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我心即禅,朵朵定音

    熊蛮子这蛮横凶猛的攻势,完全传承自战阵搏杀的凶残手段,几乎没有几处虚招,直接以力胜之,刷刷两刀,便果断地将许先生的左手和右脚给卸了下来,一点儿犹豫都没有。
    许先生翻身躺倒在地,从小腹气海处游绕出一股杏黄色的纯净之光,贯彻全身,接着喷血的断肢处立刻停歇愈合,然后生长出十数条肉触,将那断肢给收回体内,就在熊蛮子出了第三刀的时候,血气喷发的许先生突然黄光闪耀,似乎脱离了阵法的束缚,直接一跃而起,凌于空中。
    身翔于空的许先生将双手并拢,那完好的右手与刚刚连接回来的左手相交于一处,虚心合掌,二食指相背而屈指尖部分,复以二拇指压二食指前端,作弹指状。
    瞧见他做得这般印法,我不由得再次心中震撼。
    此印,在十二法门中有所阐述,以宝瓶为三昧耶形,称宝瓶印,又作摩利支天隐形印、尊胜宝瓶印,最早见于尊胜陀罗尼经、尊胜仪轨经中,此印结出,即代表着“我心即禅,万化冥合”,与佛境勾连,能够沟通世间佛陀的力量。
    此印是九字真言中境界最为高深的一法,倘若不得法门,触摸不到其中境界而贸然使用,不但感知不了佛陀真意,而且还有损身体,功力消减,危险的甚至直接闭气死亡,我从出道以来,也只使用过一次,然而当日蒙对了,竟收奇效。
    此印法乃九字真言之最高奥义,堪称翻盘逆袭之不二法门,此番倘若是许先生全力施展,并且万一奏效,说不定这大好局势,立刻崩盘。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朝熊蛮子大声喊道:“小心他的印法!”
    然而我此时发言,却是已经为时过晚,许先生在空中翻滚两圈之后猛然扑下,然后朝着熊蛮子当头印去:“禅!”
    此言一出,他那一对银丝手套突然光芒大放,中间是最纯粹的光亮,宛若太阳,而以此为中心,周遭皆是金黄灿烂的光燄,若金仙乘狻猊,领其徒千万,午后,中央虚明如镜,其余则幻化出红、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光环,辉煌如佛陀降临。
    这光芒似镜,抵在了那高速斩来的石化大刀,两相交触,那佛光之上有湖面波纹一般的光线传递,上抵穹顶,下接岩地,熊蛮子这堪比几十辆东风重卡冲击力的一刀陡然一震,竟然停止了劈势,这恐怖的南征大将军在随后的一秒钟之内,朝着身后跌飞而去,而两人交击的那处地方,整块坚石铺就的地板居然裂开了长达七八米、半掌宽度的裂缝来。
    那裂缝里面,有刮骨的风吹出,继而出现了很强的吸力,那些被冥火焚烧成灰的蛊虫皆被徐徐纳入。
    熊蛮子受到重创,身子跌飞,继而重重摔落地上,而许先生却也并不好受,他直接就一口老血喷出,上半身的衣服竟然被熊蛮子的刀意给隔空震裂,化作数十道布条,露出了一身健壮的肌肉疙瘩,上面纹绘得有密密麻麻的文字,蝇头小楷,瞧着跟佛经差不多。
    到了此刻,许先生那被熊蛮子砍断的手脚末端出现了数十条肉色触角,而这些触角飞快接触,彼此勾连,竟然开始重新长回了他的身上去。
    瞧见许先生竟然快速愈合了,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手中的剑,朝着许先生飞奔而去。我们彼此离的距离并不算远,以我们的修为,几乎抬脚便至,我在左,杂毛小道在右,两人都只出了一招最为简单的提剑横切。
    许先生右脚尚未接驳成功,避无可避,扭动身子,却见血花飙射,左右臂各中一剑,左手雷意盎然,酥麻一片,而右手则是鬼气森森,化作冰凉。我和杂毛小道一剑得手,与许先生错肩而过,再次扭身过来的时候,却瞧见这老家伙腾身飞至半空,双脚朝着我们的胸口踢来。
    凌空二段踢,许先生竟然在身受重创的那一刻,还能够使出国术中这么精华的一招来,我和杂毛小道躲闪不及,直接给他踹中心窝,浑身如同雷轰,朝着不同的方向狂跌而去。
    我在空中倏然滑落十几米,再次砸落在先前那口巨大石鼎之上,背脊仿佛断了一般,轰然撞上,然后软软滑落下来,瞧见此事的许先生竟然再次将手脚装好,朝着被那佛境轰到魂魄的南征大将军熊蛮子冲了过去。
