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弃徒遗恨,生死难消

    我气定神闲,本以为许先生要跟我讲他是我师叔公这件事情,然而万万没想到,他和我那惨死深山的师公许邦贵,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当下也是有些诧异地轻呼道:“这怎么可能?”
    瞧见我这激烈的反应,许先生淡然笑道:“猜不到吧,别看我久居东南亚,但若是追根溯源,我也是黔州省晋平县大山里面,那个苗寨子的放牛娃出身。离开敦寨差不多也有一甲子了,现如今回想起来,那里的山和水,还有风里面那油菜花的味道,那些一起玩耍长大的小伙伴们,还真的是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啊!只可惜……”
    他用一种惆怅的语气诉说着,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饮了一杯茶,问我道:“你可知道我和你师公许邦贵师出同门,而师父则是当年威震苗疆的那个汉蛊王,洛十八?”
    我点头,说我太师祖是洛十八这件事情,的确也听人说起,不过说句实话,我并不知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是听说天资聪颖,厉害得很。
    许先生点了点头,说何止是天资聪颖,他在修行之路上,简直就是旷世奇才、一代天骄,不过他这个人呢,优点自不必谈,单说这缺点也是一大堆,脾气暴躁、性格执拗、有时候迂腐得跟一个榆木疙瘩一样,有时候又激进得打了鸡血一般,气量狭小,容不得他人……总而言之,他并不是一个完人,而是一个让人诟病的疯子!
    听到许先生这极富贬义的盖棺之论,虽然没有与洛十八有过交往,我仍然忍不住地反驳道:“许先生,他可是你的师父,你怎么……”
    我的话说到一半,许先生笑了,说我可不是空穴来风,他便是这么一个人,无论他的成就如何,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再有,我当年或许是他众位弟子里面最聪明的一个,不过很可惜,仅仅因为一些观念上面的分歧,假仁假义的他竟然将我给逐出了敦寨苗蛊,所以我不再是他的徒弟,而是一个穷尽一生之力,都要超越过他的对手总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地打败他,踢开他,成为苗疆三十六峒、敦寨苗蛊一脉的头人!
    这个威震东南亚的传奇大神在跟我谈及他昔日的理想时,脸上有着神圣的光辉,不过对于我来说却实在好笑以他此刻的权势,就好比一个市委书记说我的理想是当某个村的村支部书记,如此滑稽。
    不过瞧见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我也不敢笑,只是提醒,说太师祖好像死在了洞庭湖底。
    许先生一脸愤恨地说道:“你看看,他就是个一意孤行的混蛋,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结果赔了自己性命不说,而且还把其他人都给拖下了水,他就是个妄人,肆意妄为的混蛋!”
    不知道怎么回事,瞧见许先生这么数落自己的师父,我感觉他或许在修为上已经是十分厉害,超脱物外了,然而当年被逐出师们之事,在心中形成了一个结,这个疙瘩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够放下,总想证明自己比那人强,然而憋足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了。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郁闷,也正是他这些年来的心结吧?
    上一辈的恩怨,我不了解,也不敢发言,只听许先生像祥林嫂一般唠叨着洛十八的坏话,各种刚愎自用、虚伪作态的言辞,将洛十八描绘成了一个比康有为还要不如的虚名之士。寄人篱下,我也不敢辩驳,反正说的又不是我,过耳不入便行了。
    然而这话听多了,我总感觉自己心头的血不断翻涌,似乎有一种狂躁的怒意在积蓄,仿佛许先生此刻所痛骂之人,就是我一般,好几次我都想拍案而起,直接辩驳,说艹,你这个逆徒少在这里瞎机巴咧咧什么,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
    然而这话还没有出口,我便打住了,虽然蚩丽妹说我是洛十八的转生,但是前尘往事一笔勾销,我干嘛来这么强烈的代入感,骂就骂呗,关我屁事?
