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生日快乐,小妖朵朵

    许鸣走了,乘着夜色,潜入罂粟田中,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此人的实力比之在香港的时候,实在是厉害了太多,而且透着一股子神秘感,行事之诡异,如羚羊挂角,让人完全就想不透着里面的缘由,也不知道他下一步准备干嘛,我甚至连他的心思都猜不透到底是想要逃跑,分道扬镳,还是去寻找许先生?
    我和虎皮猫大人目送他离开之后,回过头来,瞧见那整个山村都陷入了一片腥风血雨之中,想起之前的钟水月和郭佳宾虽然贪婪无度,但总算是束缚这小魔头的一根锁链,然而此刻,它被设计,种种巧合,将钟水月活活生吃完毕,又经历过了达图上师和钟水月的夺舍磨砺,早就将心中那最原始的恶给激发出来,邪恶狡猾。
    此刻的它,并不会与麻贵、王伦汗以及哈罗上师一干人等作纠缠,而是采取游击战术,四处出击,神出鬼没,专门找那些弱小得不堪一击的普通人击杀,然后吞噬脑浆,将这血食转化为自己体内源源不断的能量,滚雪球一般的发展,最后成为让所有人恐惧的魔头。
    在这样的威胁下,这个准军事化的山村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村民们本来在家中安睡,却被陡然闯入的魔罗夺去性命,接着又是下一家,死了一个又一个。
    这样的事情使得村里炸了锅,所有人都在逃命,也有的朝着我们这边跑来,我和虎皮猫大人也没有办法阻止这样的事情,毕竟自身难保,唯有先行离开再谈,于是望着山谷外逃去。
    跑了好几分钟,前面的草丛摇动,却见明眸皓齿的小妖和粉雕玉琢的朵朵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瞧见我,朵朵眼圈一红,哭喊着投入我的怀里,说呜呜,陆左哥哥,你没死啊……
    这笨蛋萝莉的话语让我一阵郁闷,口中直念叨,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小妖在旁边瞧见我被朵朵幼稚的话语雷得外焦里嫩,眉头直皱,不由乐得咯咯直笑,在旁边幸灾乐祸地说道:“是啊是啊,真是遗憾,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陆左哥哥就是这么一个大坏蛋,所以他怎么可能死掉呢?”
    这小狐媚子嘴虽然硬得很,总是忍不住地嘲笑我,但是心里柔软,脸上还是止不住地露出了关心之情来,不住地打量我身上各处的伤势,瞧见她这副模样,我忍不住过去抱了抱她,轻声说道:“小妖,那天多亏你带着朵朵离开,才使得我今天得到营救是你救了我们所有人,谢谢你。”
    瞧着我这真挚无比的眼神,这刁蛮的小辣椒顿时就有些难为情了,脸色红红,害羞地想推开我,浑不在意地说道:“好了好了,这点小事有必要这么郑重其事么?朵朵是我妹妹,我肯定是要照顾她的啦,至于你,顺带救一下下,你不要放在心上啦对了,你没事抱我,是不是想吃小娘我的豆腐?”
    瞧着小妖奋力地要推开我,我的胳膊也用上了力,将她和朵朵一起搂住,这些天来被囚困折磨得快要发疯的心情,终于有了一些明媚的解脱,盯着这小狐媚子那美丽得如同星辰大海的双眸,凝声说道:“小妖,生日快乐!”
    这句简单的“生日快乐”仿佛是世界上最有用的魔法,直接就让扭捏挣扎的小妖停止下来,她坚毅倔强的脸上有了一丝柔软的神色,低下头,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见到一缕头发垂落,将她精致的脸颊勾勒得格外妩媚。
    沉默了几秒钟,她点了点头,用罕有的温柔语气答道:“谢谢。”
    小妖异常的反应让旁边的虎皮猫大人嘎嘎大笑,说嘿哟,害羞了,害羞了,我们的女王大人害羞了,那我也说一句话生日快乐。朵朵也抱着小妖洁白如玉的脖子,亲了亲她微红发烫的脸颊,开心地说道:“陆左哥哥好讨厌啊,这话本来应该是朵朵第一个说的呢。小妖姐姐,生日快乐啊!”
    大家纷纷送上祝福,便是刚刚融入我身体里面的肥虫子也出来凑趣,亲了亲小妖脸颊,热闹的起哄声让小妖恢复了先前的小娘子脾气,将我一把推开,伸出白如皓玉的小手在我面前,颐指气使地念叨道:“礼物、礼物、礼物,说好给我的礼物呢?”
