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蔓珠芳华

    刚刚从幻境中挣脱出来的我并没有理会什么麻婆豆腐、红烧茄子的,而是凝聚精神,死死地打量着眼前的杂毛小道,发现这张猥琐中又带着几分好奇的面容,如假包换,确实是老萧无疑,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嘿然地傻笑出声来。
    老萧没死,这样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美好。
    瞧见我这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杂毛小道一脸无语,说小毒物,你丫又笑又哭,搞个毛线啊?
    我有哭么?我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脸,脸颊上面尽是湿漉漉的泪水,痒痒的,应该是刚才梦境中杂毛小道死去时流出来的。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们都在村子里面晃悠了好几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进村啊?
    杂毛小道说那些家伙放在村口防卫的法器实在是太厉害了,主导控制出一个虚拟的真实幻境来,我们两个人不知不觉就着了道,不过我先发现了不对劲,燃符脱身,才知道其中凶险,今朝倘若不是小妖、朵朵还有威尔在旁护翼,只怕我们就真的死在幻境里了。
    威尔?
    我转过头去,却见一身黑色的威尔站在我的后面,手上一把花式刺剑,正与围着我们的一干吸血鬼对峙,而围着我们的,除了自称王茄子的那个中年老帅哥之外,还有四男一女,一水的老外,想来那些偷渡客已经是有大半到场了。
    当然,除了这些吸血鬼之外,旁边还有一干手持短枪或者片刀的黑西装,七八个,应该是邢黑虎派来的手下;黑暗中还有影影绰绰的影子在游走,飘忽不定,远远地监视着我们……
    瞧这副场景,身陷重围啊!
    没想到刚刚逃脱出那致命的幻境,又陷入了重重包围中,难道我们所有的行踪,都已经在敌人的掌控当中了么?我心中疑惑,瞧见朵朵和小妖背靠着背,一头的汗水,似乎颇为疲惫,而在她们前面则有着好几具尸体,吸血鬼里面也有人受伤,显然此前已经有经历过一场恶战了。
    我心中明了,朝着两个小宝贝点头鼓励之后,低声问威尔,说你怎么来了?
    威尔苦笑,说他先前呆在车里,越想越不对劲,心中彷徨得很,总感觉有地方遗漏了,正犹豫见,突然听到指挥车里面一阵骂娘,一问才得知接应王豆腐的人金蝉脱壳,走了水路,掌柜的一干追踪者正在鸡飞狗跳地想办法,可是想要在这样的夜里,悄无声息地跟踪过去,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又不知道我们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于是设想好的所有计划一下子都落空了。
    威尔着急,于是偷摸着就下了车,顺着与王豆腐的感应,一个人赶了过来。
    我想起那么长的一截水路,说你是怎么过来的?
    威尔嘿嘿一笑,环顾四周一圈,当着这么多敌人的面,也没有说话。寥寥数句话,我们便交待了彼此的处境,然后终于有时间打量起将我们围困着的这些人来。
    说实话,除了空中悬挂着的那盏据说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鬼灯之外,面对着这一干吸血鬼,我心中倒也没有什么彷徨,加上威尔在,我们并不是很弱势,而威尔过来了,相信掌柜的、秦振等大部队很快就回来,只要是等到那伙特警队的汉子们赶到,到时候那自动步枪“突突突”,全部撂倒。
    我心中想得美好,然而突然想起来,威尔这悄不闷声地赶过来,谁知道他有没有联络好掌柜的,倘若没有联系,那我们可真就是孤军奋战了。
    王茄子似乎也刚刚率众赶到,瞧见我这么快就恢复了清醒,不由得伸出大拇哥儿,没口子地夸赞道:“不错,不错,两位居然能够在我族圣器的控制下,这么快就回复了意识,想来应该就是威尔在东方找到的靠山吧?”
    我眉头一皱,靠,居然还真的就是血族的十三圣器之一的鬼灯呀?
    因为跟威尔有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出于好奇,我曾了解过血族的一些历史,知道血族有十三件圣器,分别是血匙、尸手、腐镯、魔偶、骨琴、血杯、灵杖、魂戒、屠刀、刑斧、幻镜、鬼灯和毒瓶,这每一件都是传奇之作,比如血匙,据说是能开启地狱大门的钥匙,持有者可以自由出入各界,而比如说尸手,它是第一位血族该隐的左手,手中藏有世界的秘密……
    由此可见,能够与前两者并列而名的鬼灯,是怎么恐怖的法器!
