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迷宫破碎

    当敌人纷纷后撤而去的时候,视野顿时一空,我瞧见离我不远处的前端,杂毛小道将手虚抓于空中,仿佛小妖操控九尾缚妖索的那种姿势,而在他的前方,一个中年贵族打扮的吸血鬼活生生地撞到了岩壁上,那本来能够让这些鬼灯操控方自由出入的岩壁上面贴着一张灰白色的符箓,这东西使得岩壁变得异常坚硬,那倒霉的吸血鬼本来以为是通道,结果一头撞去,整个人都给撞得精神迷糊了。
    我瞧着那散发着凝固气息的灰白色符箓,知道杂毛小道在茅山待了那些天,整日不见人影,想来是跟着新出关的师父陶晋鸿,学到了不少本事。
    艺高人胆大,怀着一身业技,形象本来并不是很佳的杂毛小道,在那一刻简直就是酷毙了。
    大部分敌人遁走了,只余地上这一个将脑袋撞得血肉模糊的家伙,我们自然小心翼翼地收缩阵型,朝着这个倒霉的吸血鬼嘿然围了上来。
    能够与杂毛小道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纠缠不休,即使身受重伤,但这个吸血鬼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家伙,在遭受到沉重的撞击之后,他也是迅速地调整起自己的状态来,先是将手中的刺剑往杂毛小道方向舞起一蓬剑花,防止杂毛小道趁机前冲而来,然后使劲地甩头,让自己受到震荡而意识模糊的脑袋能够清醒一些。
    他一边舞着剑花,一边扶着岩壁缓慢爬了起来。因为视角的缘故,他瞧不见杂毛小道射在岩壁之上的那张符箓,于是在扶着这岩壁的过程中,他还不断地试探,想摸清楚为何通道变成了实心的。
    然而在经过好一通尝试之后,他终于发现,本来可以自由出入岩壁的自己,终于被那潘神的迷宫给困在了这里,再也跳不出去了。
    瞧见我们只是围了上来,而并没有立刻攻击,他暂且停下了疾刺不休的利剑,抽出一只手擦了擦糊满眼睛的鲜血,闷哼了一声,然后朝着头顶愤怒地大声咆哮着。我听不懂英语,回头瞧威尔,伤痕累累的威尔在等到那个家伙咆哮完成之后,给我们解释道:“他在骂总控的奥黛丽茨密希小姐,说倘若他真的死在了野蛮人手里,他就是到了冥界都不会放过这些猪队友的!”
    奥黛丽茨密希?杂毛小道眼睛突然一亮,说是不是一个长得很漂亮、身材又爆好的大洋马美妞儿?
    没人理会杂毛小道突如其来的兴奋,我们通通将这吸血鬼给围住,一边警戒着会否有人前来解救,一边死死盯着这家伙。经过与杂毛小道一番艰难血战,再将头给撞破之后,此人终于显得虚弱无比了,威尔上前一步,眯着眼睛瞧这个家伙,平心静气地说道:“嘿,朋友,想活下来的话,将这迷宫的出口说予我们听,那么你就活命;不然,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威尔为了照顾我们,说的是中文,不过这个吸血鬼并不是很懂,口中还在大声叫嚷着,威尔有用英文给他下最后通牒,那个家伙突然变得异常激动起来,手持刺剑,朝着威尔猛扑而来,威尔后退一步,而我则伸手抓住这个家伙的左臂,旁边的小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人影闪动,一拳砸在此人的脸颊之上。
    呼这吸血鬼整个脑袋都歪到了另一边去,咔嚓一声骨头响,扑通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
    他显然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小妖的这一拳将他给砸倒之后,竟然再也没有起来,小妖附身下来,摸了摸他的脉搏,说了声还活着,然后开始熟练地去掏那个家伙的吸血牙,喀嚓两下,那雪白的吸血牙又被掰了下来,收藏起来。
    旁边的威尔看着一阵忐忑,感同身受,忍不住发颤了一会儿。
    然而他瞧着地上这头徘徊于生死边缘的吸血鬼,沉思了三秒钟,然后俯身下来,一口咬在了那家伙的脖子上。
    他在吸血吸血鬼以血液为生,所有的力量其实都集中在血液菁华里,通过这种行为,他可以快速获得自己需要的力量。一般血族之所以不敢如此,是因为他们恐惧血变,使得自己被先祖惩罚,败血而死,然而服用过该隐祝福的威尔,却是其中的异类,现在情形危急,他也顾不得许多。
    看到威尔正在咕嘟咕嘟吸着血,从始至终,我们担忧的解救行动都没有发生,这个通道里空空荡荡,能够看到远处有曲折的道路,更远的地方一片黑暗,在这所谓潘神的迷宫里,战斗的骤然结束使得一切都变得静寂无声,而我们也有些无从适应。
    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差不多全封闭、真真切切的地下迷宫,而不再是沿河不远的一处小村子。
    所有的环境,在那盏血族圣器鬼灯出现之后,都发生了改变。
    时间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当所有的吸血鬼在王茄子的带领下销声匿迹,当那个不知名的吸血鬼被威尔给吸尽鲜血之后,整个空间突然宁静下来。从极动到极静,几分钟的时间里,刚才还在剧烈搏斗的我们此刻心脏仍然在砰然跳动不已,我努力地调整着呼吸,瞧见威尔已经将身下吸血鬼的血液菁华给吸食殆尽,抬起头来,便问他前来援救我们之前,有没有跟掌柜的确定好方位,援兵何时到来?
