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龟甲锁头,树屋搞塌

    听到这话儿,我眉头皱起,心中忍不住想要骂娘了,而就在此刻,一声虚弱之极的骂声传入我的耳朵里:“老东西,你敢!”
    是雪瑞,我浑身一震,激动弄得难以言表,当下也是一边倾听,一边悄然往上攀爬。
    树屋里那果任嘿嘿笑,似乎还在搓手,言语轻佻地说道:“我为何不敢?这些日子,因为达图那个老和尚在,我也就给他几分面子,对你毕恭毕敬,礼待有加;现在那多管闲事的老和尚前去杀过来救你的疤脸小子了,无暇分身,这山谷里面也没有地位比我高的人,所以我便可以为所欲为了。哼哼,虽然我采你阴元,是为了恢复修为,但是倘若这过程中你肯好生配合配合一些,**几声,我倒是不会那么粗暴的。”
    “呸!”
    听到果任法师的这般污言秽语,雪瑞不由得怒火攻心,恨声说道:“我又不是你的乖徒儿钟水月,滚蛋!告诉你,那个老和尚是杀不了我陆左哥的,说不定明天传来的消息,死的反而是他。”
    果任法师嘿嘿笑,说丫头,你也太瞧得起那个疤脸小子了,是,我承认他很厉害,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达图上师是契努卡里面地位甚高的观察员,一身法力和地位,便是政府都不敢小瞧的。
    雪瑞没有跟他纠缠这话儿,而是恶狠狠地警告这个老头儿,说我师父可是蚩丽妹,你不想死的话,赶紧放了我吧!要不然,我保证你下半辈子都会处于悔恨的状态之中。
    “蚩丽妹?你也来骗我,你之前不是说你师父,是那美国天师道北宗的大宗师罗恩平么,怎么又冒出一个什么妹来的?”
    果任法师嘿嘿淫笑着,流着口水说道:“天师道修炼,养精、养气、养神、养形和养食,养精独占魁首,而你则天生就是一个上好鼎炉,倘若是用你来炼化精元之气,只怕我的修为就会更加精深一层了啊,敢吐我口水?你这小贱人,**苦短,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玩,你可不要急啊!”
    在两人的对话时,我已经小心攀爬到了木屋的窗子边上来,透过缝隙,只见雪瑞整个人被用编织复杂的粗树纤维给捆住,然后整个人给反捆起来,与一根横贯木屋的树枝柱子连为一体,她的头上罩着一个古怪的东西,那东西似乎是用青墨色的龟甲拼制而成,上面有许多梵文在不断地亮起,将雪瑞整个人给照得灰蒙蒙的,脸色苍白虚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闭上眼睛,再无声息。
    而另外一边,果任已经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露出了一身丑陋的排骨,下身仅仅剩下一块布围成的短裤。
    这厮外表看着五十多,然而瞧这副骷髅一般的骨架子,以及虽然纹得有精美繁复的刺符纹青,但依旧尽是老人斑的皮肤,显得比表面上的模样更加苍老许多这道理其实前面有讲,那便是整日跟阴灵鬼气打交道,太过激进,调养又不得法,所以身体机能才会老化得快。
    而就是这具散发着沉沉暮气的身体,裆部却有一根木橛子一样的硬物,挺直翘起,两相对比,显得格外丑陋。
    果任法师就这般嘿嘿地笑着,有着让人言以言叙的猥琐,朝着被捆得无法动弹的雪瑞走去:“小贱人,当日你隔天跑来我这里闹,还数次威胁于我,我懒得理你;而这次达图将你的天眼封住,一身修为也给禁锢,我倒是要再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底气,敢跟我较量,哈哈哈……”
    面对着这个猥琐淫亵的老降头师,雪瑞莹白如玉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了悲哀的情绪,闭上眼睛,滚落出两行晶莹剔透的清泪来。她咬着牙,嘴唇颤抖,带着哭腔说道:“老东西,你胆敢碰我一根毫毛,我陆左哥一定会把你剁成碎片,拿去喂狗的!”
    她是那么的害怕,以至于这话儿的语调都抖个不停,然而果任法师却是越发开心,跨步上前,嘿然说道:“小妹妹,你现在拼死拼活,一会儿你就会欢喜得直喊老哥哥我啦啊,谁!”
    这老法师胸口的黑色佛牌一阵闪耀,他的脸色一变,滚爬到椅子上,将挂落在上面的一个布囊拿起来,四处张望。瞧见这情形,我不由得暗自恼恨,那个行脚僧达图给他的佛牌竟然真的起了作用,压制住了果任身体之内的蛊毒发作,不但如此,这小小佛牌居然还有预警作用我这次可真的是打草惊蛇了。
    我因为刚刚攀爬上来,暂时还够不着那窗口,果任法师警觉,我也只有暂且抓住树枝,潜忍爪牙。
    瞧见这四周无动静,果任法师瞧了瞧自己胸前的黑色佛牌,自言自语道:“难道这东西上面有达图的印记,一旦我行为不轨,它便示警,让我为之警戒?”
