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南征大将,熊氏蛮子

    瞧见杂毛小道直接就将新学会的正版神剑引雷术使用上来,我的心中不由得一愣。
    我之前与他闲聊的时候,曾经听他说过,这神剑引雷,并不是剑法有多厉害,而在于沟通天地,借助天地威势,方能成事,所以使用此术,最好的场所应该就是在野外,或者开阔的地方,最好的时间莫过于雷雨交加的夜晚,而在地底岩洞这样的地方,除非特殊原因,哪里有什么雷电可引?
    即便是雷罚本身蕴积得有雷意,而那魔罗以其天赋,从虚空中招出了一些电芒,但杂毛小道倘若此番使出来,绝对是史上威力最小的一次,即使正面击中,说不定也不可能有什么严重伤害。
    心念一动,我立刻知道杂毛小道这是在虚张声势,让敌人自乱阵脚了。
    果然,当他弄出这等架势来的时候,雷意横生,对此最敏感不过的魔罗立刻放弃了对那白色幽灵的追杀,倏然移身,朝着杂毛小道飞移过去。
    同样感觉到不对劲的,还有许先生,当他瞧见杂毛小道呼喊出这等神秘咒文,隐隐有术法中最为暴戾的雷意浮现,本来轻松的面容立即一肃,双手开始结出古怪的印法,我瞧见有些面熟,竟然是某种施放蛊虫的手法,焦急地朝着杂毛小道大声喊道:“小心蛊毒!”
    杂毛小道平日里十分自信,但是对蛊毒一物却最是害怕,故而往日一直对肥虫子又爱又怕,此番听得我的提醒,二话不说,朝着后面飞身退去,但见那许先生单掌击出,一道浓黑如墨的雾气便淹没两人交战的空地,他刚才踩过的地方,石头立即软绵,化为粉灰,继而有一只又一只的小虫子爬出来。
    这些虫子小指头大,身形瘦弱而呈流线型,共八只腿,六腿矗立,而前面那双腿则进化为一对刀锋,青黑色的翅膀贴着身子,三角眼里面闪烁着寒冷光芒。
    爬出来的这些虫子,口器处分泌者黑色唾液,一旦从碾碎的石粉中生出,立刻振翅高飞,朝着前面的央仓和远方的杂毛小道飞去。
    杂毛小道因为受到了重点关注,不但要防备魔罗那神出鬼没的攻击,而且还被这些密密麻麻如蝗虫的小虫子追逐,果断放弃了先前的装腔作势,将雷罚上面的雷意激发,立刻有蓝色电芒四处游弋,在身前形成一道剑网,封住所有方向。
    那些小虫子一旦振翅而来,必定被那电芒击中,还来不及吞吐口中剧毒唾液,便跌落地上,化作了一团灰烬。
    而面对着这些诡异小虫,白河蛊苗神女附身的仓央却显得淡定许多,她双手做了一个祭拜五瘟神像的标准动作,身上立刻闪耀出一股凉茶般颜色的黄光,将自己紧紧围绕,分泌出一种似香似臭的体液,接着那些都已经冲到了她面前的毒虫也都停止了动作,纷纷绕道而行。
    瞧见许先生这番使蛊的潇洒微妙动作,身为同行,我不由得击节称赞,意识勾连朵朵,问肥虫子呢?
    然而我得到的回答,却让我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极为恶劣了起来不见了!
    是的,肥虫子消失了,不知道是何时何地,这肥厮就悄然无影踪了,连我都感应不到。要倘若是以前,我定会以为它调皮开小差,然而被麻贵那手法弄了一下之后,肥虫子基本上都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为何会变成这样?
    不过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我多想,当我冲上前去的时候,对手也已经由魔罗变成了许先生,背面对着我的许先生似乎能够感知到我的到来,在放完那铺天盖地的诡异虫子之后,他猛然回过头来,左手一扬,我瞧见了他手上戴着银丝手套,上面有一团游绕的丝线在不断蠕动,仿佛有着生命一般。
    见到我冲上前来,一把鬼剑差不多有两米多长,四十公分宽,气势惊人,他却不慌不忙,挥挥手,我顿时感觉前方的空气凝结,如逆流水,速度几乎被减弱四成,待冲到他面前来的时候,身子几乎都僵直了,接着他手套上面的银丝倏然而起,数十根插入了鬼剑凝结而成的黑雾中去,一阵又一阵的吸力传来,结果被我全身劲力充斥得庞大的鬼剑在几秒钟之后,像被戳破的气球,迅速消减下去。
    瞧见这状况,我暗道不好,鬼剑顿时一阵旋转,将这些附骨之蛆一般的银丝绞断,正想提剑攻击的时候,一只脚出现在我的腹中,几乎没有一点儿反应时间,我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降临在我的身体,轰然一阵响,我便如同出膛的子弹,朝着石门之外飞了出去。
    嗖
    我的耳边尽是呼呼的风声,四周景物飞快地冲我得视野中掠过,仅仅这一脚,我便明白了这个对手,到底有多么强大,简直已经到了让人绝望的程度。
    风声呼啸,我费力地舞动身体,努力调解自己的位置,避免摔在山壁之上。眼瞅着自己越出石门,朝着寒潭跌去,我将怀中的天吴珠开启,正准备入水一沉呢,结果感觉到一股缓和的气息将我的身子给承托住,然后景色在瞬间停止,一双手扶住了我的肩膀,将我给接应回了地上来。
    我心中一惊,好厉害的手段,这回又是来了什么高手,竟然能够如此举重若轻,将我给救下来?
