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败走麦城,或者

    想偷袭,也不看我们是什么人?
    瞧见有黑影朝着我们奔袭而来,两个人当下也是不作犹豫,一剑便朝着这家伙的脖子处划去。
    杂毛小道也是反应迅疾,罡步陡移,人挪其后,一脚踹在这黑影子的臀部,如此一番配合,那家伙便朝着我的剑尖跌落而来。不过我并没有砍掉这东西头颅,我的鬼剑被一双手给紧紧抓住,路口的灯光照到了这里,我瞧见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少妇,衣衫不整,露出半块蜡黄色的胸襟来,干瘪的胸部像个布袋一样吊着……
    瞧到这里,我立刻能够在脑海里勾勒出这样的一副画面来一个刚刚孕育新生命的伟大母亲正在给自己的婴孩喂奶,结果一个满脸苍白的外国人闯了进来,二话不说,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此时此刻,心中虽然怜惜这食尸鬼的生前,然而既然已经异变,那么她从精神到本质,都不再是原来的她,我也不会多作圣母,鬼剑抽回,再出一剑,直刺头颅,从额头处如破奶油一般进入,劲力一吐,这个袭击我们的食尸鬼便栽倒在地,不作动弹。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楼梯上缓慢传来的声音终于到达了一楼客厅,出现在这里的是这个家庭的男主人,他的模样更加恐怖,生前似乎遭受过虐杀,满脸没有一块好肉,左眼眶里面有一粒白色的眼球,被一根坚韧的筋给连着,摇摇晃晃,让人头晕。
    我将鬼剑从地上这头食尸鬼的额间缓慢拔出来,正准备提剑上前,将客厅的这头食尸鬼给料理了,突然手臂一紧,被杂毛小道用力抓紧。
    “小毒物!”我听到杂毛小道叫我,回过头问怎么了?
    杂毛小道手提雷罚,朝着我的身后指去,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你看那儿!”
    我举目望去,只见刚才还平静如死水的小巷子处,突然就涌出来一大堆的黑影子来,这济济的人头像是那丰收瓜田里的大西瓜,一个又一个,连绵不绝,粗略地看一眼,哇,差不多都有上百来号人这些人从路口昏黄的灯光下路过,但见一个个双目都流出了诡异的血泪,眼神凶狠,而脸上则都呈现出了或者蜡黄、或者惨白的肤色,有的甚至已经开始长起了黑毛,仿佛死去了许久一般。
    前文谈鬼,曾说过这天下间的鬼物粗略一算,足足有三十七种,而这食尸鬼便是位列其中一个,此鬼乃神魂丢失、阴风洗涤,又受到了外力侵染,于是浑浑噩噩,只知吃那腐臭的尸体为生,这种鬼不比僵尸,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也没有晋身之阶,要么被杀死,要么就被撑炸肚皮、永远也吃不下去。
    万万没有想到,驻扎在此处的那些欧罗巴血族,竟然会如此丧心病狂,肆无忌惮,一点儿规矩都不讲,直接将一整村的人都变成了食尸鬼,化作自己的屏障。
    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但求一举而为,然后远遁千里了。
    只是,他们就如此肯定能够这么快抓到威尔,能够逼问出“该隐的祝福”么?
    我的脑袋飞速运转,似乎抓到了什么线索,然而还没等我想明白,那汹涌的尸群就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来。猛虎还怕群狼,倘若只是七八个、十来个食尸鬼,我和杂毛小道还并不惧怕,但是这上百来号食尸鬼一齐冲上来,倘若有个闪失,或者力竭之时,那我们说不定就真的跪在这里了,于是我们也没有咬着牙、硬着头皮顶上去,而是夺路而逃,朝着周边的小巷撤离。
    一路狂奔,杂毛小道气喘吁吁地跑着,看了下左右,朝我大声喊道:“小毒物,我干女儿和小妖那妞儿呢?”
