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硬汉折腰

    轻提手中剑,我们快步走到这药品柜前,杂毛小道左手捏符,右手则将雷罚插入门缝中,轻轻一挑,这门应声而启,朝着两边开去。柜子里是空的,不过下面有着平整地砖的水泥给撬开来,露出有一个黑黢黢的通道口,旁边一大滩血,犹自湿润,十分新鲜,显然是又有人遭害了。
    杂毛小道瞧这这个模样古怪的通道口,挖得并不专业,不由得露出了冷峻的笑容:“蝙蝠改行穿山甲,窝在这洞子里干嘛呢?”
    瞧着这血洞子,看着似乎并不深,但是却让杂毛小道有些犯难,不知道如何下去将那个家伙抓上来,即使能下去,倘若空间太小,也施展不开来。
    我想了想,将小妖唤了出来,跟她把情况说明,让她把王豆腐给提拎上来。
    小妖虽然往日总是说要吃人肉,但终究是一个善良的姑娘,看到无辜的人就这般惨死于此,嘴上不说,但是心中也有一股怒火,于是也不嫌这洞口脏,身上立刻有荧荧光华流出,一跺脚,我口中的嘱托还没有说完,人便下了洞子。
    小妖下了洞子,便听到里面似乎传来了打斗声,让我纠结得很,正犹豫着是否爬下去的时候,小妖出来了,手上还拎着被揍成猪头模样的王豆腐。
    瞧见这家伙,我并没有多么的高兴。我原本以为当日会有人在附近接应王豆腐,这厮伤重逃逸之后,必定会和同伙会合,那么我们顺藤摸瓜,就能够找到敌人的老窝了。然而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王豆腐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独行侠,伤得如此之重,他不但没有求助同伙,而且就在附近的城中村落下了脚,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藏匿着,整日吸人鲜血养伤。
    伤势严重的王豆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噩梦,但而落在小妖手里,却是暴抽一顿的待遇,吸血鬼可以断肢再生,不过那是需要在血池里面,虔诚祷告自己信仰的邪神,经过漫长的时间凝聚方可,而此刻的王豆腐,依然还是当日被我扯断双手的悲惨模样,只不过浑身也是血淋淋、湿漉漉的,双臂的断口处勉强长出了一些肉芽儿来。
    小妖将这个家伙丢在地上,并不管他,而是返身回了洞子里去,我一脚踩住王豆腐的脑袋,将他翻转过来,他被小妖揍得奄奄一息,不过反抗之心不死,张开嘴巴,里面尖锐的牙齿磨着我的鞋底。
    看到旁边那两具还在蠕动爬着的食尸鬼,我的心中有着莫名的愤怒,脚尖一勾,将这个家伙的上半身给勾连起来,然后将他推靠在药柜上,巨大的力量将药柜里面的药品震得一阵乱,那些玻璃瓶子发出清脆的响声,我顾不得他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血腥味,蹲身下来,紧紧揪住这个家伙的脖子,厉声低喝道:“王豆腐,你的同伙呢?”
    这个被揍得迷迷糊糊的男人半睁开眼睛,瞧清楚了是我,沾满血污的脸上尽是狰狞可怖的笑容:“呵呵呵,你这恶魔,终于来了啊,想通过我找到其他人?你失算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的身上种下了古怪的印记么?你太小看一位拥有着悠久年岁的高贵的血族了,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得逞?”
    杂毛小道在旁边打电话通知老阳开车过来接应,听到这话,雷罚搭在这家伙的脑门子上,沉声说道:“我知道一个通常的道理,那就是活得越久,又有时间去思考生命本质的家伙,就越惜命,越怕死,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这种事情,似乎不应该发生在你的身上……”
    杂毛小道故作思维缜密地推理了一番,然后回过头来,很认真地对我说:“嗯,这家伙应该是欠收拾!”