    瞧见这小狐媚子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回复成了满身是刺的小辣椒,我不由得苦笑,摸了摸穿在身上的囚衣,除了虎皮猫大人先前给我找出来的一应家伙什儿,我还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的,而就在我即将要被小妖给生吞了的这一刻,虎皮猫大人变成了我的救命及时雨,翅膀摸了摸屁股,然后弄出一颗硕大的蓝宝石来,递到了小妖的手掌之上。
    “这个是刚才我们在许先生的藏宝库里面发现的,小毒物说特别合你小妖孤傲冷艳的气质,所以就让我给带着了,作为你的生日礼物!”虎皮猫大人如是说。
    肥母鸡的这一番话儿,果真是让我泪流满面啊什么叫做兄弟,这就叫做兄弟!这肥厮刚才在二楼挑挑拣拣,没想到居然还弄了这么一个东西出来,更加重要的事情是,它居然说是我叫准备的!
    啥也不说了,虎皮猫大人,倘若我是女的,我就要给你生孩子……
    小妖拿着虎皮猫大人送给的偌大蓝宝石,欣喜非常,翻来覆去地瞧了一会儿,惊喜地说道:“哎呀,这个东西不光是首饰,而且还有一股冰冰凉的气息在里面游动,仿佛蕴含着一整个森林的绿意在里面,这样的力量,并不比麒麟胎差几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虎皮猫大人也闹不明白,不过它也是极有眼光的家伙,二楼诸番物品,它偏偏拿了这一个,自然是瞧着最为珍贵的,不过现在危险并没有解除,它没有再作停留,催促道:“先不说这些,魔罗横行,我们赶紧离开,小心被殃及了池鱼!”
    它这般提醒,我们才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醒过神来,想起了危机犹在,此时的魔罗气势正盛,而且它自有萨库朗的一干人等去应付,我们还是先折回寨黎苗村,找到蚩丽妹再作打算。
    主意打定,我们开始归途,在大片的罂粟田里面走了好一会儿,才从山谷旁的小树林处退出,走到山腰处的时候,我回过头,满月之下,瞧见麻贵一行人朝着南方匆匆离去,在人群中我似乎看到了崔晓萱的身影,昏迷过去的她被一个男人给扛在肩上,飞快远去。
    瞧见这幅情景,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纠结,难道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还挡不住一个魔罗?
    我要不要去救崔晓萱?还有,我的震镜可还在麻贵的怀里面呢!
    震镜,那可是我挫败过多少大拿的阴人神器,就这样让麻贵给据为己有了,我的心中实在不甘啊?
    想起他之前使用震镜的时候,人妻镜灵的那声声哀鸣,我莫名其妙地就有一种自己女人给欺负了的感觉,心中充满怒意。
    然而这念头在我的心中刚刚一闪过,回头瞧见两个可爱的朵朵,我又犹豫了。
    危急时刻,我们还是稳妥一些好,要为了震镜而搭上了小妖和朵朵,以及我自己的性命,那还真的是有些划不来,这般犹豫之下,那群人早已走远,我回望王伦汗的老巢,只见那儿不知道怎么着就燃起了熊熊烈火,将大半个夜空照得透亮,在这样诡异的亮光中,我瞧见了一股血气,直冲云霄。
    魔罗出世了,而这个世界上,还有如同乔达摩悉达多这般伟大的人物,来降服它么?
    我义无返顾地带着两个宝贝离开,牵着她们的手,想起朵朵初见时留下着急的眼泪,和小妖刀子嘴豆腐心、另类的关怀,我便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温暖,总是需要我用一生来守候,轻易地让自己处于险地,实在是一件太不负责任的事情。
    我当时前来此处,是被敲晕了掳来的,自然是不辨方向,但是小妖却是个密林导航,故而便由着她来带路,我们一路南行,越过了好多深山林子,也途经过好几个山中小村庄,这些村子的周边都是罂粟田,显然还是在王伦汗的势力外围。魔罗出世的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到这里来,我瞧见村口有武装人员在持枪巡哨,也不敢进,直接越过。
    如此行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不知道走了多少公里的路程,雨林中路实在泥泞,走得我疲累不已,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妖的脚步突然停止了,站定在一片树林前,侧耳倾听,过了一会儿,她神情凝重地说道:“呃,我迷路了……”
    啊我们所有人都惊诧万分,与山林天然亲近的这小狐媚子,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今天是怎么了?
    小妖也感觉到十分郁闷,指着这周遭的山林说道:“刚才想抄一下近路,结果进到这里来,发现这边的地形复杂,似乎被什么人给布置过了一样……”
    她还待解释,虎皮猫大人从天空降落下来,示警道:“有人来了,小心!”

猜你喜欢: 《重回80当大佬》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绝对杀戮》 《影帝暖宠:重生娇妻怀里来》 《厂公独宠“他”》 《盖世农民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