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顺藤摸瓜

    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永远都是第一次,再之后就不会那么困难了,为了乞命,松口之后的王豆腐开始竹筒倒豆子一样地说了起来。
    他原本在利物浦的一家外贸进出口公司里面任高级经理,是一位伯爵大人的属员,在整日阴影笼罩的办公楼里面决策公司事物,后来因为威尔以及他神奇的药水,引发了整个地下世界的关注,当有消息得知威尔逃向了东方,他就因为能够熟悉地使用中文而被魔党选中,参与了这次的追捕工作。
    据他所知,威尔的神奇药水已经引起了魔党魁首保罗麦卡特尼大公的关注,除了他们这一队成员从海上偷渡而来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隐秘高手带队,直接翻过喜玛拉雅山脉,自西而来。他们这一队总共有十三个血族,除了刀螂伯爵雷昂之外,还有两个伯爵,四个子爵和四个男爵,以及两个对中国十分熟悉的氏族。
    之前是落脚在了海南三亚,后来转移到了江城,他奉命前来东官之前,其他人都已经转移了,至于是哪里,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已经用秘法联络到了大部队,约好在今天的凌晨两点,过来接他离开。
    听到王豆腐的话语,我不由得头皮发麻跟威尔相交甚久,对于血族我多少也知道一些情况,这个等级森严、联系既紧密又松散的种族,一般分为“亲王、长老、领主、尊主、氏族、初拥”六个等级,后两者都是下层的杂鱼,不值一提,而尊主则是指实力已经能够获得爵位的血族,至于领主,则需到达伯爵之位,这种人都有着自己的封地和活动范围,别的血族和黑暗生物在他的地盘上混都得小心翼翼,拥有着十分强悍的实力,而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魔党一下子就来了三个,可谓是剑指威尔,志在必得。
    我听不出王豆腐口中的话语是真是假,而老阳已经跟上面汇报过了,留在局里面的秦振和掌柜的正在召集人手赶来,过来接手,问我的意见是什么?
    我把电话接过来,那头说话的是赵中华,这破烂掌柜说距里面大部分力量都撒出去了,他现在带着专案组的成员,并且准备联络特警队,赶过来,问我行不行?
    我斟酌了一下,前来接应王豆腐的人应该不多,而且估计也就是个跑腿的,即使将他们全部抓起来,对大局也没有什么太重要地推动,不如将王豆腐当作饵,我们用来钓大鱼。
    掌柜的对于我的计划十分感兴趣,想要详细了解一番,然而我的想法也仅仅只有一个轮廓,所以他决定暂时不通知特警队,而是和秦振带着几个兄弟先赶过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将大灯给关闭了,仅留下一盏发黄的壁灯,老阳去关后门,结果威尔却适时挤了进来。
    瞧见躺倒在地的王豆腐,威尔回头问我,说怎么只有他在,其他人呢?
    我耸耸肩,说这个家伙受伤太重,在这里藏了几天,刚才交待,说凌晨两点钟的时候会有人过来接应他,不过我们不知道他说的有没有假。
    威尔擦了擦嘴上的鲜血,说这没事,我有办法让他服服帖帖。
    我看到他一副有些虚弱的模样,问他我的老乡呢?威尔说二次初拥的换血结束,闻铭暂时要经过一段适应期,现在睡着了我从他身体里吸出了莫利多卡的血液印记,如果我再从地上这家伙的身上取得血誓契约的话,理论上,他就变成了我的属民。
    我点头同意,如果能够将王豆腐变成自己人,确实能够对计划的实施变得更多可行。
    征得了我的认可,威尔蹲身下来,面对着一脸惊恐的王豆腐,平心静气地说道:“莫利多卡,你既然已经屈服于自己的懦弱,那么你也应该知道魔党对于叛徒的手段,是多么的残酷。这是远的,就说现在,落在我们手上的你想要逃脱火刑架上的烤炙,唯一的途径就是受我庇护。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将你的心神放开,让我在你的脑海里打下我的烙印吧!”
    王豆腐瞧着面前这个自己追了大半个地球的同族,闭上眼睛,痛苦地说道:“哎,我真的不应该来中国啊……”
    威尔并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开始用英文计数:“一、二……”他还没有念三,王豆腐投降了:“好,我答应你,我放开心神,接受你的统管,今生将奉你为主上,月在,誓言不消!”
