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村坦达

    听到这么多麻烦之人扎堆,我的心中便有些郁闷,虎皮猫大人安慰我,说你不必太过介怀,说实话,你刚刚出道三年,就已经拥有了不弱于他们的实力,有小肥肥在,何必怕他们?到时候你可要把敦寨苗蛊的名头给立起来,可不要给洛十八那家伙丢脸啊!
    这家伙的安慰反倒是像给我刺激一般,搞得我心头的压力山大,站起来走两圈,大吼了好几声,感觉下午的阴影终于消失不见。
    次日早晨,我前往李家位于仰光的分公司,仰光市内缺少高层建筑,分公司单独占了一栋五层大楼,产业倒也不小,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直接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敲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面容姣好、脸色潮红的女人过来开门。
    我闻闻空气中还有一丝苦栗子和洗衣粉混杂的怪味,朝着李宇波坐在老板桌后面的李宇波笑道:“你倒挺有空闲,堂哥躺在医院里九死一生,堂侄女失踪,生死不知,你还躲在办公室里搞女人?”
    李宇波没有了昨天的气愤,端着桌子上面的红酒杯喝了一口,微微一品,用一种很恶心的语气缓缓说道:“82年的正宗拉菲,在这个鬼地方还真的少见,要不要来一杯?”我耸耸肩,直接坐到他桌子前面的大靠椅上,问他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什么时候走?
    李宇波故作不知地问,说走什么走?没见我在公司这么忙么,我可没有时间跑那个乡下的鬼地方去玩儿?
    我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盯着他的眼睛,平淡地说:“你确定?”
    李宇波被我瞧得毛骨悚然,却依然嘴硬地说道:“别唬我了,我昨天回来,越想越不对劲,你小子在诈我吧,反正我现在身体好得很……”我看着办公室为了偷情而拉得昏暗的窗帘,轻轻敲了敲胸前的槐木牌,看到朵朵隐匿身形地飘到了李宇波身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认真说道:“有没有病,你自己不能肯定,医生说了才算,对……不对?”
    我说得缓慢,而这个时候朵朵已经开始朝着李宇波吹气了,一股隐寒的气息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上下,这家伙浑身僵直,汗毛乍竖,浑身就是一哆嗦,霍然站起来,恐惧地朝我问道:“你到底对我作了什么?”
    我躺在这舒服的靠椅上,往后仰了仰头,说小子,说句难听的话,你的性命有人或许会很珍惜,但是在我这里,一文不值。我这次来呢,对手是仰光最顶级的降头师和黑巫僧,而不像你这种只会钻女人胯裆的纨绔子弟,所以我没有闲情逸致,再跟你玩什么花样,你要么乖乖跟我合作,救出你的侄女或者是你遗产继承的有力竞争者;要么我转身离开,你则受那万虫吞噬而死,给你一分钟,你自己选择吧!
    我说过,世人都很惜命,李宇波尤其如此,几乎没有几秒钟的时间,在朵朵鼓着腮帮子一阵猛吹之后,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妥协,说了好多冠冕堂皇服软的话。
    我本来还想跟他好好相处,然而见到他这般谄媚的模样,知道这种人就是欠抽,更是瞧不起他,于是便当作手下一般,带着他离开了分公司,前往华人商会的总部。到了地头,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富有东方气息的大型会馆,门前开了一排商铺都有中文招牌,周围来往的,瞧这些气宇轩昂的男男女女,跟当地人猥琐的面容有着很明显的区别,显然都是中国人,而这一片区域,则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唐人街。
    与我同行的除了李宇波,还有分公司新提拔出来的经理连双龙,以及顾老板派过来帮忙的安全助理阿洪,还有这两天一直跟着我的程翻译。
    来之前我们有过联络,下了车,会馆门口已经有人在接引,走过了两个院子,那人将我们带到了的一间会客厅前落座。稍微等了几分钟,我们听到门口有谈话声,刚刚站起来,戚副会长就带着好几个气度不凡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些人有的正值盛年,有的也颇有些年岁,头发斑白了,他们都是在仰光颇有些名望的华人华侨,也是商会的主要成员,能够抽空前来,颇为不易。
    戚副会长与我们几人一一介绍,好是一阵寒暄,李宇波到底是出自名门,在这种场合还是能够收敛性子,待人接物都十分妥贴,当下也是相谈甚欢,各自坐定之后,戚副会长跟我们谈起此次讲数的流程,逐一确定完成之后,他停顿了一会儿,跟我们商量,说此次前去,底限就是先把雪瑞接回来先,确保安全之后,再做他图。
    听到这话,我们都点头,而李宇波却有些愤愤不平,说这怎么成,难道我们家的那些钱就这样打水漂了?
