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村中诡异

    我们顺着小妖指的地方瞧去,这是一个在南方省很常见的一个小村子,村口有一个黄白相间的琉璃瓦牌坊,旁边有一些商铺,不过卷闸门紧紧关闭,再往村子里瞧去,里面基本上都是些三层两层的农民自建房,不过小妖给我们指的地方却有些稀奇,是大片的庭院,瞧着老式,有些年头,想来是以前当地大户人家的宅院,经历过许多动荡,当做历史没有拆,就这般一直留了下来。
    现在差不多也是夜间三点多四点的样子,正是人们睡眠到达最死沉的时候,整个村子瞧上去静极了,别说鸡犬交吠,便是那虫子的声音都没有,夜幕下,整个村庄就像是潜伏在黑暗中的巨兽,让人瞧见了,忍不住心中发毛。
    跟小妖确定了车子已经进入了那一片连起来的宅院之后,我们并没有直接进入其中,而是蹲在了旁边的田埂边,掏出电话来,拨打掌柜的号码。
    然而让人着急上火的事情出现了,无论是我的手机,还是杂毛小道的手机,抑或是出发前掌柜的给我们配置的联络器,所有的通讯方式都联络不上,瞧着手机上那个打叉的信号栏,我恨不得将林齐鸣那厮给我们弄来的手机,给直接扔了。
    我和杂毛小道蹲在田埂下边,望着远处那黑黝黝的村子,心中不由得一阵郁闷,这节奏,是妥妥的跟丢了么?小妖瞧着我们两个像老农一样撅着屁股,蹲在田里,不由得一顿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你们两个,亏得一个是那地仙陶晋鸿的得意门徒,这身上的手段比门中长老还要厉害几分;另外一个呢……得,我都懒得说你了,那些灵丹妙药,都算是喂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区区一个血族聚居地,又不一定是真的,你们就止步不前了,至于么?”
    小妖这一番激将法,弄得我和杂毛小道心里面毛毛躁躁、火急火燎的,十分郁闷也对啊,咱是什么人?茅山的诸位长老也见过,杨知修这样绝顶的人物都都与我们算是交过手,那区区欧罗巴大陆来的蛮夷异种,我们怕个球?
    如此一想,我和杂毛小道的胆气也算是足了几分,想着虽然等不到掌柜的他们,我们便直接将这里的场地给料理了,到时候他们赶过来,瞧到这一副场景,岂不是要惊呆了?
    掂量着这想法,杂毛小道便先松了口,跟我商量,说小毒物,实在联络不到掌柜的他们,我们却也不能这么干等着,不如先潜入里面去,将里面的情形瞧个清楚再说,你说好不好?我的心中也不想让小妖这狐媚子小瞧了我,于是撇了撇嘴,说留在村口等待呢,是老成之言,不过如此一来,却也瞧不清状况,倘若那些家伙又玩码头那金蝉脱壳的一招,只怕到时候我们就真的失去了方向,不如进去瞧瞧也好。
    打着这样的主意,我们便协商一致了,也不敢走正路,而是绕道了东边的小路,朝着村子里行去。
    小妖虽然嘴上打击我,但是进村之后,她却主动在前边领路,而朵朵则陪在我的身边,照顾我左右的周全,相比我如临大敌的紧张,杂毛小道却轻松了许多。此时的他开始再有意识地舞动起雷罚来,让这把飞剑开始逐渐地热身,变得到时候突然卡壳了。
    我们从村子的东边前行,这条道路是那种土路,高低不平,有的地方还有水洼,倒映着天上的月亮,走了一段路,快接近村子的时候,杂毛小道突然停了下来,问我道:“小毒物,你有没有感觉到有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我点头,说我也感觉到了,好像这里面的村子被人特地布置过了,周围的景物怎么看都有一些不和谐的感觉,怪怪的,好像在咖啡里面加了现炸出来的猪油,让人觉得齁得慌……
    杂毛小道汗颜,说过你这是什么比喻啊,我指的是这个村子,好像有什么阵法在我说不出来是什么阵法,总感觉怪怪的,好像不是我们这边的路子。我点头,说你这么一讲,我也觉得有了,不是我们这边的路子,那就是他们欧罗巴的手段了,那些吸血鬼倘若真的在这里当做暂时藏身的老巢,那么必然会在周边布置一些所谓的“黑魔法”阵,所以我们更需要小心一点呢。
    杂毛小道点头,说也有可能,这样的东西,咱们还真的是没有接触过,没事,进去吧,反正我们又不是威尔,打不过就跑呗,别人犯不着跟咱们死磕的哎,倘若虎皮猫大人那肥厮在就好了,有它在,管它是什么阵法,我们只管跟在那只肥鸟儿身后跑便是了,还怕这些?
