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空间崩溃,巨大石门

    在这苍凉荒远的呼声中,四娘子全身颤抖,头颅不自然地摆动,双腿难以并拢,啊的一声,情不自禁地呼喊起来,在一瞬间就软了下去。
    瞧见她这副模样,我立刻感觉这位守陵圣女,估计和白露潭那种侍奉山神的落花洞女,应该是一挂的。不过我并不能因为白露潭诬陷于我,便对世间充满仇恨,于是上前将她给扶住,手结狮子印,一下打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那人皮面具下的肌肉一阵颤抖,接着长长呼了一口热气,春意盎然。
    我揪着四娘子的下巴,冷淡地说道:“小妹儿,我知道你自小被灌输的信念,就是侍奉先祖,敬仰先祖,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那便是一具尸体,经过聚阴汇气,阴风洗涤,多少年岁月而成为了一头浑身肮脏熏臭、脓水四冒的僵尸,它将变成怎样邪恶的存在?它对你美丽的容颜,和妖娆的身材一点兴趣都没有,你我在它的眼中,不过是一份或丰美或粗糙的食物而已,你懂么?”
    “不,不许你这么侮辱我们的先祖。南征大将军的荣耀和伟大,岂能是你这种碌碌无为的凡人,所能够理解?”四娘子恢复了一些神志,立刻便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咪,朝着我大声喊叫着,跟之前那个他信长老的表现一模一样。
    看来先祖的荣光已经在他们心中形成了一个图腾,是黑央族人心中最神圣的所在,不可玷污。
    跟疯子争执道理,实在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我没有继续说话,旁边的小妖却一把抓住了这女人的头发,恶狠狠地说道:“好吧,如果你想活着见到你们的先祖,那么就先把我们带到暗河旁,带着我们出去,至于后面的事情,不管你想跟那头老僵尸玩什么花样,我们都不会管的!”
    恶人还需恶人磨,从出现就一直饰演坏蛋角色的小妖,对这四娘子从来都不客气,反倒让这小狐媚子有了让人畏惧的威严,待她说完这话之后,四娘子不再磨蹭,继续在前领路。
    我们一路疾奔,在幽深曲折的山洞中越走越远,这山崖下面的山洞,前一部分的确是蜂巢一般,孔洞极多,且又四通八达,然而越往里处走,因为山体和地下暗河的走势,使得道路曲折而狭长,有的地方我们甚至要收腹提臀,方能勉强过去,还有的地方,出口离地两三米,攀爬也是十分困难。
    然而我越走,心情越沉重,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一些画面,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有来过一样。
    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经历,就是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发生一件事,会感觉十分熟悉,仿佛经历过一样,很多时候我们会归结于梦,但其实这是一种无意识的神游或者预知,以及隐藏在灵魂中的轮回记忆。
    当然,这事情也只是推测,作不得准。
    我们走了很久,不知道有多远,仿佛穿过了一座山,又过了一座山,我的感觉是倘若有一个出口,我们早就已经出了黑央族的腹地。然而我们依旧没有找到暗河,也没有任何光亮,整个路线虽然曲曲折折,但总体来说却是倾斜朝下,我担忧地责问四娘子,得到的回答却是说没事,她以前就走过,没问题。
    我们在地下赶路,马不停蹄,这一方面是想着赶紧出去,另一方面呢,则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身后一直有股凝重的死气在跟随着我们,时而远,时而近,但从不消失,而虎皮猫大人则不断催促,仿佛我们倘若碰到那黑央族的先祖,就是必死无疑的下场,所以一路惊吓,倒也不觉疲劳。
    这一路摸索着,我总感觉不对劲,那四娘子的身子总是时不时地抖动,似乎是在恐惧,或者担忧什么,不过当我问她,她又淡定自若地说没什么,就是有些冷。
    路途遥远,然而终究还是有尽头,当我们来到了一个倒扣碗状的小厅前时,四处打量一番,这才发现,没有路了。
    是的,经历了漫长的岩洞探索,我们却没有瞧见通路了。
    眼前这里,是一个上百来平方的洞穴,最高不过四米,矮的地方,只有平躺着才能够过去,我瞧着这些带着闪亮石英的岩壁,在蓝宝石的光辉照耀下发出亮光,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一把抓过这四娘子,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能够找到地下暗河,不是说泅渡一分钟便能够逃脱升天么?我现在他妈的腿都走肿了,你就给我带到这个死胡同里面来?”