    我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东西,竟然被魔党得到,并且直接拿到了我们这儿来,所为的,便是抓捕威尔这个血族命运变革的执掌者。心中震惊,不过我们却也不能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来,我微微笑了笑,而旁边的杂毛小道则直接答话道:“区区一迷惑的法器,顶多也就十香虫的级别,有必要说的这么恐怖么?呃……那个什么,其实呢,我们也就是路过而已,多有得罪,我们这就走了,不用送啊……”
    杂毛小道的答话让本来准备好立刻翻脸的我顿时就咳岔了气,这家伙第一句还挺有装波伊犯的风范,结果第二句便露了怯,事到临头了,人家能够让咱走么?
    谁知道那个王茄子先生还真的好商量,他居然点了点头,然后将手往左边的大道一指,颇有绅士风度地朝着我们微笑,说:“我们前往中国这神秘之地,所为的也就是自家的叛徒,只要威尔冈格罗能够留下来,两位的来去是自由的,请随意!”
    得,威尔这一露面还真的是有些黄泥巴掉到裤裆里面,不是翔也是翔的感觉,熟知杂毛小道脾气的我自然知道他这是在忽悠敌人,当下也瞧着那些拿枪的黑西装有些怵,于是悄悄地唤起了肥虫子,让它悄不作声地去将那几个……呃,对,就是那三个拿着手枪的黑西装搞定,免得一会儿混战的时候,枪子无眼。
    肥虫子倒也懂事,应声而去,杂毛小道余光与我碰了一下,我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他回过脸来,故作遗憾地跟威尔商量:“嘿,威尔,你是不是搞大了人家妹儿的肚子,又不想负责,弄得别人追你这么勤啊?要是这样,我可真的要跟你划清界限了哦贫道可是一个正经人,最看不得这始乱终弃的戏码!”
    杂毛小道的戏演得有些过头,威尔一脸吃了蟑螂的郁闷样,悻悻地骂道:“你妹啊,要走赶紧滚,别在这里啰嗦,侮辱我的清白……”
    杂毛小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指着威尔的鼻子骂道:“艹,没想到你真的是这种人……我走,我走!呃,等等!”他本来都已经走出好几步了,似乎想起一件事情,回过头来,问那王茄子说道:“茄子大哥,打听一个事情啊?”
    不想节外生枝的王茄子皱着眉头,不过还是风度翩翩地问道:“有什么话快讲,我们准备料理家务事了!”
    杂毛小道一拍大腿,说我这也是家务事,向你打听一个人啊,就是有一个女孩子,看着应该二十二三岁,长得很漂亮,像好莱坞大明星,跟你们一起的,胸脯大得跟倭瓜一样,圆滚滚的,那皮肤啊真白,滑得呀啧啧啧,那苍蝇上去都要打滑,摸起来肯定跟丝绸一样……
    这厮好是一顿回忆,然后说起了名字,说叫做奥黛丽,你们认识么,我找她有要紧事!
    王茄子眉头都已经皱成了“川”字,闷声问道:“茨密希小姐我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你们找她,到底有何事?”
    看着王茄子一本正经地盘问,杂毛小道突然发出了招牌式的坏笑:“嘿嘿嘿,我想跟她生孩子……”他这笑容绝对可以理解为二傻子,然而王茄子却感受到了一股高傲的蔑视,敏感的他顿时就气得哇哇大叫,指着我们一行人愤怒地喊道:“你耍我是吧?你居然胆敢……”
    他的话儿还没有说完,那几个在旁边虎视眈眈的黑西装突然闷声一哼,通通栽倒在地,这些西装男的同伴皆惊异,准备附身下去查看,一直插科打诨的杂毛小道终于正经起来,右手掐动剑诀,大喝一声“疾”,当下背上那雷罚立刻“嗖”的一声响,朝着漏下的一个持枪男射去。
    手握重兵,必将成为最优先攻击的对象。
    杂毛小道下手也算是有轻重的,那个抬枪准备射击的西装男手腕刚准备抬起,便发觉扣动扳机的手指与自己失去了联系,哀嚎一声,举手一看,一片血肉模糊,哪里还能够拿得起枪?那雷罚第一时间将那持枪者的手指斩下,接着锋头一转,朝着明显是首领者的王茄子射去。
    王茄子被杂毛小道的撒泼无赖给气到了,口中大喊道:“你们会后悔的!”
    这语句刚罢,旁边的那些吸血鬼立刻就冲了上来,气势汹汹,而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妖和朵朵突然手拉着手,齐声喊道:“曼珠芳华!”这话语一落,只见那些人前面的地上,有漫天的野草疯长起来。
    大战降临,孰胜孰负?

猜你喜欢: 《娱乐之神豪系统》 《网游之吃货逆袭记》 《跨越时间线》 《最青春》 《骄女奋斗史》 《末日宗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