    我叹气,说谁说不是呢,只不过这个家伙就是个皮赖货色,陪着没半天就找地方睡觉去了,谁拿它有办法?
    说着话,我们都已经进村了,于是自觉地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走在村子里的小路上,静悄悄的也就算了,整个村子里只有在转角的路口处才有几盏发黄的灯光,孤单矗立,愣是将富裕发达的南方沿海地区,搞得跟我们晋平乡下那么黑黢黢,死气沉沉的,让人觉得好不小气。
    不过黑暗也让我们的行动更加无忌惮,并不用沿着屋前墙角缓行,而是直接抄着巷道前行。
    我们都是有着一定实力的修行者,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脚步,不至于响,而且又轻又快,然而转过了几个路口,抬头瞧着远处的古宅,我的心没由来地一阵慌乱,而杂毛小道显然也感受到了我的紧张,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黑暗中他的眼睛闪亮如星子,低声问道:“小毒物,你咋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寒夜的冷空气,感觉从水中而出来的身子冰凉,眼前的房子似乎都在重影,摇晃不安。我带着沙哑的声音低低问道:“老萧,你没有觉得这个村子里,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安静了么?”
    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对,一个村子里,即使是睡得再沉,但是也会有呼噜声,也会有磨牙声,也会有夫妻两口子办那事的哼哼唧唧声,生人倘若进村了,会有狗叫声……但是这里没有,不但没有这些声音,连最正常不过的呼吸声都没有如此一来,这就真不正常了!
    我瞧向了左边的一栋两层小楼,这楼属于自建房,差不多有十来年的样子,阳台上面还有晾着的衣服,孩子的尿布以及其他,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完全没有我们感受的那般冰冷,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呃,我想进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杂毛小道严肃地望着我,说你的意思,是说那些该死的外来客,已经将这整个村子的人都给……
    他没有说出那话来,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猜测而感到惊恐,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深山老林,渺无人烟之处,整个村子的人都没有了,这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怕总局都会震惊,到时候由上而下压过来的怒火,别说是两个伯爵带队的追杀组了,哪怕是他勒森布拉或者茨密希的族长亲王,又或者魔党魁首保罗,只怕也逃不出这南方省境内了。
    毛爷爷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认真二字凡事都有规则,倘若做得太过分,越界了,上面认真起来,说不定直接从大内派出顶级高手,或者请动陶晋鸿这样的大佬前来,到时候这伙人别说是在阳光下行走了,便是在阳光下死去,也会成为一种奢望。
    杂毛小道也想知道这个答案,于是点了点头,我们翻身进入院子里,门是锁着的,我叫了肥虫子出来,钻入锁眼里面,咔擦一声响,门开了,我和杂毛小道提剑而入,在墙上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灯的开关,只有将门打开,顺着远处昏黄的路灯,只见这一楼客厅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飚射的鲜血,摸了一下沙发,上面有些陈灰,地上有一个干瘪的影子,我走过去,踢了一脚,却是一个还在襁褓里面的婴孩,整个人都缩瘪着,干巴巴的,显然是给人吸干了所有的鲜血。
    其实在此之前,我的心里面并没有多少恐惧,只是奇怪而已,然而当瞧见地上这个死婴的时候,我心中顿时就是一阵怒火,熊熊燃烧起来了这些吸血鬼行事也太没有底线了,居然连这样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实在是不可饶恕!
    我红着眼睛走出了庭院,当夜风吹到了我的脸上的时候,脑子终于冷静了一点,感觉遗漏了些什么,使劲儿回忆,却头疼得很,直到当肥虫子落在我的肩头时,我才想起来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朵朵和小妖,她们跑到哪里去了?
    我回过头来叫杂毛小道,他应了一声,走过来,正想说话,房子的楼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往里面望了一眼,想瞧个仔细,结果感觉身后一阵腥风吹起,余光处,一个黑影正朝着我猛扑而来。
    啊

猜你喜欢: 《随机从海贼开始》 《无敌全能系统》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悸婚》 《超空间补给》 《重生黑客女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