    面对着我严厉地质询,一路上都处于恐慌状态的四娘子突然爆发了,一把推开我,厉声回应道:“都跟你说了,我以前进来的时候,年纪太小,那路早就已经忘光光了,刚才回忆起来,才想起那通道给落石堵住了,根本行不通。”
    她眼珠通红,突然笑了起来:“你们这些强盗土匪威胁我,说找不到路,我就必死无疑,我带你们走到这里来,不过就是为了多活一会儿而已,你还真的以为顺着这条路,能够逃出去?你自己也太天真了吧,告诉你们,这山洞之所以被封闭起来,是因为它根本就是直接通向地狱!哈哈哈,杀了我吧,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们一起来……”
    四娘子疯狂地谑笑着,口沫飞溅,一双可含秋水的美眸中尽是红丝,显然这一路上,她受到了如同油锅一般的煎熬,正是这绝望的心情,将她逼至崩溃。
    说句实话,因为古丽丽的遭遇,萨库朗的人有多少我杀多少,但是黑央族与我并无多大仇怨,对于这个来历神秘的族群,我却并没有杀人的心思,便是那个偷我鬼剑的养猴老头儿,我也没有杀他,除了想让他带我出去之外,多少也有这些原因在。
    不过在四娘子看来却并不是这样的,和她接触的主要是我和小妖两人,结果唱的都是黑脸,动不动就扇耳光,平日里备受族群敬重的她被几个耳刮子扇下来,心理崩溃,这也可以理解。
    听得四娘子的这番疯狂言论,我和小妖互看了一眼,虽然心中愤怒,但是却也没有把心思浪费在如何整治这女人上面,而是和虎皮猫大人、朵朵商量起对策来。
    我们不理会这四娘子,她倒是发起了疯来,一口咬在左手腕上,将那儿的细皮嫩肉啃得血肉模糊,然后将涌出来的鲜血洒落在地上,在蓝宝石那荧荧的微光照耀下,她那张朦朦胧胧的面具显得十分古怪,仿佛下面的肌肉在不断的扭曲。
    我不知道她要出什么妖蛾子,只是出言警告道:“你别卖骚啊,安静点儿,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的警告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那女人一边洒落鲜血,一边在嘴里吟唱着不知名的小调,一开始我还并没有在意,瞧她舞弄得恣意,酥胸都露出大半,怕小妖说我吃豆腐,只是皱眉瞧着,结果过了一会儿,我却感觉到这周遭的炁场发生了变化,种种不知名的力量,从虚空中狂涌而来,而虎皮猫大人则捏着嗓子大叫,说小毒物,快阻止她!
    还没有等我下命令,早就等得不耐烦的肥虫子挺身而上,噗
    正在疯狂吟唱的四娘子脸色一僵,舞动的双手全部朝着臀部捂去,发出了一声悲愤欲绝的叫声,朝着我痛斥道:“你,你这个千刀万剐的淫贼!”
    此刻的我已经顾不上辩驳躺着也中枪的丢脸事情,瞧见四娘子朝着地上跌坐而去,满地的鲜血,而周遭的炁场一片混乱,暗流涌动,我冲到她的面前,一把揪住这女人的衣领,放声咆哮道:“你到底干什么,真想死么?”
    肥虫子翻江倒海,四娘子的脸扭曲成一块,那人皮面具鼓的鼓、瘪的瘪,乱七八糟,显然是经受了极致的疼痛,然而即使这样,她还是恨意凛然,从牙齿中迸发出一句话来:“要死,一起死!”
    当她将这颗死字说出口来的时候,我感觉仿佛火星掉进油桶里,整个世界轰然一声响,仿佛全然崩塌了,狂暴的风从四处吹来,而四娘子用鲜血凝构而成的这血泊,则成了风暴中心,巨大的风将我吹得一阵迷糊,不由自主地随风转动,那地上也有着深邃的吸力,有一种将人的灵魂,都吸入的奇怪感觉。
    我气愤极了,一脚把这女人踹翻在地,回手去拉小妖和朵朵的手,而虎皮猫大人则哇哇大叫着飞来,一双爪子紧紧揪着我的头发,我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被揭下来一般,最后的最后,脚底下坚硬的岩石陡然消失,然后人就往下放,直落了去。
    这掉落的过程,我至今回忆起来,依旧是一片空白,多少时间,多少距离,多少高度……这些通通已经忘记,只感觉最后浑身一片冰冷,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小妖那张天然妩媚的小脸儿在我眼前,头发如那最柔顺的丝绸,不断的飘浮。
    意识在倏然间收回,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水域里,手被一双冰凉的小手拉着,然后往上悬浮而起。
    很快,我浮出了水面,视线之中,被一扇巨大的石门,给充斥其间。

猜你喜欢: 《娘娘带球跑了!》 《校园之护花兵王》 《绝世杀神》 《无敌升级王内》 《至尊炼器师:王爷,宠上天》 《变身在美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