    大将军本来胜券在握,然而却不料许先生手段迭出,竟然在这等劣势下扳回了局面,而更加让人诧异的事情是,这个家伙明明没有得到那流光入体,却根本如同没有受到阵法的重力限制一般,大步流星。不过那法印击出,虚空之中传递而来的佛陀能量并不能够长久维持,便如请神,也会消散,我本指望着熊蛮子会迂回开去,然而这个性子刚烈的大将军根本就不作理会,勉强爬起身,再次提着石化大刀,倏然劈来。
    许先生将熊蛮子直接拍飞,然后又将我和杂毛小道给踢开,此时正是气势最盛之时,瞧见面前这个恐怖僵尸再次袭来,根本就不作躲闪,直接硬碰硬地冲上去,双掌齐出,银丝手套上面的丝线不住飞扬,居然直接就缠住了这柄巨大的石化大刀,然后许先生趁着这段时间,飞速踢出了两脚,结结实实地揣在了熊蛮子的大腿之上。
    轰隆!
    熊蛮子直接跪倒在地,右手上的石化大刀给扯住,然后左手则在防备这许先生的下一脚何时踢来。
    许先生在此刻,居然完全就占据了战场主动权。
    然而果真如此么?杂毛小道显然并不会答应这说法,他从一堆碎石之中勉强爬将起来,脸上露出了痛苦纠结到了极致的狰狞表情,咬着牙,手结剑指,朝着许先生的后背使劲儿一招,那雷罚便带着电光,朝着那心窝子嘎然掠去。
    而到了此时,全身都处于崩溃状态的我却陡然精神了许多,疼痛刺激得我全身充满力量,小腹处的阴阳鱼气旋开始疯狂地转动起来,我整个人几乎从地上弹起,不由自主地手持着鬼剑,朝着许先生冲过去。
    熊蛮子双膝被踢,骨骼喀嚓响,跌跪在地上,瞬间感觉到了巨大的羞辱,仰头狂吼一声,无尽的苍凉从四周传来,随之而来的是那四方石鼎集束而来的四色气息,也疯狂灌注到了他的身上去。
    吼
    在浑身骨骼都给压迫得几乎碎裂的压力下,大将军终于在四色气息积聚到了体内之后,发出了恐怖的吼声来,随之而来的是它强势的崛起,顶着许先生恐怖的力量站了起来,那石化大刀陡然一震,覆盖在表面之上的岩石朝着四周碎裂开去,露出了锈迹斑斑的刀面来。
    然后它再次出了一刀,古朴、简单、直接。
    气势惨烈,一刀过后,它往后面轰然倒下。
    一如它当年血战疆场的时候,挥洒出来的那份宁死不屈的豪气,以及对胜利最强烈的渴望。
    寒光闪现,空气中传来巨大的音爆声,接着许先生朝着后面跌飞而去。
    又是一道寒光,雷罚从许先生的身体里透体而过,带着喷溅的血浆。
    所有人都使出了全力,都疯了,疯得只剩下一腔的热血,然后到了我,我瞧着斜斜跌下来的许先生,积聚全身的气力,将鬼剑的黑色剑刃给撑得超过了三米。我高举过头,然后使劲深吸了一口气,正想往前劈下,哪里料到那胸腔被雷罚穿透、皮肉电得焦糊的许先生,竟然还能够凌空倒转过身来,朝着我劈处了一掌。
    这一掌积聚了他毕生的功力,乃至刚才使用宝瓶印时所勾连到的佛陀之力。
    劲风扑面,而除了无形的疾风之外,还有丝丝缕缕的红芒,那红芒乃蛊毒,间夹着银色丝线,却是他那一双水火不侵的银丝手套上面的物件,能够生扛住熊蛮子石化大刀的恐怖法器。
    被这样一掌凌空拍来,即使没有正面拍中,但是我也感觉仿佛整个天地都朝着我碾压而来,握在手上的鬼剑在那一刻竟然都没有抓紧,直接从我的手上脱飞,而我整个人也直接朝着后方再次跌落。许先生太强了,简直就不似人类,我在朝着后方滚倒过去的时候,瞧见这人嘴角的那抹微笑,心中一阵绝望,想着就连大将军都被这个陡然爆发的家伙压制住了,我们难道真的战胜不了他了么?
    然而就在我绝望得几乎透不过起来的时候,我瞧见鬼剑居然依着我之前的方向,朝着许先生倏然斩去。
    三米鬼剑,气焰滔天。
    只一剑,许先生就从中间分离开来,直接变成了两截!
    我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是朵朵,这个时候仍然在战斗的,是身藏于鬼剑之中的朵朵,就是她,在我被拍飞的那一刻,依然稳定住了鬼剑的剑势,将许先生给直接斩杀!
    我突然感觉到有两行热泪,从眼窝子里面倏然流出。
    我的天,决定战场的,竟然是朵朵啊!

猜你喜欢: 《黑巫秘闻》 《紫霄神主》 《酋长的荣耀》 《黑白的眼》 《重生时尚界女王》 《明月不夜羽》

热门小说