    他也是精虫上脑,竟然没有想到我这一茬,而是怀疑起给他佛牌的达图上师来。他看了看佛牌,又看了看因为悲愤欲绝而弄得俏脸通红的雪瑞,咽了咽口水,手几次伸向脖子,想将这佛牌给摘下来,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去,只等着这家伙一摘落,我这边就催动蛊毒,悄无声息地将其解决,然后将雪瑞带离此处。
    然而他每次都停住了,四处张望,突然,他披上衣服,大步朝着窗子这边走来。
    瞧见他离我越来越近,虽然我知道他未必发现了我,但是机会不易,我也是积蓄好全身气力,伺机而动。我猜测得没错,他果然将那木窗往外推开、伸头出来准备看一个究竟,就在此刻,迎面便飞来一个小拳头,直砸他的鼻子。
    到底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而且这名气并不是靠年纪来堆积的,早有戒备的他双手一震,竟然有着黑气萦绕其上,伸手过来接住小妖这一击。
    而就在此刻,我已然依靠这腰肢力量,翻进了树屋内,朝着果任法师当胸一拳。
    这一记黑虎掏心,蕴含着我积蓄已久的愤怒,破空声陡然响起,那果任法师陡然一接,立刻吃不住力,整个人便重重地砸在了树屋靠近主干的板壁上,整个屋子好是一阵摇晃,天地颤抖。雪瑞本来都已经做好被污辱的苦难降临,没曾想事件陡然转变,我陡然降临,如若天神,喜得她美目张开,朝着我哭喊道:“陆左哥哥……”
    人生大起大落,大悲大喜,这转折让雪瑞喜极而泣,瞧着这个被捆得严严实实,宛若羔羊的小女子,我这才想起来,这个漂亮柔美的女孩儿,其实也刚刚才过了十八岁,还只是一个孩子,却需要面对着世间如此肮脏龌龊的东西。
    想到这些,我就越发地愤怒,朝着雪瑞微微一笑,吩咐早已经守候在雪瑞身边的朵朵照顾她,然后扭过头来,眯着眼睛看向这个老畜牲,用我都难以相信的冰冷嗓音说道:“果任法师,你不是说你不知道雪瑞在哪里么?”
    果任法师整个人砸在木质板壁上,本来还有些惊慌,待看清楚了我的脸孔,不由得轻松了起来,待我说完,他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嘿然笑道:“小子,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实话告诉你吧,钟水月就是我派去的,李家湖也是被我们的人下了降头,而雪瑞,更是被达图上师亲自出手擒获至于为什么,这事情太黑暗了,我就不说出来吓你了。你今天把我果任大半辈子的脸都给丢尽了,本来达图上师说去杀你,我也就算了,没想到你竟然还亲自找到了这里来,实在是上天眷顾我啊等死吧,小子你!”
    他将身上披着的棉布一抖,揉搓成棍,朝天一竖,又往后一挑,一道金光便被拨开来。
    我瞧见准备偷袭的肥虫子被挡开,顿时感到从它身上,有一股愤怒的气息蔓延开来,力量陡然提升,我并没有感到高兴,心中反而一跳,却见肥虫子再次展翅,朝着果任胸口射去,而那块黑色佛牌里面竟然也射出一道黑色祥光,汇集成一尊怒目金刚,手持禅杖,朝着肥虫子打去。
    南洋邪术,多有厉害之处,我也不管肥虫子的战斗,一蹬地板,朝着果任冲去,那家伙也夷然不惧,浑身黑烟缭绕,竟如实质,手中那劲气凝固而成的布棍舞弄出呼呼的风声,与我捅来。
    对方束布成棍,我自然不会将鬼剑闲置,当下一按身后,那淡金色的剑体发出一声铮然鸣声,陡然出现在了我的右手之上,一抖剑花三两朵,朝着这个让我愤怒到了极致的恶棍杀去。
    我这边虽说气势如虹,然而俗话说得好,拳怕少壮,棍怕老郎,缅甸习棍乃传统,上溯可至万佛王朝时期,这个果任法师的棍法也是极好的,一点也不比我遇见过的高手差,精妙之处,更胜一筹,如此棍来剑往,狭窄的树屋被我和果任法师震得东一晃西一摇,宛若旋转的陀螺,岌岌可危。
    我与果任法师再次交手几个回合,果断掏出震镜一照,然而他双手合十,真言念诵,胸口处的那黑色佛牌立刻光芒大现,挡住了这一波蓝光。
    至此,我终于知道速杀果任法师的企图落空了,回头瞧向朵朵,大声问解开雪瑞了没有,朵朵委屈地摇头,说不行,他们在柱子上布置了法阵,我靠近不得。
    听到这话,我扭头刚准备回去瞧,却听得果任法师一声狞笑:“你们全部都去死吧!”
    他将手中布棍往脚底一顿,一股庞然的黑气从体内冲出,重重砸在本已遥遥欲坠的树屋上。
    轰隆我脚下一晃,感觉天地颠倒,顿时心中只叫苦也。
    树屋塌落了!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谈起我的妹妹小霉》 《头号炮灰[综].》 《黑暗超神》 《超级捕鱼机》 《肖靖堂仕途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