    许先生说了一大通洛十八的坏话,把自己的师父给黑出了翔来,见我稳坐钓鱼台,一脸微笑,不为所动,终于停下了这番话语,歉意地说道:“陆左小友,抱歉了,洛十八虽然领我进入了这修行之门,然而人品实在太差,又将我那些情同手足的师兄弟给害死,一时间忍不住,说多了一些,你可别介意。”
    我微微笑,说老一辈的恩怨,相隔太远,我也没有经历过,所以也不好表什么态度,不过这么说起来,我倒是应该尊称您一声师叔公了。
    我站直起来,双手抱拳,腰弯成九十度,恭敬地行着礼。
    我曾听过一句话,叫做男人的成熟在于他是否善于妥协,此刻的我被囚困在此,贸然讲什么骨气啊、气节什么的,不但没人理会,说不定还给当作了罂粟地的肥料了,还不如攀攀亲戚,或许还能路转峰回;退一万步说,许先生的年龄资历在这里,也当得起我一拜。
    果然,见我如此作态,许先生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他坦然接受了我的拜见,然后请我坐下来,好言宽慰道:“陆左小友,不必拘礼,按照辈分,我的确是你的师叔公辈,但是我既然已经被逐出门墙,那便不必按照洛十八那家伙的道理来讲。你是我见过的后起之辈中,少数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一位,便是当年的小佛爷,也不过如此。你我做个忘年交,却也不错。好了,往事说完,我们谈谈正事。”
    我恭敬地应了一声,说前辈请讲。
    许先生摸了摸自己漂亮的花白胡子,说道:“开门见山的说吧,陆左,坦白说我很欣赏你,虽然你曾经与善藏这个蠢才为敌,并且将萨库朗的基地给捣毁一空了,但是我想告诉你,这都没有关系,十个善藏,都不如一个你。”
    他长叹一声,说:“自从王洛和的师父二十年前在丛林里病死之后,敦寨苗蛊的传承就越发单薄了,你莫看我这里徒弟众多,但是能够得到真传的,真的没有几个,这世间蠢才太多,但是天资聪颖者,少之又少。有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们敦寨那方水土实在是太好了,才会养育出我们这些人来?呵呵,有些嗦了,好吧,其实我想说的事情是,现在萨库朗是我做主,而我则需要一个继承人,一个真正能够传承我事业和精神的人,我等待了很久,终于等到你来了我觉得你就是我所等待的那个人,怎么样,加入我们吧?”
    许先生的话语十分具有诱惑力,千金买马骨,只要投效他们,我便可有了继承人的身份。
    不过,世间哪里会有这么划算的买卖?
    我已经不是头脑一热的毛头小子了,自然知道在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里面,或许这位师叔公有着足够的威信,但是如果处事不公,那么所带来的后果一定就会使得整个组织分崩离析强权带来不了稳定,只有公平、公正,满足大部分人的利益,将这一个度给平衡好,方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向心力和领导力。
    对于萨库朗来说,我是有着不可饶恕的罪孽,然而突然间翻身成为他们的头领,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我估计第二天就会有成员转投契努卡去了。更加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对于练就了“不老禅”的许先生来说,他要这继承人,有个毛用?
    那皇帝一旦都能够万寿无疆了,立太子这件事情,还不是茶余饭后挑牙缝时的消遣玩意么?
    想通此节,我的心中明澈,然而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而是一脸激动地说道:“这怎么可以,承蒙前辈看重,只是、只是无功不受禄,陆左何德何能,怎么敢受此重恩呢?”
    许先生挥挥手,说你先别急,当年我堂兄许邦贵从洞庭得返,应该有带回一本书,名叫做《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是我敦寨苗蛊一脉所学重典,我虽然格调已定,不必再学,不过这是我敦寨苗蛊的根本,倘若想要将其发扬光大,必须有此文方可。当年我便想去找寻,然而事务太忙,无暇脱身,不知道你外婆龙老兰,有没有将此书交给你?
    果然,果然!
    我心中敞亮,之前说得天花乱坠,一切都是为了此刻的伏笔。十二法门在我手,这是确定之事,我也不好否定,当下只是推说,将我得倒是得了,不过是一份残本,后来还给烧了……
    许先生明亮的眼睛盯着我,与我对视,举起手中茶杯,淡然说道:“好,那你回去,将它述诸于纸上,什么时候完成了,我们的约定,就什么时候开始。”
    许先生既然已经举杯送客,我也不敢久留,起身告辞,然后恭谨离开小厅。
    门口的麻贵一直都在等待,见我出来,他让我稍等,然后进去听得师父吩咐之后,出来诡异地瞧了我一眼,然后也没有多说,将我给送回牢房。
    回到牢房里,正好赶上晚饭,热腾腾的红薯虽然并不管饱,但是总比肉糜让我吃得心安。
    吃完晚饭,我本待跟达图上师聊几句,结果他根本就不理我,独自打坐沉眠,我也无奈,躺在床上歇息。如此迷迷糊糊地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牢房里面一阵闹腾,睁开困倦的眼睛,便听到有人在高声喊道:“你们不可以这样,我们是许先生请来的客人!”
    听得这声音,我疲倦的精神立刻一振,咦,这两个贱人怎么进来了?

猜你喜欢: 《唯将终夜共展眉》 《仙途缘起》 《珍珑.无双局》 《赤龙天尊》 《女人的眼泪 李晓雅李奕辰》 《帝国总裁霸道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