    听到这誓言,威尔笑了笑,将左手中指划破,然后在王豆腐的额头上划了一个海鸥形状的符文,口中开始念起了冗长的咒文来,这语言并不是英文,而应该是更古老的语种,我不愿意费心,找了一个地方坐着,养起精神来。
    这仪式很快,当完成之后,威尔让王豆腐重新返回药柜下方的血坑里去,然后将被净化过的食尸鬼和那两个可怜的女性一起找地方掩藏起来,接着跟我商量,说王豆腐此刻已经完全被他控制了,只等那些人过来接应他的时候,我们追上去他交待,安吉列娜正是被控制在那些人的手里。
    我说你确定王豆腐完全会听命于你,并且不会将我们给卖了?
    威尔笑,说陆左,血族其实没有人类危险,因为人性莫测,而血族更多的时候,遵循的则是生物性,这是遗传基因起到了引导作用。
    我说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撤了,找个地方躲起来监视。
    说完我们将自己的痕迹扫尽,然后悄悄地走出了后门,来到了车上等待。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掌柜的和秦振联袂而至,我们在他们开来的指挥车里面开了一个小会,将我和威尔刚才的计划作了总结,掌柜的当时就决定在这里的人负责追踪,一旦锁定目标,就请求上级支援,对目标实行多方位封锁,务必不要出现一条漏网之鱼,将前来我们这里所有的吸血鬼给一网打尽,让那些胆敢捋我虎须的外国宵小们,被震慑得胆寒。
    这边商量妥当之后,我们开始分批休息,毕竟白天忙活了一整天时间,我也闭上了眼睛,感应着肥虫子在我体内的律动,然后开始按照陶晋鸿给我的那法门,将全身之气运转,推动周天而行。
    气行于身,汇散于百脉之间,如温泉洗浴,浑身暖洋洋的,让人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轻轻地推了我一把,揉揉眼睛,一看手表,才发觉疲倦的自己竟然睡了好几个小时。我问杂毛小道什么情况,他将中指竖于唇间,做出噤声的意思,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他们提前来了。”
    提前来了?看到前方不远处三个缓缓行走的身影,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眯着眼睛打量,瞧见两个人隐入黑暗中,而另外一个人,则若无其事地朝前缓慢走去,放在身后的手不断地敲打自己的脊梁骨,外人瞧见只当作是挠痒痒,我们却知道这是在与王豆腐用秘法联系呢。
    很快,那人跟王豆腐取得了联系,转入小楼中去,我看到杂毛小道并不管那边,而是伸长着脖子朝街口望去,不由得奇怪,扭头一瞧,却见那儿停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火都没有熄,显然是这几个人开过来接王豆腐的。
    我问他怎么笑得这么贼,杂毛小道收敛了笑容,说不知道那个叫做奥黛丽的大洋马在不在车上。
    我们正面瞧不见房子里面的情形,不过很快,三人分作前后出来,王豆腐被跟他沟通的那个男人抱着,快步冲了出来。这回我倒是看清楚了,在前面和后面的防备着的西装男都是普通人,而背着王豆腐的那个老外应该也是一个血族,至于有多厉害,那需要交过手才知道。
    三人一路小跑着来到那宽敞的商务车上,早作准备的司机油门一轰,车子立刻离开此处。
    我们没有动,瞧着那车子慢慢走远,过了一会儿,车载对讲机里面传来了赵中华的声音:“车子上了主干道,朝着城南郊区方向行使,前面一个路口的队员请注意,随时报告方向,其余人等,注意跟踪距离,不要被发现了!”
    听到这话,老阳才开始启动汽车,缓缓驶出这城中村。
    为了这次跟踪,掌柜的安排了六辆车,把守在各路口,随时通报状况,老阳他们这些人论搏击拼斗,自然比不过我们,但是跟踪吊尾却是个中的行家里手,车子开得四平八稳。如此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来到了林则徐销烟的虎门,在靠江边有一个渔船修补码头附近,车子缓缓靠边,熄火停下来。
    我望着这渔船码头,眉头皱起,这是要准备走水路呢,还是他们所有人就在这人?
    先一步到达的秦振这时摸了过来,让我、杂毛小道和威尔三个人,到背风处的指挥车里面去开会。

猜你喜欢: 《美女总裁的小白脸》 《青春岁月》 《纸人妹子很倾城》 《神秘老公有点坏》 《[综刀剑乱舞]穿越时空的审神者》 《种植老攻的正确方法》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