说兄弟,捶腿就算了,又没有大保健?
    如此喧闹一番,大家的距离也算是亲近了一些,曹彦君用笔敲了敲桌子,开始通报起昨天夜里的审讯结果来。
    昨天他带队去追那个奥黛丽,结果跟丢了,车子停在路边,人消失不见,回来之后又是连夜审讯,得知那些西装男表面上是一个进出口外贸公司的职员,实际上是江城最大的走私头子刑黑虎的手下刑黑虎跟曾经与我们有过交集的段天德段叔,是江城的两大地头蛇,只不过段叔进军房地产,给自己漂白了身份,而刑黑虎则依然做着他的走私生意,据说控制着沿海十几个码头,江城拱北口岸的水客,有一大半都是他的手下,而且跟地方上的纠葛也深,属于那种很难碰的角色。
    这些被抓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跟随的老外是吸血鬼,只是听上头说要听这些人的吩咐行事,伺候好了,以后的生意就会越来越好,分红才会多。
    掌柜的问那些人的上头,是谁?是刑黑虎么?
    曹彦君摇头,说不是,是刑黑虎的白纸扇沈剑,刑黑虎近两年来深居简出,不怎么露面了,具体的事物都是白纸扇和他的几个头马在打理,正经的生意也都是有职业经理人在做。
    讲完那些西装男,曹彦君又讲到两个被抓起来的吸血鬼,雷昂伯爵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言不发,而那个瑟特的嘴稍微松一点,他透露自己是魔党成员,被派到中国来,就是追拿拥有革命性药水配方的威尔岗格罗,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不肯讲,反复强调他的家族可以付得起巨额保金。
    我问有没有是试过催眠或者其他手段?对于这种家伙,可不要讲究什么人道主义!
    秦振在旁边笑,说当然,只是他们昨天手段使尽,也没有能够探到那些家伙窝藏的地点。
    事情基本上已经清楚了,这伙偷渡的家伙前往南方省,给他们提供隐匿之处的是走私头子刑黑虎,那么所有的线索,就需要从那里查起来。我问那两个血族看好没有,曹彦君说放心吧,局里面地下三层的羁押室,专业的人士看守,老辈人也都在,即使老萧镇住那老蝙蝠的符箓失效了,老家伙也没有一个缝隙飞出去。
    我说好,又问威尔呢?说到威尔,曹彦君也头疼,说陆左,威尔虽然是你的朋友,但毕竟是异类,局里面的老辈人见不得这个,我把他秘密安排在了招待所里,总感觉有一些忐忑,你若是可以,还是把他带上的好到时候引蛇出洞,他也是一个不错的诱饵。
    我点头,想起威尔的伤势差不多就要恢复了,留在身边,多少也算一把战力,于是就应承下来。
    讲完了案情,曹彦君开始谈及了接下来的行动分配,这一点他之前和掌柜的、秦振都有碰过头,所以主要是征询我们的意见。
    其实目前的方向只有两个,一个就是顺着刑黑虎的线索调查,一个就是针对所有的酒店、交通要道以及有可能的区域进行排查,前面一个方向还好些,后面的就有些大海捞针的意思,而且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在商量的时候,我提出了第三个方向,之前那个王豆腐身体里被我下了蛊毒,他应该跑不远,而我与那蛊毒冥冥中又有联系,只要距离足够近,那么说不定我就能够找到王豆腐,而王豆腐在,那么他身边必定还有其他同行者。
    我这个方案引起了几个主事人强烈的兴趣,在讨论了一番可行性之后,会议决定给我和杂毛小道配备一个联络员,然后满城寻找那个受了重伤的王豆腐,至于其他的事情,由别的小组去进行。
    确定完分工之后,大家散会了,曹彦君找到我,说给我们配一个联络员,田星阳行不行?
    田星阳,老阳就是刚才说给我们捶腿捏脚的那个家伙,一把小胡子,是个有趣的人,人也机灵能干,我说没问题,就让他跟着我们吧。
    曹彦君招手,叫那个在远处眼巴巴地瞧着的家伙过来,嘱咐要服务好我们,老阳点头哈腰,说一定一定。出了会议室,我让老阳带我们去局招待所,在一个单人间里面找到了威尔。这个家伙正闲得发慌,手挂在柜子上做引体向上,瞧见我们进来,他冲过来就抓住我的手,说陆,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去救安吉列娜?
    我说随时,只是我们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她在哪儿?
    听我这般说起,他也发愁,说怎么办,要不然我传消息出去,让他们拿安吉列娜来换最后一瓶该隐的祝福?
    杂毛小道笑了,说我亲爱的奥黛丽逃了,那些家伙都知道你跟中国政府有合作了,他们未必会信你?威尔一阵头疼,我们也没有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皱起了眉头,我堂妹小婧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呢?

猜你喜欢: 《恶灵之瞳》 《琥珀之剑》 《重生之贤妻修炼攻略》 《穿越后的活命日常》 《网游之超级盾战士》 《嫁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