    饱饮一顿同类鲜血的威尔并没有表现出畅快的感觉,而是皱着眉头,仿佛思索着什么,听得我问起,他耸了耸肩膀,将自己衣兜的东西全部掏出来,我才发现偷摸跑出来的他没带联络器,匆匆跑路来中国的他更不用说带了手机。
    威尔这无言的动作表示着我们没有援兵,一切都需要靠我们自己,然而我们也确实是他即时到来解救的,此刻也抱怨不得,于是便有些郁闷。
    在我和威尔对话的过程中,杂毛小道和小妖都在摸索查探着我们身处的地方,这会儿走了过来,杂毛小道的眉头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他语气沉重地表示:“小毒物、威尔,我们有大麻烦了,这个地方我并不确定是不是通往冥府的通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已经被那鬼灯的力量给转移到了某一处地方去,倘若不能够找到出路,只怕我们就算是不被那些吸血鬼杀死,饿也会饿死的。”
    小妖对杂毛小道的判断表示赞同,说是啊,这个地方十分古怪,说实话,我已经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领域了,而那老蝙蝠的撤走,显然已经表明了一个立场,那就是打不死我们,就拖死我们反正我和朵朵没事,饿不死也困不死,但倘若你们饿上几天,说不定把性命丢在这里了。
    威尔听他们说得严重,不由得歉意升起,向我们抱歉地说道:“对不起,看来我们是中了陷阱了,他们在这里埋伏着,主要的目的就是我,而你们则只是被牵连了……所以,这一切,由我来承担吧!”
    他说完,从怀里取出一个化学实验室里面用的、包裹严实的小试管,朝着空地处大声喊道:“所有的一切,都结束吧,我这里有世界上最后一支‘该隐的祝福’,如果你们想要,将我的朋友放走,我会留在这里当做人质;当然,如果你们不想要,我直接将它给摔了,那么你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了给你们考虑三秒钟,我开始数数了!”
    威尔这人倒也是直接,知道那圣器鬼灯实在是破解不了,竟然想通过这一招,让布局者直接将通道给打开来。
    他的分寸掌握得极为准确,知道王茄子一伙人想要的,除了“该隐的祝福”之外,还有世界上唯一知道配方的他自己,所以他并没有妄图用一支药剂,就能够将所有人给脱身,而是让自己留下来。
    说实话,倘若我是身处其外的密谋者,一定就会被威尔的这一番说辞给说动了,然而让我们都很奇怪的是,寂静的迷宫中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回应,仿佛那些人并没有在周围,或者说他们只是将我们送到此处,而他们则没有能够赶过来,也听不到威尔的最后宣言。
    当威尔数到“3”的时候,迷宫的巷道之中,一片宁静,而他朝着地上摔去的手最终还是没有松开。
    倘若敌人在幕后盯着我们的话,这场博弈的胜者,应该就是他们了。
    宣言无效之后,威尔低声对我们说,依他对敌人的了解,他们应该不会这么淡定,一定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与此处也暂时失去了联系。说话间,我们突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动静,警惕地抬头望去,只见远方的景物开始变换了,那些实物开始分解,消失不见,而这种消失一直在持续,已经蔓延了过来。
    一开始我还不担忧,然而心中的第六感莫名地慌乱,我们几个对视一眼,小妖突然出声大叫道:“不对劲,这个地方好像要崩塌了!”
    到底怎么回事?瞧着眼前的景物逐渐空虚了,我们不得不朝着反方向退开,然而我们跑得越快,那分解的地方就越多,我们足足跑了十多分钟,迷宫依旧还在持续,仿佛无穷无尽,就在那分解即将蔓延到我们身后的时候,我的耳朵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来。
    “傻波伊们,躲这儿来!”

猜你喜欢: 《漫天星光,尤不如你》 《犀香记》 《女神的医流高手》 《苍天饶过谁》 《从地球踏上星空的修炼者》 《兽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