    脚踏实地,双腿站定之后,我扭过头来,印入眼帘的,却是一张饱经岁月沧桑腐蚀过的脸孔。
    这脸上有着紧贴骨头的粗糙皮肉、露出了黑色骨头的鼻孔窟窿、一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眸以及额头上一只用古怪油彩纹绘出来的假眼睛。
    僵尸!
    我万万没有想到,接住我身子的,竟然是那头从陵墓中爬出来的恐怖僵尸,不过瞧着它这副造型,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思绪陡然发散,下一秒钟之后,我不由得失声大叫道:“龙哥?”
    此言出口,我立即醒悟过来,不对,我面前的这个僵尸并不是远在耶朗西祭殿的冰尸龙剌,它明显地高出了龙剌一大截,整个人足足有一米八,比我还高出半个头,倘若在古代,它定然是一个妥妥的巨汉。
    将我扶稳,又听我这般喊出口来,这头僵尸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里突然闪烁出了一丝智慧的眼光,接着它瞧向了我怀里的天吴珠,缓缓地直接在我脑海响起了荒凉而苍老的声音:“这么说来,你已经是见过了龙矮子了?”
    我莫名其妙地镇定下来,出言问道,你是谁?
    那高大僵尸叹了一口气,黯然说道:“你终究还是忘了我,忘了同吃一锅烂菜的泽袍。你若不记得,便叫我熊蛮子吧。”
    “南征大将军,熊嘎邋?”我的心念一动,几乎都没有经过思考,下意识地便呼喊出来,那熊蛮子浑身一震,干涸的眼眶里面孔融涌出了几滴油乎乎的尸液,居高临下地瞧着我,说你记起来了?
    我摇头,又点头,想起龙哥当日见我的情景,说你为何不跪拜?
    听到这话儿,熊蛮子有些柔和的脸上立刻变得一片严肃,低头嗅了嗅,然后缓缓说道:“你虽然是他的转世,但你还不是王,而我也不是龙矮子那种卑躬屈膝的家奴,只有当你成为真正的王,才能够有资格,来接受耶朗大联盟战绩最辉煌最彪悍的大将军的敬意!”
    在我脑海中回荡的这语气似乎有些冷淡了,我心里面就有些焦急,想着这头僵尸不会是被我惹恼了吧?我心中懊悔,却又想起了祭殿之中的战斗,牵肠挂肚,连忙拉着熊蛮子的手,大声喊道:“大将军,那里有外来人闯入祭殿,妄图将封印揭开,荼炭生灵,你能不能帮我们把他给制服了?”
    我小心翼翼地仰望熊蛮子的脸,就怕他说出半个不字,然而它并没有,而是点了点头,冷哼了一声:“刚才那里的裂缝被人破坏打开,我便感觉有不对劲了,没想到他竟然趁我离开,闯入殿中去,这可就真的不能再拖了……”
    它话还没有说完,身子一直,人就射入了石门里去,我心中牵挂着杂毛小道,于是也紧随其后。
    再次从石门处返回祭殿之中,还没有瞧见台阶下面的情形,我便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传来,一道身影朝着上方抛飞而起,身形曼妙,竟然是被蚩丽妹附身的御兽女央仓,我跳起身来,将她接住,平放妥当之后,探头一瞧,只见杂毛小道驾着血虎,正在下面大殿中间,绕着那些石雕奔跑,而在他的身后,魔罗宛若猎豹,奋起直追。
    许先生刚刚把央仓轰飞,正要收工,却见熊蛮子飞身而下,朝着他披挂而来,不由得诧异万分,大叫道:“啊,什么东西?”
    许先生一句话未完,那熊蛮子便已经与他交上了手,那恐怖的僵尸一阵抢攻,每出一击,便仿佛集聚了空前恐怖的力量,许先生交了两下手,不由得失声大叫道:“等等,有事好商量啊……”

猜你喜欢: 《三生劫之缘措》 《铁血女儿传》 《万炼宝炉》 《娱乐圈之思考者》 《风语旅程》 《纵血之魔法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