    我点头表示了解,回头看了金蚕蛊一眼,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王豆腐就歇斯底里地开始叫起来。
    为了防止他扰民,我很果断地把散落在地上的医用口罩给拿起来,将这个家伙的嘴给堵上,然而这个家伙一对雪白的吸血獠牙十分碍事,我皱着眉头,从洞子里又拉出两个人来的小妖过来了,一记手刀砍在了这个家伙的脖子上,使得他的嘴巴张大,然后出手如电,颇为熟络地将王豆腐的一对獠牙给掰扯下来。
    吸血獠牙一去,王豆腐戾气十足的嘶嚎就变成了哀鸣,给我紧紧地堵住了嘴巴,而小妖更是绝,九尾缚妖索一抖,将王豆腐捆成了肉粽,倒在地上浑身颤抖,豆大的汗珠从皮肤里面渗出来,一双眼睛因为痛苦而充血,几乎凸出来。
    想喊而不能得,全身又被束缚,在肥虫子的指挥下,体内的蛊毒持续发作,王豆腐陷入了地狱一般的痛苦中。
    事情其实也是有些巧了,我之前之所以不用这方法逼供雷昂伯爵和瑟特,是因为血族对自己的精神凝练十分强大,些许痛苦只当作是快感,太过强烈了,又可以切断痛觉神经往大脑的传送,于是只有作罢。
    不过王豆腐双手被我扯断,想要重新生长的话,就必须经过血池重生也就是必须将全身心都开放出来,任由自己信仰的邪神意识进入身体,激发潜在的功能,断肢重生。这开放意识后,恢复平时的警戒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王豆腐在遭遇了这种万虫噬心的痛苦之后,只能清晰地体验,就连昏迷过去的自我保护机制,都无法运行。
    诸位观众,闭上眼睛,想一想自己的体内繁衍出一窝细密的虫子,它们在你的肌肉纤维、血管中和皮下组织里来回穿梭着,用那古怪的口器噬咬着你的身体,那种又麻又痒又疼的极致感受直接反映到了你的脑海中,清晰明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这便是王豆腐当时的感觉,不过他倒是一个硬汉,竟然凭着意志生生扛了下来,我们且不管它,瞧见小妖将将王豆腐的两颗吸血獠牙收入囊中,我奇怪地问这玩意拿来干嘛?小妖神秘一笑,卖关子,不肯说,我也不强求,瞧见小妖又从那个简易的洞子里面拉出两具尸体,是女人,抛开脏乎乎的血污,穿着打扮跟附近坐在粉红色灯光的小发廊里面的那些失足妇女一样,浑身呈现出脱水的模样,知道是王豆腐的血食。
    瞧到这一切,我大概知道了王豆腐当日逃逸之后的情形他应该是落在了这附近,然后饥不择食地咬了我的小老乡闻铭,而后或许是太过于虚弱,竟然将自己的血液回流到了闻铭体内,完成了初拥,后来竟然辗转到了这个小诊所,将诊所的老板和护士咬成了食尸鬼,让他们给自己狩猎,而自己则窝在临时挖出来的地坑中,安享鲜血浸染。
    不过两头食尸鬼出现在闹市,隐蔽工作一定不可能持续,王豆腐必定联络到了接应的人员前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守株待兔,将前来接应的人员给逮住?
    想到这里,我将我的打算说予杂毛小道知晓,他表示了认可,这时曹彦君派给我们的司机兼联络员老阳从后门摸了进来,瞧见这幅场景,不由得连忙上前来,询问情况。
    听得我们的描述,老阳一脸凝重,对我们说上头的担心终于出现了,这些家伙一旦被逼上了绝路,便无视潜规则,肆无忌惮地对平民下手,而以这些家伙的优势,随便一个人都可以造成大范围的恐慌,倘若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怕不但曹队长会遭到问责,就连陈局长那儿都会受到影响的。
    我们点头,大师兄坐在那个位置上,虽说是位高权重,但却又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当下我们将地上那两头还活着的食尸鬼给净化了,然后让老阳跟局子里面联络,这电话打了好一会儿,我见到地上的王豆腐身子不断地颤抖,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瞧着我,充满了哀求。我知道他有话想说了,于是将塞在他口中的医用口罩给取出来,问他想好了没有?
    王豆腐脸色发白,那如浆的汗水将他头发给弄得凌乱,忍着痛,缓缓说道:“杀了我吧……”
    我诧异地问了一句:“就这句废话?”
    说着,我又准备将口罩给塞回去,王豆腐的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太过份了,你这个魔鬼!呜呜……”
    瞧见他崩溃地哭泣,我不由得觉得好笑,平心静气地说道:“当你将这两个普通人变成供你驱使的食尸鬼时,你不觉得过分;当你将人类当作餐桌上的食物时,你不觉得过分;当你莫名其妙闯进我的办公室来,将哪里砸得个稀里哗啦,却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也不觉得过分,怎么刚刚吃了一点小苦头,你就觉得受不了了?恶魔是你们的信仰,好吧,我暂且把它当作是你对我的赞美,你体内的虫子还在繁衍,需要再生长几轮,才能够将你给吃掉,所以,我们还需要耐心等一两头……”
    “不要,不要!”
    听到我的描述,王豆腐先生像个小女孩一般无助,我俯下头来,眼睛紧紧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在哪儿?”
    “凌晨两点,他们会过来接我!”终于,他松口了。

猜你喜欢: 《重生之归妻似箭》 《绝世幻武》 《红楼之他不想弯》 《庶女娇宠》 《惑世歹妃》 《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