    说到这里我就心烦意乱,说我怎么知道啊,进屋前的时候还在,一转眼的工夫,人就没影了,不知道是调皮,还是被什么东西给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身后的尸群汹涌如潮,这些家伙的脚步声以及嘶吼声将寂静的夜吵得无法安宁,而我们跑了一段路程,感觉总是有些不对劲,那空气似乎粘稠了许多,人行其间,如在水中逆流而上,结果我们越跑越缓,逐渐地就被尸群给追了上来。
    当感觉屁股被一只手给抓到的时候,我终于表示不能再退缩了,猛然回过身来,瞧见抓着我兜的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美女,而是一个秃顶斜眼的老头儿,他抬起头来,红色的眼睛一阵晦暗的亮光游动,然后咧开嘴笑,一嘴的尸油溢出来。
    “临!”我左手上的恶魔巫手立即启动,当头就是一拍,击打在了这老头儿的脑袋上,啪唧一声响,那脑袋顿时就被我给拍进了体腔里去,尸体的汁液四处飞溅而来,而我的鬼剑也舞动了起来,收割着这些已经失去意识的食尸鬼那残留的性命。
    我一爆发,立刻又四五头食尸鬼遭了殃,然而倒下一头,却涌上来三四头,我杀得手软,结果并没有感觉面对的食尸鬼有变少,而在被围住之后,活动腾挪的空间立刻变小,没一会儿我的身上就添了两处抓伤。
    更加危险的是,刚才我被两头生前年龄不超过十岁的小食尸鬼给抱住了双脚,猛地一拉,摔倒在地上,倘若没有杂毛小道的飞剑援救,只怕就被这汹涌扑上来的尸群,给直接淹没了。
    鬼物势大,敌人众多而又不畏死亡,再继续这样下去,只怕我们真的有可能被活活地拖死,却连真正的凶手,一面也见不到。我大声求助杂毛小道,让他将血虎放出来,载上我们,直接过去跟那些吸血鬼拼命。
    然而杂毛小道却表示很无奈,之前的血虎为了挡住雷昂伯爵的剑刃风暴,伤到了筋骨,这会儿还在休养呢,放出来也跑不动。我说那这怎么办?我感觉这地面上有一股很浓的吸力,将我们给牢牢地拉扯着,不得走脱。
    杂毛小道却也是来了真火,瞧着这些鬼物越来越多,从不同的建筑里面赶出来,知道我们这次算是被人给算计到了,当下也是瞧了一眼黑麻麻的天空,将不断翻飞的雷罚射向空中,口中愤恨地说道:“我师父教了我正宗神剑引雷术的法门,本来我是不想这么快就用的,不过看来时不待我啊宵小们,且让你们尝一尝我茅山的顶级绝学!”
    他双手舞动如飞,那雷罚开始溢出了蓝色的电意,口中高声喝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
    我实在没想到杂毛小道会如此刚烈和急躁,这还没有开打、正主儿都没有看到呢,就直接准备上那恐怖的雷电术,不过我多少也能够理解,想着这整整一个村子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继而转化为这些面目狰狞的恶鬼,搁谁心里面都不爽。
    本来打算的秘密潜入既然已经曝光,那么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将面前这一大队的食尸鬼消灭掉,接着找到两个跟丢了的朵朵,再直接插入敌人的心脏,吸引火力,直接将他们给捅个底朝天。
    然而更加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把镀满精金的雷击桃木剑本来已经悬于半空,剑尖正对天空,雷意流转,准备引九天之上的落雷时,一股庞然荒古的气息从上而下地笼罩下来,将雷罚给封死住,杂毛小道双手作引,将那雷罚紧紧牵连,然而在这样的场域里,根本无法传递意念,结果那雷罚在空中不情愿地抖动了几下,铮然哀鸣一声,竟然如废铁一般跌落在地,不再动作,转瞬间就淹没在了尸群当中。
    什么情况?
    我背靠在一栋房子的墙上,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杂毛小道的雷罚竟然跌落下来了?
    不光是我,杂毛小道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看着自己凝成的剑指,心中诧异,不知道自己的一身手段,怎么就突然失效了。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杂毛小道心忧雷罚,与我擦肩而过,倏然往前冲去,我瞧见杂毛小道似乎有些过于冲动,于是大声阻止道:“老萧,先别过去!”
    然而这哪里来得及,杂毛小道已然冲进了食尸鬼的尸群里面,在我视线中,是漫天扬起来的手臂。
    好兄弟自然应该同生共死,当下我也不作犹豫,反身朝前,准备前去支援,然而让我诧异的事情又发生了,我靠着的那面墙上,居然伸出了十来双泥手,将我的四肢和身子给紧紧抓住,我奋力挣扎,然而身子却越发地陷入到了墙里面去。
    突然间,我感觉到那墙体一软,我整个人就失去平衡,朝着后面倒去。
    也恰恰是这个时候,尸群里面传来了一声惨烈的大喝声,接着我看见漫天的鲜血飞扬,无数的肉块被食尸鬼们争相食用。
    啊……我眼前一黑,感觉整个天空都垮塌下来了。
    大意啊,这回可真算是败走麦城了啊!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