    他说的这话颇不合时宜,然而他却不自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旁人皆尴尬。
    我则咳了咳,沉稳地恭声说道:“戚会长说得极是,只要人没事,一切休提。”我瞪了李宇波一眼,他这才闭上了嘴,旁边的连双龙跟各位隆重介绍,说陆左先生是李家湖先生的朋友,也是特意从内地请来的高人,来的时候李先生特意交待,说此次讲数的一切计较,都由陆先生来主持。
    确定主次地位之后,再次交流起来就顺畅许多,进展很快,没多久就结束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到点了,我问何时可以出发?
    戚副会长问了旁边一个年轻人几句话,那人摇了摇头,他便告诉我说要再等等。我下意识地问等谁?戚副会长说等一位大人物,有他镇场子,谅那些人也不敢使什么龌蹉手段。
    听他说得神秘,我不由来了好奇心,说这还真的要请教了,敢问是何方神圣?
    戚副会长说等的这人,是会长的老朋友,本来住在清迈,不过这几天正好路过仰光,就央求来看看了。这人自己倒不厉害,主要是认识许多高僧名流,他也不知道那人具体叫什么,就听会长称呼为“言老先生”。
    等到下午三点多钟,那个言老先生来了,看着年岁并不算大,也就六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灰衫的他精神矍铄,道骨仙风,有一把漂亮的斑白胡须,像是古董店里的大掌柜,为人也客气,跟我们寒暄,当我们表示感谢的时候,他摆了摆手,说我言午就是个糟老头子,帮不上什么忙,也就凑个人头,看看热闹而已。
    车子早已经等待,言老先生来了之后,我们便开始出发了,一路朝东,越过一个个街口,看着那些热带植物在路边肆意生长,那些富有异域风情的建筑和人物朝着身后移去,瞧见好多佛塔和寺庙,以及穿着红色僧袍的僧尼……
    这些景色看腻了,我便不再关注,而是跟身边的阿洪聊起天来。
    阿洪是万岁军松骨峰英雄连出身的退伍军人,现年也有三十五岁了,性子跟牺牲在怒江的刘明差不多,骨子里都有一种军人的气质和情怀。阿洪家里是苏北农村的,退役之后在他们县里待了两年,然后出来闯世界。
    不过跟传奇小说里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创出什么名堂,反而是因为在军队熔炉里面磨练出来的耿直性子,处处碰壁,最穷的时候跟我一样,除了一张嘴要吃饭,什么都没有,后来碰巧,救了顾老板一回,结果就做了了保镖来。
    跟他聊起往昔的峥嵘岁月,倒使得我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浑身喷香的娘娘腔。
    这一路往东,我们终于在快五点钟的时候,到达了那个叫做坦达的小村子。
    这村子背靠青山,前面一条蜿蜒清亮的小河,田野里尽是金黄的稻子,倒与我的家乡大敦子镇有几分相似。传统的讲数,一般都是在茶楼或者宗族祠堂,这里与附近镇子离得也远,而又不像中国人那般信仰祖宗,于是便直接在对方家中进行。
    所幸的是这位在此处是大户,富有缅甸风格的大屋,里里外外好多间建筑。
    村口有人接引,华人商会找的掮客中人也在,领着我们进了村子里最大的人家,走过一段长廊,终于来到一间木质结构的茅草大厅中,里面已经有了七八人,年纪也长,当地人模样,我们这边的人也跟他们聊天招呼,显然是认识的。
    我打量了这四周,发现这个人的家里占地颇广,还真的是一处大宅子,别说藏两个人,便是藏一个排的军队都足够,而一路走来,我发现这房梁屋角的布置都有蹊跷,红线、籼米以及红砖垒砌的小庙,一切都显示出主人家的身份,再观场,阴寒浓郁,显然是常常接触阴灵之所。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感觉这个地方果然不凡,还真的有一点龙潭虎穴的样子啊。
    堂中一左一右,左为主人,右为来宾,我们坐定之后,随行之人自然都在台下尊位安坐,我瞧了一下手表,正好是五时过一刻,正想问这主人何在,只听到一声清脆的磬声响起,在这整个厅中回荡,接着有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我抬头,只见一行穿着当地服饰的人正朝着这堂中,走了过来。

猜你喜欢: 《开局一颗原子弹》 《焚烬末日》 《恋上傲娇男神的日子》 《晚明枭臣》 《神级明星系统》 《印加悲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